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四十一章 王崇死亡

王崇不见了,这事儿弄得很多人都挺着急的,然后有关部门的人和天池寨的人都在四处找,宋老爷子皱着眉头,也赶了过去,结果几分钟之后,突然有人尖叫了起来:“啊,天啊,寨主死了……”
王员外说了一大堆,我对日本并无了解,一头雾水,待他说完,问道:“我跟他有什么仇么?”
王员外见我一脸茫然,便认真跟我解释,说忍者是日本一种很特殊的职业,他们接受最残酷专业的训练,从事间谍和刺杀的任务,一直到江户时代最终定名,然后……
与王员外一番闲聊,他瞧见父亲的目光望了过来,赶忙跟我告罪一声,然后屁颠屁颠跑开了去,看着这人的背影,老鬼淡然说道:“好有意思的家伙。”
林齐鸣摇头,说不知道,他还没有现身,不过有消息传来,说邪灵教很有可能会在西北起事,事实上,陆左和萧克明他们已经赶往了西北,一旦有确凿消息,估计我们这里也得有人支援过去。
林齐鸣说了几句,也离开了,随着陆陆续续的信息,我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而林齐鸣一走,宋老爷子又走了过来。
瞧到这里,我下意识地用目光去找寻邱三刀。
我摆手,说虽然我书读不多,孤陋寡闻,但《火影忍者》我也是有看的,我问的是日本第一忍,这个什么德川信义,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些人里面,许多都是不错的高手,让人感觉得出来,www.hetushu.com尽管遭遇了这么一场变故,但天池寨并未有倒下。
我这儿本来是角落,结果搞得门庭若市。
我说谁这么无聊啊?
如此闲聊着,我终于瞧见王蒙带着人走了进来。
结果没想到王红旗竟然看上了那搭头,而将正主给刷了下来,这事儿还真的是有一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我说谈什么?
什么?
不过对于宋老爷子,我倒是不敢怠慢,赶忙上前迎接,两人简单聊了两句,宋老爷子问我,说对了,那天大家情绪都不好,我忘记问你了,你跟你父亲见过了面,应该没事儿吧?
听到这话儿,我终于明白了,说你的意思,是有人出钱,请了德川信义过来杀我?
我说还好……
王员外笑了,却并不承认,说我可没说啊,我只是过来跟你提个醒而已,免得到时候一堆叽里呱啦说鬼子话的人过来砍你,你还一头雾水——哎呀,我干嘛要对你这么好啊,有妞也不介绍我认识;上一次还坑了我,害我给我父亲禁足好几个月……
他笑了,说你跟他之间并没有仇,但他跟钱也没有仇啊。
我一愣,说这关陆左和萧克明什么事情?
宋阙给我的感觉,已经隐隐有了宋老爷子的气度。
这四个人里面,若说谁对天池寨寨主的希望最大,我一直觉得,非这位王蒙先生莫属。
瞧见这场景,我忍不住笑了。
这些人,有的是王大蛮子和王家的和*图*书弟子,有的则是相关的一些管事。
王员外松了一口气,说德川信义是日本著名的忍术家族雾隐当代家主的养子,后来因为垂涎养父女儿的美色,对其进行了侵犯,结果给抓了起来;然而是夜,他凭着一己之力,尽屠雾隐两百口人,并且将师父雾隐半藏给斩杀,连雾隐半藏的女儿真理绘,他最爱的女子也杀了去;经此一劫,他终于大彻大悟,走上了杀戮之道,并且在日后的时间里,成为了奥姆真理教之中的一名著名杀手头目。
别的不说,光凭着他老爹是王大蛮子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许多。
宋家的到来使得会场陷入了一场小小的混乱之中,前来参与此次典礼的许多江湖宗门,不断有人过来,与从重病之中挣脱出来的宋老爷子打招呼,一时间那儿仿佛就变成了会场的中心。
更何况王红旗还是他的大伯。
林齐鸣这个时候的表情就有些严肃了,对我说道:“邪灵教的事情已经有消息了,小佛爷旗下最重要的堂口是佛爷堂,有人在津门那边见到了佛爷堂的扛把子王秋水,这厮身边还有一帮人,应该是佛爷堂的十八罗汉之一,看起来他们果然准备动手了。”
我跟宋老爷子聊了一会儿,讲起我父亲对待王钊的态度,以及王红旗传我斩魔决的事情,宋老爷子点头,默认了两人对我弟弟王钊的处理意见。
我忍不住笑了,不过还是出言阻止了他,说你千万别这么干和图书,他老子可是一个神秘高手,交游又是广阔,若是真的打起来,只怕我们还是挺麻烦的。
而随后宋阙和宋老爷子的进入,则使得会场多了几分凝重。
王大蛮子有很多子女,而王蒙能够在这些人里面脱颖而出,说服自己的兄弟姐妹们,让他们退出竞争,集合了王家所有的力量来推他,就这一点而言,他的优势就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比拟的,至于现如今新任的天池寨寨主王崇,那不过是被推出来陪太子读书的搭头而已。
去西北?
主持此次典礼的,除了天池寨的人,还有许多有关部门的人,林齐鸣抽空赶了过来,瞧见角落里的我们,便走了过来,一脸笑意地说道:“这么低调?”
当然,这一点是对王大蛮子的,还是对王蒙的,我倒是无从分辨。
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天池寨必然会凤凰涅槃,重新绽放出璀璨的光芒来。
王崇死了?
那个家伙现在正在跟负责冷餐会的一个工作人员在沟通着什么,对于王蒙的进入,并没有表示太多的关注。
我打量着宋阙脸上的表情,发现他也显得十分平静,显然并没有收到那结果太多的刺激。
两人聊着,人陆陆续续就到齐了,台上准备着开始继任仪式,然而不知道怎么搞的,却找不到正主。
我摸着鼻子,说日本第一忍,是什么玩意儿?
然而此刻,他的脸上却是笑吟吟的,仿佛一点儿不介意似的,被众星捧月一般地簇拥进了会场hetushu.com,而他旁边的,则是自家的兄弟姐妹,和天池寨一些跟王家走得比较近的人。
他们并不是一两个人来的,而是一下子来了四十多人,除了宋阙和宋老爷子之外,宋氏一族最骨干的一伙人,都集中在了这里。
我记得离开龙脉之时,他的脸上都已经忍不住露出了愤怒的表情来。
奥姆真理教覆灭之时,此人在夏威夷度假,后来又回日本,组建江户杀手组,自任组长,而传闻中,此人的忍术通神,乃日本目前镇国级的高手之一,只可惜一直不受鬼武神社的控制,是一股强而有力的民间力量。
啊?
林齐鸣说他们两个不是帮忙清剿邪灵教么,所以就一直在帮忙追查;另外我听说本来崂山派会派人过来参加这边的,结果也没有来,好像也是跟此事有关。
王员外笑了起来,说你倒也不笨。
我说这人别看话语狂妄,不过人其实挺不错的,是条汉子。
躲在角落里,一边吃东西,一边观察这众生百态,其实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王蒙拿得起放得下的态度让我有些惊讶,也不知道他这几天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也不晓得王崇是否给了他什么承诺,方才会让刚愎自用的王蒙如此心无芥蒂。
果然,能够成为预选寨主的,没有一个简单角色。
老鬼在旁边问我,说西北咱也熟,要不然咱也去?
林齐鸣说一会儿陈老大也会过来,他估计会找你谈一谈。
我笑了,说本来就不想参加和_图_书,江湖险恶,不行就撤,咱又不是场面人,何必往前凑?
我也笑了,说说句真的,我囊中羞涩的时候啊,都忍不住去看镜子,你说我脖子上面这玩意值这么多钱,老子却穷得要是,真想割了它去还钱。你说,我这是不是捧着金饭碗去讨饭?
即便王崇继任,但他们对于王蒙,对于老寨主的儿子,依旧保持着最大的支持。
老鬼摸着嘴唇,说我没说别的,只是在想,若是我能够将他发展成后裔,会不会就不愁钱花了?
我说你的意思,请德川信义过来杀我的,应该就是荆门黄家咯?
哈、哈……
我一愣,想起了另外一人,说那小佛爷在哪里?
这个家伙别看岁数比我大两轮,但城府似乎并不高。
王员外说找我啊,咱们是朋友来的嘛,我交朋友,不在乎他有没有钱,反正都没有我有钱……
我瞧他这般说,知道老鬼这些天待在京都,待在这帮有关部门的眼皮子底下,有点儿烦厌了,不知道该怎么说,而林齐鸣则说道:“这边也很需要人手,各位先别急,一会儿陈老大会找你们谈的。”
王员外对我说道:“那啥,你也知道的,最近国内的经济走势很强,而日本的经济版图则在不断萎缩,以前日本人瞧不起咱,但是现在中国经济腾飞了,一个亿的人民币,换成日元,差不多是十五亿多,这已经很唬人了,如果有人再提高一些,别说日本,就算是非洲,想杀你的人也能够从这里排到天津卫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