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四十章 风暴前夕

我忍不住笑了,说瞧把你吓得。
王员外说我也是刚刚收到的消息,听说日本第一忍德川信义西渡来华,准备找你麻烦了。
王员外进来的第一眼,是落在了会场中那些鲜嫩的小师妹身上,第二眼则瞧见了我们。
唯有意志能杀。
那些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憎恨是会转移的,尽管这些人并不了解为什么上面的人为何会邀请我这么一个讨厌的家伙过来,却依旧不会选择宽容。
逸仙刀成名于斩杀了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而从那以后,当时的传承者便将斩神诀给毁了去,而斩魔决也从此失落,南海剑怪即便是与那么多的牛波伊人物相交甚好,但恰好知道被毁去的斩神诀,这可能性并不算大。
这里面的讲究很多,王红旗送给我的斩魔决对此进行了最为充分的研究,而最主要的手段,叫做虚拟幻境,以逸仙刀为主体,介入虚拟的世界,然后与其魔头进行抗争。
面对着王员外的嬉皮笑脸,小玉儿直接给了他一个冷眼。
我们几个南海一脉的人缩在一角,由黄胖子负责拿着大盘子去四处出击,帮我们找寻吃的。
我们过来也是开眼界的,待了没一会儿,认识了好多听都没有听过的人物。
并不是说他这里是黄金王家的分支,不过是既然有些渊源,便站在一起,互为盟友,共同发财的意思。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布鱼出生道门,对于这种婚嫁之事,好像有一http://www.hetushu.com些比较多的讲究,所以目前为止,小玉儿更多的时间,是跟我们这些同门混在了一起。
如此一想,我就能够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对此有所争夺,毕竟这些都是满满的利益。
小卖部的老板认识尹悦,却并不知道她具体的身份,只不过是对于一个熟客的认知而已。
我研习得十分认真,因为这玩意关系到了我老弟王钊的性命,尽管这小子双手沾着满满的血债,但不管如何,终究还是我老弟。
我咳了咳,然后提醒道:“讲句实话,这妹子凶起来,我都压不住;再有一个,她男朋友,是黑手双城的七剑之一……”
与我之前得到的斩魔决想比,这一本几乎是一模一样,唯有对于心魔的斩杀,有了不一样的路子。
他端着一杯酒,屁颠屁颠地走了过来,先是冲我招呼了一声,然后自来熟地跟小玉儿攀谈起来:“这位姐姐,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啊……”
作为他的兄长,我必须要为他负责。
这些都是与我有一些战友情谊的天池寨成员,彼此相处倒也不错,不过他们是此间的主人,所以并没有能够待很久,稍微打了一个招呼,人就离开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城南训练基地是一个秘密机构,并不会出现在任何正式的场合之中,所以就由尹悦帮着我去附近的小卖部联系了一下,让如果有信件,又或者快递的话,就帮忙http://www•hetushu.com打个电话过来转交。
之前说过,所谓魔,分别是天魔、地魔、人魔、鬼魔、神魔、阳魔、阴魔、病魔、妖魔、境魔,千奇百怪,奇形怪状,而斩魔决中将其统称为外魔和内魔。
然而尹悦却告诉了我,说天池寨不光邀请了我,而且还邀请了许多人,白云观的海常真人,天仙宫的三绝真人以及京畿、东北、山东等地的江湖同道,按道理应该都会出席,而她老大黑手双城也有想法趁着这一次聚会,跟出席的各路大佬做一次交流,能够多找一些人来,为此次拱卫京畿出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陆陆续续有人抵达现场,由礼宾引入,每进来一群人,就会由人高声报起了名号来。
不过这些都不是我最关心的,做完了这件小事之后的我,开始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了王红旗送给我的斩魔决上来。
而最让我奇怪的,是王红旗居然还认可了此事。
我说你讲吧。
小玉儿之所以随我们出席,主要的原因是她这段时间里已经跟黑手双城见过了面,两人之间应该是早就有所认识的,所以黑手双城对她十分认可,随后布鱼还希望将她带到自己的师门崂山去,介绍给自己的师父。
王员外听到,有些慌,一口将杯中酒喝尽,然后说道:“那什么,我们聊一聊天气吧?”
典礼有点儿西化,是冷餐会的形式,在暖气洋溢的大厅之中,外面是呼呼的寒风,而里http://www.hetushu.com面的人则随意扎堆行走,倘若不是这些人有的穿着道袍,有的穿着练功服,大多数怪模怪样的打扮,我还以为是电视里的一场玛丽苏宴会。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都在房间里研习斩魔决,让自己能够尽快形成具体的战斗力,而就在我为之入迷的时候,却收到了一个邀请。
我前些时候方才得知,这位王千林跟天池寨其实也算是有点儿亲戚关系,大概与我这边是差不多的,祖上有些联系,后来又断了,不过自从人家做大了之后,渐渐有了江湖地位,就慢慢又走到了一起来。
这东西飘渺莫测,实物不能杀。
这是一笔巨额的财富,也是一份了不得的权力。
至于落款和地址,我写了一个假名,叫做王日月,而地址则选择了附近的一个小卖部作为信件转递。
你的意志有多坚定,决定了你是否能够走出幻境来。
因为如果一旦不慎,强行介入者就会和走火入魔者一起,都成为了牺牲品。
不过说句良心话,不吹不黑,大概是花了钱的缘故,人家这里的伙食,做得的确有档次。
我们进来之后,宋加欢、郝晨和邱三刀相继过来打了招呼。
我弟弟王钊带给天池寨的记忆实在是太过于沉重了,使得记忆深刻,许多人都记得了我。
我把他拉到了一边去,然后说道:“别费劲儿,人家这位有主了。”
当然,这要看你怎么想。
当然,尽管这般做了,我也并不认为一http://m.hetushu.com旦登报,就会有什么《斩神诀》寄过来。
花钱登报不过是经济行为,不过插队这事儿,还是得讲硬关系,所以我最终还是让林齐鸣去帮我打了一个招呼,消息最快明天见报。
对于这件事情,我当下的第一反应,是准备推脱了去。
王员外说你都把黑手双城搬出来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对了,我跟你说一件事情。
不过对于这个,我并没有太多的情绪。
对于此事,我再三斟酌了一下,又跟几人商量,决定我们以南海一脉的名义出席。
天池寨邀请我前往它位于京都郊区的某一个庄园,观礼天池寨新寨主的继任。
如何杀,决定于心魔的强弱,寻常修行时所遇到的走火入魔,修行者只要是意志坚定一下,自己就可以斩杀了去,而再强一些的,有来历讲究的,修行了斩魔决秘技的人也可以通过意识进行斩杀。
从城南基地出发,抵达那一处现代庄园,花了差不多一个半钟头的时间。
但如果是属于域外天魔,又或者是被称之为神魔之类的东西附体,这个就需要斩杀者足够强大。
要知道,这《斩神诀》,在北宋之时就遗失了。
这些人有的是真牛波伊,有的看起来好像是凑份子过来的。
当你经历过了太多的生死,就会知道,钱财如粪土,产业如浮云。
王员外显然是个花丛老手,浑然不在乎地说道:“有主就有主啊,交个朋友么,哪有那么多的说法,我就是看见她不凡,想和-图-书要进一步地解释一下。”
这上面的拼斗,比较的往往不是个人的修为,而是你的意志。
我一愣,说什么玩意?
次日清晨,我、老鬼、黄胖子、小玉儿和小米儿五人,由城南基地派车,前往天池寨名下的那个庄园产业。
反正已经做好了忍受的准备,所以我显得十分坦然,缓步走来,然后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所以她建议我务必出席明日中午的仪式。
哈、哈……
所谓魔,便是邪恶,天性向往的是杀戮和毁灭,而外魔是有形有状,可以用刀斩杀的,而内魔则是缠住人心神的邪念。
真正认识的第一个熟人出现了,那就是千通集团的王千林,和他的儿子王员外。
他之所以如此,不过是诱惑我而已,至于想要通过这一行字给自己的同伙传出信息,这事儿也的确很是奇怪。
不多这些对于我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
这是继上一次追悼会之后,我再一次参加天池寨组织的活动,见到了许多还算是熟悉的人,同样,而已感受到了许多说不清的白眼。
前面听说过,天池寨在京都以及各地都有一些产业,而这些产业都属于天池寨的名下,我以前并不知道,后来琢磨了一下,感觉应该换一个思路来想,这天池寨差不多就是一个民营集团,天池寨仅仅只是它的一部分,而各地的产业方才是它的主要构成。
至少我们算是吃了个饱。
尽管王红旗将南海剑怪形容得牛波伊上了天,但我并不认为他就真的上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