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四十七章 大计划

啊?
当小米儿将人拖到我面前来的时候,我方才知道,这家伙居然是叫同伙逃离,而自己则趁乱从救火车旁边冲了出去,准备逃之夭夭。
我回过头来,却见来人竟然是黄胖子。
随后他负责在临时指挥所中采用种种线索,将这里定为可疑之处,然后将宗教局委派而来的高手,引入这个陷阱中,将有生力量给消耗于此。
与吴处长的对话结束之后,我陷入了沉思之中,过了许久,我抬起头来,对旁边的小侯说道:“联系上布鱼了没有?”
黄胖子笑了,说老鬼精明,早看出不对了,将计就计,把狼给引了出来,我们两个趁乱去抓了人,耽误了一点儿时间……
我皱眉,说哪里?
我的话语掷地有声,那几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极度难看起来,不过我却并不在乎这个,而是给小侯打了一个手势。
小侯摇头,说没有,不过临时指挥部联系上了,那边告诉我,说另外一个地方发生了塌方,整个院子都直接落进了巨大的深坑里面去……
他叫得实在是太惨烈了,以至于那边救火队的人都跑了过来,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事儿只要自己能够搞得定,上面一般都是不会追查的,说起来,跟江湖上的朋友比较弄得开,对于他的本职工作来说,其实也是一种优势。
事到如今,再多的抵赖也不过是自取其辱,吴处长从喉咙里咳出一点儿痰液来,吐在了地上,恶狠狠地说和*图*书道:“你别着急,前菜才刚刚开始……”
小女孩子的记仇能力是很可怕的,就在吴处长以为能够将我给甩脱了去的时候,她却终于出手了,将人给擒拿下来——当初的小米儿或许对吴处长有着几分畏惧,但现如今的她,已经差不多是用俯瞰的姿态打量了。
小侯说在之前说的农家小院。
我说你看见我的时候,是不是很惊讶啊?
他刚才被小米儿做过手脚,此刻身体僵直,动弹不得,而这还只是开始,当小米儿的手掌离开了他的胸口时,能够瞧见他的衣服之下,似乎有某种东西在游动,宛如蛇,似乎又细一下,那一团东西一会儿游到胸口,一会儿又游到了后背,最后似乎落到了裆部,原本都已经该失去控制了的双手,下意识地朝着身下捂去,然后发出了惨烈的叫声来。
而随后,他将会随时等待指示,负责迷惑专案组,并且提供各种假消息。
两个地方相聚算不得远,小侯一脚油门踩到底,十几分钟之后,赶到了现场,瞧见原本平整的农家小院,突然间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口子之下是黑黝黝的深坑,里面充满了血腥的气息。
吴处长终于被我搞得崩溃了,嚎啕大哭,说我什么都告诉你,只求你别搞我了。
我盯着他,好一会儿,然后说道:“告诉我,他们的人,怎么联系你?”
当初在水牢之中,除了我,还有一个人在注视着他和温半城,www•hetushu.com而那人便是小米儿。
我蹲下身子来,看着浑身都是酸臭汗液、屎尿齐出的吴处长,说老兄,何必呢,你老老实实讲该说的都说了,回头他们把你往看守所里面一送,大把的好日子可以过,何必在这里跟我硬扛?要真的给我玩死了,你觉得会有人帮你一个叛徒出头么?
我说让他们自己回临时指挥部,我们走。
小米儿听到,将人拉到了旁边的背风处,然后伸手,按在了那人的胸口处。
我让小米儿暂停一下,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大兄弟,我时间很赶的,你别玩我啊,如果老是一惊一乍的,我不保证下一次还能够选择相信你啊……”
我说得语重心长,结果吴处长除了如同一滩烂泥一般,在地上不断喘息之外,却是什么话儿都不开口。
而就在一个月前,有人找到了他,给了他一笔看到都有些眼红的钱,让他帮忙配合一些事情。
那便是小米儿。
我走上前,说这人谁啊?
我等了他十几秒钟,没有再多说,站了起来,朝着小米儿打了一个响指,说再来。
吴处长并不是没有见过钱,只是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所以一下子就陷落了。
我笑了,居高临下地伸出了腿来,踩在了吴处长的脑袋上。
吴处长被我警告过后,没有再多说话,我看了小米儿一眼,说帮我弄开他的嘴巴。
我说在座的诸位,我不确定你们其中,是否还有小m.hetushu.com屈阳的同伙,所以任何人,有任何异动,我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这把刀,插进你的心脏里面去,所以想要活命的,给我安静一点儿。
从外表上来看,吴处长应该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我也不知道小米儿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此刻的他却仿佛发疯了一般,身子疯狂地想要扭动,却又似乎遇到了什么阻碍,这样的反差让他徘徊在了痛苦边缘,双眼几乎都快要凸出眼眶之外去。
我没有给他太多商量的时间,直接将人给抓紧了车子里,随后又将吴处长也给带了上。
我一听,顿时就是一股怒火升腾而起,一把揪住了小侯的衣领,说走,开车,我们赶过去。
他歇斯底里地叫着,脸上的肌肉不断扭曲,双眼突出,大声哭喊道:“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
那个目标是老鬼和黄胖子带队的,如果这些都是敌方计划好了的陷阱,只怕他们恐怕是会有危险。
我让他给负责临时指挥部的布鱼打电话沟通一下。
啊……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也只有选择相信布鱼了,毕竟他的人品还算是不错,而且冲着小玉儿,他也不会下手坑我。
老鬼笑了,说丫就是他们要追的那个熊阿卢,我刚才简单问了一下,没想到他们居然有大计划——这帮孙子准备在附近的几个水库下毒,还准备去自来水厂那里折腾……
大概是我这样的动作实在是太具有侮辱性了,吴处长的几个下属下意和图书识地围了上来,试图跟我解释:“王先生,你这样子,真的很过分……”
我看了旁边的小侯一眼,他立刻心领神会,上前阻拦这些人,而我则又回过了头来。
我让小米儿看住了吴处长,然后跳下了车子来,想要到那深坑之前去查看,结果给人拦住了,告诉我危险。
吴处长的眼睛往旁边转动,而这个时候,我伸出了手来。
吴处长说他们在需要的时候,会打我的电话。
吴处长畏惧地看了我一眼,不敢说话。
他答应了对方的要求,决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给人提供便利。
挺大一老爷们,而且也算是一个人物,结果哭得甭提有多伤心。
他正说着,老鬼拖着一个家伙走到了这边来,看见我,挥了挥手。
又是一声惨叫,仿佛遇见了接下来还有更大的恐怖,吴处长的精神终于崩溃了,哭嚎着说道:“我说,我说,别再搞我了,呜呜……”
他接到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帮忙在这个纺织厂附近布置一个绝杀阵,通过十方地煞冥火阵,将人给闷杀其中。
我低下头,看着满脸通红的吴处长,说看起来你是知道一些什么的,怎么,需要跟我分享一下么?
潜伏在自己人内部的叛徒最是可恨,虽然有人对此十分难受,但也有乐见其成的,赶忙上前解释,并且将人给支开。
不过他却忘记了,除了我,还有一个人在盯着他。
我们赶到的时候,旁边也有宗教局的相关人员,都傻了,一边四处搜寻,m.hetushu.com一边打电话求援。
我十分高兴,冲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双肩,说你没事?
我怒气冲天,一把推开好几人,想要下去找寻,结果就在此时,有人叫了我一声。
我让吴处长嚎叫了好几分钟,嗓子都沙哑了,方才让小米儿稍微停一下。
我更是忍不住地翻白眼,说别说得这么暧昧,好像我怎么你了一样。
吴处长垮了,随即交代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事情——事实上,他谁的势力都不属于,长居津门的他属于这儿的地头蛇,子承父业进了宗教局,不过之前外联办的经历让他与当地宗门保持了密切的联系,而自己的性格又比较江湖气,所以很多时候,都把自己当做了江湖人。
逸仙刀悬在了半空之中,发出了“嗡、嗡、嗡”的响声来,吓得众人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吴处长浑身直哆嗦,不过却还知道点头,说对。
我看着被小米儿抓着、浑身僵直的吴处长,平静地说道:“大兄弟,难道你真的觉得,凭着你和那几个帮手的实力,真的能够将我给活活烧死在里面?”
吴处长一开始并未觉得,结果过了几秒钟,脸色陡然一变,嗓子一下子就变得尖细起来,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啊、啊、啊……
小侯给我吓了一跳,指着旁边的那几人,说他们怎么办?
听到了吴处长的解释,我不由得笑了起来,说敢情你连人家一外围都不是啊,也就是个收钱办事儿的货色?
既然是江湖人,自然也会收钱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