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六十五章 彼此算计

我没有再多话,而是抓着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朝着前方劈去。
他要杀我,然后在他师父面前表功。
我走上前去,打量了一眼,瞧见胸口一片血肉模糊,还露出了里面的脏器来。
我说请教一下阁下的名字。
早在鹈饲三太夫闪人的一瞬间,他已经开始行动了,或许对于五行遁术,老鬼的理解不深,但是对于追人,他却有着超出常人的自信。
我看了一眼,说怎么了?
旁边的马四蛮估计也看过了,脸色发白,一脸欲呕的样子。
我眉头一跳,说什么意思?
我的出其不意并不能够将对方给惊倒,那家伙一边与我兜圈子,一边全神贯注地戒备着,我一动,他身子一扭,立刻转了方向,然而面对这样的对手,我从来不会给他任何喘息之机,长刀连绵,小无相步诡异,却是将其牢牢封死。
神出鬼没的身法,对于光线和炁场精妙到了极点的把握,以及抓准机会、一击必杀的决绝,这是对方与人交手时,浓烈到了极点的个人风格。
我忍不住心中的郁闷,朝着老鬼说道:“听到没,我这特么有点儿自作多情了。”
那暗器破空而响,而与此同时,周遭无数的烟雾腾然而起,充满了刺鼻的气息。
飕、飕、飕……
我说阁下可是德川信义?
我摇头,说不用,一把杀人的刀而已——不过说起来,这家伙够狠的,用双手扒开自己的胸口?
巨大的力量狂涌而来,黑www•hetushu.com影子落到了我和老鬼的中点处,单脚而立,双手平伸,左手抓着一把看上去很钝的忍刀,末尾处还有绳索缠在手中,而右手则握着一把黑色纹路的武士刀。
我听到了热血喷溅的声音,而当我收刀之时,那烟雾已经给劲气吹散得一片清单。
鹈饲三太夫恍然大悟,说哦,原来你就是王明啊,是,他的确接到了一笔单子,说要杀你——不过这只是顺带的。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几招而已,随后我便能够感觉到了马四蛮的乏力。
顺带的?
刹那间的交手,让我差不多把握住了对方的战斗风格。
我长刀在手,缓步上前,开口说道:“你的,中国话的,会说?”
鹈饲三太夫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你这么说,好像也没错,师父对亚也小姐,应该是很仰慕的。”
我听到,脸色顿时就黑了起来,瞧见对方那露出来的双眼之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狂热,知道我自表身份,也是引起了他的兴奋来。
黑布面罩背后,有一个冷到了极点的话语传了出来:“语言是个忍者必须掌握的技能,它有的时候,比你手中的手里剑,更加可信。”
那三人在我经过的时候,终于被打破了平衡,身子化作了两截,鲜血喷溅,而与此同时,有暗箭朝着我射了过来。
此刻鹈饲三太夫脸上的面罩已经被摘去,露出了下面的脸和-图-书来,是个络腮胡,看着没什么特别的样子。
我提着这两具全身包裹严实的尸体回返而来,瞧见老鬼也将刚才那个鹈饲三太夫抓到了,扔在了白云观道士的尸体旁边。
论起速度和敏捷度,老鬼其实还在我之上。
黑衣人反应迅捷,手腕手中的武士刀猛然一转,斩落向了对方的手掌之上,这一刀凌厉无比,却并没有能够斩落任何东西。
这把武士刀,要比电影里面的那种要稍微短一些。
他斩到了老鬼的蠡龙爪之上。
鹈饲三太夫又是愣了一下,方才说道:“阁下是谁?”
我看了一眼,就不再理会,说道:“总共六人,这个家伙应该是领头的。”
啊……
然而就在我几招就将其彻底压制的时候,这家伙居然身子一扭,人便遁入了虚无之中去。
然而对方却似乎非常习惯这样的厮杀,在激烈的战斗之中,他永远都是最能够保持清醒的那一个,而这样的人,往往都能够站在最后。
五行遁术,对于环境的要求是很严格的,使用者可以融入环境之中,从而遁入无形之中,然而如果赖以生存的环境也被彻底破坏,那么就不会再有藏匿之地。
老鬼说既然别人不重视你,那就给他加深一点儿印象吧?
他竟然没有与我交手的意思,而是一击不中,立刻远遁千里的样子,不过很显然,这样的手段在我们这儿并不成功,在他的落点处,有人猛然挥出了一掌,朝和*图*书着那人的后背拍去。
我听到,不由得有了几分心惊,不过还是保持淡定,说哦,也就是说,德川信义是你的师父?
前面的林子里站立着三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忍者,不过他们的身体都是一片僵硬,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
羽箭破空而来,却并不能够阻挡我的冲势,几秒钟之后,又有两具尸体落到了林间。
我听到,忍不住摸了一下鼻子,说小朋友,好好说话,别搞地图炮,也别挑动民族情绪——你的意思,是你师父喜欢的妞,给陆左抢了,所以他要报复,对吧?
我赶忙自我介绍,说我啊,我叫王明,江湖匪号隔壁老王,现在也有人叫我天刀王,哎,不管叫什么了,我听到消息,说你师父来华,是专门过来杀我的……
我说等等,也就是说,你师父来华,不是为了杀我?
鹈饲三太夫说道:“报仇。”
五行遁术?
啊?
我眯眼说道:“我听说过一些关于日本忍者的传闻,听说你们不太喜欢阳光,爱暗地里杀人,是天生的杀手,对吧?”
鹈饲三太夫阴笑了一声,说师父说了,会让你们中国修行界大吃一惊的,你们所有人都会为了陆左的行为而懊悔……
鹈饲三太夫在转移,不过他明显高估了己方的攻击力,也低估了我们这边的反应。
他是一个用无数人命和鲜血培养出来的杀人机器。
我心中一跳,而就在此时,从黑暗中却又蹦出了几个身影,朝http://www.hetushu.com着我射来凌厉的暗器。
还有人?
那人倒也并不避讳,开口说道:“鹈饲三太夫。”
那人冷笑,说我若是吾师,你们早就已经躺下了。
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施展无相步,拦在了马四蛮的身前来,然后拔刀而出,三尖两刃刀挡住了对方最为凌厉的一击。
我说也是——嘿,鹈饲三太夫先生,你师父对你的感情如何?
随后我听到了另一种不同寻常的动静。
他金鸡独立的样子并不可笑,反而充满了一种随时准备爆炸一样的美感,仿佛下一秒就要腾空而起一般。
那人说对。
那人冷哼了一声,说忍者不是杀手,我们是国之利器。
和易平所说的一样,马四蛮的确是一个有着不错修为的刀手,能够得到那样的盛赞,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在受到对方偷袭的那一瞬间,他拔出了手中长刀,这是具有西北风格的粗犷刀法,却能够将对方那精妙到极致的凌厉攻击给封挡住。
与这样的人交战,会感觉如同刀尖之中跳舞,一步天堂,一步死亡。
而我则如旋风一般地冲过了前面被我斩出来的空地,冲到了更前方去。
老鬼说嘴里藏毒,给我卸掉了下巴,不过他趁机用双手活生生地撕开了胸膛,应该活不成了——需要特殊手段么?
这家伙之所以跟我扯淡,原来是在等待同伴。
很好。
我说哦,国之利器,那么,请教一下,鹈饲三太夫先生,你没事儿跑到我们中国来,一言不合就和图书动手杀人,而且连续杀了这么多人,到底是为什么什么呢?
此刻的他,已经给老鬼一顿胖揍,跟一滩烂泥似的。
或许,他在这里并不是偶然?
一刀而下,刀锋之上,有一股凌厉之极的刀气破空而出,朝着对方的面门斩落。
这一刀,有猛龙狂啸之声,密密麻麻的树林齐腰而断,周遭一片空旷。
铛!
我这边刚说完,不远处却传来了一声尖叫。
一声炸响,我一动不动,那人却是一个后空翻,落到了林子里去。
他并不是这个身穿黑色忍者服的矮个儿对手。
鹈饲三太夫说两年前,贵国修行界高手陆左前往我国,参加会阳节,不但抢夺了我国至高无上的圣女,而且还斩杀了我们国众多的精英人物,师父勃然大怒,发誓一定要制裁你们中国修行界,让你们不要忘记了,大日本帝国,才是东亚的领导者;而你们,不过是一帮没有爬起来的东亚病夫而已。
鹈饲三太夫郑重其事地说道:“师父待我,如同亲生儿子一般,而我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之一,这一次来华,他特意挑中了我……”
我说你师父呢?
想到这儿,我不再压制体内的“洪荒之力”,长刀翻转,在小金龙的激发之下,龙脉之气陡然之间狂涌而出,配合着三尖两刃刀的刀意,我将那几处射往我要害之中的暗器黏在了刀尖之上,随后朝着前面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猛然一刀而斩。
难怪他会违反忍者的戒律,在光明之中,将自己暴露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