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八十八章 晚了一步

老鬼说既然如此,为何镇压他,嫉贤妒能么?
然而我一直觉得王蒙并非那个真凶。
我瞧见老鬼蹲在地上,将那女子圆睁的双眼给抚平了去,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人现在在哪里?”
老鬼和黄胖子也没有半分怠慢,跟着跳下了昆明湖,朝着那小舟追去。
我沉下心来,然后开始在周遭搜寻,准备找一下杀害闻姬的凶手,而过了一会儿,不远处的黄胖子突然招呼我们,说你们两个快过来瞧一瞧……
但我却摇了摇头,说不,他认为南海剑怪,是南海一脉上一代中,最厉害的那一个,而且还是这世间最顶尖、不世出的顶尖天才——他当年北上,来到中国,与当世之间最顶尖的人杰都有过交集,而即便是虚清真人、沈老总这样的顶尖之人,也不能压下他一头。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说对。
老鬼这人实诚,没有让我为难,于是先服了软、道了歉,我也叹了一口气,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考虑不周,确实是因为怕影响不好,所以答应了王红旗,不得将此事跟别人谈起的——我本以为,这件事情,一辈子都不用谈起的……”
电光火石之间,我已经大概猜测到了这几人的关系,没有任何犹豫,招呼了老鬼一声,然后一个猛子扎下了冰冷的湖水里去。
茫茫江湖,能够称之为南海一脉的人,少之又少,所以这才显得更是珍贵,当初疯道人与我和_图_书们一路同行,也是因为如此。
老鬼认真地看着我,说真的么?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这个人,居然是传说中已经返回荆门奔丧去了的民顾委老大、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
南海一脉,同气连枝。
然而此刻,我知道了上一代“妖、魔、鬼、怪”之中最为神秘的南海剑怪,却并没有跟他们提起过。
随后又引出了佛爷堂王秋水的大阴谋,这事儿仿佛就过去了。
我一口气,宛如游鱼,眼看着那小舟就在眼前,突然间,一股苍老恐怖的气息从那湖底深处陡然冒出,然后朝着湖水四周扩散而去。
虽然王蒙当天就被审出是幕后凶手,结果最终却又陷入了自杀疑云,随后案子牵涉到了给王崇下忘忧蛊的苗疆养蛊人熊阿卢。
我说能够进入龙脉者,这世间少之又少,我们这一次,只怕是虚惊一场吧?
他们做了这么多,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同门之谊。
到了湖边,我往那儿一看,却见竟然是上次我们登船的那一排杨柳岸边,而湖上的船,却是之前载着我们前往湖心的小舟。
有一个人看着普通,并无修为,然而远远看去却颇为眼熟,有些贵不可言的气质。
老鬼看着我,说你确定那不是你大爷爷的一面之词?
然而就在他即将接任的前夕,却给人突然害死了。
两人互道歉意,而旁边的黄胖子则忍不住嚷嚷道:“没想到,我hetushu•com南海一脉,居然也出了大反派……”
老鬼与我对视,两人互看了许久,老鬼叹了一口气,伸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说道:“我相信你的解释,这件事情是我的错,非要逼你说出来……”
船?
尽管瞧得并不仔细,但我却一下子就感觉出来,那人正是之前在半路中袭击我,最终将我身边的联络员小侯杀了的神秘人。
他不过是一个背锅侠而已。
我说南海剑怪之所以被镇压在龙脉,是因为他孤身潜入其中,杀光了大部分的龙脉守护,然后准备抽取龙脉,将其纳为己用——你应该知道如果龙脉被抽取了去,对于这个国家,乃至于整个天下的山川地理,会造成多么恐怖的伤害;而这并不仅仅是他为了追求力量,实际上,他信仰的道,是域外天魔的道,是毁灭之道……
老鬼说他们既然是准备去营救,只怕应该是被镇压在其中了。
老鬼摇头,没有回答,而黄胖子则在旁边插嘴,说应该是我师爷南海剑魔,对吧?
所以黄胖子一出口,老鬼也下意识地点了一下头,显然是认同黄胖子的回答。
老鬼脸色惊悸,而黄胖子则止不住心中的恐惧,对我们大声喊道:“天、天啊,刚才那个、是什么?你们感觉到了么?”
这后面居然有这么多的故事。
我没有停下,继续说道:“当年倘若不是王红旗舍命阻拦,以己身融入龙脉之中,将其保住,只怕现和*图*书如今的世间,早已是涂炭生灵了……”
而这个时候,湖面上空荡荡的,只有一叶小舟,还有来回晃荡的涟漪,再无它物。
老鬼看着我,说我们的师叔,南海剑怪,真的在龙脉之中?
老鬼吸了吸鼻子,说先别着急,我们在这附近找一找,说不定能够有什么发现呢?
老鬼听了,连忙摇头,说不行,说不定这就是敌人的引蛇出洞之计呢?
这件事情,太过分了。
我听到,浑身一震,赶忙朝着湖边跑了过去。
真龙!
老鬼说为何不告诉我们?
只不过那舟山的人并非苟老,而是……
神秘人。
老鬼和黄胖子都陷入了沉默,而我的心中也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疑问来:“这该怎么办啊?”
南海剑魔,也是老鬼的师父。
我们尽自己最大的力量,阻止那家伙去到龙脉。
我点头,又问道:“我入龙脉,与王红旗对面而谈,他曾经点评过我们南海一脉上一辈的四人,你猜他认为谁最厉害?”
我抬起头来,与他直视,然后说道:“我与南海剑怪有过对话,我觉得这事儿,是真的,不会有假。”
老鬼皱着眉头,说既然如此,那帮家伙怎么进龙脉去呢?
而从这三人所站的角度来看,给我的感觉,好像中间那人,似乎是被挟持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老鬼,你与我在一起这么久,应该对龙脉有一些了解,对吧?
我看了一眼脸上又惊又疑的黄胖子,然后盯着老鬼和图书的眼睛,认真说道:“你知道南海剑怪,也就是我们的这位师叔,他现如今在龙脉做什么么?”
我既然说了,便不再隐瞒,认真地警告道:“南海剑怪一向隐秘,他在这些年罗织了一股庞大的力量,但是却一直潜藏着,并不露面,所以这帮人的影响,其实蛮大的,不可大意……”
这是老鬼第一次质问我。
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冻的,他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听到这话儿,我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走了。
过了好一会儿,我方才恢复了身体的控制力,努力往上浮去。
现如今听到了老鬼的讲述,我方才知道之前的猜测居然都是真的,暗杀了王崇的那人,居然是之前在半路袭击我的那个神秘人。
有过同样经历的我自然知道,是那头五爪金龙出现了,但是这一次在湖水之中的我,比在小舟之中感觉到的压力要强上一百倍,气血一阵翻涌,差点儿就要闭过气去。
我当下就是一阵浑身僵直,感觉手脚都动不得了一般,人径直往水下坠落而去。
这件事情震惊江湖,宗教局也大为震怒,特别派出黑手双城来审理此案,先是王蒙,再到宋阙,再到我,以及种种关联之人,都成为了怀疑对象。
我心中叹息了一声,感觉空落落的,而这个时候,老鬼和黄胖子也相继浮出了水面来。
接着调查的十五人团队,却是遭受伏击,只有两人得以存活回来。
而另外一人,却穿着黑www.hetushu.com色大氅,将身形遮盖。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谨慎起来,说那怎么办?
老鬼点头,说嗯。
然而所有的一切到了这里,却算是终结了,因为告诉老鬼消息的那个人,现如今已经死在了这里。
我叹了一口气,说是真龙,五爪金龙。
天池寨老寨主王大蛮子突发而死,最终选了四人出来,给王红旗参考,结果让人相当意外,却是出身旁支的王崇爆了冷门,最终获得了王红旗的认可,成为了下一代天池寨寨主。
这么说,倒也没错。
我心中一跳,感觉到了一种不被信任的痛苦。
我闻声过去,却听到黄胖子指着远处的昆明湖,说你们看,湖上有船。
这话儿说得我颇为心虚,想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道:“我父亲曾经给我留了联系方式,如果需要的话,不如我问问他里面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会有结果?”
因为宗门人脉稀少,所以大家都忍不住抱团取暖,这使得老鬼与我认识以来,一直都是肝胆相照,而黄胖子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之后,更是倾其所有来帮忙。
在他的身后,还有两人。
我能够理解老鬼的心情,也知道这一次如果我不能够给他们一个很好的解释,只怕我们这兄弟几个,就得散伙了。
以前的老鬼,是绝对不会这么问我的。
虽然他表现得十分平淡,就好像只是随口一问似的,但是我知道他的心里肯定是有疙瘩了。
老鬼听到了我的话语,陷入了沉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