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四章 石堆手掌无数

此人负责荆门黄家的禁地长湖龙宫,是个了不得的家伙。
有人会过来找麻烦?
为了长湖龙宫的隐秘性,这事儿弄得很严格,所以每一次运料出来,都是一个大工程。
我们露头的一瞬间,对方也反应了过来,有人朝着不远处的一个阀门快步冲了过去,而领头的黄麓则大声喊道:“停住……”
紧接着,两只、三只、十数只皮包骨头的手,从那碎石堆中密密麻麻地伸了出来。
小米儿十分给力,在他们的身边还布置了一个小法阵,让他们二十四小时之内,不可出圈子。
越往里走,湿滑的隧道变得越发干燥。
吱呀……
我上前,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轻声问道:“这儿是哪里?”
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
听到我的提问,他回答道:“好像有哪里不对……”
不过修行者的记忆永远都不是常人所能够比。
我点头,说可以。
沉默了一会儿,黄麓对我们说道:“你们说过,只杀黄门郎,旁人都不会取其性命的……”
这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他们最清楚。
我们浮现水面的时候,瞧见几张诧异的脸,我看到其中一个人挺眼熟的,似乎是以前什么时候见过一般。
黄麓回答,说是废料场,也是外宫的其中一个洞穴,想要去内宫,还需要走一段路程才行。
这些人都没有用,我们将其衣服脱下,然后绑得严严实实,又将嘴巴给堵上,堆叠在了一处角落里。
只可惜和_图_书他并不知道,我们别的地方都没去,直接杀到了荆门来,而且一来就去把他的坟冢给挖了。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
黄麓将他直接举了起来,开口问道:“告诉我,这大晚上的,你们跑这里来干嘛?”
然并卵。
这使得他穿起那衣服来,特别的崩,感觉小了两号。
他三两下,直接将那人给控制了起来。
黄麓带着我们继续向前,如此走了五分多钟,在巨大的石堆之中绕来绕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来。
进了门里,我下意识地四周一望,却见这儿是一个很宽阔的巨大洞穴,洞穴里布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石笋和钟乳石,而与此同时,里面的视线也给无数堆放着的碎石给遮挡,宛如迷宫一般。
结果我们偏偏做了。
在我们的面前,对方终究没有半点儿抵抗能力,全部都跪倒在了地上。
这些人都是不错的江湖好手,甚至有资格进猎鹰这样的精锐队伍里面去。
还好我们找了黄麓这个熟悉里面情况的人过来,要不然还真的有可能出问题。
黄麓告诉我们,说这个东西是从下面提举碎石而上的通道,我们刚才过来的地方,有一个缆车通道,直接将碎石送往湖底去。
真正的龙脉之地,都会在很深的地下,有过几次经验的我,对于这个有一定的常识,所以倒也没有太多意外。
老鬼抓着他的脖子,往旁边的一处碎石堆里猛然一摔,m•hetushu•com说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当大门打开了一条足以够两人并肩同行的小道时,却是停住了,不再外延。
黄麓爬上来的时候,快速冲到了那边的闸门过去,瞧了一下,止不住地后怕,回头过来,抓住那人胸口的衣领,说你们大半夜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长湖龙宫分为内外两宫,外宫大,包括此处,以及一个很大的地底洞穴群落,还有挖掘地心的深井区;而内宫则十分隐秘,位于外宫的中点,那儿有大量的异族守护,机关无数,是只有荆门黄家部分精英中坚方才能够进入的地方。
那人不答反问,说麓老你这是干什么?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唯一麻烦的,就是黄胖子的衣服小了一号。
我走到了黄麓的身边,看着那个不起眼的小开关,说这是干嘛的,你怎么那么紧张?
这个时候老鬼却已经反应了过来,一把伸手过来,揪住了他的脖子,说你把我们带到了陷阱里面来……
那人的手都已经放在了闸门之上,就准备往下拉,听到这声音不由得一愣,回过头来喊了一声:“麓老?”
我问黄门令是谁,黄麓告诉我,说是长湖龙宫的总领管家,也是黄门郎的胞弟。
相比于别的手段,人类似乎对这些微小的蛊虫更加畏惧。
就是这稍微停顿的时间,老鬼已经冲出了水面来,一把抓住了那人的双手。
而几秒钟之后,从黄麓跌倒的旁边,竟然伸m.hetushu.com出了一只手来。
毕竟对于荆门黄家来说,它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这长湖的地头蛇,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够落它的眼里;再说了,谁没事跑着湖水深处来潜水,还穿越那么长、让人近乎绝望的水下通道呢?
那儿有一扇精铁之门,门上有着诸多古怪浮雕,看着苍老而古朴,让人觉得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确定了这帮人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之后,我们几人换上了这些人的衣服,免得一路走去的时候,太过于眨眼。
当那人噗通跪下的,我和黄胖子、小米儿也跳上了岸,三下五除二,将人都给制服了去。
谁若是胆敢冒险,那便是作死。
黄麓回身,指着我们上来的那个十几平方的小水潭,说你看一下左右两侧的粗金属管,那里有强电流,只要一拉动电闸,立刻就有将人煮熟的磅礴电力灌入其中,就算是你金刚不坏之身,给水里过这么一回电,只怕也要跟死鱼一样浮上来……
他的这行为赢得了我们不少的信任。
终于,下面传来的回音不再空旷,我们也来到了底部来。
这种缺德事儿,黄门郎估计是有思维误区,觉得像我们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会做的。
我们站在了黄麓的身后,防备万一。
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旋梯绕着圈子往下去,而中间悬空,那里有根钢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听到他的讲述,我忍不住冒出了脑门的虚汗。
那高达一www•hetushu•com丈的铁门缓缓打开,从里面吹了一股阴风,扑面而来。
我说怎么了?
然而让人失望的,是这些都是下面的小虾米,并不知道黄门郎的去处,他们统统归一个叫做黄门令的人管辖,而且只能在外围洞穴通行,至于长湖龙宫,他们连进入的资格都没有。
我抽了一口凉气,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了跟前这几人来。
黄麓的耳朵动了动,脸色有些不对劲儿。
之所以如此,其实也可以理解。
黄麓给老鬼勒住,却并不慌乱,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荆门黄家没有想到,居然是自家系统出了问题。
很明显,对方应该是龙宫之内的人。
看来黄门郎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知道我们离开了京都,所以特地叫人做了防范。
黄麓领着我们进去。
可以说,他是荆门黄家的三号人物。
我试图通过真龙智慧去读懂他口中所说的话语,结果他喃喃的声音太过于低沉,音节混乱,最终还是没有办法听成。
作为黄公望的私生子,黄麓自然进得,但是这帮人却从未有进去过。
我虽然自觉体内有火焰狻猊的帮助,耐热性高,但是这么突如其来的电击,恐怕未必遭得住,而老鬼、黄胖子和小米儿也会受到生命威胁。
这一点他并没有撒谎。
人都给绕晕了去。
走了几百米的距离,那边有一块空地,然后有旋梯往下走。
收拾妥当之后,我们继续往前走,这地方是位于湖底下的一处洞穴,因为先深入,http://www.hetushu.com再往上浮,使得这边的空间与湖面保持了一个独特的压力平衡,所以前面一截路有些湿滑,而后面行走,却如普通岩洞一般。
瞧见这些碎石,我知道黄麓一部分的话语说的是真的。
黄麓没有多说,而是双手结印,念念有词。
刚才那电闸机关,让我重视起了黄麓来,所以对于他的要求,我尽可能的满足。
很快我想起来了,当初荆门黄家举办婚礼的时候,我似乎见过对方一眼。
我们深入地底,一直往下,不知道沿着那旋道走了多久。
路上有重重机关,不过黄麓显得十分配合,一马当先,摆平了许多陷阱。
这人在角落,埋头吃饭,并不显眼。
他给老鬼死死压住,动弹不得,而这个时候,那毫无生气的碎石堆中,突然间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人被他凶狠的眼神瞪着,不敢啰嗦,回答道:“上面说最近可能会有人过来找麻烦,让我们过来查防一下,实在不行,先把水底密道给关了,就不往外面排废土了……”
不是灰尘,而是一股混合着腥臭味道的气息。
相比于岸上的层层阻碍,从湖水底部进入这所谓的长湖龙宫,反倒是十分简单。
我点头,说哦,好吧,你带路。
只要有识途老马,记得路径,然后有着足够的水性,都不是问题。
人胖很吃亏。
在演示了一手花哨的巫蛊之术后,这帮人全部都噤若寒蝉,动都不敢动。
他自称西行的时候瘦了十几斤,结果我们回头一看,并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