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二十九章 身陷囹圄之中

胡老颇为尴尬,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听到这话儿,西索科和王七角都望向了我们这儿来。
想到这里,我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抬头过去,与不远处的老鬼对视了一眼,都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胡老的目光也一下子聚焦在了我们身上。
稍微学过一点儿化学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东西,它又叫做王酸、硝基盐酸,是一种腐蚀性非常高的液体,是用浓盐酸和浓硝酸用三比一的比例混合成的溶液,是世界上少数能够将金融成液体的东西。
沉思了一会儿,他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居高临下地说道:“事已至此,我且饶了你们的性命,不过你们必须听我的吩咐,可知?”
邱三刀眯着眼睛打量周遭,然后开口说道:“这个地方,没有出口?”
胡老瞧见老鬼敢跟他质疑,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胡老的眼神一下子就阴郁了起来。
他告诉那胡老,这个地方并不大,如果将人杀了,而他们又得在这儿待一段时间的话,面对着一堆尸体,着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听到这话儿,我们也顾不得别的,转身就走。
听到那话儿,我的心中也是一动。
果然是王水。
他这般一说,邱三刀等人立刻警觉了起来,认真一打量,果然有点儿心神摇曳。
这四人是勘探队的,有邱三刀,还有一个矮个儿的老头子,另外还有一个黑框眼镜男,以及一个留着长辫子的女人——并不是什么美女和图书,三十多岁,皮肤挺黑的,看起来像是在外面日晒雨淋的辛苦人。
小米儿非要带上那头袭击我们的大地獭,好在越往里走,通道越发宽阔,倒也能够挤得下那畜生庞大的身躯,不至于卡在那儿。
瞧瞧,连金子都在里面融成水去,人若是沾染上一星半点,可不都得挂了去?
等等,不对劲儿……
他们一出现在通道口,立刻大声叫道:“王水,王水,快走……”
老鬼笑了笑,说是么?
一帮人分成了三伙,一边是邱三刀等四人,另外一边是我、老鬼、西索卡和王七角。
尽管他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但我还是能听到一些。
那水流散发出刺鼻的气味,还有黄腾腾的气雾。
老鬼没有释放出自己强者的气息来时,根本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然而这不动则已,一动便如万钧雷霆,将胡老用来立威的那一刀给直接逼退了去。
两人一言不合,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十分有默契地一起冲向了对方。
感知到危机来临的那一刹那,我朝着前方一阵疾奔,下一秒,一方巨大的岩石从通道的上方猛然砸落而来。
确认了小米儿的安全之后,我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量了一下,发现除了我们三人,和西索科、王七角之外,还有四个人。
我瞧见他要往那空荡荡的通道冲去,赶忙拉住了他,说别,那里不对劲儿。
她显然也是吓坏了。
他们匆www.hetushu.com匆看过之后,折回了来,将这儿的情况跟胡老说起。
瞧见这个,我的动作更快了,三两下便折回了原来的石室,而这个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烦躁。
我本来想上去就把邱三刀给拿下的,听到这话儿,心中顿时就是一阵剧烈跳动。
西索科倒是很光棍,嘿然笑道:“我们都是下面做事的,上面怎么吩咐,我们就怎么做,哪有什么道理可讲?”
胡老却是退了三步,方才站稳。
有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头儿,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五左右,但是眼神却颇为犀利,足尖生风,快得宛若奔马一般。
我们只需要在刚才的那个石室等待就好了,这般想着,我带着众人也往那边到处都是浮雕的石室挤去。
邱三刀等人听了吩咐,便朝着周遭摸了过去。
怎么办?
这个石室并不算大,两百多个平方,挤着这么一堆人,着实有些憋闷,如果众人都被困于此处了,还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
邱三刀看了旁边那个矮个子老头儿一眼,拱手说道:“胡老,您说怎么办?”
这个时候,邱三刀上前来解围,说大家别生气,同是天涯沦落人,相煎何太急?现如今我们最应该想的不是斗气,而是想办法离开此处,大家各自退一步,如何?
啊……
的确,如果真的要在这儿待上一段时间,将人给杀了泄愤,或许是一时之快,但远不如大家坐下来谈一和*图*书谈,同舟共济,共渡难关要好一些。
我感觉得到,这石头非常大,绝对不可能是碎石。
此番诈死,我、老鬼和小米儿都改头换面了去,只不过我也不能够确定邱三刀是否能够认得出我们来。
他说得很有道理,老鬼点头,说你说怎么办?
邱三刀说这墓穴之中有大阵,自然也有阵眼,我们此行中有一位法螺道场的顶尖阵法师,绝对能够找到阵眼,而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都能够离开这绝地;而在此之前,大家尽量不要乱动,保存体力,可好?
怎么可能?
我明白老鬼的意思,他想化身为蝠,将我和小米儿给托举起来。
我走在最后,瞧见邱三刀他们来的方向,一大股的水流奔涌而来。
我能够感觉得到邱三刀等人颇为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眼睛瞎了,众人都能够感觉得到,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他与老鬼交手,技逊一筹,于是开始上前盘道起来。
即便是与邱三刀不是很熟,但老鬼还是可以地变了一下嗓音,显得有些沙哑。
那胡老眯眼打量着我们,目光落到了西索科身上来,冷然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并且跟我们交手?”
随后我又望向了小米儿,她缩在大地獭的头顶之上,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就在我们犹豫的一瞬间,邱三刀等人已经朝着那边的石室冲了过去,而老鬼则一把抓住了我,说我们走。
既然这边有深渊,和-图-书就算是王水,也会流干净。
他也很好奇。
而这个时候,邱三刀也朝老鬼望了过来。
它是一整块的石头。
战斗在一瞬间就发生了,老鬼的龙神剑与对方的金刀陡然碰撞,一声清越激荡的响声之后,有一股波纹从交击之处传递而来,紧接着炁场瞬间炸开,朝着周遭传递而去。
王水?
来的人里面,除了邱三刀,还有三个人,全部都是勘探队的人。
这一下,将场中大多数人都给镇住了,其中以胡老身边的几人最是惊骇。
这时那胡老上前,拱手说道:“某人胡人凤,外号金刀驸马,不知道阁下是何方人物,师承何门?”
胡老脸色有些难看,厉声质问道:“那为何要袭击我们?”
人死之后,尸体会因为失去活性而腐烂,并且释放出剧烈的恶臭来。
我和老鬼都不说话,而大概是得到了老鬼的示意,西索科用口音古怪的中文回答:“对,这里是一个死胡同。”
然而如果那边空空荡荡,一望无际,再来一点儿机关,我们就会变得十分被动。
老鬼浑不在意,慢条斯理地说道:“凭什么?”
然而当我们准备离开这个石室的时候,方才发现其他的两条路居然变得空空荡荡,不见底的深渊去,唯独刚才我们所待的那一方石室通道还算顺畅。
而这时吃了那墙壁浮雕苦头的王七角赶紧喊道:“你们小心一点,那墙壁上的画不要一直盯着,很容易被催眠致幻的……”
那是人体的本能和_图_书
我大叫一声,奋力往前一扑,冲进了石室里面来,而那石头砸落在通道之上所发出的巨大震动,让我身子也跟着抖了三抖。
铛!
胡老似乎被邱三刀说服了,开口吩咐道:“那行吧,去周围搜查一番,看看有没有出口或者机关。”
胡老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说怎么,不信?
老鬼只劈出了一剑,然后便一动不动地站在了原地。
再有一伙,则是那头大地獭,以及小米儿。
啊……
他手中的金刀微微一晃,然后说道:“因为我的拳头比较大……”
瞧见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胡老,老鬼慢条斯理地说道:“现在知道,谁的拳头大了么?”
短暂的时间里,我们被同样的手法埋了两回,想一想这事儿,还真的是蛋疼得很。
听到这话儿,老鬼点头,说不错,很好。
这是大白话,胡老伸手一抓,却是摸出了一把金刀来,准备上前来与我们拼杀,然而这个时候,邱三刀却伸手拦住了他,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他这才知道我们才是真正能够说得上话的人,目光一下子就变得严厉了起来,说知道了没有?
只要不是心理变态的人,都很难忍受这样的臭味。
老鬼点头,说不信。
落石砸下的十几秒,众人都在喘息,感慨这巨石砸落的威力,而当大家都回过神来的时候,邱三刀等人便开始拔出了刀剑来,虎视眈眈地望着我们。
西索科说我们是加西亚公爵的手下,前来长白山找活人参娃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