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三十九章 原来竟是王钊

就在我想要冲入其中的时候,突然间那石像群居然又动了起来。
三尖两刃刀猛然一抖,化作光芒映照,将那人给显露出了真身来,却正是消失不见了的王员外。
“胡老!”
一直保持围观状态的我们感受到了危机的到来,我回头看了一眼小米儿,示意她照顾好老鬼和宋加欢,然后提刀而上。
天知道这帮夜魔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为什么会如此的凶狠呢?
他们的目标,并不是那两个摇摇欲坠的幸存者,而是大殿之上,长桌之前的龟甲。
没有什么时候,比此刻更加宁静,如果能够拿到那玩意,所有的牺牲和痛苦,都是值得的。
每一个扔到江湖上去,都是个顶个儿的高手。
一众夜魔,全部都朝着阵中冲了过去。
而面对着跟前的敌人,那伏羲氏的石像则赫然而起,居然有五六米高,居高临下地朝着王员外拍了下来。
王员外笑了,说他便是你的弟弟,王钊。
我足尖一点,人冲到了不远处的那虎头大汉脑袋上,踩着这石像的脑袋,我瞧见了高台之上的桌子。
瞧见我拦在跟前,王员外停住了脚步。
啊……
我瞧见那伏羲像陡然而起,朝着那夜魔首领扑了过去。
首当其冲的,正是王员外留下的这帮人,包括胡人凤、邱三刀在内的勘探队成员。
仿佛惊雷一般,让人的耳朵轰鸣作响,嗡嗡嗡一阵鸣叫,随后那一直都没有动的伏羲氏突然间就睁开了眼睛来。
m.hetushu•com我的心中,王员外并不是一个什么厉害的高手,甚至我都觉得对付王员外,都用不着出刀,然而此时此刻,在穷途末路的最后一瞬间,他所表现出来的悍勇,却是让我为之震撼。
桌子上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他的双眼之中,冒出一缕金光,落在了半空之中的那黑色真龙身上。
与其如此,我不如做做样子。
他一动,我就差点儿认不出这个人来。
河图洛书,被王员外给拿去了。
想跑?
没多有,我就只能够瞧见满身是血的胡人凤和邱三刀还站着,其余的人,都已经被夜魔给杀了去。
自然也没有龟甲。
我的胳膊一紧,回过头去,却见老鬼抓着了我的胳膊,对我说道:“快去抢啊。”
这只是留下来看守墓陵的装置而已。
它们仿佛原本就是这般的模样,之前的一切,都不过是幻觉。
他认真地打量着我,然后开口说道:“王明,你我也算是有故交,而刚才的时候,我也没有对付你——怎么着,你现在是跟我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套路?”
它们以为王员外在那空气之中,又或者本身已经崩溃了么?
而这个时候,也有夜魔朝着我们这边扑了过来。
王员外他敢么?
这速度,快得让人根本无法反应过来。
它们开始再一次地活了过来,尽管动作比起之前来,似乎要僵硬几分,但是却超脱了距离的限制,朝着那些夜魔全力冲去。和*图*书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那伏羲氏的石像愣了几秒钟,显然是对于这样的情况有些发懵。
它甚至都没有同伴的半点儿凶悍,就好像是一个小学生一般乖巧。
而这个时候,我终于感觉得到,这些石像,其实都是死物,而并非传说中的伏羲真人,而它面前的一百零七群臣,也都不过是石像而已。
他也沦落了。
他们本来是想撤向青铜大门的,然而那边被堵得死死。
什么情况?
不过此刻的它,远远没有刚才那一瞪之威。
那夜魔头领虽然身陷一众石头塑像的围殴之中,但他身上陡然间浮现腾起的黑色真龙却几乎处于无人防御的态势。
而越是在最里面的石像,从体型和架势上来看,实力越是最为恐怖的。
一句话让所有的夜魔都发了狂。
龙的传人,我们的伟大祖先,不可能只有这般的模样。
他之所以不受攻击,是因为心中满怀虔诚,一步一跪,方才会被忽视,然而当他转变态度,站起来,朝着那龟甲冲去的时候,一定会受到石像无差别的攻击。
这些据说是龙冢之中的守卫,在一瞬间变成了屠夫,高举手中的阔剑,与那些石头人拉扯开了距离,然后朝着周围的人疯狂冲杀而来。
这帮能够跟着王员外抵达此处的人,其实应该都是最精锐的人员。
我感觉到随着勘探队的这些人死去之后,夜魔群的关注力也开始朝着我们这边转移过来,手中的三尖两刃刀顿http://m.hetushu.com时就变得凶猛,三两下,将面前那个夜魔压得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然而当他冲入了石像群中,却发现并没有任何石像朝着他发动攻击。
我冷哼一声,然后施展小无相步,三两下,便拦在了那人的面前来。
就在这个时候,胡人凤突然间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叫喊声来,我循声望去,却见他的左臂被人一剑斩落而下,鲜血飞溅。
感觉好像下降了好几个等级一般。
啊……
老鬼的双目喷火,显得十分紧张。
这是……
铛!
不过老鬼既然这般说了,我也没有再多犹豫,让小米儿保护好两人,然后一刀挥出,将那夜魔给直接砸飞几十米远,然后施展小无相步,冲到了那石像阵的外围。
王员外,那个家伙掌控住了这里的场面。
我说谁?
这事儿让退入其中的胡人凤和邱三刀诧异不已,也让占据了场面中绝对优势的夜魔首领为之诧异,在愣了几秒钟之后,他大吼一声,然后举起了手中的剑来。
我的脑海里嗡的一下,想明白了所有,目光一阵扫量,很快就瞧见在石像的边缘处,有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
然而随着夜魔首领的回返,这边的战况实在是有一些不尽如人意,时间一点一点推移,不断有人倒落在地,失去了性命。
眼看着他就要抓住了那龟甲,突然之间,大殿之中出现了一声炸响:“大胆贼子,敢拿吾的东西?”
老鬼刚才倾尽了全力,快得如同一道和*图*书闪电,但至少我还能够捕捉到他的身影,但此刻王员外却是完全违反了物理上面的距离规则,直接出现在了那儿。
就在我认为这龟甲最终会落于夜魔首领的手上时,原本跪倒在地上的王员外动了。
我应付着那夜魔的攻击,却并没有想着将其击溃,尽管我有这样的能力,但是看着对方只是派了一头夜魔来对付我们,如果我将它给直接斩杀了去的话,估计又会有好几头过来。
三尖两刃刀挡住了那夜魔的攻击,而透过间隙,我能够瞧见大殿之中的石像处于疯狂之中,正在奋力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朝着空气之中不断劈砍。
他比那黑色真龙还要快一分,手已经抓住了那块龟甲。
这些石像攻击的,是那些夜魔,胡人凤和邱三刀却在里面如鱼得水,根本没有一个石像招呼到他们的头上来。
消失的王员外,去了哪儿?
犹豫了半秒钟之后,胡人凤以一种视死如归的气势,朝着石像群中冲了过去。
不能说横行一方,却也是让人为之侧目的,但是在此时此刻,却最终没有能够抵得住那夜魔的如潮攻势,节节败退。
而王员外他虽然距离并不算远,但却不敢站起来。
因为那并非实体。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有些担忧,总感觉那儿不对劲。
虎口夺食,王员外一往无前,足尖一蹬,人便已经到了那高台上的长桌之前。
这种停滞,跟刚才那种分列两旁的整齐肃穆所不同,而是一片的混乱之中,突和_图_书然就停住了,使得场中的石像乱七八糟地矗立着,各种各样的表情和姿态都应有尽有。
啊……
我止住了脚步,试图在一片混乱之中找寻到原因,而很快我就瞧见了不对劲儿的地方来。
对方毫不犹豫地叫出了我的名字,并且上前就来质问,让我有点儿语塞。
我知道王员外并非是凭空消失,而是应该有后招的。
传说中的河图洛书。
夜魔头领口中冒出了一声巨大的尖叫声来,我听着似乎有那么一点儿熟悉的感觉,而随后我们瞧见那黑色真龙突然间变得千疮百孔,朝着那夜魔头领的身体里返回而去。
龟甲仍在。
砰!
它的手猛然拍向了那龟甲边缘的王员外,然而当手掌拍到桌面上去的时候,却出现了意外。
而没有等我回话,王员外就指着不远处与那伏羲氏酣战的夜魔首领,说你知道那人是谁么?
王员外消失不见了。
有人在几个回合之后,直接发出了尖锐的惨叫来,给斩杀了去。
就在这石像的动作全体减慢的时候,那夜魔头领也是将黑色真龙收纳于体内,然后被撞得腾空而起,落到地上的时候,他大声吼道:“他骗了我们,该死,杀光所有人!”
这一场战斗触目惊心。
轰……
邱三刀朝着他靠拢过去,双刀横着,挡住了周遭的攻击,然后掩护着受伤的胡人凤撤离。
他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叫声来,缓解心中的恐惧。
在我们完全都不知晓的情况下,这些石像居然已经停滞了下来。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