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四十章 兄弟阋墙之时

这件事情,比半路杀出来的其他事情更重要。
这样的王员外,与之前那个曾经被我忽悠、给当枪使的王员外,就好像完全不是一个人。
既然如此,那就开干。
听到王员外的话语,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很快我立刻就反应了过来,那个全身尽是黝黑色鳞甲的夜魔首领,虽然从外形上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嗓音也截然不同,但是给我的感觉,却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
一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有点儿扛不住,不过当龙脉社稷图之上的气息源源不断地传递而来之时,我体内恐怖的恶龙之力也在一瞬间爆发。
他不甘,因为那龟甲近在咫尺,他几乎是伸手就可以拿到了。
入魔之后的他,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他了。
连他的二爷爷和师父都敢杀掉,用以前的感情来羁绊他的行为,这是一件很蠢的事情。
所有的细节在一瞬间对应在了我的脑海,而很快我就明白了王员外说出这话儿的意思来。
终于,当王员外从那青铜大门之中离开之时,那石像的速度也变得迟缓了下来,而这惯性在维持了十几秒钟之后,恐怖非凡的石像阵却是停止了下来。
在犹豫了一秒钟之后,我对王员外开口说道:“好,我给你一个面子。”
我笑得很开心,笑得对方脸上露出了疑惑,而随后,我开口说道:“邪龙魔灵对吧,你觉得你能够操控得了王钊的身体,就获得了一切?你觉得你会赢对和_图_书吧?不过你终究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弟弟,永远都不如当哥哥的……”
我也不由得往后退了三步,拦在了青铜大门的口子里。
那夜魔首领站定之后,四个浑身鲜血的夜魔也簇拥在了他的身旁,将他给紧紧围住。
双方的刀剑在死死对拼,三米多高的王钊居高临下,仿佛拥有了巨大的优势,将我给死死抵住,而在这个时候,我却突然笑了起来。
下一秒,王钊再一次来袭,那龙骨长棍猛然砸在了我的长刀之上。
我并不是想要帮助王员外全身而退,若是因为我此次前来东北的主要目的,就是将我老弟给拿下,然后押送京都。
王员外笑了,说多谢。
而这个时候,一把长刀拦在了他的面前。
我一刀在手,万夫莫敌,不管是什么样的攻击,全部都给击退了去。
我的余光已经瞧向了场中,瞧见那些夜魔正死死围住了它们的首领,而被怀疑是我老弟的那个家伙,则发出了一声又一声愤怒的吼叫声来。
我知道此刻的他已经是入魔了,即便是认出了我来,也知道我是他的哥哥王明,却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这种熟悉是从小生活到大时怎么都抹不去的细节和习惯,是那种对于亲人心灵上面的近距离。
尽管上面满是黑色的鳞甲,整个脸型都变了模样,然而我却依旧能够感受得到他脸上的表情来。
面前这个怪物,他曾经是我的弟弟。
轰!和-图-书
他胜券在握。
然而我的心中,却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难过。
两人一同发出了怒吼,最终的结果却是对方朝着后面连着退了十几步去。
但最终他还是看着这东西与自己擦肩而过,落到了别人的手中,只差一点点……
这个家伙,在扮猪吃老虎。
那家伙站稳之后,双眸凝聚,朝着我望了过来。
每一种波光潋滟的纹路,都富含了某种说不出来的玄妙之意。
我从未有想过会有一天,我们会兄弟阋墙,但一切既然已成事实,太多的言语都是虚妄的,我没有任何犹豫,祭出了逸仙刀,然后朝着前方猛然斩落而去。
这是我们第三次全力一击,而这一刻,我感觉到了一种无可抵御的力量在对方的身上不断生成,而两人隔得是如此的近,以至于彼此都能够瞧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
而即便如此,这些人也是个个带伤。
那夜魔头领——也就是我的老弟王钊,他的眼睛眯着,有点儿狭长,显得十分阴冷,听到了我的话语,他无动于衷,说你认错人了,让开。
一道刀光掠过,在王钊身边忠心护卫的一头夜魔整个身子腾空而起,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王钊怒吼一声,提着手中的石剑,朝着我猛然冲撞而来。
要么我看着我老弟二小死在那石像群中,与王员外决个生死,锁定那疑似河图洛书的龟甲归属;要么我给他一个面子,让他离开,而我则全力和-图-书去解救我弟弟王钊。
随后他居然从身后的脊梁骨种,拔出了一根长棍来。
即便此刻的他,已经是一个大魔头了。
这棍子浑身漆黑,冒着汹汹的黑气,宛如火光一般,而很快我发现这并非是什么棍子,而是根一节一节彼此相连的骨头。
既然是夜魔,那就看我的斩魔决。
还有死尸。
他的双手,满是血腥,而且还是亲人和朋友的。
我说我让开路来,你将那石像阵给停了。
他冷冷说道:“你认错人了。”
他的表情无比狰狞,目露凶光,显然是对我恨之入骨,想要将我给大卸八块。
王钊?
我嗤笑着,而在那一刻,对方的眼睛却莫名地亮了起来,怒声吼道:“不,我一定会比你强的!哥……”
几乎是没有半分犹豫,那家伙手中的巨大石剑就砸在了我的刀上,而两个人在那一瞬间,猛然对拼了一下。
我叹了一口气。
吼……
我那个傻蛋儿弟弟,曾经无比开心地跟我说他一跳能有一丈高的笨蛋,现如今的他,却已经背负了太多太多的血海深仇。
这骨头的材质十分特殊,有着金属一般的质感。
十几个回合之后,王钊却是开始突然地爆发起来——他的脑袋之上,居然有一对青色的犄角伸出,然后整个人的形状变得格外恐怖。
一开始那暴风骤雨的攻击,只不过是前奏。
其余三个,也是朝着这边围攻。
王钊依旧在混战,那位人首蛇身的巨大石像朝着http://www.hetushu•com他施加了强大的压力,而他身边的夜魔也是纷纷倒下,眨眼之间,就只剩下了小半的人数。
嗖……
如果我这一次错过了王钊,那么说不定以后我都没有机会再遇见他,就如同那黄门郎一般。
宋加欢在旁边看着,双目之中冒出了火焰来,然而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有所作为。
啊……
这样的一个家伙,曾经将天池寨这样的城寨都给毁去。
王员外绕开了我,走向了旁边,说那石像阵我也控制不了,但如果我将那东西带离这个大殿,它就会因为失去了能源而自动停住,所以你放我越早离开,他的危险就会越低。
这人的确就是王钊。
我的话语,让那人的脸凝成寒霜。
许久之后,他用沙哑的声音喊道:“让开。”
他的力量很恐怖,就好像是洪流砸落而来。
他岂能妥协?
所以我不可错过。
我甚至看着邱三刀扶着那胡人凤全身而退,也没有上前阻拦。
因为我会拦住他。
这让他如何能够不愤怒?
不管他以后的人生如何去走,都洗不脱这样的污秽,这污点将会伴随他的一生。
他只是被那心魔给沾染的可怜孩子而已。
然而无论别人如何憎恨他,我却知道,王二小依旧还是那个王二小。
此刻的他,已经是没有太多战斗能力了,如果妄自上前,不过是送人头而已。
这种气势的运用,有一种玄之又玄的奥妙。
兄弟连心。
王钊变化成如今模样之后,怒吼了和-图-书一声,竟然有些许龙吟之声,在整个大殿之中回荡,层层叠叠,最终汇聚成一点,宛如山呼海啸一般地扑面而来。
我感觉得到,这玩意跟我这三尖两刃刀是同一样的材质。
几乎是在这些石像停止的那一瞬间,那夜魔头领便朝着青铜大门冲了过去。
一片混乱,有的石像被砸碎了,到处都是碎石。
他越是这般说,我越发地确定了对方的身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管你做了什么事情,这些都与我无关,我此刻过来,所要做的,就是将你给擒拿下来,然后押送到老爸的跟前去,让你接受惩罚和改造——你若是有一丝本我的意识,那边束手就擒;但如果拼死顽抗,我不介意给你一点儿教训。”
几秒钟之内,他就变得足有三米多高,全身覆盖着角质盔甲,而盔甲之上,则有各种各样充满了黑亮色彩的波纹。
我没有让,而是将三尖两刃刀顿在了地上,然后开口说道:“二小。”
他并没有放弃,而是选择与我正面对抗,而此刻的模样,则是他逼尽了最大的潜力而出。
这是毫无疑问的。
也只有受到邪龙诱惑,化身为魔的王钊,才能够指挥这么多的龙冢护卫夜魔,而也只有他,才会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都是龙骨。
王员外之前就认出了我来,却根本没有点破,甚至对我视若无睹,并不害怕我半路截胡,原来竟然是这样的打算。
而即便是王员外逃离了,他也不可能再去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