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四十六章 你我分道扬镳

那山石,实在是太沉重了。
我知道能够用强悍的身体抗住垮塌而下的巨石,他身体的强度未必逊色于我,对于他来说,这绳索或许只是摆设而已。
这事儿被我拒绝了,我瞧见宋加欢有点儿支撑不住了,倒也没有勉强他,让他过去与天池寨的人汇合。
王钊发现了醒了,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没什么,只是突然间想到了一些以前的小事情。”
仿佛整个世界,都充满了这些鬼玩意儿。
两人简单约了一下时间之后,老鬼带着西索科先行离开,而我则强忍着全身的剧痛,带着宋加欢、王钊和小米儿离开此处。
绳索不能解开。
老鬼说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情——蛇仙儿不是有孕么?我不确定她生孩子的时候我是否能够赶到,所以如果可能,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
整整一个山头的力量,并非凡人的力量所能够承担。
到底怎么回事?
老鬼摇头,嘿嘿直笑道:“差点儿死了,那个家伙太强悍了,即便不是大公,也定然有侯爵以上的水平;不过对方并没有想到,除了有新冈格罗的血统,我还有卡帕多西亚的传承,在相互撕咬的一瞬间,死亡之族的传承让我活了下来,而最终被吸干精血的,则是他……”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样的。
巨人!
至此,加西亚公爵的势力在莽莽长白山全军覆没——哦,这么说或许并不准确,因为还有一个叫做西索科的黑哥和_图_书们最终得活,而且还抱了一个超级无敌粗的大腿。
而在洞口的不远处,躺着两个人,一个是老鬼,而另外一个,则是加西亚公爵。
过了二十几秒钟,我方才有气力勉强爬起来,走到了老鬼的面前,沙哑地问道:“你没事儿吧?”
我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黑暗中我瞧见王钊并没有睡,而是睁着一双眼睛,打量着我。
漫天的灰色亡魂也消失一空。
他手中的天使刺,此刻已经落到了老鬼的手中。
对于这个事情,宋加欢并没有太多的纠结。
王钊的话语里充满了惆怅,说哥,我觉得其实即便是没有那邪龙魔灵,我也未必能够变成别人期待中的人,我有点儿后悔了,当初如果我像你说的一般,去参加高考,然后进入大学里面,随便学一个什么专业,或者法律,或者金融,然后毕了业找工作,简简单单,或许更适合我一些……
我终于知道了到底是谁救了我们——原来是这一场战斗的胜利者,也就是老鬼,在那至关紧要的关头,他借用了加西亚公爵手中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天使刺,将我们救了出来。
除了加西亚公爵,他旁边那个叫做霍顿的年轻吸血鬼,还有几个随从,都惨死在了附近,有的是被石头直接砸死的,有的则是死于老鬼的手中。
他没有能够报仇,而是下了黄泉,去陪他侄儿了。
当然,那是很久很久以后http://www•hetushu•com的事情了。
小米儿的身子在颤抖,我紧紧抱着她,而我老弟王钊和宋加欢则大声叫了起来,发泄着心头的恐惧,就在此时,突然间我感觉到身上沉重的压力一下子就轻了好几分,而下一秒,却听到了轰隆隆的一声巨响。
而小米儿却并没有睡,而是帮我死死盯着王钊。
感觉到了有人在帮我们,尽管脑子里还存着疑惑,我还是大叫一声,说走。
修行日久,我已经能够随时随地、无时无刻地修行,让龙脉社稷图源源不断地对我进行补充。
老鬼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天使刺一转,便消失在了左手的血光之中。
我疲倦急了,有一种想要马上就睡过去的冲动。
此刻的天色已亮,我决定找一个地方歇息。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事已至此,你还是好好接受改造吧,或许有一天,你能够重新开始一段人生。
我们几个人连滚带爬地先后出了洞口,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节能环保。
等到了天亮之后,太阳光从林间散落而下,照在这家伙的身上时,即便是一位血族大公,它的身体也会被焚烧一空。
我看着他,说怎么了?
相信假以时日,这位西索科的黑哥们,又将会是血族历史上的一枚传奇人物。
两人对望,笑容不自觉地浮现在了我们的脸上来。
他平躺在雪地之中,整个人都已经成为了一具干尸。
王钊痛苦地和-图-书闭上了眼睛,说我现如今罪孽深重,双手血腥,回忆起了,竟然没有一点儿开心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愤怒与悔恨……
而加西亚公爵则显得毕竟平静。
他是一个犯人,这一点从头到尾都很明确。
我朝着老鬼点了点头,说好,我们这就走。
至于加西亚公爵的尸体,我也不去管它。
当然,在此之前,他需要给我承诺,让他不要透露出我们的信息。
与宋加欢分别之后,队伍就只剩下了我和我老弟,还有我女儿小米儿。
我此刻完全是凭借着意志在支撑,小米儿做好了外面的掩藏工作之后,我立刻就闭上了眼睛。
巨大而让人牙酸的声音之后,我们身上的压力为之一轻,而前方居然被那些灰白色的亡魂活生生地撑出了一条通道来。
死一样的沉寂之中,有一个巨人在苏醒,他承担了巨大的力量,似乎想要将那垮塌下来的山石给撑出一大片的空间来,然而撑到一半的时候,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王钊自己也知道,所以没有要求我们解开。
这洞子的主人不知道是迁移了,还是因为肉掌出现在了人们的餐桌上而不见了踪影,总之我们三个人挤在这狭窄的树洞里。
我说好,你自己保重,等弄好了这一切,来苗疆万毒窟找我们。
王钊垂下了头,说希望如此吧。
不管经历了什么样的危险,最终能够活下来的,还是我们。
这些亡魂在我们的身边游绕,在石和_图_书头的缝隙之中进进出出,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美妙感觉。
我们胜利了。
但那是身份的象征,也是他需要忏悔的地方。
我叹了一口气,说江湖路,不归路,无论是我,还是父亲,都是无奈而行,你到现在才知道。
我心中狂跳,大声喊道:“老鬼,是你么?是你么?”
依旧是夜里,不过已经能够瞧见蒙蒙的光。
老鬼跪在地上,浑身都是鲜血,七窍流血,显得骇人之极。
事实上,他的性命便是我救出来的,这一点儿小要求都不能够答应,那他自己估计也得无地自容了。
我使劲儿叫,却没有人回应我,而大概停顿了十几秒钟,突然间我感觉到整个空间中充斥着一种阴森至极的气息,这种气息在下一秒,化作了无数的灰白色亡魂。
就像五行山压住了孙猴子。
我说怎么了?
从这一点的意义上来说,血族倒是比人类要干净许多。
再过一会儿,就是黎明了。
咔、咔、咔……
我苦笑,说她自个儿把那条道路都给封住了,我也未必能够瞧得见她;不过你放心,只要她出来,我第一时间赶到。
而当时的我,则是拖着疲倦欲死的身体,带着宋加欢、王钊和小米儿在林间狂奔,到了天亮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来自宗教局和天池寨的联合搜索队,宋加欢提议我们表明身份,过去与他们汇合。
老鬼爬了起来,左右一看,对我说道:“这和-图-书边的动静闹得挺大的,你想要带着你老弟,也得赶紧走。”
至于那位一心煽动争端、试图给自家侄子报仇的王莽,最终也没有能够如愿以偿,而是躺倒在了出口的不远处。
弄完这些,他有些疲倦地说道:“老王,我恐怕不能跟你回京了。”
老鬼说这个不一定,我自己也没有太多的把握,那个加西亚公爵的实力太强了,吸收了他的精血,我应该能够更上一个台阶,但也有可能会被他的精神和意志击垮。至于到底会如何,这个就得看老天爷的意见了。
然而没有了老鬼,对于找寻地洞的活计我还是有些不太成熟,到了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熊瞎子冬眠的树洞,里面充满了古怪的恶臭和汗味,不过好在没有熊瞎子。
我回过头去,瞧见王钊躺倒在地,身上有多处挫伤,脚下的绳索给宋加欢解开,但却还是绑着双手。
我说你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老鬼说这一次我的消耗实在是太彻底了,如果继续行走下去,会对我有着太多的危害,所以我会在附近找一个地方潜伏下来,开始沉眠。
或许他比那加西亚公爵的实力差上许多,但是在双方都是受了重伤、只能比拼意志的情况下,老鬼到底还是战胜了那一个看似不可对抗的对手。
我说哦,是么?
老鬼跪在地上,胸口不断地起伏;而我也是趴在了地上,感觉全身各处,无一处不酸疼。
老龟指着旁边那个已经醒过来的黑哥们西索科,说这个人我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