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四十七章 路上偶遇佳人

我自小其实或多或少都听过一些,也比较关注,所以倒也不会被难倒太多。
我其实并没有怎么来过东北这地界,但对于这儿的风土人情,其实还是挺熟悉的。
我叹了一口气,说一言难尽。
难怪王大蛮子会把他当做是能够扛起的王家子弟,从这一点上来看,王大蛮子倒也真的是没有看错他。
他开始懂得了独立思考。
林雪拿出手机来,说留一个联系方式呗,以后说不定有事儿找你帮忙?
林雪说你还在江湖上混呢?难不成是做了什么坏事,才不得不改头换面?
啊?
反而是小米儿对于这东北大地特别有兴趣,这个时候正好是冬季,一路过来,寒风凛冽,她十分好奇地问东问西,显得很有兴趣。
我们此刻身处于长白山的深处,这儿离京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要走。
不难看出,王钊的根骨绝对比我高。
只有谨慎,才能够最好的活下来。
还是那句话,现在的风声太紧了,做任何事情,都需要足够的小心才行。
他乡遇故知,而且还是偶遇,说起来的确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事实上在当初的时候,我还曾经对这位美女警官动过心,想着如果能够娶到这样一位美女,这辈子都值了。
我就是那个时候,踏入的江湖。
以前的王钊,不管怎么样,都是一个不着调儿的小屁孩子,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幻想,总觉得世界那么多,任老子随便闯,但现在的王钊懂得了和-图-书沉默,懂得了用心思考问题。
我正是那个时候离开的公司,然后开始了天涯亡命的日子。
学了南海降魔录,还得学习南海龟蛇技。
这一点让我真的相信,他之前一心求死的想法,并非是做戏。
我和王钊,还有小米儿,三个人在那熊瞎子的树洞里待了四天时间。
我摇头,说你看错了。
林雪。
见我并没有否认,林雪笑了,低下身子来,小声说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王钊虽然是我老弟,但我对他的忌惮其实还是挺大的,毕竟我这肚子刚刚中了他那一下,我可不是什么不长记性的圣母,即便是面对自家老弟,我都得留一些心眼。
要知道,南海降魔录,是南海一脉最基础的心诀。
犹豫了几秒钟,我还是朝着她点头一笑,说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林雪看了一眼我旁边的小米儿,朝着她挥了挥手,说嗨,还记得我么?
至于现在,我都已经做过了处理,改头换面,没想到她居然还是将我给认出来了。
所以我只穿了南海降魔录,而后面的南海龟蛇技,则是口口相传。
王钊并没有任何抵触的心思,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待遇,反而让他的心中得到了救赎。
倘若王钊此刻还是怀揣着侥幸的心理,以为能够凭着与我的关系而逃过此劫,或者求我把他给放了,让他一个人自由自在去,我绝对不会传他南海降魔录。
南海龟蛇技有和_图_书一个妙用,就是能够让脸部肌肉塑形,从而得到了异形变容的效果。
他从没有没有问我父亲在哪里,也不问我会把他带到哪儿去。
我说为什么啊?
要知道,世界末日一役的京畿大战刚刚发生不久,而位于科尔沁草原东部的修行者重犯监狱则刚刚被突袭,大批的老犯人还处于在逃阶段。
她临走之前,我说我现在的确不方便,如果有可能,帮我保密,不要跟任何人说有见到过我,好么?
说句实话,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面,三个人待着其实挺难过的,不过贸然离开的结果,说不定会又碰见一位加西亚公爵。
从长春到京都,有动车,也有火车,我们最终选择了火车。
这一点很珍贵。
后来我在京都也碰见过林雪一次,也就是那个时候杀了龙泽乔,然后来的长白山。
而这一回,没有老鬼这样敢于拼命的猛人在身旁帮忙扛事儿了。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显得十分谨慎。
林雪与我又聊了两句,瞧见我态度并不算热情,于是便提出了告辞。
如果不是我易容技术太烂的话,估计她应该是听了我的声音才会有这样的判断。
而就在我与小米儿聊着天的时候,突然间身边走来一个女子,对我小心翼翼地问道:“王明?你是王明?”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我不得不绕了很多的路。
呃……
一路沉默的王钊瞧见我的情绪有些低落,终于忍不住了,说哥,那女的http://www.hetushu•com对你好像有点儿意思。
而从此之后,我浪迹天涯,就再也没有与她相见过了。
我与她目光对视了几秒钟,终于投降了,苦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还能够记得住一个陌生人的声音……”
我摇头,说不,去京都转车而已,我们去江阴。
然而我却不得不如此,因为此时此刻的我,已经远非往日的王明了。
林雪深深望了我一眼,点头说好。
那很难想象。
因为这儿人员复杂,比较好混。
时间匆匆过去,四天时间一晃眼就没有了,而稍微恢复了一些实力的我也不再等待,带着王钊和小米儿离开了树洞,朝着山外这边走来。
甚至白头山的人越境而入,以及加西亚公爵这帮血族的加入,再加上大规模的江湖火拼,让本来就有些风声鹤唳的东北道上,更是平添了几许肃杀之气。
而四天时间的相处,也让我感觉得到,王钊这一回是真的长大了。
在车上的时候,在外面的时候,我就没有再捆着王钊了,不过要求小米儿无时无刻地盯着王钊,而对于我的要求,无论是王钊,还是小米儿,都表现得很坦然。
这四天时间里,我将身体的伤势给养得差不多了,然后又将南海降魔录用醍醐灌顶的手段,传授过了王钊,让他能够降服心头的恶念,从而把握住自己的人生。
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想起对方的名字来。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官面上对于此地任何的风吹m.hetushu.com草动,都表现出了最高级别的戒备。
林雪说突然间发现其实匡扶正义的这事儿,警察有的时候也未必能够办得到,经历了一些事情,心灰意冷了,于是就离职了,现在我在帮家里面做事。
不管那个地方到底是不是伏羲墓,都已经引起了足够的重视。
听到这话儿,我自己都给吓了一跳,抬头望去,却见一个穿着修身羽绒服的长腿妹子站在了我的身边,一脸诧异地望着我。
一路上,王钊都沉默寡言,并没有说多少话。
和我做朋友,是很大的负担。
林雪却不肯放弃,对着我说道:“我记得你的声音。”
再厉害的南海高人,都是用这门心法培育出来的,就算是那个让王红旗和沈老总都有大为忌惮的南海剑怪,他学的也是南海降魔录。
小米儿噘嘴,说记得,大胸警察姐姐。
我们在长春待了两天,弄了两假证,然后才买了票,前往京都。
后来林雪还帮我介绍了罗平给我认识,我才知道原来我肚子里面怀着的,并不是瘤子,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啊?
我不答,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几个紧要的山道路口,居然有荷枪实弹的军警值守,可以相信,勘探队在那个所谓伏羲墓的动作,应该已经被上面发现了。
林雪问我,说你这是要去京都?
她走了,脸转过去的时候,有一点儿恍然若失的惆怅。
下山的过程有些复杂,因为我发现这一带给戒严了。
hetushu.com她比以前要成熟了许多。
我看出来了,却装作看不见。
他几乎是一下子就融汇贯通了,入定迅速,让我都为之诧异。
林雪给小米儿说得脸红,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又看向了王钊,我给她介绍,说一朋友。
毕竟我爷爷就是这儿的人。
林雪见我连名字都不介绍,知道不方便,便朝着他点了点头。
我记得林雪家的情况挺不错的,刚毕业不久就能够开得起MINI,说那挺好。
当初我怀蛊胎的时候,去湘湖郴州旅游的时候,碰见了当时的黄溯,将我们公司好多人都给害死了,当初处理这个案子的,就是她。
而若是有情人……
虽然小米儿是蛊胎,与寻常的小朋友有着既然不同的人生,但我还是希望她能够有自己的童年,所以对于她任何的问题,都不会敷衍,而是耐心地给她解答。
之所以教这个,并不是想要将我的衣钵传给他。
王钊学得很认真,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的天赋很高。
从这一点上来说,它能够算得上这世间许多修行者最梦寐以求的心诀。
一直到了两天之后的凌晨,我们终于出现在了最近的一个小城市里,然后买了票,前去长春。
林雪说我离职了,不做警察了。
前者是通过醍醐灌顶传承的,而后则则是口述而教。
想着回想起来,估计林雪对我也未必没有意思。
我报了一串数字,说我很少用手机,未必联系得到我,如果有事儿,直接发信息到我的邮箱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