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七十章 矿洞危机重重

小妖惊讶,说为什么啊?
这得看表现。
听到我的说法,小妖有点儿失望,不过随即又精神起来,说陆左是苗疆蛊王,而小米儿又是万毒窟的主人,他们肯定有办法的。
蛇仙儿跟我说的那三十四层剑主,莫非就是这不周山封印的魔头?
开玩笑,十三层大散手是什么手段,我岂能随意传人?
特别是将他给四两拨千斤,轻轻一摔,在地上半天发麻的那手段,他想学。
于是我们这一行中,又加入了一个人,曾经是我手下败将的牛头全程高冷,一直绷着脸不说话,就好像一门神或者保镖似的,跟在我们的身后走着。
我说那你为了什么?
鼠四摇头,说不行了,被封住了。
我说你若是想要做向导,挣那份钱,这个我可没有办法答应你,因为钱我已经给了鼠四。
牛头这时却喊道:“来不及了。”
但主要还是实力为尊。
鼠四说您这说得,要是青丘峰真的是抬脚就到,那岂不是人人都知道那地儿了,我还拿什么来挣您这钱?
虫原一片混乱,不过自有规矩,而不周山则更是混乱不堪。
然而我当初是一招将其撂倒,这事儿可就简单了。
呃……
原来是想要跟着我。
鼠四笑了笑,说这才哪儿到哪儿,还得走一天呢……
牛头涨红了脸,说我已经说明原因了,为了让你活下来,好跟我的几个哥哥们决斗。
小妖没有回答鼠四的问题,而是激动地说道:“天啊,一http://m.hetushu.com整座山全部都是钻石?发了、发了——鼠四,那地方在哪里,快带我去?”
他听到我答应,心满意足,然后对我说道:“前路危险,那鼠四贼眉鼠眼,心思诡诈,我信不过他,所以接下来的路,我要陪你走一段……”
鼠四说那山腹之中,不但有那透明的金刚石,还有许多被封印起来的大魔头,大大小小,十分恐怖,当初的开凿引发了魔头横行,据说那些巨型镰虫的死另有说法,是因为某些肉眼看不见的毒虫引起的;在死了许多人之后,整个不周山和虫原一片狼藉,从不周山的山顶上走下了天人,帮着把这些恶魔镇压住,不过天人也是受到了极大的损失,最后将这些地方给封印住了,没办法再打开来……
一样的金银宝石,数不胜数的财富。
我说你之前可不这么说——你说其实大家都知道青丘峰在哪儿。
与笨嘴拙舌的牛头壮汉所不同,那鼠四倒是个油嘴滑舌的主儿,这一路上的嘴巴就没有听过,跟我讲解起了这儿的风土人情来。
她的想法不多,就是弄一颗大钻石回去,然后想办法让陆左娶自己而已。
说罢,他转过身来,挥挥手,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你们回吧,不用再送我了。
我隐隐把握住了一些什么,却又没有能够说清楚。
他还没有说完,小妖姑娘便呼吸沉重地喊道:“金刚石?”
鼠四哭一般地说道和*图*书:“那螺靥蛛魔是地心里面冒出的魔头余孽,很恐怖的,我们走吧……”
我这话儿刚刚一说出来,突然间前方的洞穴中就传来了一声“呜呜”的声音来。
所以牛头并没有复仇的心思,而他之所以跟着我过来,其实是想要跟我学点儿手段。
我们在狭长的矿洞中走着,那种被用来充当货币的火珠子能够散发出光芒来,照亮前路,倒也不会太黑暗,一路走,路上偶尔会碰见人,有的鼠四认识,上去打招呼,有的不认识,交错而过,也会点点头。
我想起她麒麟胎的事儿,说你这身体,能生孩子?
虫原有一种巨型镰虫,一条十几米,模样丑陋而古怪,性情却温和得很,以山石为食物,被驯化饲养之后,专门用来开凿矿脉,颇有成效,故而这不周山白雪皑皑之下,却是密布其间的矿道。
好吧,我点头,说见如此,那咱们就走吧……他们一起不?
不过这是一个笨嘴儿,想学又不好意思开口,就巴巴地跟在身后,想着如果跟着,那么就总有机会的。
我惊讶,说那么远?
她沉默了许久,突然间有高兴了起来,说没事儿的,陆左那么聪明,肯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的话,就跟你学习——你一男人都把孩子生下来了,而且小米儿还那般可爱,我凭什么不可以?对对对,我也怀一蛊胎试试……
随后她开始问起了蛊胎的事情来,对于这事儿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她hetushu.com,因为我完全不清楚这事儿。
我晓得了他的心思,却并不让他称心如意。
据说最疯狂的开采是几百年之前,据说大片大片的黄金、白银以及宝石矿被采空,后来的时候,天上降下了神罚,将所有的巨型镰虫都给毒死了,从此挖矿就需要人力了。
如此走了许久,其中的各种岔路数不胜数,鼠四却总能够毫不犹豫地选择方向。
牛头说考虑个屁啊,走走走,我不乐意听你们呱噪。
听到这些,我忍不住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之前有巨型镰虫的时候,有没有将整个不周山都给挖空了,去到了山对面去?”
鼠四点头,说唉,陆姑娘,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小妖却显得十分失望。
不周山上,莽莽雪山,并非我想象中的不毛之地,事实上这儿生活着很多的种族,有的是土著,有的则是虫原来客。
我感觉差不多有七八个小时,忍不住问道:“还有多远?”
这声音有点儿像是哭声,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十分凄凉。
这儿富含矿产,各种矿产都有,从他们祖先的祖先起,就有人在这儿挖矿。
啊……
我看着反应慢了大半拍、终于想起来撂狠话的那牛头汉子,愣了好一会儿,方才点头说道:“好,我等着你。”
小妖苦着脸,说对哦……
事实上很多在不周山上混迹的,都是有着这样或者那样黑历史的人。
鼠四说对可能还得两天时间。
我指着他身边的同伴,和图书牛头摇头,说不,他们不去。
不过倘若是他的表现还算不错,我教他个一招半式的,在这一片也能够混得不错了。
小妖的全名叫做陆夭夭,据说是她身份证上的名字,而她刚才施展了几下手段,便将鼠四那点儿小心思给全部吓退了去,对她一场尊重。
鼠四原本也是虫原四方野的人,只不过得罪了族中某位有权势的人,便逃到了不周山。
听到了鼠四的话语,我不由得想起了那个被毁去、一片狼藉、只有大片碎石的山洞,想起了当初蛇仙儿跟我所说的话来。
我翻了一下白眼,然后出言威胁道:“鼠四,你最好别跟我刷什么花样啊,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刀究竟有多快……”
嗯?
尽管在陆左面前她显得很矜持,又有些凶巴巴、小野蛮的样子,但在我面前却并不端着,告诉我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跟陆左结婚,要是能生小孩儿,那就更好了。
那些石像的材质名贵无比,它们是怎么来的呢,莫不是就是冲着山脉之中采集的?
啊?
鼠四说我是说知道在哪儿,但怎么走,却没有几人知晓。
其实倘若我与他战得不分上下,我偶尔一招半式赢了他,说不定会如此。
鼠四摇头,说怎么可能?我听一个老头儿跟我说过这事儿,这不周山的深处,异常坚硬,不管是那巨型镰虫,还是铁锹十字镐,什么东西都凿不开,前人无奈,只有另外寻了方向,而没有继续往里面挖开,而偶有人弄出一www.hetushu.com点儿来,那矿石异常坚硬,有人称之为……
听到这声音,鼠四和牛头的脸色都变得紧张了起来,我说怎么了?鼠四告诉我,说前面可能有螺靥蛛魔,我们得绕路了。
她是个乐观、并且愿意付诸于行动的人。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他说不定是含恨跟着,想要找机会害我,随后我言语撩拨了几回,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我瞧见这小妞儿高亢的情绪,还真的有些羡慕。
弱肉强食很正常,不过也延续了一些虫原带来的规则。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间有一道白色的丝线,从黑暗中飞了过来,一下子就缠在了鼠四的腰间,猛然一拽。
这样的实力,根本无法战胜嘛。
我说干嘛绕路了,往前走就是了,有我在,怕什么?
我以为牛头是过来找麻烦的,然而并不是。
他只是走上前来,看着我,然后恶狠狠地说道:“小子,你赢了我可别得意,我一共兄弟七人,比我厉害的还有六个,你若敢接战,回头的时候,我去叫我六个哥哥,定能够赢你……”
最清楚此时的,其实是那神风大长老,只可惜他已经被我给斩杀了。
牛头汉子勃然大怒,说你觉得我是为了钱么?
我说绕路?绕路会不会很远?
而虫原各处的落魄客聚集不周山的矿脉之下挖矿采石,用来跟虫原的人换吃换喝,就成了常态。
有人哽咽着说道:“牛老大,青丘那地界儿,可不是咱寻常人能去的,去则死,你就不再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