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七十六章 伟大的客数肉

随后,我们瞧见了几个还算是熟悉的身影。
因为我反复告诉自己,现在小观音已经不能够成为我的依靠了,她现如今不是踏着五彩祥云过来帮我的孙猴子,恰恰相反,我才是那个应该站出来的人。
这件事情说起来,其实怪不了蛇仙儿。
毕竟老鬼看人,其实还是挺准的。
她告诉我们,这玩意常年生长于此处,也是化了魔。
果然,继续上前,我们又遇到了三波魔物。
不过在场的这些人里,哮天果和哮天豆得在前面带路,我和小妖需要防备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袭击,鼠四身材矮小猥琐……
何为魔?
当然,她这所谓的沟通,并不是与之对话,毕竟植物只要不是成精,智慧有限,并不能够表达太多的意思,仅仅能够提供一部分的信息而已。
不过这些虽然还算强,但只有三两只,都给我和小妖料理了去。
同样的选择,我给大家做了两次。
蛇仙儿这一胎,显然没有奇迹发生,所以这个孩子生下来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而蛇仙儿也给那孩子牵着鼻子走,弄出了现在的事情来。
青丘雁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能够感受得到这地形的磁场变化,在那里,这样的变化最强,想必这些魔头的老巢就在那里。”
真正有问题的,是她肚子里面的那个孩子。
我见她不远,也不勉强,再三确定之后,最终决定信这一回,然后开始朝着前方走去。
然而它们却全部都跪倒和_图_书在了地上,身子匍匐在地,朝着水潭之中拜了又拜。
不过从这儿望下去,却瞧不清楚具体的模样来。
但是奇迹不可能总发生,要不然就一点儿都不值钱了。
而且我必须站出来,如果不是的话,她很有可能就会有危险。
走了一会儿,前面的地上突然间变得一阵湿滑,我们低头看去,却见那地上到处都是粘稠的液体,脚踩在上面,提起来的时候,居然有无数的丝状黏液,恶心得很。
前方是浓郁的黑暗,而在悬崖之下,大概一百多米的地方,有一个深坑,深坑之下,有两个足球场一般的水塘。
那光芒幽绿灰暗,却将底下的整个空间都给印入了我们的眼中。
我瞧见了密密麻麻的身影,在这些身影里,我瞧出了之前遇到过的螺靥蛛魔,也瞧见了螳螂刀魔的身影,不过更多的,是千奇百怪,根本分辨不出模样的东西来。
然而当她的指间接触这些蓝色苔藓的时候,那些玩意突然间就疯长了起来,并且散发出一种蓝盈盈的光芒,刺向了小妖的指间。
瞧见这些人,我却并没有下去救人的心思,而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从底部传递而来:“伟大的客数肉啊,您终于苏醒了,这是我们母子俩献给您的祭品,一位天人……”
它们将这些东西扔进了水潭之中,然后冒出了咕嘟嘟的水泡来,每一个水泡破裂,都有一股黛蓝色的气体弥漫而散,笼罩和-图-书“人群”,周遭的一众魔物立刻发出了山呼海啸的欢呼声来。
就仿佛有一万只的蜜蜂在周遭旋绕鸣叫一般。
这些活食大多都是野兽,不过也有许多虫原的“人”。
我认为那应该是爱的奇迹。
然后就是地上和墙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痕迹来,有的是腥臭的黏液,有的则是各种划痕,还有一种蓝色的苔藓,上面散发着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气息。
有过这样的尝试之后,小妖没有再继续,而是老老实实地跟着哮天果而走。
就在我们在洞口边仔细打量的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深坑之下的黑暗之中,开始蠕动了起来。
这是极端。
他苦笑着说道:“这儿的味道实在是太浓郁了,已经将原本的那种气味给掩盖住了……”
当然,与上次一般,这回也没有人退缩。
听到我的话语,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水塘之中,有幽幽的光芒在闪烁着,有点儿像鬼火,似乎又有一些不同。
有善,便有恶。
她落下的青木乙罡,却是火上添油,更是助长了这玩意的气焰。
哮天一族的这缺陷,其实之前我躲避三目俊追杀的时候也利用过,在那臭水沼泽之中藏着,他们也是没有能够发现。
哮天豆指着旁边的哮天果,说果爷是哮天一族的族长,也是嗅觉天赋最发达灵敏的哮天一族,他都不能够闻出,我也没有办法。
这事儿弄得小妖后怕不已,连连后退。
而深潭边儿上,往里面的http://m.hetushu•com地方,还有大片的区域。
我看见她从壮汉牛头的身上挣扎着下了来,有些担忧,说没事儿吧?
这些,都是魔物。
《上清隐书》又曰,说此物变化万端,或沉或浮,或见或亡,或聚或隐,或藏或形,或气或死或生,或飞云中或治空洞,五色恍惚无有常形,如此皆承六天之运,受会于三天,在其度之内故得肆其凶丑。
小妖能够与植物沟通,所以便尝试着从这里找到突破口。
数来数去,还真的只有牛头能够背她。
事实上,都已经走到了这里,退也是死,进却很有可能得活,并且获得巨大的受益,这本账不管是牛头还是鼠四,又或者哮天族的两人,其实都能够算得清楚。
只是……
首先是通道宽阔了许多,而且时不时就能够遇到一个宽敞的大洞子,以及蜂窝一般细碎的孔洞。
那是我之前从螺靥蛛魔那蛛丝洞中救出来的其中四人,他们并没有选择留下,而是离开。
就好像是我怀小米儿一般,这胎儿天生邪恶。
我感觉到了青丘雁之前所说的那巨大磁场。
我们往前走,抵达了悬崖尽头。
我看向了旁边的哮天豆,说你呢?
听到小观音被捉了去的时候,我整个人的脑子都在“嗡、嗡、嗡”地响。
这也是之前寒潭变故时,小妖并没有试图从周遭的植物那儿获得信息的原因。
那小孩儿无论是在哮天果的口中,还是青丘雁的描述,都是十分恐怖的存在。和_图_书
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不过这两次的意义并不相同,这一次,很有可能就会死去,我希望如果有人倒下,不会有太多的遗憾和怨恨。
它们似乎在祭祀着什么,随后密密麻麻的人影之中,分出了一条道路来,然后有人抬着活食,走到了水潭边来。
我让牛头将青丘雁给背了起来,而哮天果和他的族人则仔细闻着那大蛤蟆的气味。
如果她的心思不诡,老鬼肯定是第一个察觉,并且会跟我说起的。
我瞥了一眼旁边的那牛顶天,这糙哥们儿浑身脏兮兮的,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了,靠近他身边都能够闻到一股酸臭,我估计青丘雁是受不了这个,所以才会主动要求下来的。
这声音一出现,顿时就一阵喧闹,各种各样的呼喊声从各处传递而来,随后那水潭之中,突然间冒出了一大团的光芒来。
站在那十字路口,哮天果使劲儿地嗅了嗅鼻子,却最终还是徒劳无功。
不过现如今我却回过了神来。
有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在那深潭之中,我努力地朝着那边望了过去,却只能够感觉到一点儿阴影,藏于水底之下,却并不知晓具体是些什么。
但是他没有,而是跟蛇仙儿凑在了一起来,两个人甚至准备托付终身了去,就能够知道蛇仙儿的秉性其实并不坏。
这妞儿到底什么性格,我虽然与她相交不多,但从几次的接触来看,感觉应该也是很不错的人,后来临死垂危,被老鬼初拥,成为了血族之后,整hetushu•com个人的心思也都被老鬼所掌握了去。
我左右望去,而这个时候青丘雁则开口说道:“我感觉,应该直走。”
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我转过身来,对旁边的众人说道:“接下来,我也不一定能够保证大家的安全了,所以我给大家做一个选择,要么现在离开,我不会对你们做任何要求,之前的东西,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要么留下,我将尽全力保护大家……”
青丘雁说只是受了一些小伤,之前的时候太过于疲惫了,现在好很多了……
尽管信息有限,但小妖还是想要尝试。
随后越来越多的身影从黑暗中冒了出来。
没想到他们最终却是被绑住,送到了这儿来。
她指向了前方最宽大的那条通道,我有些诧异,说为什么呢?
只不过小米儿这蛊胎不知道为什么,不但没有将她的生母,也就是我给弄死,而且还耗费了自己全部的精力来救我。
确定完毕之后,我们开始继续朝着魔巢进发。
我们这儿有天然的楼梯往下去,而在不远处的地方,还有许多同样的通道与旋梯,可以知道,这样的洞穴也是蛛网密布,四通八达。
用现代的话语来说,就是恶。
如此行了一路,突然间,我们来到了一处巨大的悬崖之前来,有呼呼的风从前方管涌而来,让我感觉得到,似乎到地方了。
这儿是魔巢,与之前的矿脉通道相比似乎并无太多的区别,但仔细打量一番,便能够感觉到其中的变化。
接着我听到了古怪的嚎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