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八十三章 青丘内院一行

这具身体,曾经并不属于小观音。
不过有着这样的掩护,倒也没有太多的顾忌。
她带着我穿过好些个宫殿,最终来到了一处仙气缭绕的巨大建筑之前。
她的上一任主人,叫做青衣魃,据说是黄帝的女儿,也是很恐怖的僵尸。
听到青丘雁的讲述,我顿时就为之诧异,忍不住确定道:“真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青丘雁的身上发出了一阵风铃声。
青丘雁带着我来到了水池边缘,然后双手拨开了迷雾,显露出了一个洁白如玉的身影来。
她不在了。
我点头,说青衣魃在。
青丘雁白了我一眼,说我青丘天池里面的池水,号称“琼浆玉液”,对恢复身体损伤好处最大,怎么可能会对身体有什么损害呃?
我往池中瞧去,却见小观音居然未着丝缕,整个身子浸润在了碧绿色的池水之中,双目紧闭,一脸圣洁的模样。
青丘雁说送我,两人离开了青丘天池。
我一愣,说怎么了?
从外院到内院,有一条长长的石阶,我大概数了一下,应该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台阶。
呃……
我说不管小观音会不会再回来,我都不能够将她交给你们——我不会将她交给任何人,因为她随时都有可能回来,我不希望她的性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
两人出发,离开了外院。
按理说这些都是很秘密的事情,很少有人会主动提出来的,但她却对我仿佛很信任的样子http://m.hetushu.com,都用不着我问,便直接开口说出,真的让我感觉有些古怪。
呃……
对于青丘一族来说,这儿是她们的圣地,也是禁地。
我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瞧见青丘雁眉目之中满是狡黠的笑意,有一种被看轻的感觉。
她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之前的时候,我以为小观音只是暂时的昏迷而已,但是现在看起来,问题好像有一点儿严重——我师父已经确认过了,在她的身体里面,已经没有了意识的活动,也就是说,现如今的她,不过是一具植物人而已……”
青丘雁在旁边看着我,说怎么,有什么发现么?
不知道为什么,问道青丘雁身上的香气,我总有一点儿说不出来的面热。
我有点儿迷茫,如果是前者的话,我完全就不用担心什么,她若回来,自然就会回来。
难怪需要那么久的时间来回。
青丘雁说对,现在的小观音,应该说只是一具躯壳,至于她本人去了哪里,这个我也不太知晓……
我稳定住了心神,释然了许多,转过身来,蹲下,伸手摸向了池子里面的小观音。
青丘雁却笑了,说无妨,你进去便是了,这儿没有人的。
我们穿过古镇长长的街道,来到了山腰,继续往上走,路途中我瞧见了许多青丘雁的同族,这些人与寻常人类一般,只不过偶尔会有毛茸茸的尾巴露出来。
但具体是和图书什么,我又完全说不上来。
她与之前,似乎有一些不同。
青丘雁焦急地说道:“那个、我师父她们回来了,如果被抓到我私自带你来内院,这事儿就有些说不清楚了……”
而现如今,我能够感受得到在这具身体里面,意识之海的深处,有一个被封印住的意识。
我沉默了一会儿,提出先离去的事情。
啊?
随后她问起了双方离别之后发生的事情,我简单说了两句,然后问起了一件事情来——小观音的桃花扇,是否在她的手中?
青丘雁松了一口气,说如此就好。
听到这个,她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左右打量一番,拉着我,说走,先别回去。
青丘雁告诉我,说大部分的人都在闭门修行,很少外出。
不多时,青丘雁弄好了,拿了一面铜镜给我看,我瞧见那微黄的镜面之上,有一个羞答答的少女,顿时一阵恶寒。
我不敢多想,越想就越是手足冰凉。
青丘雁的话语让我的心底一沉,问到底怎么回事?
而若是后者,那么事情真的很难想象……
我有些犹豫,说你们的内院,不是说不准男子进入其中么?
在寒潭草庐居住的一段时间,小观音经常调戏我,时不时地给我来一点儿诱惑,却总是掩耳盗铃地说亲我的并不是她,而是青衣魃。
我说我不会让你为难,这件事情,我会跟你师父好好谈一下的。
我尴尬地笑,说也不是这么说。
http://m.hetushu.com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在当初被蛇仙儿母子袭击的时候,选择离开险地,还是被蛇仙儿母子发现了什么,然后被他们给掌握住了?
青丘雁听到我的问话,噗嗤一笑,说你在水池之中,会穿衣服?
啊?
青丘雁摇头,说没有,人找到的时候,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不知道是给蛇仙儿母子拿了,还是别的原因。
青丘雁对我说道:“事不宜迟,我不确定我师父和老祖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得赶在她们回来之前去内院,你稍等一下。”
那水池不深,仅仅淹没了她的胸口处,能够瞧见大片雪白晶莹的乳肌,我看了一眼,赶忙转过头来,感觉整个心儿都在扑通乱跳,慌张地说道:“怎么没穿衣服啊?”
她若点头,肯定无法跟自己的师父乃至青丘老祖交代。
听到这里,我有些担忧,说这个,呃,会不会有一些不方便?不如你将小观音给带出来,我见一面就好了。
那是青衣魃,但是却并没有感受到小观音的影子。
青丘雁听到我十分坚决的话语,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王明,从个人的角度来看,我很支持你的决定,毕竟我与小观音待了那么久,十分有感情了;但在这件事情上面,我也做不了主……”
因为浸润在池水之中,所以她的身子湿漉漉的,充满了湿身诱惑,不过我满心的担忧,倒也没有在乎眼前的春色,而是将手掌放在了小观音的天http://www.hetushu.com灵盖上,将心神沉浸进了她的身体里去。
尽管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情景,但是旁边有一个青丘雁,却多少让我有些尴尬。
听到青丘雁给我讲起青丘一族的秘辛之事,我有些疑惑。
与外院所不同,内院的风格十分奢华,亭台楼阁到处都是,大理石和汉白玉的地面也遍布期间,让人感觉仿佛到了天上宫阙一般。
我说我能够见她一面么?
怀着些许惴惴不安,我走入了建筑之中,瞧见地下是汉白玉铺就的大片方砖,而在正中间,有一个上百平方米的水池,上面白雾缭绕,宛若瑶池仙境一般,周遭则是各种灯台、铜鼎和雕栏壁画,十分华贵。
这建筑的大门和墙体居然是透明的水晶筑成,能够瞧见里面有五彩光华流溢,而青丘雁给我介绍,说这儿是她们青丘一族的本源之地,几乎每一个纯正的青丘一族都会在这里进行洗礼,方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妖狐,也长出了第二条的尾巴来。
这让我反而镇定了下来,咳了咳嗓子,然后说道:“她这样一直浸泡在水里,会不会对身体有害处啊?”
这儿比外院冷清许多,一路过来,只有见到几个人在外面行走。
我没有任何犹豫,开口说道:“绝对不行。”
作为这一代的青丘天女,青丘雁在这儿的地位十分高,不时有人向她行礼致意。
青丘雁点头,说对,之所以跟你说这么多,是因为我师父坚持要将她给封印起来,因为如果青hetushu.com衣魃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那么事情将不堪设想,但是对于这件事情,我极力反对,想要等你来了,再商谈此事……
我当然想着立刻带着小观音的身体离开这个地方,但是这事儿并不现实,一来她身体遭受到了一定的损伤,需要在青丘天池里面温养,二来我如果要带走的话,青丘雁是不会同意的。
在青衣魃肆虐虫原的时候,小观音出现了,将其神魂封印了住,然后鸠占鹊巢,占据了青衣魃的身体。
瞧见我眼中的好奇,青丘雁给我解释道:“我们族群是上古遗族,名曰‘九尾妖狐’,每多一条尾巴,实力几乎是递进倍增,不过能够达到九尾的少之又少,而因为血脉的关系,有的已经很稀薄了,渐渐地失去了大部分的种族天赋;青丘一族人数不多,拥有着纯正血脉的更是稀少,三位数都达不到……”
啊?
青丘雁愣了一下,说怎么?
我们往回走,路上的时候依旧没有碰到什么人,我的心情沉重,想着该如何确定小观音的安全。
青丘雁点头,说当然可以,我现在就带你去内院,跟她见一面。
青丘雁冲我笑了笑,说的确如此,不过现在的内院由我做主,一会儿由我给你施加幻术,让别人瞧不出来就是了——我知道你担心小观音,如果不亲自看一下的话,或许不会相信我的讲述……
说罢,她让我与鼠四几人告别,然后拉我来到了旁边的房间,在我的身上拍打了一会儿,结印施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