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四章 埋地雷

我想了一会儿,决定给荆门黄家埋个雷。
黄泉圣使?
那开关一动,原本堆放着杂物的区域突然间就裂出了一个向下的口子来。
有人不愿相信地大声叫了一声,然后说道:“怎么会?这屁大点儿事,算得了什么啊?让大爷那边疏通一下关系不就行了?”
瞧见对方的这动作,再加上那一大袋子的大饼子,我便感觉有戏。
想要骗到黄门郎那老狐狸,五彩补天石可以,但这区区伏羲壁却不行,差得太远了……
汉子嘿嘿笑了一声,说兄弟们拼了命争来的东西,我可不想给别人占去了功劳……
那人的脸色一变,开口说道:“你到底是谁?”
那是什么鬼啊……
老头儿怒气冲冲地说道:“大爷?太爷都没用……我跟你们说,自从二爷去世之后,现在好多人都盯着大爷,就等着他出篓子呢,你别看那帮人现如今个个都巴结你,要是大爷出了什么岔子,铁定个个扑上来吃汤喝肉——瞧瞧你们,真能惹祸啊……”
胖子赔笑说道:“莫生气,莫生气,咱们不都是给荆门黄家做事么?对了,胡老,你应该能够跟本家联系得上,那边到底是个什么说法?”
那是一个向下的台阶,我走到了地,刚刚准备进里面去,却听到老头子回来的脚步声,左右一打量,瞧见旁边不远处有一个空隙,正好能够容纳一人,于是便闪身躲了进去。
这白面曹操的面具并不是特地带的,而是上一www.hetushu.com次我击杀猎鹰那谁的时候,顺便儿捞的,没想到现如今却是派上了用场来。
胖子在旁边听了也心寒,说也就是说,现如今咱荆门黄家走下坡路,不行了呗?
我平静地说道:“你不用想我是谁,把伏羲壁给我,主上急着要用,可不能给你们这几个混蛋给坏了事。”
不愧是猎鹰,每一个的身手,都是如此的矫健。
哼……
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是将这帮双手沾满血腥的家伙给全部弄死,然后将那个什么伏羲壁给带走,这事儿就算是齐活儿了。
老头儿没有等他们说完,便开口说道:“今时不同往日,知道不?”
大概在脑子里构思完了计划之后,我没有再藏起来,而是摸出了一副面具来。
吃狗屎的?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向了为首的那中年汉子去。
老头儿正在气头上,也恼了,说郁闷?我还郁闷呢,你知道你们那天跑过来找我的时候,我差点儿暴露么?
这两人似乎很有主意,却捉摸不定。
瞧见我进来,领头那家伙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盯着我,然后说道:“你是谁?”
“你怎么才来,我们都饿死了……”
而这个时候,我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背后,摸到了下面的通道去。
而他的脸色却变得格外难看了起来,愤怒地吼道:“没想到啊,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我们这帮人为你们荆门黄hetushu.com家出生入死,结果到了最后,竟然要来灭我们的口?兄弟们,跟这王八蛋拼了……”
老头盯着他,说既然知道,还不把他交出来?
留在地下室的这帮人忍不住骂了几声娘,然后开始聚在一块儿商量了起来。
面具后面的我嘴角往上翘了一下,然后足尖一蹬,冲到了那胖子的面前来。
老头儿冷哼一声,将手中的那一大堆饼子扔在了地上,说好,可以,骄狂不过猎鹰嘛,你们山珍海味,啥都见过,这些大饼子估计是看不上了——没所谓,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了,爱谁谁,饿死得了……
那人不服气,说往日还不是……
这几人七嘴八舌一通说,老头儿也不着急,等他们抱怨完了之后,方才开口说道:“知道慌了?早干嘛去了?”
他笑着,转身离开。
而这个时候,早就有所准备的我将一直捏在手心的石子朝着远处猛然一弹,顿时就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动静来。
他们纷纷发言,只有那个胖子和领头的男人缄默其口。
这些人并不是死心塌地跟着荆门黄家的,好多人也听出了老头儿话语里面的敷衍,于是就起了异心,开始上亮起了对策,有的说要不然就地散伙,各奔东西,有的说把东西拿去卖了,换了钱平分,有的说整天待在这个鬼地方,又潮湿又闷,蛋儿都长毛了,不如冲出去,怕个甚……
我喜欢蠢的人,太聪明的,得死。
老头瞪了他一眼,说和_图_书什么走下坡路?我跟你们说,只要大爷还在朝堂之上,只要主上还有一口气,这江湖第一世家的名头,就还是咱荆门黄家的。
仓库的大门是关闭的,不过那边却还有敞开的窗户。
我用劲力将自己的音调改变了去,然后说道:“伏羲壁,给我。”
没一会儿,那上面的铁门吱呀一声,通道再一次的合上。
门一开,里面立刻走来几人,冲着那老头儿喊道:“怎么样了,外面的情况?”
至于用伏羲壁引出黄门郎这事儿,我想过可能,但觉得希望不大。
我在他们讨论的时候,其实也在思索着怎么处理此事。
这个老头是个修行者,但并不是特别厉害的那种。
随后他掏出了钥匙,将前面的一扇铁门给打开了来。
而如果就这么简单的将人剿杀灭口,似乎又太简单了。
他表现得异常坚决,老头儿怒极反笑,说好,你们就留着吧,等那虫儿死了,你们就好玩儿了,哈哈……
老头儿毫不畏惧,一字一句地说道:“这件事情闹大了你们知道么?整个西南局的人都开动了起来,姓王的那家伙真的是好手腕,之前那帮人浮于事的家伙全部都给他借着青城山事件给清退出去了,留下来的这帮家伙,个个都是嗷嗷叫的狼崽子,整个绵阳一片风声鹤唳,到处都是人——你们现在知道不对劲儿了,早干嘛去了?何必杀那么多人呢?”
我有点儿诧异,不过也知道那个什么黄泉,应该是和-图-书黄家三兄弟中最为神秘的黄若望组建的杀手组织。
里面的那帮人都是常年刀口舔血的狠角色,这动静自然瞒不过他们,我这边门一推开,走进了里面的地下室,就瞧见八个男人,在房间里或躺或坐,正在就着水啃那大饼呢。
戴上了面具之后,我走到了铁门前,把门缓缓推开。
这样的手段,给我的感觉好像是在帮助荆门黄家清理门户一样。
“是啊,是啊……”
啊?
他一说话,其余七人一下子就朝着我扑了过来,显然是早有预谋的。
而瞧见这些人的反应,我的心底里却笑了——还真的是一帮有肌肉没脑子的蠢货啊……
我这便刚刚一躲好,老头儿就嘀咕着什么走了下来。
他转身出了门来,这时我瞧见好几个人走了过来,有一个体型稍微胖一些的男人拦住了他,赔着笑,说好话:“哎呀,胡老你何必生气呢,兄弟们这也都是太郁闷了。”
老头儿本来就是小心翼翼,听到这声音,顿时就吓了一跳,赶忙端起了强光手电,朝着有声音的那个方向摸了过去。
旁边的那胖子突然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你是黄泉圣使?”
这个人我认得,就是看门的那老头儿,不过此刻的他却有着年轻人都没有的灵巧与敏捷,身子就像是灵猫一般,一个躬身,人便进了仓库里去,然后还随手将铁门从里面给锁得紧紧。
“谁?”
有一个人不耐烦了起来,说老子要是有办法,要你们这帮吃狗和-图-书屎的有何用?
当然,特别厉害的老家伙,也不可能发配到这样一个破烂食品厂里面来驻点,不是所有的老头儿都是扫地神僧,以我的一身手段,想要瞒过此人,并不是那么复杂的事情。
他这人挺识趣的,老头儿气消了一些,然后说道:“主家回复了,西南局闹的动静很大,让你们现在这儿待着,别乱动……”
这破厂子的条件不高,仓库并非中央空调,窗户尽量地打开着,也是为了通风,却便宜了我来。
最先开口的那汉子这时也说话了:“让我们待在这个鬼地方没关系,只不过那伏羲壁恐怕活不了那么久呢……”
那汉子说道:“哼,何必杀人?那家伙不肯给东西,我们就只有抢咯;抢夺的时候,他们打伤了我们的兄弟,难道我们还跟他赔礼道歉,嘻嘻哈哈么?”
而就在他们这帮议论纷纷的时候,却忘记了在黑暗的角落里,还有一个人在。
我既不肯定,也不否认,平静地说道:“最后一遍,不交出来,所有人,都得死。”
他来到了台阶底,手在某个地方摸了一下,这通道又封闭了去。
有一个声音很粗的汉子冷笑了起来,说嘿,怎么着脾气见长啊?
老头儿说那现在呢?给堵在我这儿,你们还有什么办法呢?嗯,说来听听啊……
我随手见了一颗石子,潜入仓库之中,如猫一般落地,人在一卡一卡封装过的辣条中间不断跟随,来到了里面的时候,瞧见他在角落处按动了一个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