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二十一章 识时务

白纸扇一听,眉头一皱,说那秃驴又搞什么事儿?
没有任何犹豫,长刀而往,凭空飞出了一条黑龙来。
尽管不知道这玩意为何会变成一把凶兵,但我决定不留它下来,为祸人间。
难道……
我轻轻地念着,原本偏于防御的刀法在一瞬间就变得刚烈了起来,与陆勇几乎是正面拼斗,刀剑每一次都在猛力碰撞着。
啊?
对方如此的识时务,让我为之一愣,然而还没有等我做完决定,突然间西北方向传来了几声惨叫。
我不会让这样的人,再留于世间,平添许多祸害。
两人打得热闹,看起来仿佛不可开交的模样,然而十几个回合之后,恐怖的龙脉之气已经支配了对方的恐惧,我感觉到陆勇的整个身子都有些发僵,握剑的手抖过不停,就好像是帕金森综合症的患者,不自然地抖动。
而在碰撞的那一瞬间,我也是激发出了小金龙,让它作为枢纽,将龙脉社稷图里面的旁边龙气,在这一次又一次的拼斗之中狂涌而出,朝着陆勇兜头而去。
那么,三尖两刃刀。
第一,我的三尖两刃刀在江湖上已经出了名,许多人一瞧见这奇型兵器,立刻就会想到了我;第二,我之所以那么有名,这背后少不了荆门黄家和民顾委的黄天望在背后推波助澜,而我并没有死去的消息如果传了出去,仇家就会想鲨鱼闻到了血腥味一般,追逐而来。
我看着对方,说你应该知道,此刻的我http://m.hetushu.com麻烦缠身,如果让人知道我还没有死,我会很头疼的,所以,我必须杀人灭口。
我心头一瞬间浮现出来的念头,就是杀人,然而随后被我给镇压了下去,抓着这庚辰避水剑,我沉默了一会儿,知道它是一把凶兵。
黑龙的气势磅礴,有碾压一切的姿态,陆勇瞧见,大声呐吼一句,然后硬着头皮举剑来接。
我不能再拖了,得结束这一切。
陆勇即便是没有了气息,死得彻底,抓着那庚辰避水剑的右手却已经很紧,我不得不费力掰断了他的手指,方才将长剑接管过来。
瞧见这庚辰避水剑如此神奇,陆勇顿时就欣喜若狂了起来。
他的剑法越发凌厉,而我却也笑了起来,说陆勇,你这一辈子,所做的事情都在舔菊,舔完邪灵教的,又舔千通集团的,接着又去舔荆门黄家和黄天望的——劳驾问一下你,舌头累么?
一道剑光斩落在了我旁边的一方大鼎之上,那大鼎的一角就像切豆腐一般斜斜跌落而下,远处的白纸扇大声劝谏道:“勇哥,不可啊,收手吧,你现在回头还有得救……”
我嘴角一扯,知道这倒是一个聪明人,在时局不利的情况下,居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妥协。
属下在那边力劝,而陆勇则陷入了风魔状态,朝着我这边愤然而冲。
对方虽然是江湖枭雄,但到底还是扛不住这般磅礴的龙脉之气倾泻,硬着头和-图-书皮坚持了这十来个回合,已经算是十分不错了。
啊?
我们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黑乎乎的,什么也瞧不见,我皱着眉头,伸出了手来,指了过去,说表现你决心的时候到了。
听到连云十二水寨总舵主陆勇的话语,我顿时就明白了两件事情。
战斗在持续,我刚刚激发出了一大股的黑龙刀意,却被那庚辰避水剑出人意料地破开了去,知道凭借着暴力碾压的手段暂时算是失败了,不过我并不惊慌,而是战略性地后退,凭借着无相步和南海剑技与对方周旋。
那便是杀人灭口。
他大声叫道:“将死之人,何必装逼!”
白纸扇看着我,说勇哥得剑而猖狂,忘乎所以,甚至都忘却了你为何能够名扬江湖的原因,最终落败身亡,实在可惜;作为属下,我已经尽到了自己劝谏的职责,也没有以身殉死的必要……
我想杀人!
他以为我技止于此,不由得狂喜,手中的庚辰避水剑散发出了明亮光华来,青黛色的气息充斥剑身,而他则冷然笑道:“我当被传得遍天下的隔壁老王有多厉害呢,原来不过尔尔,今日我便将你斩杀了去,夺了那十亿花红,而且还能够跟朝堂之上的人们搭上关系,有了那样的大腿,也比我这般惶惶不可终日要好上许多……”
我回过头来,看着他,说怎么?
很显然,陆勇纵横川西数十年,并且拉起了连云十二水寨这么大的摊子和_图_书来,并不是一个简单之辈。
我听完对方的话语,不由得笑了,说我杀了你们总舵主,你不觉得可惜?
无数的厮杀画面在我的脑海中爆炸了起来,让我凭空就生出了几分愤懑之气。
我将长刀高高扬起,准备将这庚辰避水剑斩断了去,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大声喊道:“不可!”
白纸扇举起了手来,说我若是拍着胸脯说我不会说出去,你肯定不能相信,不如这样,我跟你干。
那是我不愿意的,即便我不惧怕,也不想沾染这麻烦。
这剑给予了他强烈的习性,口中大叫一声,然后开始朝着我反攻而来。
我不是上帝,也不可能别人打我左脸,我还伸出右脸去挨胖揍,西方人虽然宣扬如此,但却绝对没有几个这般圣母的人,要不然早就亡国灭种了,而我也同样如此,陆总舵主既然觉得他的庚辰避水剑能够斩天斩地,那我就给他瞧一瞧,所谓的“上古第一奇剑”,在我看来,根本只是一个笑话。
他有着强大的实力,也维护自己尊严的强烈决心。
然而当这句话说出口来的时候,逸仙刀已经绕过了他的感知,以一种出其不意的方式,直接刺入了对方的后背,刀尖从对方的胸口中透出。
刷!
一想到这里,我没有再多的犹豫。
白纸扇没有一点儿犹豫,箭步冲了过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里面冲出了三人来,抬手就是一刀。
铛、铛、铛……
白纸扇说此剑斩和*图*书杀了太多的妖邪,怨念存集于此,方才会变得无比暴戾,甚至会影响到使用者,但如果能够做一场法会,将这里面的怨气超度,到时候必然又是神兵一件,现如今毁了去,着实可惜。
所以我没有给对方太多的喘息之机,手中的长刀不断劈砍,而趁着低头的那一刹那,将逸仙刀给祭了出来,随后又是一刀,劈在了对方的剑上,朝下猛然一压。
所以他方才出言求助。
而这位刚刚得到一把上古宝剑,就想要把我给斩杀于剑下的总舵主,显然是不可能帮我保密的。
听到我的嘲讽,陆勇顿时就暴躁了起来,手中的庚辰避水剑洒下一大片的剑芒来。
这一眼很古怪,似笑非笑,虽然他张开了嘴来。
只不过……
这个时候,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能够将我斩杀。
他想要说话,结果一张口,便有鲜血喷出,随即跪倒在地,最后看了我一眼,噗通倒地了去。
他本来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之后,心死如灰,然而没想到这庚辰避水剑居然如此给力,说是避水,却连那恐怖的劲气也分离了去,简直是吊炸天的功效。
事实上,当他喊出我江湖匪号的那一瞬间,我就决定了一件事情。
我看向了他手中愈发锋锐的庚辰避水剑,想着难道这把剑还有了自己的意识,并且试图掌握陆勇,将他的意识给控制住?
黑色真龙翻滚不休,重重撞在了庚辰避水剑之上,这黑龙之气顿时化作了两边,竟然被那长剑给和_图_书分成了两道,避开了他去。
我转过身来,瞧见刚才在力谏陆勇的白纸扇在不远处出言喝止。
陆勇瞧见我并没有咄咄逼人,反而是摆出了防守之态,顿时就是心花怒放。
但我的手一握住那剑柄的时候,感觉到一股狂暴凶戾的气息,从剑身之上朝着我的脑海中狂涌而起。
按理说,陆勇这个人既然能够成为连云十二水寨的总舵主,应该是一个沉稳的人,如此的狂躁好战,着实有一些不同寻常。
陆勇全力倾注在了那庚辰避水剑上,硬生生地顶住了我的打压,然后厉声喝道:“潘子帮我!”
我的眉头一挑。
他不会帮我保密,这事儿我并不在意。
这个泗水龙宫里面有着太多不可思议的东西,包括被铜汁裹身、封禁千年的无支祁,看似凶悍、实则傻乎乎的巨人阵灵,再加上他们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破剑……
对方的剑法连绵密集,剑如雨点一般滴落,暴风骤雨,端的是一个“密”;而除了“密”,他的剑法还是刚中带柔,颇有一种长江流水、连绵不绝的架势,一看就能够跟他那水寨的身份联系到一起来。
他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于是我扔在了地上,再一次地拔出了三尖两刃刀来。
当瞧见胸口有刀尖冒出的一瞬间,陆勇全身的气力就像给抽光了一般,再也没有力气抵挡住我的三尖两刃刀。
我收回了逸仙刀和三尖两刃刀,然后俯身,拾起了那把剑。
不但如此,而且极有可能成为刀下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