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二十二章 傻大个

我冷哼一声,说宝藏,你觉得这儿有宝藏么?
修行的道路上,不断的有人死去,这大概就是江湖吧。
洛小北一副作呕的样子,说就你这傻大个儿的样子,还男神呢——我还没说呢,你这么多年,在这儿都干嘛呢?
那巨人六神无主,听到了这话儿,也不加考虑,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把脚丫子伸到了我们的跟前来,我抬头望去,结果被一阵恶臭熏得啊,差点连隔夜饭都要吐了出来。
我有点儿郁闷,不过也没有拒绝,那巨人看着傻模傻样的,看着不像是对头,若是真的给感染了,就算我们能够杀死它,也有些于心不忍。
我没有让他头疼太久,箭步而上,然后一个迎面冲天锤,直接将大和尚的一个小弟给砸晕了去,将人放平,快速检查了一下对方的身上,发现他的脖子上面,居然有一个拇指大的疙瘩凸起,这玩意有点儿像是蚊子咬过之后的伤口感染,脓包发涨,油黑透亮。
它瞪着我说道:“你在看什么?”
我没有什么妇人之仁,将刚刚从那陆勇手中夺过来的避水剑猛然一挥,把这人的脑袋削了去。
洛小北说那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巨人说睡觉啊?
巨人说大禹王让俺在这儿守着,别到处乱走,俺胆小,怕他责罚,就一直在这儿睡着了……
我有点儿强迫症,瞧见这痘痘,忍不住就伸手去挤,结果一用力,那疙瘩痘痘破开,竟然从里面飙射出一团白浆和图书一般的东西来。
我这才知道她大包大揽,却是想让我来帮忙啊。
我只瞧见那脖子的断口处,有一片淡黄色的脓液流了出来,而当这脑袋在地上滚落了两下,这身子居然还能够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
如此的简单粗暴,让人为之错愕。
我回头,却见那个被洛小北忽悠走了的巨人居然又跑了过来,瞧见这乱糟糟的场面,怒气冲冲。
呃?
火焰狻猊提供的真火将那人脖子燎得一片漆黑,而那人的身子居然古怪地一阵蠕动,随后关节扭动,竟然直接从地上直愣愣地又站了起来……
洛小北义正辞严地说道:“这点儿痛苦都扛不住,你还是个男人不?”
我说对,我曾经听良辰大和尚谈及过你,知道你这个人聪明,对于奇门遁甲之术也颇有研究,识时务者为俊杰,响鼓不用重锤敲,我相信你了解与我合作的好处,也了解欺骗我的坏处,所以不会一直防着你,但不要给我发现你有任何异心,知道么?
我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与洛小北结束了聊天的巨人,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犁娄,你知道你们家这儿的九州鼎,放在哪里么?”
对面急吼吼冲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不知道跑到哪儿去的良辰大和尚。
短短十几秒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洛小北恼怒,说你什么情况啊,在这儿镇守了那么多年,除了偷吃龙涎液之外,居然一和*图*书问三不知?
事实上,对于这个大和尚我谈不上有太多的感情,当初两人的确是有一些嫌隙,但对于我来说,早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它的身型巨大,拦在跟前,就好像是一堵墙。
它急得跳脚,而洛小北则大声喊道:“着急什么,这不有我么?你坐下,把脚板朝着我们这儿来……”
双方在一追一逃,而白纸扇也发觉了异常来,朝着我这边退来,远远地问我道:“怎么办?”
砰!
此时此刻的大和尚,应该是已经没有了自我意识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变成如此。
我满心错愕,没有理会这扑来的无头身体,一脚蹬开了去,瞧见白纸扇被那大和尚追得满地乱跑。
他这般解释着,然而大和尚依旧没有理会,继续追砍。
白纸扇说知道,九州鼎。
白纸扇冲着我抱拳,说有您这句话,我心里面就有底了。
洛小北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瞧见地上那颗嘴巴还在不断张合的脑袋,有些哭笑不得:“他们到底碰了什么东西,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高台在洞口正中,走上石阶,我瞧见这儿居然是一口深井,一米直径的井口,黑黝黝的,一眼也望不见底。
这个曾经囚禁于我,掌控我生死的小刀寨寨主,西川水道之上的传奇人物,此时此刻,就这般悄无声息地死了过去,化作了一大滩的肉泥,而将人踩死的那巨人就像踩到了狗屎一般,哎呀一声叫唤,说不好,和_图_书那虫子钻我脚板心来了,怎么办?
就听到一声闷响,随后这两人都给踩成了肉泥去。
洛小北说你真是一头猪啊,除了睡,没干嘛么?
白纸扇指着远处,说她和其余两人跑到那边去了,我也管不着——总舵主从一口棺材中找到了那避水剑,想过来斩杀你们,独吞宝藏,所以我就过来拦他。
我处理完这巨人的脚板底,任由洛小北陪它聊天扯淡,而我则来到了不远处的那两滩肉泥前来,瞧见还有无数虫子翻涌,没有犹豫,又放了两把火,算是清理。
巨人皮厚,但脚板底到底还是敏感,给火燎得哇哇直叫,说上仙、上仙,小神扛不住啊……
那人的脑袋腾空而起,却并没有瞧见鲜血喷射的场面出现。
大和尚与他的同伴厉声吼着,双目赤红,根本没有听他的话语,而是疯狂劈砍着。
那玩意像是细线虫,全身牙膏一般的乳白色,只有顶端脑袋的部分有一点儿暗红,看起来十分恶心。
我打量着里面,琢磨着这儿到底是什么,突然间旁边伸出了一个巨大的头颅来。
弄完这些,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白纸扇摇头,说不过是一处上古遗所而已。
巨人听到,气势顿时就弱了几分,说我、我不知道啊?
啊、啊、啊……
她这话儿说得我一阵哆嗦,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又是一声暴喝:“你们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把兜卢氏的千足异虫给放出来了……”
洛小北陪他说和_图_书着话,那大个儿耐着性子回答,而我这一把火也给他脚板底清理完了——事实上它不过是杞人忧天而已,就凭这家伙脚板底上面的那泥垢,就算是千足异虫厉害,一时半会儿也未必能够钻得进去。
说罢,他转身,朝着旁边的不远处走了过去。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往后退了两步,左手之间腾然冒出了一大团的火焰,喷射在了那人的脖子之上去。
我说对,我的目标也同样如此,你也帮忙找一下,如果能够找到,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走。
巨人听到,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就顺从了她的指令,开始冲到了大和尚和另外一个手下的面前来。
巨人哭着说道:“小神是男神,不是男人。”
它从脓包里面出来之后,身子居然伸出无数手脚,朝着我这儿爬了过来。
巨人可不是我们,跟这位大和尚一点儿交情都没有,直接一脚踢了过去,然后猛然一踩。
这边三人全部都化作了火焰,我回头找到了白纸扇,说黑天蛟等人呢?
这个时候,连我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来。
这是什么鬼?
我说既然说到这里,那么你应该知道,千通集团派人过来与你们联络,找寻这泗水龙宫,是为了什么吧?
巨人无语,说这个、这个……
丫的有多久没有洗脚了,这味道,真够劲儿的……
我给熏得直翻白眼,而洛小北却冲我喊道:“给它那里来点儿火啊,消消毒……”
良辰大和尚此刻被那千足异虫感染和_图_书了,神志异常,极富攻击性,就算是这么一大个子拦在面前,也是毫不犹豫,上去就是一阵劈砍。
白纸扇看着我,说果真?
我左手一挥,火焰透体而出,灼烧在了那一大片湿乎乎、黏糊糊的地方,顿时就有一大股的焦臭传了过来。
我在远处瞧得真切,那大和尚似乎是真的想要白纸扇的性命,出手疯狂,完全没有章法,怎么狠怎么来,而白纸扇则边退边解释道:“大和尚,总舵主已死,我现如今降了王明先生,我们是一拨儿的了……”
我摇头,说不知道。
这尼玛,是僵尸了么?
我也不去看他,而是越过这边,朝着那边的高台之上走了过去。
他是死是活,我原本以为自己并不关心,却没想到瞧见他突然之间死去,多少还是有一点儿感怀。
洛小北抱着胳膊,说会不会传染了?
它厉声责问着,洛小北却是眼珠子一转,大声喊道:“你来得正好,就是这三人将那无支祁给放出来的,他们还放出了你说的这个什么千足异虫——该怎么办?那什么虫子会不会传染的?”
他和同伴刚才还发出了几声惨叫,此刻却突然冒出来,对白纸扇拼死厮杀,而那白纸扇潘东威也没有犹豫,左闪右跳,大声喊道:“大和尚,自己人……”
巨人说上仙你叫我犁娄吧。
洛小北说愣着干嘛,把这两个到处乱奔的家伙给拿下来啊,他们被那个千足异虫给感染了,到处杀人,若是传出了外面去,那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