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二十四章 在水中

只不过……
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这破玩意居然就在水底深处。
我的心中有些郁闷,想着难不成我需要就在这泗水龙宫住下,每日接着这九州鼎洗刷自己心头的那史前神魔,一直到将其毁灭,方才得以解脱,然后方才想办法将其运出去,送到京都去找寻王红旗?
“呵呵……”
这儿并不是别的什么,而只是一块凸起于河床之上的石笋。
避水剑一入水中,那暗河立刻往两边分开,自动形成出一个空间来,而就在我入水的一刹那,有那远古巨鳄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我这儿猛然扑了过来,给我一剑划去,剑气临身,仓皇回避了去。
这样的力量每一次洗刷经脉,都让我在痛苦万分之中,又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爽和轻快。
我抽出了避水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从拱桥之上,往水中跳了下去。
避水剑之上,暴戾的气息依旧翻腾不休,但是却被我牢牢掌控住,不给它半分机会。
人力有时尽,说得是人类的躯体容量有限,无法承受更多的符合。
不过这也难怪,它本身就是水中之物,在这水下,才是它真正的主场。
别人不敢说,王员外那个让人头疼的家伙,绝对能够找寻到这儿来,而到了那个时候,我又该怎么办呢?
不但如此,此物身上还会散发出一种恐怖的气息,在陆地上并不明显,但是对于水生生物,却格外深刻。
我打量了它两眼,瞧见它很像是和*图*书我们上初中历史课的时候,记载的那个什么国宝司母戊鼎。
这就是有人走到了一定的境界,就会触摸到了看不见的天花板,而这个时候,要么破碎虚空,前往另外的世界,要么勘破死关,成就地仙果位。
呃?
在试探了几次之后,我终于确定了下来。
这玩意,就是九州鼎。
我嘿嘿一笑,说是么?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
啊?
大笑声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我却是微微一笑,说:“你真的觉得自己还是水神?”
我的左手猛然往前一拍,立刻就有一头浑身冒着火焰的猛兽,从众一跃而出来。
黑暗中传来了声声怪笑,那人说道:“犁娄不过是一个没脑子的傻大个儿,当初大禹若不是看在他脑子蠢笨的份上,不肯带着它得道升天,怎么会将其扔在这个鬼地方看家护院?我无支祁当年统帅三山四水的山精水怪,鸿蒙氏,章商氏,兜卢氏,离娄氏……皆受我的统御,如何怕那区区一巫族傻子?”
哈、哈、哈……
双方互相打量,结果还没有等我开口,那肥老鼠就吱吱一声,仿佛是在害怕,转身又钻进了洞子里去,随后我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却是走远了去。
望着这粗壮的石笋,我沉默了一会儿,有些不信。
况且我能够想得到九州鼎在水下,旁人就想不到了?
它是一尊连耳高约一米八、四四方方的大鼎,与龙宫之中那些动则两和_图_书米、四五米的巨型石鼎相比,它看上去又着实有一些精致。
我走上前来,围着那大鼎绕了一圈,感受得到这大鼎的气息深沉而内敛,只要你不去主动的触碰它,绝对感觉不到任何古怪之处。
这怎么办?
好在我对于这般的气息冲击并非首次,也是有了经验,于是心念一转,用那小金龙作为周转,将其转移到了龙脉社稷图里去。
但如果当我伸手触及这鼎身的任何一个部件,立刻有似海一般深沉的力量狂涌而来。
避水剑的剑身对于液体之物,天生排斥,在我的周遭形成了一个几米见方的气泡,而在这里面,人可以正常的呼吸行走,毫无障碍,简直是神奇无比。
我在奔涌的激流之中往下沉去。
我抬头往上望去,已经瞧不见河面了。
如果我不能够限制此时,到了后面,必然会有无数人蜂拥而来,这里面的有千通集团的人,有连云十二水寨的人,还有江湖上各个与之有所关联的势力。
面对着这传说中的凶兽,我显得十分平静,淡然说道:“无支祁,你被封印了数千年,能够得以逃脱,实属幸事,为何不赶紧逃离,反而还留在这泗水龙宫之中?你就不怕犁娄找到你,将你给再一次的镇压起来么?”
我的脑子里飞速思考着,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了吱吱的一声响。
我转身瞧去,却见避水剑的范围之内,那河床之中居然微微一动,然后爬出hetushu•com了一个肥硕无比、浑身金毛的玩意儿来,那东西乍一看有点儿像是头肥猫,然而当我眯眼打量的时候,才发现它浑身一坨,鼻子长长,除了古怪的身子之外,看起来却像是一只田鼠。
无支祁哈哈大笑,说你转身一走,我立刻将这九州鼎给扛走了去,哪里还有你的份儿?凡人,你还是认命吧,这样的气运神器,并非你所能够拥有的,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若是想死,扔开手中的避水剑,直接溺死,岂不畅快,又何必让我来出手,脏了我的手脚呢?
被对方这般的言语攻击,我毫不在乎,脑子里却是突然间涌起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来。
而且我进一步,它们便退一步。
随后那石笋的表面有石板剥离而下,我伸手,揭开数块,瞧见了里面一片油汪汪的铜绿。
我脑中有点儿乱,而就在此时,前方的黑暗之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凡人,你是为了这九州鼎而来的吧?”
它的爪子十分锋利,竟然能够将河床掘出那么大的一洞儿来。
我伸手,虽然并没有接触到那水流,却还是能够通过炁场感应到暗河水的流动,随后我还感觉到了在这暗河底下,还有一处如我一般,让那水流绕行的地方。
我朝着对方看去,而那小东西脑袋上黑豆子一般的眼睛,也直勾勾地望着我。
我冷笑一声,说好汉不提当年勇,被囚禁几千年,你若还有当年神力,便不会躲在暗处,偷偷摸摸说话http://www•hetushu•com了。
仔细想想,好像也就只有这方法可行。
我听到,循声望去,却只听到一片漆黑。
不过我还是能够确定,这声音,正是刚才久寻不到的无支祁。
它们瞪着大眼睛,仿佛随时都要冲上来咬我一口,结果给那避水剑的气息死死压制,根本就不敢上前半分。
鼎的表面之上,雕着九州云图,年代久远,已然瞧之不见。
我正在推测此事的可行性,那无支祁却还在耳边呱噪,说凡人,我可是此间水神,你若是还不走的话,我可就要留下你来了——瞧你这本事不错,在我座下当一鬼将,我觉得也是挺不错的……
为什么当我将九州鼎上面的石垢揭开的时候,这玩意就爬了出来呢?
然而龙脉社稷图却是另外的一种形式。
我伸手过去,大概试探了一下,发现这大鼎居然有几吨重,很难想象在大禹王的那个时代,冶金技术是如此的不发达,到底是怎么制造出这样的大鼎来的。
这个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这暗河是上窄下宽,头顶已经被石头给遮盖了去,我没有理会上面的洛小北和白纸扇,继续往前,徒步走了两分钟,终于来到了那一处让水流绕行的地方来。
十几秒钟之后,我沉入了河底,双脚踏实,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我说我若是回头找人,帮着将它拿走,你就没有二话可说了?
然而更加让我头疼的,还是这九州鼎的移动问题。
没有了桃花扇,我虽然能够用剑眼容物,http://m•hetushu•com但都只是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像九州鼎这般巨大且沉重的东西,我的剑眼是根本无法容纳进来的。
在这么多的关注之下,人来人往,我能够安安心心在这暗河水底之下修行?
在气泡的周遭,有七八头的史前巨鳄在对着我虎视眈眈。
无支祁冷冷哼了一声,说这九州鼎是我恢复巅峰神力的重要物件,是大禹欠我的东西,我需要它,我瞧你也是一条好汉,你若是什么都不管,转身离开,我可以饶你一死,如何?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浩然之气,从那铜绿之中朝着我这儿狂涌而来,那种气息我根本抵御不住,整个人的魂儿仿佛都被一下子击溃了一般,身子一阵僵硬。
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我握紧了手中的避水剑,朝着那石笋猛然斩落而去,石头与剑刃在一瞬间碰撞,竟然有火花炸开了起来。
无支祁的话语变得阴沉起来,说你待如何?难道你想带走这东西么?你拿得动么?
这玩意居然也躲到了水下来。
泗水龙宫封闭多年,如今打开,而又不是我一人所进,其他人也有逃离此处的,必然是知晓了的。
当那斑驳的铜绿之中,狂涌而出的气息被龙脉社稷图给吸收殆尽的时候,我面前的这石笋突然间微微一震,然后那偌大的石笋表面开始了快速剥离,结石一般的石垢脱落了下来,逐渐露出了这玩意的真面目来。
我退一步,它们便进一步。
我的左手伸出,抵在了那铜绿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