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二十八章 黄胖子和方怡终成正果

黄胖子说我在慈元阁大院里。
跟着老头儿转过几处转折,最后我们来到了又一道机关前,打开之后,岩壁上裂开一条缝来,接着我瞧见穿着围裙、拿着锅铲的黄胖子从里面跑了出来,冲着我喊道:“嗨呀,怎么这么早?我以为你会晚点儿过来,菜都没有搞好呢……”
慈元阁的大院,是一个私家园林的形势,非常大,而对方在外围做了很多的工作,法阵和机关密布,我一翻墙,里面就有人察觉出来了。
黄胖子叹了一口气,说当初我还记得他把你和我干女儿抓进小刀寨里面去的时候,若不是我那老子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想不到时过境迁,那装波伊货却是落了这么一个下场,可怜、可叹啊……
我说对,给一脚踩死,我也有一些意外。
黄胖子说前天他们过来的时候,马叔就已经跟我说了,我通过湖边密道转移,来到了慈元阁暂避——怎么,你的事情办完了没有?
我说随你,我正好也有些事情要跟他谈。
我说差不多,我来找你?
这些人是冲着黄胖子来的,所以慈元阁这边的人反而没有那么多。
黄胖子说鬼手吴兴华,跟马叔他们是一辈儿出来的江南高手,在这一片也是腕儿,后来的时候跟了慈元阁的老掌柜,也就是志龙的爷爷,然后就一直领着供奉的钱,现如今退了休,就在老宅这里看家护院——像这样的人,慈元阁其实挺多的,整个供奉体系,再www.hetushu•com加上自己培养的一帮掌柜,抵得上寻常的一个宗门了。
方志龙说没事,再吃点,小饼最近修为不说,厨艺是大涨啊,我妹妹吃了他做的饭,简直就离不了了……
下方四道门,我明显听到左边那儿传来许多的人声,而老头儿却带着我往右边走。
我去洗手间把脸上的妆容卸掉,然后又洗了一把脸,突然间瞧见这台面上居然放着两把牙刷,一把很正常,而另外一把则是粉红粉红的,再往旁边瞧,所有的东西都是双份的,而在旁边淋浴间前面的藤筐里面,居然还有一件黑色蕾丝的小内裤……
黄胖子将最后一盘菜端过来,开了酒,听到这里,夸张地喊了一声,然后说道:“那玩意据说是《西游记》里悟空的原型哦……”
他在前领路,带着我走进里面去。
黄胖子瞧见我的脸,忍不住说道:“都到了地头,你能不能把脸给弄回来啊?搞得我心里怪怪的……”
呃……
原来是这样啊?
我跟着黄胖子进来,然后问道:“那老头儿什么身份?感觉挺强的。”
两人绕过一条常常的青石板道,来到了园子中间的一处假山中,继续往里走,过了水帘岩洞,然后他摸出了某个机关,立刻有一道门生出,接着顺着楼梯往下走,我这才发现慈元阁总部的下方,居然掏空了,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
瞧见一身油烟气的黄胖子,我觉得特别http://m.hetushu•com亲切,笑了笑,说没事的,正好参观一下大厨的手艺。
我在暗中打量这些家伙,感觉到了他们身上官家的气息。
我们去餐厅坐着,方怡过来传菜,我想要起身帮忙,她赶忙拦住了我,说王明哥,你多大的人物啊,哪里敢劳烦你?你跟我哥聊一会儿,我们马上弄好。
嗬,无支祁?
我笑了,说多大的人物,也得吃饭啊,况且咱们都是老朋友……
不过他们只是看着我,并没有任何动静。
我擦,没想到黄胖子这家伙还真的是把到了人家的妹子,不错啊。
我挂了电话,又打量了一会儿那边,方才离去。
黄胖子往旁边一指,说你先用,我去炒菜,一会儿方志龙过来,没问题吧?
我点头,说大隐隐于市,这话儿说得不无道理。
我按照他所说的,来到了二道门这儿的门房处,那里有一个穿着旧式褂衫的老头儿,我上前去,开口说找黄小饼的。
我这般说着,不过也没有再动。
行走于江湖之上,我现在如同那些老油子一般,开始变得更加谨慎小心了,任何事情都会在脑子里过一遍,盘算完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方才会有所行动。
听完我的话语,黄胖子有些激动,说那个良辰大和尚,真的死了?
我说先前吃了一点儿,垫吧肚子。
他把人送到,也不多言,转身离去。
我笑了,说刚刚从那儿回来。
老头儿摆手,说你们http://m.hetushu•com年轻人喝吧,我老了,肾不好,喝不了酒咯……
大家举杯,再敬一字剑。
哦……
我之所以如此谨慎,得益于平日里的小心翼翼。
落地之后,我感觉到黑暗中投来了好几处目光。
方怡离开,我便与方志龙聊了起来,简单寒暄几句之后,便直接进入了正题,方志龙对我说道:“彭城泗水那边,这两日搞得颇为严重,据说有河妖出现,搅风搅雨,你可有身处其中?”
黄胖子说好,电话里不方便聊,你到慈元阁的后门那儿,不要闹出动静,翻墙进入,在二道门那里有一个管家,是志龙的心腹,我跟他说一下,让他带你直接过来就好。
黄胖子对那老头恭敬地说道:“华叔,一起喝点儿?”
我这才发现屋子里还有第四个人,仔细打量一番,却是方志龙的妹子方怡,笑了笑,说的确,我们是有许久没见了——前几次过这儿来,怎么没见到你?
我用清水拍了拍脸,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推门而出,瞧见方志龙在客厅里面,正跟在开放式厨房里炒菜的黄胖子说着话。
我没有立刻进入,而是等到了晚上八点多,夜幕降临之后,方才从后门的位置翻墙而入。
我在附近找了一家快捷酒店住下,然后把早就没有了电的手机给充上电,出去简单吃了点东西,回到房间里来的时候,把手机打开,瞧见了好几个未接来电。
可以啊,这兄弟。
我跟着进了里面,那墙合拢和*图*书之后,发现这是一个跟黄胖子那儿差不多的大套间,装修上面非常用心,很有现代感,灯光的搭配使得即便是深处地下,也没有太多的压抑感。
我笑了,而这个时候厨房里走出一妹子来,冲着我脆生生地喊道:“王明哥,好久不见。”
方怡跟我说完,回过头去,娇嗔着说道:“胖子你好了没有啊,大家都等着你呢。”
方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聊完了我这边的事情,方志龙开口说道:“王兄,之前关于设套引出黄门郎这事儿,我们这几天也大概有了一个眉目……”
见我出来,方志龙上前过来,与我握手,说听到华叔说你来了,就赶紧过来了,吃饭了没有?
我说看起来黄老贼还是要点儿脸的,没有把那功劳往自己身上揽——杀了那河妖的,的确是我,不过它也不能够算是河妖,此物乃大禹治水之时镇压于龟峰锁龙井之下的无支祁,被连云十二水寨的总舵主及其手下放了出来,此事与我也有一些关系,我不忍它祸害生灵,便将其性命斩杀了去。
方志龙诧异,说黄天望也去了?
我有些尴尬,下意识地摸着鼻子,这才知道那个什么鬼手吴兴华为什么叫黄胖子作姑爷。
原来一对狗男女已经滚到了一起来。
这些人散落在各处,乍一看还真的很难将其分辩出来,因为他们都有着十分技巧的隐藏手段,如果不是我能够感受得到他们的气息,说不定还真的就一脑门子直接撞上了前去。
hetushu•com而这些,显然是黄胖子的功劳。
我回拨了去,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接通,当听到对方的声音是本人时,我开口说道:“你在哪里?”
我说他们没传说是民顾委的黄天望杀的河妖?
慈元阁大院离这儿算不得远,我很快就赶到了附近,并且大概地瞧了一下,发现那帮人的确没有放松,也安排了人在慈元阁附近蹲守着。
显然黄胖子那边是安排好了的。
黄胖子十分受用,笑嘻嘻地说道:“你们先坐,等我五分钟。”
我说这就好,你家院子外面,有不少耳目,这事儿你知道么?
我瞧见这妹子面带桃花,眉目含春,颇有种风韵模样,知道已经变成了少妇。
我笑了,说好,借用一下洗手间。
为沉默了许久,没有上去招惹,而是转身离开。
他举杯劝酒,我喝了一杯,然后又吃了两口菜,瞧见周遭都不是外人,便将这几日的事情跟他们说了出来。
方怡说我父亲去世之后,家里面比较乱,我哥怕我被人胁迫,就把我送到了澳洲去,后来才回来的。
我迟疑了一下,老头感觉得到,对我解释道:“旁边是我们这儿的工坊,人多眼杂,姑爷在右边通道的尽头那里……”
那人打量了一下我,然后恭敬地说道:“请。”
姑爷?
方志龙说我今天收到消息,说那水妖十分恐怖,省局这边派的人死伤大半,后来是一个无名人士,手持能够分开大河的法剑,将其击杀的,这无名人士,可是你?
都是黄胖子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