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四十七章 风云起

沉默了一会儿,黄胖子说我跟在你身边,的确也是一个累赘;不过我想跟你说一点,遇事别太冲动,不行咱们就撤,弹性一些。
绿鹦鹉的临时总部,是在距贝拉吉奥大酒店不远的一栋大楼里,包围森严,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又换了一个面目,依旧是白人模样,在大楼附近晃悠了一会儿,我最终还是没有进入其中。
我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在白天的拍卖会上。
我说你好,麦瑞唐。
这般晃荡,一直到了夜里十二点多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通过这个法子找到威利三世,或许有些困难。
我说刚才我们过去的时候有多小心,也不是不知道,这个家伙能够跟过来,绝对是有些手段的,想要杀他,这并不困难,只不过他后面的绿鹦鹉,还有那所谓的石匠兄弟会,我们暂时招惹不起,与其结交仇敌,还不如胡诌一个东西出来,让他们疑神疑鬼去。
他在仓库那边蹲守了小半夜,在夜里十点多的时候,他离开了这里。
毕竟汽车只要有油,就能够持续地跑下去,但人不行。
我们离开,转过前面一个巷道,迅速转头,找了一个地方藏起来,没过一会儿,那回过神来的土狼莫尔从我们不远处快速跑去,显然是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到底要干些什么了。
黄胖子说既然这样,你为何不杀了他,还跟他编故事?
一个顶尖的修行者,与一台高速行驶的汽车,到底谁的速度www.hetushu.com快?
黄胖子有点儿激动,说那怎么搞?
所以大多数的血族,都很低调。
这个问题,如果让我来回答,那么我想说的是爆发力前者厉害,而持久力后者厉害。
而既然能够走出前台来,那就说明他已经获得了主流社会的认可,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家伙的实力,绝对很强。
因为没有人如他一般高调。
我点头,说对。
我这般想着,最终却还是没有妥协。
黄胖子一愣,说你什么时候种下了气息?我怎么不知道?
就在我头疼的时候,旁边的黑暗中突然间传来一股气息。
一个人是极其希望我们离开的徐淡定,而另外一个,则是远在万里之外的威尔冈格罗。
我说我们之所以在机场被拦,估计就是威利三世这个蠢贼放的消息,他不想我们这么轻松地离开,所以就想拦住我们,而这也暴露了他的踪迹来;想要找到他,得把希望寄托在刚才那些人的身上——我刚才在那个家伙身上种下了一股气息,应该能够有一些帮助。
或许我应该另外想办法,直接逃离此处就行了。
我说你别小瞧他,我能够感觉到他体内的力量,跟我们的修行体系不一样,更多的是强化身体,让自己拥有超人一等的力量,而这些力量走到极致的时候,未必会比我们的手段差上许多——我在威利三世那里已经走错了一步,失了手,不想在这儿hetushu•com也犯错。
这个家伙,却有一种“我就是血族,你特么的来咬我啊”的样子,怎么看着都奇怪。
我觉得这个家伙很像吸血鬼,但又觉得很奇怪——一般来说,血族是原则是避世,通常都是藏于幕后之中,绝对不会走上前台来的。
我说Fuck,没想到报一个仇都要排队,还有没有天理了?
土狼莫尔说你们找威利三世干嘛呢?
我一直抱着看客的心态在做事,如果仅仅只是偷东西,然后坐着飞机离开,这个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但如果想要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一个人,特别是地头蛇威利三世,几乎是不可能的。
东西方的修行体系是截然不同的,西方人讲究的是血脉、是信念、是体系,而东方人讲究的是根骨,是缘分。
这事儿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其实也简单。
思索了许久,我觉得现如今能够帮得到我的,只有两个人。
好在我并不需要紧紧跟随着他,所以叫了一辆的士,大概地远远跟随着。
我说知道了,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前者实际,后者更加虚无缥缈一些。
尼古拉斯说可以谈的事情很多,比如——威利三世……
两人目光相对。
我说这是跟你老爹学的。
他微微一笑,说我注意你很久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可以谈一谈么?
我点头,说对,威利三世不可能一下子将底牌放出,所以我是之前那个神秘人的消息,他一和-图-书定会保密,因为这里面关系到我们之前的合作,如果暴露了,他跟刚才那一大堆人,就是不死不休的场面,而单纯只是今天的事情,等时间淡忘了,他还会有东山再起的时间。
我将所有的事情在心里过了一遍之后,开始深吸了一口气,感应起了那土狼莫尔的位置来。
就算对方查到了黄胖子,查到了方怡,最后顺藤摸瓜查到了慈元阁,也没有办法对我造成任何威胁。
我笑了,说你都知道了,他岂不是也发觉了?
他信心满满,而我和黄胖子则一副不愿相信的样子,扬长而去。
两人短暂商量了一下,又敲定了联络方式之后,黄胖子先行撤离,而我则在原地待了半个多小时。
我不确定绿鹦鹉里面到底有多少好手。
我说他之前在华府,曾经打伤过我师父,我这一次过来,是找他报仇的,不过我看他似乎有些麻烦……
不过徐淡定毕竟受限于身份,盯着他的人太多太多,牵一发即动全身,未必能够帮我太多;至于威尔,刚才也说了,他在万里之外,即便是在北美有一些关系,也未必能够顾得过来。
这里面有两种可能,其一,他只不过是一个狂热的血族Cosplay扮演者。
甚至有可能是我们认识之中最强的血族。
另外一个,他极有可能是一个走出前台的血族。
“麦瑞·唐?”
我说我们两个得分工协作,你们慈元阁在这边肯定还有网络,之前的www•hetushu•com事情,你得处理好首尾,这是第一;另外那卡里剩的余额,既然不还了,就想办法转出去,到时候用来支付给慈元阁,算是还我欠方志龙的;第三点,我们处理完这边的事情,还是得走,你得想办法再找寻一个退路,必须是安全的,万无一失。
听到我的名字,那土狼莫尔愣了一下,认真打量着我们,说华人?
黄胖子说可以啊你,现在的手段出神入化,有种仗剑行天下的大拿之风范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过去,到底晚了。
莫尔说你要报仇,为什么不早几天?
黄胖子说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跟着这个家伙,找到绿鹦鹉的老巢,然后顺藤摸瓜,赶在他们找到威利三世之前,将那家伙给灭了口,对吧?
就连被称之为“血族大帝”的威尔冈格罗,在欧洲立棍之后,也悄然隐去,别人除了听到传奇之外,什么也没有见过。
好吧,我垂头丧气地说道:“那行吧,这事儿你们先干着,等你们搞不定的时候,我们到时候再出手——威利三世那家伙狡猾得很,我不信你们一定能够找到。”
他是乘车离开的。
土狼莫尔冷哼一声,说小子你恐怕是不晓得我绿鹦鹉的手段,告诉你,不出三天,这家伙肯定就会落在我们的手里。
两人相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开口说道:“你好,我叫做尼古拉斯·梵卓。”
土狼莫尔冷哼一声,说他麻烦大了,不但惹到了黑水、保护伞和联m.hetushu.com邦调查局,最重要的是惹了我们绿鹦鹉,这一次,他们威利骷髅会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如果走到了今天,我面对问题还是一昧的逃避,那我觉得自己就真的很有问题。
土狼莫尔说现在想杀威利三世的人那么多,你算老几?
我说哦,是么,你的意思,是我的这个仇是报不了了?
黄胖子说你是准备独自一个人行动?
这不是强者的心态。
这是一个穿着燕尾服,拄着绅士棍的男子,脸色苍白,眼神深邃。
呃……
正因为如此,使得土狼莫尔对于我在他身上种下的龙脉之气,一点儿觉察都没有。
黄胖子说现在怎么办?
我对于这儿人生地不熟,根本无法融入其中。
瞧见土狼莫尔的背影,黄胖子忍不住笑了,说这傻鸟儿,还什么十二怒汉呢,脑子愣是没有转过弯儿来。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鼻子,说谈什么?
我这才想起自己顶着一张白人面孔,叫这么一个名字还真的有一些奇怪,于是说道:“算不上,不过我的祖父是华人,所以继承了这么一个姓氏。”
其他人都不行。
龙脉之气是一种很特殊的存在,它与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力量体系,其实并不相同,而在炁场的世界里,更是十分醒目,对于龙脉守护家族的人来说,一点点,都能够像是黑夜里面的萤火虫一般,闪闪发光。
他就是用一亿六千七百万巨资拍下教皇祝福千磁球的那个家伙。
我瞬间转头,朝着那边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