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八十一章 来自三十三国王团的邀请

我说你所有的话语,就这一句我最喜欢,乱开地图炮,是一件很作死操蛋的事情。
我依旧摇头,说这个啊,我……
我点头,说对。
安道夫身上的炙热也渐渐消退。
这话儿便是送客了。
哦?
拿着金名片,我离开了那个狭小黑暗的房间,守门人塞纳一脸敬意地领着我离开。
听到对方的示好,我反而感觉到了一股毛骨悚然。
仅仅通过这么一点儿观感,我就知道,这两位与我之前见过的西方修行者截然不同。
屠格涅夫盯着我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可能你不太了解三十三国王团的事情——在这里面,有富可敌国,统治世界金融体系的托拉斯,有操控全世界最强大国家政局的黑暗政客,有统领宗教的教皇,有掌控最强大武装力量的强人,有掌控世界最先进科技的科学家,还有力量站在世界巅峰的男人……能够排进这里面来,已经是足够幸运,是至高无上的名誉,至于排名,我建议你不要太在乎。”
简单的对话,我已经显露出了自己的性格,以及我要表达的意思来。
我有点儿莫名其妙,说为什么要给我道歉?
屠格涅夫说他很强么?
也许,许多关于石匠兄弟会的传说是真的,而作为石匠兄弟会最核心的团体,三十三国王团,其实拥有了掌控世界的力量,如果我加入其中,说不定也能够分享这样的权力……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不慌。
啊?
谁要是www.hetushu.com让我不痛快,我就让你们所有人不痛快。
我没有让塞纳送我,独自回到了我的房间,而在门口这儿,有一个人在等待。
南方金镇信息事务所的龙泽乔,是我刚刚开始修行时碰到的敌人,他曾经带人追到了我的老家去,后来又在京都与我相遇,最终被我给弄死。
安道夫的眉头耸动,然后说道:“辛摩尔家族被暴打,一大堆的厉害角色,结果最终悉数惨败,那个人,应该就是你的同伴吧?”
我笑了,说如果你真的跟他交手,或许就不会坐在我的面前说话。
因为我没有任何把柄被对方抓着,就算他们想要从软处下手,老鬼也是一个随意践踏辛摩尔老巢的强人,他们也是拿捏不了的。
哦?
屠格涅夫突然大笑了起来,说一直听说中国人谦虚谨慎,擅长中庸之道,不显山露水,看来我错了,不应该用一种惯例,去形容一个拥有十四亿人的集合。
我知道在西方社会,血族并不是不能提及的话题,而尼古拉斯在这一带混得不错,对方必然也不会对血族有太多的忌讳。
我摇头,说不,我杀的,是一个将灵魂投靠了魔鬼的家伙。
因为他们很强,已经强到了让我忌惮的地步去。
想到这里,我平静地说道:“对。”
安道夫说血族密党六戒之中,有一条叫做“客尊”,就是说你必须尊重人家的领权,在人家的地盘办事,就和_图_书得得到领主的同意,结果你的同伴却将辛摩尔给踹了,这么做,恐怕不合适吧?
安道夫盯着我,我瞧见他的人,却感觉到对方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一般,散发着极度的灼热气息来。
我不动声色地听完,然后微微一笑,说哦,是么,那就多谢了。
从这儿,让我感受到了三十三国王团的强大实力。
屠格涅夫说的确,三十三国王团的确是用塔罗牌来表明成员和地位的,我已经获得了国王团的授权,想要邀请你成为我们的一员,而只要你能够加入我们,留给你的位置,将会是月亮(The Moon),或者审判(Judgement)。
守门人塞纳给我介绍的,那汉拔尼是屠格涅夫,而骷髅老头儿则是安道夫。
徐淡定。
屠格涅夫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表明一下我们的身份,三十三国王团里,我是塔(The Tower),而安道夫是死神(Death)……”
老子之所以跟你们安安稳稳地待着,是给你们一个面子。
我为何要恐惧?
我平静地说道:“事实上,我觉得能够在他手中生还的人并不多……”
我点头,说记得,一个疯狂的血族,想要谋夺属于我的东西,最终被我置于阳光之下,焚烧成了灰烬。
哈、哈、哈……
屠格涅夫说首先跟你道一个歉。
我点头,说哦,塔罗牌。
这是愣头青的打法,叫做乱拳打死老师傅。
和-图-书他的话语十分尖锐,然而我却并不打算退缩,而是盯着对方的双眼,说道:“我从不猜测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所以如果想知道答案的话,你或许可以扭转时光,然后回到昨日的时候,与他交一次手就知道了……”
介绍完毕之后,塞纳向我躬身,然后告退。
沉默许久之后,屠格涅夫终于开口说道:“王明,其实我们关注你很久了,我和安道夫这一次过来,并不是为了给你施加压力,或者查验你什么的。”
我表达完了自己强硬的态度之后,安道夫和屠格涅夫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从我的视野里望去,左边一个老头儿有点儿像是《汉尼拔》里面饰演汉拔尼的安东尼·霍普金斯老爷子,眼神之中流露出那似笑非笑的感觉,让人莫名其妙就感觉到一阵寒颤,而另外一个则谈不上什么特点,不过特别瘦,皮包着骨头,就好像是一具骷髅一般——偏偏他还留着长发,对比起来,更加怪异。
屠格涅夫弹出了一张金质名片来,落到了我的手上,说你先别急着决定,上面有我的电话,随时可以打给我——王明先生,我相信以你的智慧,是不会跟任何人说起此事的,对么?
平静地坐在了两人的对面,我并没有装作正襟危坐、小心翼翼的模样,而是靠着椅背,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对方。
这事儿过去了很久,我都差点儿忘记了,对他的仇恨也早已消失。
然而在这样的灼热之后,又是无http://www•hetushu•com比的阴寒。
说话的,是那位屠格涅夫:“中国人,你杀了你们国内一个享誉盛名的家族族长,对么?”
而崇高的地位,来自于对方绝对的实力。
从守门人塞纳对待这两位老者的态度来说,我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地位很高。
我点头,说特别强。
难怪屠格涅夫会坚信不疑地认为我最终一定会接受他的邀请,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
对于他们,我只是忌惮,却也不是害怕和恐惧。
我笑了,说我觉得很合适啊。
一直到房门吱呀关上之后,对方的两人之中,方才有人开口说话。
屠格涅夫语气骤冷,说你的意思,是我会死在他的手里?
屠格涅夫说他的南方金镇信息事务所,其实是我们下属集团的末枝的一个机构,所以我们一直有在关注你,并且将你的关注等级从D一直提到了A,尽管那件事情是出自于他的自作主张,但终究与我们有关,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当时参与的所有人,都已经被我们处理了,而龙泽乔的所有家人,以及他的上线等等,也都不会再存于人间……
他之前的时候还像是一个上位者,然而此刻,却如同一位侍者一般恭敬。
从我进来开始,便瞧见了两人坐在黑暗之中的椅子上,而当我感应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并没有能够通过炁场琢磨到对方。
我开口说道:“在米国的普世价值里面,有一条,叫做绝对不能种族歧视,但辛摩尔却不是,当他们开口叫我朋友‘黄hetushu.com皮猪’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了他们的命运——我认可某些人天然的优越感,但是屁点儿本事都没有,还跟我装波伊,那问题就打了。他并没有杀人,只是给一点儿教训,我觉得是很合理的。”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安道夫突然间抬起了头来。
“哦……”他将声音拖得长长,然后说道:“我见过了他的尸体,的确是一个蕴含着巨大能量的存在,一个能够杀死那么多强者的魔鬼,真的好想在他生前与他交手……”
首先,那就是你们两个别嘚瑟,我很强,甚至有可能比你们都强,而我绝对不是能受气的小媳妇儿,想要以势压人,我绝对会反噬,到时候咱们就手底里见真章,看看到底谁厉害。
听到对方的话语,我终于感觉到了几分诧异,说很早就关注了我?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我笑了,说哦,名次挺末尾的啊……
然而视觉上,他们又是坐在那儿的。
是这么一个逻辑么?
此刻对方居然又重新拎出来,说要将龙泽乔所有的相关人等全部都给处理掉,这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示好,而是威胁了。
屠格涅夫说也就是说,我不如你?
屠格涅夫说你还记得一个叫做龙泽乔的家伙么?
他们仿佛一团空气一般,根本不存在于这个房间。
他看着我,我感觉就像置身于融入一般,而他则缓声说道:“那个叫做黄门郎的魔鬼,他身体的精血能量,被吸干了,说明有血族的存在,你不是,那么你的同伴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