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八十八章 有点别扭

就算是我自己对师父有着再多的不舍,我也不能够凭着自己的个人意志,去耽误他的前程和未来。
而越是如此,我越有理由相信,那是一段残酷至极的岁月。
这时鹿婆婆张罗着大家用餐,这一大桌子的菜可都是她老人家弄得,天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不过想一想她老人家的形象,十八根触手也挺给力的,倒也用不着深究。
这个身份被谎称为蛇婆婆以前的一个弟子,游离多年之后回返而来。
这政策一出来,那些因为家人分离而心思浮躁的人,顿时就兴奋了。
那些不明白底细的人,都以为是这儿又来了一强援。
下一世,你是我徒弟,我是你师父。
如果蛇婆婆还是以前模样,那我们祖孙三代,倒也其乐融融,现如今蛇婆婆青春年少,看起来与我同龄一般,使得我们待在一块儿,就仿佛一家三口。
既然是新的人生,抛掉以前身份的枷锁和束缚,也不是没有道理。
随后我们又确定了小米儿的领导地位,众人站台,再加上小米儿蛊胎的传奇身份,更是让人透不过起来,而蛇婆婆又当场宣布了一个政策,那就是大家若是有什么亲戚朋友想要加入苗疆万毒窟的,现如今可以提交申请,这里会根据每个人的虔诚和表现,给予考虑。
蛇婆婆想过怎么样的人生,这个我没有插手的理由,也不想干扰她的思路,而对于她的邀请,我则提出了我现如今的http://www•hetushu.com目标来。
一顿饭吃完,宾主尽欢,随后我们又召集了在城中生活的这些人,正式介绍了蛇婆婆此刻的身份——小蛇。
要知道,除了与外界隔离之外,在这苗疆万毒窟中,其实是能够学习到许多失传已久的修行法门,而且这儿的灵气充足,比外界浓郁许多,在这儿修行,当真是事半功倍。
我不太明白蛇婆婆为什么换身份的原因,不过此刻青春美貌的她,再被人开口闭口称之为“婆婆”,的确也不合适。
如果能够将我师父给转世投胎,等到他开蒙之时,我定然找到他,将他收作弟子。
我下意识地配合了他,让这一刻钟过得欢乐一些,让彼此都有一个最完美的回忆。
大清早,从悬崖的洞口爬出,我往上面攀爬,结果快到神仙洞府的时候,却听到上面有人激烈的争吵声,传了过来。
老鬼没得说,直接去虫原,找寻蛇仙儿的踪迹,而我则是离开了苗疆万毒窟,回到了现实世界。
鹿婆婆也好不容易说了一句话:“他啊,是个好师父,难得了。”
此时此刻的师父,神魂脆弱不堪,随时可能熄灭,只有转世重生,方才能够得以延续下去。
此刻的蛇婆婆,看模样十分惊艳,至于修为,麒麟胎体,给人的感觉高深莫测,返璞归真,反倒是让人产生了许多敬畏之心来。
我以前不觉得师父有这般无厘头,最http://www.hetushu.com后的两分钟在极为欢乐的气氛之中结束,随着他的身影消失之后,我的眼泪却又再一次地涌了出来。
我们围在一起吃饭,其乐融融,就好像是一家人似的。
这才是鹿婆婆刚才话语里面的意思。
当听到我今后的打算之后,蛇婆婆笑了,说既然如此,那你便先忙你的,不过也别忘了,苗疆万毒窟,永远都是你的家,我们永远也都是你的家人。
简单几手,一套组合拳下去,便将这些人都给整治得服服帖帖。
不过随着小米儿的长大,她开始没有小时候那么粘我了,虽然依旧亲切,但她似乎对此时此刻的蛇婆婆更感兴趣一些,总是缠着蛇婆婆一起,又叫上我,弄得我颇为尴尬。
鹿婆婆话语不多,除了守护小米儿之外,其余的时候都不怎么开口。
而蛇婆婆经历过了麒麟胎的变化,性子反倒是开朗许多,微微一笑,对我说道:“你为了麒麟胎奔波万里,赐我新生,而我做的这些,不过是举手之劳,若是相互感谢,太讲礼仪,莫非还要我躬身到地?不用了,你是小米儿的父亲,我是她师父,大家都是一家人,相互帮助,用不着讲究这些……”
听到蛇婆婆的招揽,我笑了,说既然您打算将苗疆万毒窟重新发展出来,就需要人员的注入,这些事情,凭借着你往日的人脉,问题倒也不大。
不过我感觉好几个年轻人瞧向她的时候,双眼发www.hetushu.com直,显然是被她的美色给打动,浮想联翩。
师父他只不过是不想让我的心里有负担,所以才会刻意地忽略了这些无法回避的问题。
你会为自己自豪,因为从那个时候起,南海一脉之中,又由你来抗旗了。
这一世,你是我师父,我是你徒弟。
听到这个,我终于放松了心情,说蛇婆婆说得极是,我就不拘礼了,免得大家都不自在。
因为下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已经要去轮回了。
我知道这一点,也能够看出师父刚才出现时与我谈话的意思,尽管心里面很想问一问当初的事情,很想问一下黄门郎如何对待他的往事,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一家人?
作为徒弟,我心中有愧,无法侍奉你,还你传道授业的恩情。
这样的感觉无论是我,还是蛇婆婆,都有些尴尬和别扭,所以在这边的情况稳定下来之后,我便提出了离开。
我不能再让他受苦了,此间事了,我便独自北上,前往京都,寻找铁齿神算刘,找到那位文夫子行业中最顶尖的大拿,求他帮忙谋算一下。
这件事情,是板上钉钉,无可挽回的了。
当年南海一脉北上,南海剑魔神出鬼没,最是神秘,唯一知道的,是他教了好几个徒弟,个个都是大牛;看似不起眼、泯然众人矣的南海剑鬼,却是为了救世人,而将恐怖魔头浊九阴纳入体内,以身为笼,囚住了那魔头,从而疯癫,一直至最终归于虫原和_图_书沧浪水,成为河伯;至于那最天才的南海剑怪,却是走了歧路,受无数人另眼相待,却给囚禁于龙脉之中……
我说她还小,您现如今又是年富力强,哪里算得了数?
并且苗疆万毒窟如果真的要走上高速发展的道路,日后他们这些人都将是元老,其间的好处,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够瞧得见。
这对于修行者来说,诱惑简直是太大了,而如果能够与家人团聚的话,那简直是太妙了。
有了目标,人就不会迷茫。
想到这些,我的心中镇定许多。
我说你可别说得那么伤感,我办完了事儿,最终还是会回来的——事实上,我也没有别处可去。
他都被折磨成如此模样了,却还是考虑得这般周全,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感受。
到了那个时候,如果你的意识觉醒,你就不会为我而自豪,觉得自己总算是有一处地方,比师兄南海剑魔强一些。
我将会竭尽全力,将我一切的手段都教授与你,就算我不能够成为王红旗口中的天下第一,我也会让你登上那个舞台,成为众人为之仰望的存在。
这样的师父,如果能够让人不尊敬。
我们在苗疆万毒窟又待了三天,与小米儿玩闹一起,补了一些父女之间的天伦之乐。
蛇婆婆说话不是这么说,我和鹿婆婆都已经商量过了,既然再活一世,再穿以前的身份,就有些太执着了,所以现如今我另外换了身份,不再是蛇婆婆了,而是往日教授的一个徒弟和-图-书,也就是小米儿的师姐,这苗疆万毒窟,还真的得由小米儿这个蛊胎的身份来领导。
定住了心,我这才站了起来,朝着蛇婆婆和鹿婆婆长揖到地,起身的时候,方才说道:“多谢两位婆婆,若不是你们,我未必能有与他再见面的一天。”
蛇婆婆在旁边叹道:“唉,我以前的确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当时的他意气风发,可不是现如今的模样。”
唯有我师父,名声似乎挺响亮的,但却一直受尽磨难,之前因为宗教局的罗贤坤而被锁于广南局秘密监狱之中,又来收了我这么一个徒弟,又没有享到什么福,落在黄门郎手中,凭空折磨那么多年。
难得了……
我明白她们话语里面的意思,师父出现的这十五分钟里面,不断地对我和老鬼夸赞,又对小米儿喜爱不已,插科打诨地问了许许多多的问题,明面上好像是关心我们近年来的发展,又仿佛在质疑我们如今的成绩,但实际上他却将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这儿,几乎没有提及自己在黄门郎那边的遭遇。
吃饭的时候,蛇婆婆问起了我今后的打算来,说既然外面的环境不太好,若是不嫌弃,就留在苗疆万毒窟,帮着把这儿给振兴起来,毕竟人员的召集啊,组织的架构这些,都需要有强力的人员才行,现如今的她修为归零,需要重新潜修,小米儿人又太小,不足以服众……
蛇婆婆说现如今的苗疆万毒窟,可是传到了你女儿小米儿的手里,你可得多出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