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九十一章 野种

而刚刚缓过一口气来,那家伙却是破口大骂,说好你个贼老天,盯得我也太紧了吧?我这都没有干啥呢,你就这般对我,这样子有意思么?
这些人是暗地里保护铁齿神算刘的,毕竟是镇国级的文夫子,他的脑袋可比很多人值钱许多,而自保的能力却又是不足。
铁齿神算刘想来也不会说。
这些信息不算多,但是对于一位名声卓著的文夫子来说,却已经是够了的。
而我自然也不是为了买宅基地,而是试图跟老赵家建立联系而已。
我琢磨的是我师父转世投胎的事情,特意问了一下,这才知道他大女儿才十六岁。
他的声音随着人渐渐走远,而我也从沉思之中醒转过来,冲着他高声喊道:“知道了,多谢。”
毕竟铁齿神算刘。
果然,又过了一会儿,铁齿神算刘方才从刚才的亢奋之中回过神来,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我,说拿去吧?唉,早知道不帮你了,弄得我一堆麻烦事儿……
怎么看,都感觉不像是有什么收获的样子啊?
说句实话,这两天我翻来覆去,想了许许多多,到底还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当天有点儿晚了,我大概在村子里转了一圈,没有太多的发现,便去镇子上找了一家旅店住下,次日清晨,我再一次出发,在庄子里想办法打听了一下,这才得知赵明阳是庄子里的一户人家,他本人在陈塘庄热电厂上班,家里老婆开了个小店做生意,hetushu•com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在市里面上卫校,小儿子才八岁。
铁齿神算刘飞速地在宣纸上面书写着,我想要上前打量,却听到他毫不客气地骂道:“走开。”
听到这些信息,我顿时就有点儿日了狗的郁闷,感觉铁齿神算刘那老小子不会是在耍我吧?
对于这位大爷,我没有半分脾气,乖乖地在旁边等待着,瞧都不敢瞧他一眼。
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那赵明阳是什么大人物,一打听才知道,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老实人,家里面条件不好,负担又重,过得其实很苦。
不过显然,他们并没有发现我就是王明。
他让我三天之后的子时,在赵家附近打开锦囊,我若是提前开了,出现了什么岔子,这可怪不了他。
京都与津门相隔并不算远,而我到了晚上,也找到了位于大寺镇西南端的青凝侯村。
除了地名,还有人名。
我有些烦躁,想要将铁齿神算刘送给我的素色锦囊打开来看,然而到底还是忍住了。
说句实话,她在这儿开着一小店,一两个月也未必能够挣这么多,要说不动心,那是假的。
我说你们这是干嘛?
啊?
他既然喜欢出来练摊,自然会有人在暗地里保护着。
不过走到快到街角处的时候,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对着我远远喊道:“对了,我真的要找你帮忙,信物就是同样的锦囊,你要记得啊,要不然老子这一次hetushu•com就真的做了亏本买卖了……”
我当天就离开了京都,前往津门津南区一个叫做青泊洼农场的地方。
这回他没有再装模作样地掐指谋算,而是闭着眼睛,皱着眉头,一根一根地拔胡子。
我听到这话儿,不敢再拦,任由铁齿神算刘扬长而去。
结果还没有等我心情激动地去解开锦囊呢,便听到赵家传来一阵骂声。
也许他不知道那个猥琐老头的身份,会更加好受一些。
铁齿神算刘瞪了我一眼,说地方我都给你说了,三天之后,夜里子时,你将锦囊打开便是了。
我很想告诉他,他是认认真真在算命,而你们,则是骗人。
他这儿没有人怀孕,铁齿神算刘叫我过来干嘛呢?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耐着性子,慢慢熬着。
啊?
因为突然间,我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有的时候,无知远比看透一切要更加快乐。
这金色符文就好像是浮雕一般,看上去仿佛只是一颗古怪的图形,然而仔细打量,却能够瞧得出里面蕴含着无数的信息,我想要认真打量,却感觉到脑子轰然一阵响,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稳住身子,瞧见铁齿神算刘的面前,却是出现了一张宣纸,而他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狼毫。
那大姐连忙拒绝,说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呐……
不过最终我还是忍住了肚子里面的说教。
他活儿是这般说,不过拒绝得却也并不坚决,而且还hetushu.com有一些犹豫,眼神中也有一些跃跃欲试。
到时候,我师父怎么投胎呢?
拿着锦囊,我朝着自己住的旅店走去。
铁齿神算刘给我讲的地址,就在此处。
我兜里一向都揣着不少现金,当下也是数出了五千块来,递到了她的柜台上。
铁齿神算刘能够感受到我师父的存在,同样也能够了解到一定的信息。
他这模样有点儿古怪,我不敢接茬,耐心等待着。
他将锦囊和玉鹟扳指塞给了我之后,转身就要走,我赶忙去拦着他,说别啊,到底怎么弄,你也没有告诉我啊?
我擦……
赵明阳的老婆除了生孩子而出现的小肚腩之外,肚子里什么都没有。
吐过了痰,铁齿神算刘又连着咳嗽了好一会儿,脸色方才好了一些,将随身的水杯拧开瓶盖,然后灌了好几口的金银花茶,这才缓过气来。
看过《三国演义》的朋友其实都知道像铁齿神算刘这般的家伙有一个臭毛病,那就是爱用锦囊,搞得很神秘的样子,而如果我没有遵照他的吩咐办,只怕到时候除了问题,可就得有我来兜着。
瞎子气呼呼地说道:“那个狗日的,每一次算命都只收十块钱,简直是破坏市场——现在物价上涨,房价飙升,十块钱能干嘛啊,这不是砸我们饭碗么?”
我搞不明白,别说赵明阳家,就算是周围几十户人家,都没有一个孕妇。
什么情况?
如此聊了一会儿,我也知道了一件事情。
如此m.hetushu.com足足过了三五分钟,那铁齿神算刘方才弄好,狼毫一转,落入袋中,随后他将面前那张宣纸轻轻一吹,墨迹便干了许多去。
这边是关于赵明阳所有的消息了。
而他说的名字,叫做赵明阳。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的双目空洞无神,然后最中间的瞳孔处,居然有一副黑白相间的阴阳鱼在游动着。
赵明阳的家并不难找,村口第五家就是,他家有个小商店,他老婆在那儿看着店子,我装作无意经过,然后进店里买了一包烟,又借了打火机,点燃之后,跟他老婆盘了一下道,随便聊了聊村子里面的事情,又装作打听这儿哪家有没有宅基地要卖……
我心中瑞瑞,也不敢在村子里晃悠,怕被人当做坏人,所以一直找一地方蹲着,差不多快到子时的时候,我方才来到了赵明阳的家附近。
呃……
听到他唠唠叨叨的抱怨,我的心中莫名生出了许多的荒诞来。
我有点儿发懵,赶忙走上前去,却听到一个男人愤怒的吼声:“我打死你、打死你个浪荡货,小小年纪,居然跟野男人怀了一野种,还敢带回家里来?”
那浓痰带血,看着十分瘆人。
我琢磨了一会儿,决定亲自去看看。
那花白的胡须一根一根往下拔,看得我一阵心惊胆战,觉得莫名地难过。
说完之后,他的脸色突然一变,有些潮红,随后却是张开嘴巴,一口浓痰吐了出来。
这边谈妥之后,我便离开了青凝侯村。
玉鹟扳指和-图-书在铁齿神算刘的手中不断摩挲着,经过蛇婆婆的解禁,使得师父包裹住自己神魂外面的那一层意识结茧不再,此刻也是没有任何遮挡。
你们根本不是一类人好吗,千万别用人家抢你饭碗的逻辑来思考问题……
瞧见这些人,我的心中并不惊慌。
时间未到。
他的胡须很长,标准的算命先生模样。
一根烟抽完,我跟赵明阳的老婆聊得差不多了,于是开口说道:“大姐,我瞧你开着小店儿,消息肯定是很灵通的,这样子,我是外地人,对这儿是两眼一抹黑,不过想买块地来做点事情,你帮忙筹谋一下,若是能够找得到,我给你一万块钱,而即便是不成,也有五千给你,算作劳务费。”
难不成赵明阳的老婆肚子里又怀了一个?
不远处,我瞧见有几人在角落里快步疾走,瞧他离开的方向,却是铁齿神算刘那儿。
当拔了十来根胡须之后,铁齿神算刘睁开了眼睛来。
又过了两天,我从镇子上赶了过来,那时已是夜里,我摸出前天买的那包烟,点燃一根抽上,慢慢地逛。
铁齿神算刘离开了,我也准备离开,这个时候,旁边有两个老头儿凑在一块,一个瞎子,一个仙风道骨的先生,气呼呼地冲着铁齿神算刘那背影吐唾沫。
这场景让人惊诧,而过了几秒钟止呕,那阴阳鱼消散,却是化作了一道金色符文来。
随后他从衣服里面摸出了一个素色锦囊来,将宣纸包裹住,然后对我说了一个具体的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