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九十四章 取名

我回到这边的急救室旁边,得知人已经转移了病房,母子平安,而孩子已经转到了婴儿室那边去。
赵明阳摇头,说不知道。
我说现在在哪里?
赵明阳摇头,都快哭了,说大、大哥,我真不知道啊?
赵明阳有点儿没有弄明白现代社会里,“师父”是个什么意思,想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你、你们是***?”
尽管我知道也许会改变一些命运轨迹,但问题应该不大。
瞧见赵明阳被我软硬兼施的威吓给唬住,我点了点头,收起了火焰,没有再施压。
仅仅凭着我师父的一点儿信息,他居然能够算出那么多的东西来,甚至连赵明阳的这一顿打,估计都给他算计进去了。
许久之后,我转过头来,对着赵明阳说了三件事情。
我点头,说谢谢。
她说孩子母亲已经醒了。
我走到了他的跟前来,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同时将杀意凝聚,笼罩在了赵明阳的身上。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说道:“孩子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但我希望你作为他的外公,能够照顾好他,在他八岁的时候,我会再回来,收他为徒,成为他的师父。”
听到赵明阳的表态,那姑娘愣了一下,许久之后,方才说了一句:“还是跟他爹姓吧。”
我之所以给钱又施压,还讲了这么多的东西,只有一个目的。
奇怪么?
至于钱,我给少了怕不被重视,给多了也不太好。
我面无表情地说道:hetushu.com“起来。”
我笑了起来,盯着他,说你觉得我像么?
我知道他这愤怒自然不是针对于我的,而是那个搞大了自己女儿肚子的禽兽,也是我师父这一世的亲生父亲。
我说你不知道就对了。
赵明阳说那、那玩意是玉鹟么?
第二,善待那孩子,等他八岁的时候我会来收他为徒。
赵明阳赶忙从贴身的兜里面拿出了一个塑胶封袋来,说在我这儿,他们给家属了,您若要,只管拿去。
第一,不能跟任何人说起我和他刚才的对话,也不能透露我任何的身份。
想了想,我又问道:“你这儿有塑料袋么?”
第三,如果他有什么让我不满意的地方,天涯海角,我都会让他感受到痛不欲生的恐惧。
我今天离开之后,就不能够再做任何事情来改变局面了,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尽可能的处理好这些。
而即便如此,他的头还是低着,不太敢抬头看我。
大概是余光处瞧见我走了过来,他下意识地转过了头来,看着我。
师父?
我点头,没说话,而姑娘却突然开口说道:“你帮我取一个名字吧。”
赵明阳说好。
我久趟江湖,手上的凶徒性命无数,属于杀人如麻的那一挂,此刻杀意凝现,宛如实质一般,在加上龙脉之气强大的加持,落在了赵明阳的身上,就如同大山倾倒一般,作为一个普通人,虽然不明白这强大的压力从何而来,但他却也是一点儿都m.hetushu.com坚持不住,直接扑通跪倒在了地上。
啊?
我说你说呢?
赵明阳在家里打孩子的时候,凶狠无比,除了酗酒之外,本身也是个糙老爷们的性子,有一股子的暴戾之气,然而此刻给我吓住,乖乖地抬头,而我则对他说道:“现在知道我的身份了么?”
而且这样的情况,他不会受到太多的业力。
赵明阳顿时就火了,然而余光打量了一下我,又蔫了去。
我摇头,说不是。
我笑了,然后抬起左手来,上面确实一团跳跃不定的火焰。
赵明阳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哆嗦着想爬起来,结果到底还是没有成功,好一会儿,等到我将气息散去,方才能够扶着墙爬起。
原本的那孩子灵魂,估计已经随着之前的死亡而逝去,这才使得我师父那么微弱的神魂得以进入,并且契合。
他刚说完,与我的目光接触,又慌忙说道:“我、我知道……”
小护士看了我一眼,指着不远处,说你是什么银行的卡,进医院的门口那儿,有一个ATM,农业银行的。
赵明阳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接了过去,结果刚一上手,人差点儿软了,打开来一看,里面是红彤彤一大堆的百元大钞,顿时就慌了,说大、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带我去见一下他母亲吧。
他只有知道这一点,才不会将那孩子给抛弃,或者扔孤儿院里,又或者回去之后继续狂性大发,做出伤害小孩儿的事情来。
www.hetushu.com赵明阳告诉我床的号码,然后只给我看。
我冷笑,说东西是我放的,你觉得我会要?
我从他的脸上读出了几分高兴,知道虽然对于自家女儿小小年纪就怀了孕、生出一私生子的事儿十分愤怒,但对于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以及自己外孙子的出现,他本能地还是感觉到开心。
我在旁边看着,赵明阳这个时候也调整了心态,上前过去,表了一番态,告诉他女儿,说这孩子他来养,报户口的时候,就说是他儿子,赵卫卫的弟弟。
说罢,我将手中沉甸甸的收纳袋递给了他,说拿着。
我看向那姑娘,问孩子他爹姓什么?
两人来到了病房,床上躺着的那姑娘瘦弱而无助,脑袋上抱着厚厚的纱布,脸色惨白,双眼发直,护士在旁边说着产后的各种注意事项,唠唠叨叨一大堆,而那姑娘赵卫卫则是低着头,仿佛不敢跟赵明阳对视。
我望了过去,发现孩子就像一溺水的小兔子一般,想必旁边的胎儿,他小得可怜,估计也才三四斤。
赵明阳完全就懵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说道:“您、您是那孩子的父亲?”
我面无表情,说抬起头来。
说完这三件事情,护士过来找家属。
赵明阳这时才琢磨过来,说我刚才听说那胎儿已经死了,是你救活的?
我在婴儿室的外面找到了赵明阳,只见他站在玻璃外面,隔着玻璃幕墙打量着里面。
这些我都知道,不过我并没有理会他的www.hetushu.com心情。
呵呵,我在心头苦笑一声,然后问道:“你们这儿哪里有自动取款机?”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说,不过还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就叫杜鲲宇吧。”
我心中估量了一下,知道如果不是赵明阳的那一顿暴打,孩子估计还能再在肚子里待一两个月。
是个早产儿。
我说这个板指留给孩子,以后等他稍微大一些,给他脖子上挂着;钱给你,好好待你女儿,这些算是她的营养费,别让她伤了身子,另外你一会儿给我一个账号,我给你打一百万,这是留给孩子从现在到八岁的费用,你可以拿一部分改善自己的生活,但主要还是得用在他的身上……
说完了这些,我方才说道:“你怎么教育女儿,我管不了,那是你的家务事,但今天若不是我出手,力挽狂澜,这绝对是一尸两命,而你也会因为伤害罪、杀人罪而入狱,所以你的命是我救的,而这份情我希望你能够用在那小家伙的身上,时刻想起,是他给了你一个新的人生……”
瞧见我手上那汹汹的烈焰,赵明阳终于信了,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说大师,我懂了,我一定把他当做自己的骨肉一样对待,绝对不会让他受什么伤害和委屈。
啊?
那就是让赵明阳知道一点,这孩子不寻常。
赵明阳思索了一会儿,摇头,说不,不像,你若真的是卫卫的男朋友,她不会一直憋到现在才回家里来,也不会把事情弄成现在这副模样……
和*图*书没有回答,而是问道:“我刚才听护士说了,那孩子生下来的时候,手里面攥着一个玉鹟扳指,对吧?”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对铁齿神算刘这个家伙生出了几分畏惧来。
我无法左右师父今后的命运,但至少希望他的起点不必那般坎坷。
她愣了一下,转身离开,过了一会儿,又回了过来,递给了我一个收纳袋,我表示感谢,然后来到了那个取款机跟前,用光了所有的卡,将取款机里面现存的所有钱都给取出来,大约数了一下,差不多有十四万左右,再加上我手上提前取出的现金,我凑了个十八万,然后往回走。
我凝视着那个小东西,看着他柔柔弱弱的模样,心中最深处的某一处仿佛被触动了一般,感觉温柔一点一点儿地往外面散发了出来。
毕竟这只是刚刚出生的开始,有的东西,时间上来没有来得及体现。
如果不是这个天煞孤星的命数,一切堪称完美……
我的目光开始往婴儿房里面望去,然后问道:“孩子在哪里?”
不过他内心里一半是高兴,另外一半则是愤怒。
姑娘说姓杜。
赵明阳整个人都不好了,说是你放的?这个怎么放啊……
赵明阳看了我一眼,我开口说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这些你知道么?”
这个数字,对于津门郊区的普通家庭来说,应该是一个比较不错的数额,在威吓之余,也能够让赵明阳的家庭有一个很大的改变,使得我师父,以及他今世的母亲,能够活得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