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一百零七章 你的好友小观音已经上线

小观音在那管道之中?
小观音笑眯眯地说道:“你觉得呢?”
我所有的话语都给封堵住了,好是长长的一吻,将我所有的记忆唤醒,生疏感也一下子就消逝一空了去。
两人好是一番缠绵,最后小观音一把将我给推开,红着脸,羞敛地说道:“你干嘛啊,这么久了没见面,一见面就欺负我啊?弄得我气都喘不过来了……”
呃?
小观音不屑地说道:“他算哪门子神?在众神俱在的时代,我连正眼瞧他的心思都没有,没想到这一次被人偷袭受了伤,却落到了这畜生的手中,差点儿就着了道——还好你倒是机灵,居然在这个时候找到这儿来,把帝柳鬼树伐倒,我方才得以解脱……”
帝柳的主干巨大,要不然也不可能撑起笼盖方圆几里的空间来,而老鬼即便是将其伐倒了去,下方已经生根发芽的植株也并没有随之倾倒,使得它的主干压在一边,而其余的地方,却还是密林模样。
小米儿朝着倾倒的帝柳树干那边指去,说在那边,小观音妈妈被困在了那里,我刚才看到了,你快去救她!
四处都是飞扬而起的尘土,以及无数飞舞其间的萤火虫,而在被老鬼伐断的断裂树干处,有一个巨大的豁口,那并非是新鲜的木材断口,而是有无数管道一般的树干纤维组成。
听到这声音,我下意识地转过头来,却瞧见小观音就蹲在我的身后,眯着一对好看的大眼睛,笑嘻嘻地看着我http://m•hetushu•com
我浑身都不由得一阵激动,想着小米儿绝对是不会骗我的,于是转身就想走。
然而我刚刚走了一步,却又停了下来。
她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毫无风范地哈哈大笑,随后揽着我的肩膀,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在那一瞬间,我整个人的身子都僵住了,好半天方才回过神来,有点儿难以置信地说道:“你、真的是你?”
我说难道他另有来历?
无花道人笑了,说其实我一直都在——刚才帮助小米儿下毒,控制那帝柳的功劳,可也有我的一份。
不过她倒也没有再为难我,而是说道:“主导帝柳鬼树的那人,叫做什么名字?”
小米儿无力地摆手,说别,这毒素太过于猛烈,我也有点儿撑不住,若是你被沾染了,我都没办法救你。
事实上,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过来救小米儿的师父,结果一转眼,却碰到了老鬼。
呃?
这些通道好像是一直蔓延到了渗入地下的根部去,我伸手摸了一下横截面的创口处,能够摸得到黏稠的树浆,有的地方就好像血一样鲜红。
她一副小迷妹的样子,给予了我强烈的自信心,而随即我的心头又有一句话憋闷着,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感觉自己有点儿说不出话来,激动得不行,而这时候,小观音则缓步走了上来,双手勾着我的脖子,用冰冰凉的鼻子顶着我鼻子,嘻嘻笑道:“现和*图*书在呢?”
瞧见她那迷人的面容,我振作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问出了口来:“你、你……”
想到这里,我跳到了折断的树干横截面去,探头往那最粗的几个管道底处望去。
小观音……
听到这话儿,我先是一愣,随即就有些尴尬了。
这种送分题我自然不会犹豫,认真地点头说道:“嗯,喜欢。”
一开始的时候,小观音还对青丘老母点破了她的身份而耿耿于怀,但当她听到了蛇仙儿母子在那不周山深处与客数肉相斗,结果最终客数肉挣脱本体,逃入我体内的事情之后,直接就呆住了。
我走到了那端口处,仔细打量着,发现那管道有细有粗,规格不同,而最粗的部分,却能够容纳一两人在其间上下穿梭。
呃?
我琢磨了一会儿,有点儿摸不着头脑,想了一会儿,却是有一种想要顺着那管道往下摸去的想法。
靠!
她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一点儿反抗能力都没有,如果我这个时候走开了,要是回头又出了什么岔子,那事儿可就麻烦了。
小观音瞪了我一眼,说你什么你,结巴了?有话就说。
没有等我说完,小观音便将红唇凑了上来,先是轻轻咬了我的嘴唇一下,随后一条灵蛇便钻了进来……
犹豫了一会儿,我最终还是绝对告诉小观音实话。
小米儿此刻的模样虚弱无比,那家伙的蝴蝶剑虽然因为小米儿蛊胎的身份,并没有能够捅进她身体里去,那http://m.hetushu•com暴戾的毒素也被小米儿给当做补药吸收了,然而毕竟劲儿太猛了,即便是小米儿也扛不住,方才会变得如此模样。
我这时方才发现她浑身湿漉漉的,就好像刚从某种液体里面捞出来的一般,头发也湿透了,散乱地落在了胸前,脸上的笑容洋溢,眉眼儿弯弯,就仿佛心中藏着巨大的欢喜一般。
我看向了小米儿,她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我这边冲到了倒塌之处,四处张望,却根本没有瞧见小观音的存在。
唔……
这事儿已经是够巧了,没曾想拼死一搏之后,居然又碰到了不知道消失多久的小观音,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巧合,搞得我自己都有点儿懵了。
听到这话儿,我扭过头去,却见到小蛇姑娘跟无花道人两人从林中走来,我瞧见,不由得惊讶地说道:“你们怎么来了?”
我完全懵了,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敢隐瞒,把从青丘峰那儿得到的消息跟她说起,又讲起了我后来重新回到了虫原,去寒潭找寻他,接着又去了不周山的一系列事情、包括客数肉和蛇仙儿母子之事,用最简短的话语,全盘托出。
小观音听到,下意识地问道:“谁说的?”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却传来了小米儿师父的声音:“我来守着她吧。”
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说果真是一神灵?
听到小米儿的话语,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赶紧问道:“在哪里?”
我给她笑得一阵心虚,说怎m.hetushu.com么了?
难道……
不可能啊,像小米儿这样的蛊胎,心思纯洁,对于幻觉的辨识度,远比我们这些心思复杂的大人要更看得清楚这个世界。
小观音点头,说此人叫做庚申太岁毛梓,乃斗姆元君之下的地支太岁小神,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然而在诸神黄昏之时,临阵逃脱,私自逃离,结果导致天干地支大阵破碎,无数神灵惨死、身死魂消——众神陨落,他反倒是保留了些许神格,流落到了这不周山下的虫原之地,作威作福。
我回过身来,对她说道:“来,我抱着你过去。”
难道是幻觉?
我有点儿语塞,说呃……
小观音推开我之后,走到了旁边坐下,说你猜呢?
啊?
小观音仔细打量着我,越看越喜欢,吧唧一下,又亲了我一下,方才得以地说道:“我说为什么桃花扇会选择你呢,原来你就是那个破局之人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就都行得通了……”
小观音高兴不已,冲上来,一下子就将我给扑倒了去。
小观音却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回到了刚才的话题,她直勾勾地看着我,然后说道:“王明,不管什么九天玄女,或者别的什么,那些都是过往的事情,现如今的我,就只是小观音——告诉我,你喜欢现在的我么?”
我苦笑,说现在的情况变数颇多,我一时半会儿没有头绪,你跟我说便是了。
小观音倒打一耙,让我有点儿懵,用手背擦了一下嘴,然后关心地问道:http://www•hetushu•com“你怎么会在这里?”
有着小蛇姑娘和无花道人,我终于是安心了,没有半分犹豫,转身就朝着帝柳倒塌的树干处狂奔而走。
然而小观音听到了我的话语,顿时就笑了起来,伸手过来,挽着我,一脸深情地说道:“看起来桃花扇给我选择的郎君并没有错,我们当真是有缘啊,这是上天安排的缘分呢……”
啊?
望着小观音颇具侵略性、肆无忌惮的眼神,我没有示弱,而是立刻报之与巨大的热情。
小观音冷哼了一声,说蝴蝶公子?呵呵,他倒是好会取名字……
我挠了挠头,说有人告诉我,说你其实就是九天玄女,对不对?
小观音瞪了我一眼,说真没情调。
我说可我也不能扔下你不管啊?
小米儿说在这儿见到过小观音,然而我却什么都没有瞧见。
这不是青衣魃,而是当初那个卖扇子的小女孩儿。
啊?
而就在我都已经做好了下去的心理准备,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往下跳去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你真打算下去啊?那下面可是无数冤魂和尸液,你下去了,未必能够上得来哦……”
尽管这并不浪漫,但我不希望欺骗她。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小观音看着我,说怎么了?
然而就在我们两人即将更进一步了解的时候,这时不远处传来了老鬼的喊声:“老王,老王……”
什么?
我说他自称蝴蝶公子。
说到这里,她双眼忽闪忽闪,对我说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