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一百一十章 黄胖子大婚

我这个时候并没有再急着进山,而是在天色渐黑的时候,将小观音请出了桃花扇,然后两人一起联袂拜访了三目巫族的族长绿叶,并且很快就见了面。
说句实话,我虽然不是老司机,但也不是什么雏儿,无论是在大学,还是后来工作,前前后后也谈过几次女朋友,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之前的女朋友,跟小观音总是有着太多的不同。
不知道怎么的,我就做了一个春梦,梦里的小观音十分主动,弄得我血脉贲张,各种激动,许久之后,我从梦中醒来,却发现怀中果然有一具温软如玉的身体,这一抹雪白是那般的耀眼,两人肢体交缠,要多旖旎,有多旖旎……
为了和谐社会,接下来的事情,将用一句词牌来描述。
而在得知了小观音的身份之后,青丘雁立刻就激动得泣不成声。
一路奔波,我也是颇为疲惫,睡意很浓,于是时间不久,人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一边推开对方,一边大声说道:“姑娘,你放尊重一点儿。”
我不想耽误无花道人的修行。
两天之后,我们终于赶到了青丘峰之前,经过一段复杂的手续之后,终于攀岩而上,或许是之前得到了传讯,青丘雁早就在此等待。
好在小观音在寒潭边上的日子里,跟青丘雁相处得还算不错,与青丘雁姐妹相称,自己上前表明了身份。
我对小观音的喜爱是最为浓烈的,她的一言一语,一颦一笑都在我心中珍www.hetushu.com藏,我竭尽全力地对她好,但是又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她,把她当做是女神一般供着。
耳边的声音呵气如兰,而听到了小观音的话语,我顿时就一阵激灵,认真一看,却见这就是小观音。
我是不是男人?
或者说是附身于青衣魃身上的小观音。
那个时候,两个人都还是拖着鼻涕的小屁孩儿,谁也没有想到,多年之后,两人会结成连理。
当瞧见小观音的时候,青丘雁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似乎是觉得我另外找了新欢。
黄胖子迎了上来,拉着我们到了角落,兴奋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们会过来——王明,老鬼,你们若是不能来,我想这辈子是会很遗憾的……”
小观音与我贴的很近,双眼睁得大大,鼻子与我紧紧相贴,好一会儿之后,她突然咬了一下我的嘴唇,哼声说道:“你是不是男人啊,真的要事事都让我主动……”
在绿叶这儿蹭过了饭之后,我询问起青丘一族在集市这儿的代言人之后,便告辞离开。
我笑了,说君子一诺,驷马难追,答应你的事情,怎么会变卦?
经历过蝴蝶公子之事,让我们知道这虫原之中,也是危险处处,任何的掉以轻心都不行,所以最终老鬼还是决定护送两人回返,至于我,则带着桃花扇,前往不周山上的青丘峰,帮小观音找回青衣魃的身体,好让她重返世间。
当然是。
尽管比别人少了白天的时http://www.hetushu.com间,但小观音吸收的速度却是最快的,究根结底,还是因为她的修为最高吧。
我与小观音,老鬼抵达了一个小岛,自有迎宾来到了码头处,瞧见我们,盈盈而笑,过来领我们前往婚礼现场。
这几百里的沧浪水之下,有我的师叔南海剑鬼。
我头脑清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半分高兴,而是吓得魂儿都没有了。
如果是真的,那可就不太好。
我瞧见小观音如丝媚眼,在我耳边轻轻地吹着气,顿时就激动得不行,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你……成功了?”
只要消化了这些,她们就能够再进一步了。
黄胖子大婚,之所以选择在这么一个地方,也是有原因的。
小观音睁着双眼,看着我,说对呀。
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已经度过了最关键的时期,所以想了想,还是不做打扰。
我说哦。
我这几日与小观音也有过接触,知道这并不是她。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我看不懂。
呃……
……
瞧见我们过来,虽然改头换面了,但他依旧能够瞧得出来。
黄胖子穿着一身白色西装,怎么看都不伦不类,就好像一面口袋子,着实别扭。
这里是黄胖子与方怡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所以基本上一直都是小观音在主动。
无花道人家在百花原,这一次与我们过来,不但帮他师父圆了梦,而和_图_书且还大赚特赚,开心都来不及。
三天之后,帝柳枯萎,剩下的木灵精气屈指可数,我们这才决定离开。
慈元阁财大气粗,很早的时候,就将整个岛屿都给包了下来,进行改造。
我不敢对她有任何不礼貌,感觉任何的一点儿非礼都是在亵渎对方。
我们在孽龙谷待了整整三日,小观音白天待在桃花扇中,夜里就会出来,与小米儿、小蛇姑娘和无花道人一起,吸收帝柳残躯之上的木灵精气。
我看着他,感觉他说这话儿的态度,是真诚的。
妹子你居然还吃醋?这不合理啊?
慈元阁的生意做得挺大的,特别是在荆门黄家势弱之后,更是如此,所以自己妹子出嫁,而且还是嫁给自己最好的哥们儿,他自然是舍得花大价钱的。
此时此刻,我也不再有任何拘谨,更没有再把她当做是高高在上的女神,而是我的爱人,一个我爱着她、她也爱着我的知心爱人,当下也是喉咙里发出一声吼,直接扑了上去……
说句实在话,我也有点儿搞不明白,若说小观音是鬼魂,她肯定是不能吃饭喝酒的,然而她偏不,在夜里的时候,一切的表现都如常人一般,看得见摸得着,还有女性特有的香味和触感,但就是不能够在白天出现。
这仿佛是某种世间规则,不可触动,除非她借助了别人的躯体,方才能够白天活动。
当得知小观音就是当初制服青衣魃,并且附身之上的那人时,绿叶还特地敬了小观音一杯和*图*书酒。
自从与小观音认识之后,我便没有与任何女子有过男女之事,行百里者半九十,坚持了那么久,结果到了现在,却莫名其妙地出了这事儿,而且还是在青丘一族的地盘上,在小观音就在不远处的现在,我如何能够不惊。
自从当了族长之后,绿叶就开始迅速长大,比之前高了许多,不过瞧见我过来的时候,还是十分开心。
简单一句话,就像火星子迸进了汽油桶里面一样,顿时将我给炸开了。
然而就在我吓得魂飞魄散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轻轻说道:“你是我男朋友,你让我怎么尊重你呢?”
她紧紧地与小观音拥抱在一起,久久不分开。
我只有在下峰等待,而让小观音随着青丘雁上了峰去,自己则在青丘峰待客的院子里歇息。
我一木渡江,匆匆而行,傍晚时分,就抵达了三目巫族的聚居地。
青丘峰的上峰,不允许有男子行走,这是自古以来的惯例,本来青丘雁说这事儿可以给我破例,但却被小观音给拒绝了。
众人在孽龙谷前分道扬镳,我独自北上,中午的时候就来到了沧浪水。
无花道人说要陪我,被我拒绝了。
次日清晨,我早早的起来,然后在驻点派来的一名向导指引下入了山。
一个月之后,舟山群岛。
小观音的前世,也就是她们口中所说的九天玄女于青丘一族有恩,至今那青丘一族的大殿之上,依旧供奉着九天玄女的金身,日夜香火供奉,所以对于如何讨要青http://www•hetushu.com衣魃的身体,让小观音恢复世间行走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毕竟她父亲三目俊是因为青衣魃而死的,而小观音此举,是为了三目俊报仇。
而小观音也不推辞,举杯而饮。
虽然过家门而不入,这事儿有点不礼貌,但既然后会有期,再作解释也无妨。
小米儿和小蛇姑娘都有顿悟,希望赶紧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消化这些东西,而他也是如此。
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才发现居然是西式婚礼。
赶到青丘一族在这儿的驻点,我出示了令牌自证身份之后,询问了青丘一族的近况,又约了明日之事,这才找地方休息。
啊……
小米儿和小蛇姑娘这一次也是吸足了精气,此刻最需要做的,就是回到苗疆万毒窟里去,将所有的收获都化作自己本身最根本的东西。
她在一处起居室设宴款待了我和小观音。
她说上峰那儿,有不知道多少漂亮的小妹妹,倘若是王明给迷花了眼睛,那可不好。
一句话说完,我的小心肝儿却是一阵乱扑腾,手和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然而这是男女双方交往应该有的样子么?
此刻天色已晚,小观音已经随我一起出来。
不是的。
所以她们要回苗疆万毒窟。
最主要的事情,是我一个如此敏感的人,居然不知道有人进了我的房间,直到此刻方才醒来。
对于我的理解,无花道人十分感动,他告诉我,说你王明是我一辈子的朋友,以后但凡有什么事情,只管言语,赴汤蹈火,在所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