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三十三章 封神演义

不敢明说,将目光东南方向斜了斜,点头微笑。
托塔天尊李靖指的是谁,大伙都心照不宣。四翼大鹏指的是哪个,更是呼之欲出。大都城乃天子脚下,朝廷的眼线多,有些“谣言”不敢胡乱传。但听个平话肯定不犯法,而说评书的先生和茶馆老板,只怕客人不够多,在自己这边坐的时间不够长,当然大伙喜欢什么就说什么。
说着话,将铁锤高高地举过了头顶,做横眉怒目状。妥欢帖木儿累出了一身汗,肚子里的火气早就消了大半儿。此刻见到奇氏动作顽皮,忍不住就“噗哧”一下笑出了声音。笑过之后,心中剩下的怒火也熄了。摇摇头,叹息着说道:“已经烂到这种程度了,还何须你来动手砸。算了吧,来人,把宫漏抬出去烧了吧!”
“那,那怎么好意思!”卖炊饼的张老汉咽着吐沫摆手,最终还是抗拒不了肥肠的诱惑,斜着身体坐到满是油污的桌案边。顺手拿出两个饼子,一个自己用手撕着朝碗里泡,另外一个推给王老汉,“这个,算我请客。咱们哥俩,今天为了……”
“他叔,听说了吗?兀剌不花带领二十万精锐去打芝麻李,结果给芝麻李给揍了个全军覆没!”傍晚时分,卖炊饼的张老汉放下担子,冲着路边卖羊杂汤的王老汉低声询问,皱纹纵横的老脸上,这一刻竟然写满了畅快。
可就这万把精锐,还被河南江北行省的右丞兀剌不花一仗就给葬送了大半儿。上至兀剌不花和他身边的文武幕僚,下到百夫长,牌子头,居然被一群蚁贼给杀了个干干净净。侥幸和*图*书逃回来几个高丽人,全都是吓破了胆子的。只会说,打雷,打雷,天罚什么的,问及具体过程,则一个字都说不清。害得战斗都过去快两个月了,朝廷这边,连兀剌不花到底怎么打输的都没弄明白,更甭说根据徐州那边的敌情,重新调兵遣将前去平叛了。
“怎么没听说?”卖羊杂汤的王老汉警惕地四下看了看,然后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回应,“这几天城里头到处都在嚷嚷这件事儿。大伙都说,那兀剌不花走一路屠一路,不知道杀了多少无辜。这回,也是报应来了!”
妥欢帖木儿自问不是个昏庸的皇帝,至少,比起他的父亲忽都笃可汗和叔叔札牙笃可汗可汗来,要机敏勤政得多。前两位可汗实际上都是权臣燕帖木儿的傀儡,非但皇帝当得稀里糊涂,死也死的稀里糊涂。而他,至少熬死燕帖木儿,并且设计驱逐了伯颜,将横贯东西的天下第一帝国,重新抓回了天可汗手中。
正在延春堂里伺候皇帝起居的太监宫女们,被吓得面如土色,趴到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声。谁都知道,眼前这位皇帝陛下脾气上来时,“天威”浩荡得厉害。这个节骨眼儿上往跟前凑,脑袋肯定会像那个宫漏一样被锤子砸个稀巴烂,哪有机会把劝解的话说出来?!
“怎么说不是呢!听说那逃回来的高丽人哭诉,那兀剌不花原本都赢定了,半空中突然打下个霹雷。将兀剌不花和身边的亲兵全给劈了个粉身碎骨!”卖炊饼的张老汉点了点头,仿佛自己亲眼目睹了一般,笑和图书得好生满足。
被大伙唤作老九的说书先生四下拱手,清了清嗓子,继续大声讲述,“话说那雷震子,乃天地雷电所孕,生后无人照管。恰恰周文王姬路过,捡来认为第八十一子,送与云中子老仙代为抚养。因为他相貌奇特,与文王的命格相冲。因为文王不敢让他随了父姓,就取了大周国的谐音,改姓朱……”
“芝麻炊饼啊,好东西!”王老汉也不客气,自己端了碗清得可见底儿的羊汤,一边就着炊饼往肚子里倒,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我跟你说啊,你这炊饼啊,以后可要出大名了。知道那芝麻李怎么起的事么,就是每人发一个炊饼,然后带大伙一起上!”
“好!”周围又响起了一片喝彩,众茶客拍案大笑,笑得满脸是泪。茶水把青衫溅湿了一大片,也不顾上去擦。
“是!”一干都快要被吓昏过去的太监宫女们,赶紧大声答应着。从地上跳起来,七手八脚地去收拾残局。奇氏轻轻摇了摇头,再度转过身,抢过妥欢帖木儿手中的锤子,像哄孩子般哄道:“大汗如果看这东西不顺眼了,叫底下人抬出去烧了便是。何必亲自动手去砸?!来,臣妾替你,接下来该砸哪?大汗只要吩咐一声,臣妾立刻去砸它个稀巴烂!”
哄完了妥欢帖木儿,扭过头,又对趴在地上的太监宫女们大声呵斥道:“一群没眼色的东西,还不赶紧动手收拾干净了!难道还要等着大汗专门给尔等下一道圣旨么?”
“不是一道,是五道。第一道先劈了兀剌不花老贼,后面四道,东南西北,和*图*书将二十万大军杀了个干干净净!”卖羊杂汤的王老汉也笑了笑,认认真真地纠正。顺手拿出一个大木碗,用抹布随便擦了擦,从锅里舀了一大碗羊杂汤,又狠狠心,朝里边多放了几段肥肠。然后将碗朝桌子边上推了堆,故作大方地说道:“来,喝碗羊杂暖暖身子。这顿,老哥我请!”
说到这儿,他心里又突然涌起一股悲凉,摆摆手,对着刚刚跑进来的怯薛们吩咐,“不用了,留下它。朕,朕明天找东西修修,修修吧,唉!说不定,说不定还能让它好起来!”
“诺!”众怯薛们听得满头雾水,只好答应一声,又倒着退出了门外。
而那些当武将的,当武将的,则吃空饷吃到帐下亲兵都没剩下几个,遇到上头查验时,居然要把家中的奴才和婢女,套上铠甲去滥竽充数。
大明殿门口当值的怯薛们,也都是聪明人。赶紧偷偷分了一个口齿伶俐的,跑到西侧的明仁殿去搬救兵。那明仁殿的第二皇后奇氏,乃为妥欢帖睦尔在幼年被驱逐到平壤时的高丽侍女,与妥欢帖木儿算得上共患难过的。听到怯薛的描述之后,立刻扔下手上的波斯猫,由随身太监朴不花搀扶着,大步流星朝延春阁走来。
“可不是么?咱真定府要是有谁敢学一学芝麻李,老汉我天天羊汤让他可着劲儿喝!”
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肯定瞒不住朝廷在民间的眼线。很快,有关秘奏就通过特殊途径送进了皇宫里头。蒙古帝国第十五任天可汗,蒙元王朝第十一任皇帝孛儿只斤·妥欢帖睦尔看过,气得飞起一脚,和_图_书就把摆在身前的御案踹翻在地上。随后有从身边抄起一把平素做木匠活用的铁锤,“七里咔嚓”将他自己刚刚做好的自鸣宫漏砸了个粉身碎骨!
“好咧!”说书人赶紧把眼皮睁开,双目中精光四射。抬手之间,两枚元武宗在位时铸造的至大通宝已经不见了踪影。随即又是一拍醒木,“啪。这其他几位将军的来历,咱们且不细表。今天单说这第八位将军,四翼大鹏雷震子。”
“话说玉皇麾下托塔天尊李靖,兄弟九人驻守通天河,妖魔鬼怪到此一概止步。到底是哪九位仙爷?各位看官莫急,且听俺慢慢道来!除了李靖李元帅之外,这排在头一位的,名字叫做云里金刚彭大,手持一把开山巨斧,重一万四千多斤……”大都城的茶馆里,说平话的先生一拍惊堂木,两眼紧闭,如醉如痴。
至于西域诸汗国,就更不说了。当年若非自己的祖父曲律可汗狠狠去打了一通,早就纷纷自立门户了。即便如此,现在朝廷想要从各汗国手里调点了兵马来平叛,都难比登天。除了金帐汗国像羊拉屎般给挤出了万把人之外,其他各汗,都将自己的圣旨当成了耳旁风。
“好!”才报了个名字,周围喝茶的小贩、轿夫、还有一些落魄读书人,已经大声喝起了彩来,一个拍打桌椅,兴高采烈。
只是,抓回来之后,才知道这个帝国已经被燕帖木儿和伯颜给糟蹋成了甚么模样?朝廷治下,饿殍遍地,盗匪横行,当文官的只管变着法子捞钱,所属始参日拜见钱,无事白要曰撒花钱,逢节曰追节钱,生辰日生日钱,hetushu•com管事而索曰常例钱,送迎曰人情钱,勾追曰赍发钱,论诉曰公事钱……明目之多,冠绝古今,让他这个当皇帝的都叹为观止!
蒙元王朝皇宫虽然建得颇为花心思,但论规模,比大唐和大宋的皇宫都小了不少,跟后世大明朝的皇宫,更是差了不止一点半点。因此这位奇皇后并没花太长时间,就已经来到了延春堂门口,先吩咐朴不花撩开厚厚的毛绒外帘,趴在门缝上朝里头偷看了几眼,然后亲手将门推开,笑着说道:“大汗这又生谁的气呢?把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流水漏也给砸烂了。看看,这满地是水,大冬天的,也不怕寒了腿!”
两个黄土埋了半截的老汉,你一句,我一句,边吃边聊。越说声越高,越说声越高,热辣辣的话语吹破十二月的寒风,在空中飘飘荡荡。
“可惜咱们这边,没有那等英雄人物,否则,老汉我把这筐子炊饼全舍了,又值几个钱啊?!”
“唉!”望着已经被自己砸得破烂不堪的宫漏,妥欢帖木儿继续长吁短叹。这大元帝国,眼下不就是一架烂宫漏么?先被权臣燕铁木儿胡乱给砸了一通,又被权臣伯颜给胡乱砸了第二通。等自己终于长大了,联合脱脱驱逐了伯颜,整个帝国已经烂得到处都是窟窿,想修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先下手了。
“得了吧,老九,一场通天河大战,你从早晨说道现在,我这厢茶水都灌下去四壶了,你那边正主还没出场呢!别灌了,别灌了,赶紧换一段过瘾的!”有名老茶客听得着急,从口袋里掏出几枚至大通宝,“当啷”一声扔进说书人身边的小竹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