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四十一章 伊万诺夫

在自家大门口捡回来个老兵油子,朱八十一心情非常愉快。虽然从身背后传过来的气味儿实在有些难闻,熏得头晕脑胀。
“那你就慢慢想,该在我帐下干多少年,才能赎回你乱杀无辜的罪行?!洪三,你把他带到西门外的军营里,先洗干净了,再带他去见我!”朱八十一丢下一句话,加快速度,先去远了。只留下亲兵队长徐洪三,看着失魂落魄的伊万诺夫,撇了撇嘴,低声数落:“你这个人怎么不知道好歹呢?!大人把你从苦力队里捞出来,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你居然还想着干满两年后就离开?!就两年时间,你对得起大人的活命之恩么?!况且这里距离你老家好几万里地,即便大人放你走,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活着走到家?!”
对于这些屠城凶手,他没有半点好印象。所以两个月以来,从没想过替任何人求情。鉴于眼下红巾军整体上严重缺乏战阵训练,所以他才不得不废物利用一番。后者想从他这里得到更多,却是难比登天。
他是临时从二十一世纪的记忆里,找出了一个激励员工卖命的办法,以免伊万诺夫失去了希望,出工不出力。谁料伊万诺夫此刻也改了主意,想都不想,大声回应,“十年就十年,我不要军饷。但是你得给我一个千人队,这个队里边怎么训练,怎么打仗,让谁当军官,都我一个人说得算!”
“我叫伊万诺夫,不是懦夫!”伊万诺夫立刻红着眼睛抬起头,大声抗议。然而想到来中国的路上所花费的时间和沿途遇到的风险,又觉得浑身上下一阵阵发软,叹了口气hetushu.com,呻吟着说道:“将蒙古人赶走,哪那么容易?!斯拉夫人,加泰罗尼亚人,大食人,还有西面那些异教徒,这些年一直在试。哪一次,不是被蒙古人杀得到处都是尸体?!不可能,你们不可能的。伊万之所以提出替大人干两年,就是知道你们不可能坚持更长时间。你们甚至连两年都坚持不了,火药虽然厉害,却只能靠近了扔。蒙古人离得老远便用弓箭,用强弩,只要不让你们靠近……不可能的,你们现在这个样子,很可能连半年都坚持不了!”
“不可能?!”伊万诺夫立刻摇头,不认为红巾军在同样武器条件下,有任何希望。然而看到徐洪三又朝自己瞪圆了眼睛,立刻慌慌张张地改口,“我,我可以试试。蒙古人,蒙古人其实也不像以前那么厉害了。他们,他们日子过得太好,已经,已经不像,不像他们的前辈那样有勇气了。那个,那个,他们的军队组织太粗糙了,千人队以下,就是百夫人队,百人队以下,直接就是十人队。间隔太大,指挥起来特别散乱。咱们,咱们可以从这里先,先改起来。等到了战场上,好有针对性地打他们的薄弱环节!”
“你就没想过将刀子抬高几寸?!让他们趁机逃走?!”朱八十一又狠狠瞪了此人一眼,没好气地指责。
想到自己日后也许有一天,会以解放者的姿态,杀回故乡。将那些骑在父母兄弟头上作威作福的蒙古老爷们,一个个从宝座上扯下来,套上铁链去掏大粪。他的眼睛就愈发地明亮。试试就试试,反正即便吃http://www•hetushu.com了败仗,以自己的身手,也未必没机会从战场上逃之夭夭。
“我,我……”伊万诺夫双手抱着脑袋,无力地蹲了下去。他先前是看出来朱八十一心软好说话,所以才壮着胆子,试图替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至于两年时间够不够赎罪或者报恩,两年期满之后自己如何回家,却是想都没顾得上想。
见伊万诺夫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顿了顿,他又继续补充道:“你是被我俘虏来的,又长得和大伙都不一样。直接下去带兵,弟兄们肯定不会听你的话。不如就先留在我身边做,做参军,参赞军务。跟我一起想办法训练弟兄们,教他们如何打仗。如何在没有火药的情况下,也能打赢蒙古人?!”
“不服就跟着老子去找都督报到!勇敢不勇敢阵前见,别在这里拿嘴巴吹!”徐洪三又狠狠打了他几下,收起刀,飞身跳上坐骑。“走,先跟老子去洗澡,把你这一身臭气洗干净了。打不打得过蒙古人,你没试试怎么知道?!至少,我们试到现在还没输过!”
老兵油子伊万诺夫却没将距离拉远一点儿的觉悟,一路上,不停地跟在马尾巴之后讨价还价,“主人是个贵族。贵族都是上帝的宠儿,心怀慈悲。抓了俘虏之后,会准许他们的家族支付赎金,赎回他们的自由。”
“试试?!”伊万诺夫的眼睛亮了亮,小声重复。试试就试试吧,反正眼下也没地方可去。跟着姓朱的将军干,总比继续掏大粪强。说不定哪天真的能带一队弟兄打回老家去呢?
但是,融合了两个世界记忆的朱和_图_书八十一,却不愿做得如此粗疏。早在兀剌不花兵临徐州城下之前,他就亲手抓了战兵的训练,并且将辅兵的基层将领选拔,控制到了百夫长一层。
徐洪三没有融合来自另一个时空的灵魂,对于屠城的血债,看得远不像朱八十一那样重。见伊万诺夫挺大个块头,却蹲在地上做烂泥状,忍不住撇了撇嘴,低声奚落道:“怪不得你叫懦夫,原来是个没骨头的!你一个人回不了家,不会想办法带着几百号弟兄一路杀回去?只要咱们一起赶走了鞑子,弟兄们就是再陪着你走一趟西域,又能如何?!”
那伊万诺夫没机会爬起来反击,只好用手捂住脸,抽泣着哭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说得都是实话,实话。即便你们都督大人真的像传闻中一样,得到了上帝宠爱也不可能。以前每次反抗的时候,斯拉夫人都向上帝献祭,每个人胸前都带着十字架。可是照样,照样被蒙古人杀得到处都是尸体!”
“我打烂你的臭嘴!”徐洪三大怒,轮着带鞘的刀朝伊万诺夫脸上猛抽。
无奈已经整整两个月没吃过一顿饱饭,拳脚根本使不出多少力气。而徐洪三原本身手就不弱,最近半年来又是顿顿敞开了肚皮吃。因此二人刚一交手,就立刻分出胜负。看上去足足别对方高了两头的伊万诺夫,被徐洪三瞬间放翻在地。刀鞘像敲木鱼儿一样在脑袋上敲个不停。
“我没有!”这下,可是把伊万诺夫给刺激到了,又一个轱辘爬起来,冲着他怒目而视。“我打仗一直很勇敢。比,比瑞士人还勇敢。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被人抓hetushu.com了俘虏。还是,还是被你家将军弄出来的火药弹给炸晕了过去,才被你们捉到的!”
朱八十一也洗过了澡,换过了衣服。正抱着本刚刚买来的孙子兵法死记硬背。看了伊万诺夫穿上盔甲之后的英武模样,满意地点点头。笑着说道:“嗯,的确是块当兵的料子。你刚才的条件我自己考虑过了,十年,在我这里干满十年,我就可以放你离开。这十年里,我给你发千夫长的军饷,一文钱都不会克扣,管吃管穿。等合同期满了,你带着钱离开,回去后也能买个庄园养老!”
“我只是都督一个人的奴隶!”伊万诺夫原本就是兵痞,此刻手脚上都没有铁链约束,岂肯再忍气吞声。立刻挥舞着拳头冲上来,要跟徐洪三拼命。
“但是我们毕竟在反抗!”徐洪三不知道十字架是什么,却知道伊万诺夫不看好红巾军的前途。一边继续轮着刀鞘朝对方身上乱打,一边不懈地数落,“毕竟我们活着的时候,没有再把脖子伸给人家砍。而你,还当过二十年的兵呢。就学会怎么给蒙古人舔屁股了!”
平心而论,这个条件并不算十分过分。无论红巾军还是蒙元方面,将领对军队的控制都不是非常精细。各军主将除了亲兵之外,基本上也就管到千夫长一级。千夫长以下的军官任免和队伍训练,甚至军饷发放,都由千夫长本人负责。上面的将领根本不做任何干涉。
“那,那……”伊万诺夫立刻被问住了,嘴唇濡嗫了半晌,才喃喃地辩解,“那,那是兀剌不花大人下的命令!他,他是主将。伊万,伊万当时只是个百夫长!没,没资格向m.hetushu.com他提出建议!”
因此对于初来乍到的伊万诺夫,朱八十一是绝对不肯直接就派他单独领军的。一则此人当过红巾军的俘虏,威望不足以服众。二来他朱八十一可不是传说中的那些王霸之才,刚刚抓到的敌军将领,也敢放心地让对方给自己守寝帐的大门。故而在听完了对方的要求,便笑了笑,轻轻摇头,“军饷还是给你照着千夫长开,但是我不会派你下去带兵。”
经历了上一场恶战之后,他对军队的控制力更加牢固。所有百夫长以上的将领,无论战兵辅兵,都换成了最后陪着自己一道去炸兀剌不花那批弟兄。当日带领辅兵,并没到城外参战的军官,则全都降了一级,给新升上来的人当了当副手。而是当时凡畏缩不前的,无论最初是谁提拔起来的,一律降职做了小兵。至于少数几个当时脱离队伍逃走者,连做战兵的资格都被剥夺了,直接发到辅兵里边去干最苦最累的活,视以后的表现,再决定给不会改过自新的机会。
抱着先在红巾军里混一段日子的心思,他跟在徐洪三身后去洗了澡。然后又由徐洪三带着,到苏先生那里领了一套镔铁甲,包铁战靴。穿戴整齐了,才去朱八十一平素处理公务的议事厅报道。
“你们在沛县屠城的时候,给过当地人花钱赎命的机会么?!”实在被熏得无法忍受,朱八十一忍不住回过头来,瞪着一双牛铃铛般的大眼睛质问。
伊万诺夫被问得哑口无言,跟在马背后又沉默了好一阵儿,才再次喃喃地说道:“我,我是个佣兵,只,只懂得打仗。将军说得这些,我,我当时的确没想过。也不会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