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四十二章 外面的世界

“噢,是吗。那我想想,应该,应该是前几年,一个过路的色目传教士跟我说起过欧罗巴的事情吧!”朱八十一最讨厌装神弄鬼,犹豫了一下,随口编道。
“啊!”伊万诺夫夸张的惨叫,连忙将手铳放回盒子里,点头回应,“见过,眼下不但大元有,欧洲也有了,比这个大,模样都差不多。不过这东西不太好用,九十腕尺,也就是你们说的三十步距离之外,就打不穿铠甲了。装填也特别麻烦,还不如弓箭好用呢。唯一好处是不需要训练,是个人端起来就能用!”(注1)
“又他奶奶的被网络给坑了!”想到这儿,朱八十一忍不住仰天长叹。谁说古代人好哄来着!自己怎么被古人摆了一道又一道?!纵观世界穿越历史,论倒霉程度,自己恐怕不算头一份,也能排到前三吧。咱朱某人,运气怎么这般差?!
朱八十一见了伊万诺夫的表情,便知道关于欧洲历史的探讨,短时间内甭想再进行不下去了。好在到了此时他已经了解得差不多,知道英法百年战争刚刚开始,西班牙和葡萄牙还没兴起,君士坦丁堡也还没陷落到奥斯曼帝国手中。当然短时间内也暂时还不会有什么大航海时代,更不会有什么八国联军了。
“嗯!”虽然不疼,却也让他微微一愣,质疑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心里却偷偷暗道:“怪不得城里便边的人都说都督是天使在人间的化身。即便这传言有夸张的成分,都督至少是得到过神谕的。比教堂里的那www.hetushu.com些鸡奸犯距离上帝近得多!”
“眼下欧罗巴那边是什么情况?!是这个名字吧,我说你家乡那边!”朱八十一把他收到帐下,却不仅仅是为了替自己练兵。想了想,继续问道。
有赵君用这个喜欢鸡蛋里挑骨头的徐州军长史天天盯着,即便此刻伊万诺夫说出花来,朱八十一也不会轻易去碰触军队编制。但是他又不想太打击老佣兵的积极性,想了想,又笑着补充:“你初来乍到,还不了解情况。先缓两天,跟着徐百户多下去转转,待把咱们左军的情况摸清楚了,再给我出谋划策不迟!”
朱八十一对欧洲这段时间的历史了解得极少,但这个少,却是相对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来说的。相对于十四世纪中叶的中国人,无论是饱学鸿儒,还是普通白丁,他的那点儿可怜的世界历史知识,都称得上是渊博到了极点。一边听着伊万诺夫的介绍,一边对照着自己了解的内容,频频点头,遇到实在犯迷糊的地方,提出的几个问题,也都恰恰提到了点子上。如是聊了大约半柱香时间之后,伊万诺夫已经顾不上再偷看他的表情,而是张大了嘴巴,直挺挺的跪了下去,“伟大的先知,伊万诺夫不该怀疑您!伊万诺夫请您宽宏大量,原谅,原谅伊万诺夫的愚蠢。伊万诺夫愿意做您的奴仆,一辈子都追随您,用生命来捍卫您的安全,捍卫您的荣耀!”
“行了,咱们不说这些!”朱八十一又笑着拍了http://m•hetushu•com拍他的肩膀,将话头拉回正题,“欧罗巴那边是什么样子?你能不能大致跟我介绍一下?我比较好奇?!”
“手铳!”伊万诺夫的眼睛登时一亮,从盒子中将火枪抓起来,端在手里,冲着窗外来回比划,嘴里还不停地发出“呯!呯!”的声音。
“不是让你玩儿的,大人问你话呢!”徐洪三立刻拍了他一巴掌,大声提醒。
在这里,除了语言需要重新学之外,其他方面各项条件,倒比在欧罗巴那边当兵优越得多。饭菜很好吃,气候四季分明,纪律要求也不算严格。并且还没什么缺德的教堂来收十一税。只可惜,第一次出战,就被“敌人”给抓了俘虏,以后能不能活着回去,还是未知。
想到这儿,他又从书桌上拿起火枪盒子,当着徐洪三和伊万诺夫的面儿将盒盖掀开,指着里边的铜手铳问道:“伊万,这东西,你以前在欧洲见过么?蒙元那边,我是说你在来到中国后,见到得多么?”
高加索人自打十一世纪起,就开始信奉东正教。最近几十年虽然受到了基督教的极力侵袭,蒙古统治者对于上帝之说也不太感兴趣。但是在民间,东正教的影响力依旧非常庞大。即便平素从来不去教堂的人,也坚信上帝、先知和大天使长的存在。所以遇到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本能地就会往神迹上靠。
“我家乡那边还不算欧罗巴!”一日之内,已经是第二次从朱八十一里听到自己熟悉的词语了m.hetushu.com。惊诧之余,令伊万诺夫倍感亲切,立刻高兴了起来,大声回应。“要翻过,翻过大高加索山才算。不过我最近十几年一直在欧罗巴那边打仗,直到前年夏天,才攒够了一笔买牧场的钱,回到家乡。”
一边说,他一边偷偷打量朱八十一的表情,很好奇这个年青的叛军都督,怎么会对欧罗巴的事情如此感兴趣?一点儿也不像自己以前见到的蒙元高官,总自以为住在整个世界的正中央!
不存在八国联军,学某个二鬼子那样携洋自重的愿望也彻底落空,他能从此刻的欧洲得到的,除了眼前这个老佣兵所掌握的团队作战技巧之外,恐怕只有最简单的火器知识了。
注1:十四世纪欧洲,计量单位为腕尺。大约一腕尺在52到53厘米左右。误差很大。
“起来,起来!”朱八十一不知道自己随口说出几个欧洲的国家名字和地名,居然能起到“虎躯一震”的效果,愣了愣,双手用力,将伊万诺夫从地上拉起。“我只是,只是读的书多,读过几本书而已,不是什么先知!”
“我会帮人盖房子!”伊万诺夫立刻举起手,大声强调。一句话说完了,却忍不住又唉声叹气。自己故乡那边原本就没多少人,这些年又被教堂和贵族们轮番盘剥,普通百姓家里都穷得叮当响,哪里有闲钱翻盖房子?而那些有钱的财主老爷,可以到大城市去请手艺高超的工匠,有谁会瞧得起他这半桶水的老佣兵?!
“那倒是不急!”朱八十一笑了笑,轻轻摇hetushu.com头。前后几个月磨合下来,他也觉得红巾军目前的军队编伍方式并不太适合战场。然而红巾军的编伍方式照搬自北元,有着现成的例子可循。作为芝麻李麾下的一名将领,他要是擅自把另一个时空的三三制或者三四制给搬过来,能不能适应眼下的战争模式还不好说,一个擅改军制,居心叵测的帽子,肯定又是跑不了的。
一时间,竟然发现除了给眼前这位朱都督卖命之外,天下之大,自己居然无处容身。伊万诺夫不由得咧了下嘴,苦笑着说道:“都督说得对!我现在回去,即便不死在半路上,也得饿死在家里。还是跟着您干吧,至少还有个希望!”
“不要着急,十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朱八十一能感觉到老兵油子心里的惆怅,拍了下此人的肩膀,笑着安慰,“况且你现在一文钱都没有,即便回到家乡去,不也没法过日子么?!”
说到回家,他的脸色又露出一片黯然。攒的那笔钱,按照他当年离开家乡时的价格,足够买一座肉眼看不到边的牧场。然而当他回到故乡之后,却发现牧场的价格已经翻了十倍,手头的钱只够买下巴掌大的一块了。并且还要给教堂缴税、给大公缴税,给金帐汗国派来的万户缴税。不得已,他只好接受了大公的雇佣,再度拿起了武器。然后与其他被征召的士兵一道被集中送到金帐汗国的都城,再迤逦向东走了四个多月,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过度。
“即便是传教士,所走过的地方也极其有限,不可能知道m.hetushu.com得比您还多!”伊万诺夫坚决不信,继续低声驳斥。话刚一出口,穿着铁靴子的脚忽然被人徐洪三狠狠踩了一下。
说罢,按照不知道从哪学来的礼节,手脚和脑袋同时趴了下去,五体投地。
“您的奴仆来大元两年多了,从来没遇见过比您还渊博的人。也从来没听说哪一本书里,介绍了眼下欧罗巴的情况!”伊万诺夫不敢用力挣扎,却坚持不肯相信朱八十一的解释。
“很没意思,到处都在打仗。不打仗的地方,又在闹瘟疫,一座城市里的人,转眼间就死个精光!”伊万诺夫想了想,叹息着回应。“法兰西人和诺曼底人的后裔,已经打了整整十年,因为黑死病才暂时停了战。东面奥斯曼人在步步紧逼,马上就要打到君士坦丁堡了,但当地的农民还在忙着抗税,几个领主互相在算计,谁也顾不上管外边的事情……”
“那——,遵命!”伊万诺夫打了小半辈子仗,先后伺候过的将主不下二十个。性子虽然桀骜了些,基本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学会了一点儿。见朱八十一两次都打断了自己的话头,就明白自己还没能完全取得对方的信任。便施了礼,闭上嘴巴不再乱出主意了。
“才三十步?!”朱八十一闻听,立刻知道自己被李四给骗了。这手铳看起来做工精良,实际威力自己前一段时间炸坏的那门盏口铳差不多。只适合摆出来吓唬人。也就是自己这种融合了另一个世界记忆,谈枪色变的人会被李四那厮给糊弄住。当时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不会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