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五十八章 想飞的菜鸟

“我,我……”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居然被都督大人掀了老底,千夫长刘子云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嘴巴濡嗫半晌,却一句让人放心的话都说不出。
“藏我身后,一会儿替我装火药!”徐洪三一把推开此人,端平大抬枪,用枪口搜索对面阿速人的前胸。四百步、三百八十、三百七、三百……奶奶的,你倒是走得快一点儿啊,都他奶奶的缠了小脚么,这么半天才走了不到两百步,你们是出来闲逛的么?!
“都督当时是个菜鸟,很菜很菜的那种!”许多许多年后,终于圆了自己侯爵美梦的伊万诺夫,举着一杯葡萄酒,对着来访者如是回忆。“但是这个菜鸟,却知道如何弥补自己的不足,如何带着大伙一起成长。所以我们徐州左军,即便遭受再大的打击,也能很快爬起来。并且越战越强,越战越强,直到把所有对手踏在脚下!”
“稳住,他们是故意的,在跟咱们比耐心!不要慌,慌就先输了!”朱八十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跟了过来,拍了下他的肩膀,然后又快速走向别的将士。伸出手去,逐个在大伙肩膀上轻拍。“别紧张,跟我学,深呼吸,然后,慢慢吐气,吐气。对,就这样!这伙鞑子只有三千人,咱们每个人杀掉两个就够了!刘子云,带好你的掷弹兵,待会儿别把手雷丢到自己人脑袋上!”
阿速军动了,一个千人队留守在帅旗下,另外两个千人队和*图*书,则迅速分为正面和左侧两个部分。正面的那支下了马,举着盾牌、短刀和角弓,徒步缓缓向红巾军的车墙迫近。左侧的那支则牵着马继续向更远的位置迂回,与目标、自家队友之间,在行进中组成了一个怪异的三角。
“都督当时不会打仗,我们谁都不会!”帝国十大元帅之一,开国楚公刘子云笑了笑,得意洋洋,“但是我们可以学,跟书本学,跟老伊万学,跟鞑子学。谁天生就是会打仗的?学着学着,我们就都会了!”
“等会儿步兵走到两百三十腕尺,就是八十步左右,会先用轻箭发起一轮试探。这时候让弟兄们拿盾牌护住面部就行了,不用急着还击。这种箭,穿不破我们罗刹人的镔铁甲,也更不可能穿破您监制的那种铁壳子!”老兵痞的声音继续传来,有一点点紧张,但是更多的是临战前的兴奋。多年佣兵生涯,已经把一些后天培养出来的东西,变成了人体的先天本能。无论面对怎样的敌人,在开始战斗之前,他心跳都会加快一半儿,听觉、视觉和各种乱七八糟的感觉,也加倍的灵敏。
铁匠师父连老黑正双手抱着架在木头支撑上的抬枪打哆嗦。看见到徐洪三向自己跑了过来,立刻喜出望外,“千户大人……”
作为半个穿越者,朱八十一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比这个时代任何人,都懂得学习。那些“英年早逝”的老师们http://www.hetushu•com,非但在他的大脑里,填进去了各种各样的有用没有的知识。还通过潜移默化,教会了他如何自学,如何在周边的人群中汲取营养。仅凭着最后这一点,他就足以令他在这个时代成为翘楚。周围环境的影响,只是将脱颖而出的速度延缓,或者加速而已!
紧张怎么半,想办法放松呗!放松自己,同时也放松别人。
我不怕,你们也别紧张。三千人,每人捅两下的事情。走着走着,他的口齿就变得清晰起来,脚步也越来越沉稳。走着,走着,将士们脸上就露出会心的笑容,同时用力握稳手中的短刃长矛。
“我这里用不到你!”朱八十一拍了一下腰间的杀猪刀状短刃,大声补充。“有此物在,一般人伤不了我。你的箭法好,手也比连老黑稳当。一会儿等敌军到了近前,给我瞄着当官儿的打!”
不是他自吹自擂,一把杀猪刀在手,普通北元士兵还真奈何不了他。毕竟在十四世纪这个普遍营养不良的时代,像朱老蔫这种每天以猪下水或者猪油佐餐,并且一吃就是十好几年的人并不多见。更何况杀猪也好,杀牛也罢,提刀子捅人也罢,讲究得都是“稳、准、狠”三个字。十多年的屠夫生涯,上千条牲畜的性命,早就把朱老蔫的神经磨得无比粗大。根本不会受到血腥气的影响,抓起刀子来,闭上眼睛也会朝心脏处捅。
伊万诺夫见他和*图*书如此,只好摇了摇头,继续去前面检视车墙。在米兰附近当佣兵时,他曾经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当时佣兵们就是用装稻草的车子挡住了对手的战马,然后点燃稻草,藏在车身组成的圈子后用长枪和利斧击败了敌人。不过那次敌军是多少来着?好像有七十多人吧,看上去黑压压好大一波!这次,这次对面来了,来了三千!奶奶的,东方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三千铁甲骑兵,都够推平整个法兰西了!
一个菜鸟将军带着一群菜鸟兵,想要不被人抓去下汤锅,就得努力拍动翅膀。朱八十一强行压制住狂乱的心跳,继续慢慢在队伍中走动,每走几步,就弯下腰去,跟这个说几句,跟那个聊几句。在缓解自己的情绪同时,想尽一切办法去帮助身边的人。哪怕他能想出的办法是如此的笨拙。
“咚咚咚咚咚咚!”忽然间,山下传来一通震耳欲聋的鼓声,将他的心神强行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徐洪三在平素训练时,也跟朱八十一交过手,知道自家提督绝对有能力自保。看了一眼后者那杀猪刀模样的独门兵器,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一声“是”,撒腿跑开了。
“好了,我相信你!”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朱八十一拍了拍刘子云的肩膀,走向下一群目标。他不是什么将门之后,也不是什么天纵英才。但是他却知道这个时刻自己的心态如何,知道此时此刻,队伍中的大多数人,心态肯hetushu.com定都跟自己一样紧张。
“噢,明白了!”朱八十一的心境被山下的鼓声催得有点紧张,但在老兵痞的提醒下,很快就弄清楚了敌军的意图。立体几何是高中时代的必修课,数学老师虽然也“英年早逝”,但好歹把一些基本概念刻强填进了朱大鹏的脑子里。从侧面斜向上切,距离虽然拉长了,单位距离内需要克服的高度差却大幅降低,多出来的路途,刚好给战马提供加速空间!
“都督,我是您的亲兵!”徐洪三愣了一下,大声抗议。亲兵队长的任务是尽一切可能保护主将,而不是去摆弄那个被叫做抬枪的铜管子。尽管在这之前,他曾经对此物爱不释手。
“关键是在一百五十腕尺,就是五十步左右。该死,为什么没人给统一一下。”老佣兵伊万一边大声抱怨着,一边继续喋喋不休,“五十步左右,他们会换重箭,就是你们说的破甲锥。这时候咱们要抢先下手,先拿你那三门火炮喷他们一轮,然后让弓箭手立刻反击。接着前排用刀盾兵顶住,后排长枪兵赶紧压上去,把长枪探到车墙上,防备敌军骑兵趁机发起冲锋。”
“你去把连老黑替下来,让他到后边躲着!”用力推了徐洪三一把,他突然低声命令。
“你说那一仗啊!都督可是带着我们露大脸了。知道不?当时我们几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上阵。知道不?对面的是阿速军,鞑子皇帝的亲兵。”同样是很多很多年后和_图_书,白发苍苍的连老黑抽着旱烟,得意洋洋地炫耀。无论朱八十一后来如何风云叱咤,这帮老兄弟,却总爱称他一声都督。并且视此为少数人的绝对特权,绝对不准后来者染指。“都督带着我们一群菜鸟,跟鞑子皇帝的亲兵干上了!知道不,那才是我们真正的第一仗!从那之后,就再也没人敢轻视过我们!”
见到他窘迫成如此模样,周围的弟兄们笑得愈发大声。笑着,笑着,心中的紧张劲儿就减弱了一大半儿,原本干涩的嗓子,也突然变得湿润了起来。
“知道!我马上就去安排!”此时此刻,在肾上腺的作用下,朱八十一的头脑和视觉也越来越清晰。
“先不用管左边,他们要走到二百步以内,才会跳上坐骑,然后斜着往上冲。只有这样做,才能充分利用战马的速度!”老兵痞伊万诺夫迅速跑回朱八十一身边,大声向自家主将解释。
“哈哈哈——!”已经紧张得有些四肢发僵的弟兄们,发出一阵干涩的哄笑声。刘子云曾经跟在朱都督身后去杀鞑子,半途中留下来吸引敌军注意力。当时大伙都已经他死定了,谁料打扫战场时,他又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按道理,此人的身手和胆气都是一等一。可就是这样一个艺高胆大的家伙,在当了掷弹兵的千夫长之后,却缕缕犯错。好几次在战术演练当中,都指挥着手下弟兄们,把木头做的手雷扔到了正在冲锋的自家队伍里,将弟兄们砸了个鼻青脸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