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八十九章 何谓英雄

“你个老彭,除了打仗,还关心过什么?!”赵君用笑着数落了他一句,将目光转向朱八十一,静待后者的下文。
“诸位将军如果累了的话,尽管到里边的房间去休息!都是刚刚打扫出来的,床榻上的被褥也专门换过!”千夫长刘子云心细,见毛贵等人都满脸疲惫,走上前,笑着建议。
“老赵,你别总针对他行不行?!”芝麻李扭头白了他一眼,不耐烦地说道。“不就是三万斤铜么?全铸成钱,能花到几时?可要是铸造成了他说的那种火炮,往徐州城的城墙上一摆。再来多少鞑子,都休想靠近城墙半步!”
“妇人之仁不妇人之仁我不知道,那是你们读书人的说法。我就知道……”芝麻李找了张椅子慢慢坐下去,缓缓说道,“这年头,杀人真的很容易。杀得越多,越有人怕你,越是拿你当英雄。而活人,却比杀人难得多。你和我,还有毛贵、彭大,咱们都是杀人的人。而朱兄弟,却是咱们当中,唯一一个能活人的人!!”
“不光是这些!”芝麻李又笑了笑,轻轻摇头。“老赵,你知道么?第一眼看到这小子,我就确信他不是什么佛子。但,但这小子,跟咱们,跟所有人都不一样。破城那一夜,咱们都忙着杀人,很多弟兄都杀红了眼,根本忘记了自己以前其实也是苦出身,和平头百姓没啥两样。而他当时的所作所为,却全是为了活人。包括现在,他之所以将阿速人卖了个驴子价钱,其和*图*书实也不光是为了泄愤。主要原因,还是不愿意杀人。”
众人谈谈说说,转眼就来到临时充当中军的大院内。朱八十一命令亲兵将大伙的战马牵去喂食喂水,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将芝麻李等客人迎进了正房当中。
但是,他对朱八十一的反感,却不仅仅因为对方擅自决定了铜料的用途。想了想,继续说道:“铜他想怎么用,我不拦着。不过他问都不问,就把俘虏全给放掉,也实在太过分了些。那些阿速人,祖一辈父一辈都在军中服役,放回去后养上几天,难免又会骑着马杀过来!”
说着话,先撩开门帘,三步两步冲进了对面的卧房。
“大总管,大总管说得是!”众将闻听,先是微微一愣。然后都大笑着回应。
“妇人之仁!”赵君用撇撇嘴,大声冷笑。
“原来主将是个窝囊废!可惜了这群骑兵了!”众人闻听,又开始大骂阿速军主帅赫厮无耻,并且对因为主帅落荒而逃才全军溃败的阿速将士,表示出了深切的同情。
待听闻阿速人利用战马的速度,没完没了地朝左军兄弟身上扔链锤,砸得弟兄们无法还手之时,便忍不住大声骂道:“可恶,太可恶了。有本事下了马来面对面厮杀,打了就跑,算什么英雄!”
“好了,不说这些没用的废话!总之就一句,咱们起兵,是为了给汉家儿郎争条活路,不是为了杀人放火。”芝麻李又一挥手,大声总结。随即,将手和-图-书掌放下来,用力揉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大声问道:“朱兄弟,什么时候能开饭?!跑了一天一夜,哥哥我都快饿死了!”
“的确如此!”朱八十一想了想,佩服地点头,“末将审问了几个俘虏,都招认说,他们是从鱼台县那边,突然转头沿运河南下的。为了怕我跑掉,连辅兵和辎重,都留在了附近的码头上。”
“那我们……”毛贵用目光向芝麻李请示了一下,然后笑着回应,“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诸位哥哥,你们自己请便!”
“多亏吴良谋先在旁边跳了出来,吸引走了赫厮的亲兵!然后徐达才趁机冲了上去,吓得赫厮落荒而逃!”朱八十一点点头,笑着补充。对他来说,吴良谋显然是个了不得的福将。虽然阅历差了些,做起事情也有些虎头蛇尾。但昨天此子所起到的作用,却是谁也无法抹杀。
“行了,长史,粮食辎重的事情,您老回头再去清点。咱们先听听朱兄弟是怎么把这仗拿下来的,我这边都急得心里长大树了!”彭大听赵君用在杂事上说个没完,跳起来,大声打断。
其他几名将领也累得快散了架,此刻见一时没事情可干,也都跟芝麻李打了个招呼,被刘子云、伊万诺夫等人带着,分散到院子中的其他房间更衣洗漱。
“大总管宽宏!”没等别人开口,伊万诺夫抢先躬下身去,向芝麻李表示敬意。
“那就再捉他们一次!”芝麻李又看了赵君用一眼,毫不在乎地和*图*书说道。“能捉他们一次,就能活捉他们第二次。我就不信,第三次,他们还有脸过来!”
立刻有亲兵小跑着打来洗脸水,伺候芝麻李等人除掉铠甲,洗去脸上和手上的征尘。待都忙碌停当了,伙房那边将茶水和点心也都送了上来。芝麻李先招呼大家都落座,然后端了盏热茶,一边喝,一边说道:“这支阿速骑兵来得很突然!看情形,应该是在前往汴梁途中,听到了朱兄弟正在附近的消息,所以想趁机过来捡个顺手便宜!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最后便宜没捞着,最后把自己反倒给赔了进去!”
“大总管先在这里歇息片刻,末将这就下去让人准备!”朱八十一也对芝麻李的理智和豁达非常佩服,躬了下身子,快步出去找人安排酒宴。
“因为他会造火器,还特别能打仗!”赵君用叹了口气,悻悻地回应。
弓箭漫射,破甲锥近距离平射,掩护步卒冲击车墙。步卒攻击失利,骑兵立刻跟上,一扣接一扣,宛若行云流水。如此猛烈的攻击,左军居然挺了下来。如果换做自己当时在场……毛贵、彭大等人以目互视,都从彼此眼睛中看到了深深的震惊。
“没碰上,估计是恰好走两岔去了!”赵君用搔了下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涩然。
他有一半儿的工科灵魂,因此说出来的话虽然未经任何修饰,却条理分明,角度面面俱到。芝麻李等人听了,立刻犹如身临其境一般,不停地倒吸冷气。
“行,没问题。和图书只要我家都督说没问题,就没问题!”伊万诺夫先用眼神向朱八十一请教了一下,然后没口子答应。
“什么宽宏不宽宏的!”芝麻李不肯受他的马屁,大笑着摇头,“老子一开始起兵的时候,恨不得将天下鞑子和二鞑子,还有你们这些色目人,全都杀光了。可是后来老子仔细一琢磨,如果老子那样干了,岂不跟鞑子当年一个德行了么?!那老子还起这个兵干什么?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那辅兵和辎重呢,可不能给阿速人重整旗鼓的机会!”赵君用闻听,立刻急切地提醒。
“辅兵早就逃光了。”朱八十一笑了笑,低声汇报,“我派徐洪三带五十名弟兄去接收了辎重船,然后请船帮出马,立刻将辎重沿运河送往了徐州。徐洪三亲自护送船队到了黄河边上,然后才把任务交给了别人,自己又骑着马连夜赶了回来。”
看看屋子里已经没有了左军的弟兄,赵君用悄悄走到芝麻李身边,低声嗔怪道:“大总管对朱兄弟也太纵容了些!他凡事都自作主张……”
待听到徐达主动请缨,去偷袭敌军主帅,又忍不住摇着头否定,“冒险,这也太冒险了。万一阿速军主将在身边多留一些亲兵,周围再派足了斥候的话,他简直就是去送死!”
其后,就是打扫战场,清点缴获,收容俘虏的事情了。朱八十一用非常简单的语言,一带而过。最后,又将自己把俘虏卖了个驴子价钱,和答应不让千夫长鲍里厮死http://m•hetushu.com的事情,也如实汇报给了芝麻李知晓。
“人都是你抓来的,你看着处置就行!”芝麻李非常大气地一挥手,笑着吩咐。“说不定,那个鲍里厮,哪天也会像伊万一样,能派上大用场呢!他是阿速人,不是鞑子,没必要赶尽杀绝。即便他是鞑子,只要肯为咱们所用的话,放他一马又能如何?天底下这么多蒙古人,总不能都杀光了?!只要他肯遵守咱们徐州的规矩,不再仗着血脉身份欺负别人,老子才懒得管他是不是异族!”
“那倒是!”想想那火炮隔着五百步远,就能把人砸得肠穿肚烂的威力,赵君用轻轻点头。随着经验的增加,他也敏锐地发现,徐州是个四战之地,非常容易遭到攻击。而如果火炮真的如朱八十一所介绍的那般威力巨大的话,在城墙上一口气摆上几十门,绝对能令徐州城固若金汤。
“是啊,伊万,你这法子,能不能也教教我们?!”毛贵、彭大等人对伊万诺夫的印象都不错,异口同声地和后者商量。
见赵君用欲言又止的模样,他想了想,继续说道,“老赵,你别总是盯着他不放。我的确对他欣赏有加。但我欣赏他,是有原因的。”
朱八十一向芝麻李看了看,见此人没有反对的意思,便整理了下思绪,慢慢说道:“当时敌军来得突然,末将已经来不及仔细选战场,所以就根据吴家庄大公子的提议,就近找了个土丘把弟兄们拉了上去,将鸡公车摆在前面和侧面,阻挡战马的直接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