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一十一章 迷团

卧式钻床,皮带传动。虽然两样都只是个小小改进,但整个徐州城内,却无一人能想得出。包括他这个融合了后世灵魂的朱八十一,还有那个足迹贯穿东西的伊万诺夫,也没想到这两项简单的技术。
“你师父,他,他教你用这个,这个钻床的?!”朱八十一听了,心中越发觉得惊诧,不知不觉间,就有两行冷汗顺着鬓角淌了下来。
有很多飞轮儿的水车,就是利用了多个齿轮传动的水力机械。眼下将作坊里的水车内部只有三到四个齿轮,效率和可操控性就已经把外边常见的水车远远甩出了一大截。而焦玉师父的水车,居然有十几个,甚至几十个齿轮。那怎么可能仅仅是个水力磨坊?!那分明是一台工业母机!
正惊愕间,却听见焦玉漫不经心地回应道,“当然是师父教的了。小人不是世袭的匠户,小时候家里吃不起饭,就送小人去当道士。结果在道观里头,除了扫地打水做饭擦桌子,就是给小人的那个道士师父打下手!”
“暴殄天物,绝对是暴殄天物!”朱八十一心里不停地狂叫,恨不能将焦玉的脑袋劈开,看看里边到底还藏着什么有用的记忆。
这已经不是突破,而是飞跃了。飞跃的跨度,丝毫不亚于原始黑火药到朱八十一带来的标准配方火药!而眼前的这位焦玉,看起来却是个如假包换的元末“土著”。从言谈举止到打扮神情,都与他这个融合了两个灵魂的朱八十一m.hetushu•com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有铜簧做的机关,有艾绒做的火绳。虽然扳机和勾连部件暂时都是挂在侧面,没有像后世步枪一样置于枪身内部和枪身底侧。但整体上,一把真正可以被称作火枪的东西,终于在自己眼前定型了。而这一天,距离最初两个灵魂融合那一刻,已经足足过了九个多月,并且中间经历了无数波折。
“就是什么?说!别吞吞吐吐的。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朱八十一经常跟工匠们打交道,知道最直接有效的沟通办法。
这番惜才之心,明显超出了整个时代。把焦玉吓得一哆嗦,赶紧拼命摆手,“不,不敢,小的真心不敢!都督肯赏小的一口饭吃。小的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还敢跟您老人家提条件。就是,就是……”
“你师父的道号是什么?他的道观在什么地方?”
说着话,焦玉开始倒着摇动手轮。将钻头一分分从枪管里退出来,然后将枪管举到眼睛上,对着亮处仔细检查,“再磨一遍就差不多了。主要的是焊缝上起了棱,都是铜和锡铅,软,比铁好磨。”
穿越者,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穿越者。比自己早来了很多年,并且熟练地掌握了一些基础的机械制造工艺。除了这个答案之外,他找不出任何理由,解释眼前两项工艺的来源。
“有话就说?!只要你留下跟着我干,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尽管没能从对方手里得到更m.hetushu.com多的东西。朱八十一还是将焦玉当成了宝贝,笑了笑,大声鼓励!
随即就是用青铜条进行热融钎焊的过程,也像行云流水般娴熟无比。再接着,内外两根枪管正反相套的过程稍微费了些力气,中间不断要拿锉刀调整内管粗细。待两个管子嵌套完毕,再重新加热之后,剩下的锻合工作就可以交给一台百十斤力气的小型水锤来进行,也差不多是一炷香左右时间,就走完了整个过程。
“都督,都督?您老这是怎么了?需要,需要小的把黄师父叫起来么?”见朱大都督一幅马上就要发疯的模样,焦玉愣了愣,低声呼唤。此时此刻,他所想的却和朱八十一完全不一样。
其他工匠也纷纷蹲下身,这摸摸,那摸摸,对着钻床和皮带传动手钻啧啧赞叹。反倒把焦玉给挡在了人群外围,站也不是,走也不是,伸出黑黝黝地大手在自家头皮上猛挠。
此时此刻,朱八十一哪里还有兴趣继续观察工匠们如何学习使用钻床?几乎全部心思都在焦玉的那个死去的师父身上,虚弱地笑了笑,继续追问道:“那你从你师父哪里,还学了些什么东西?他留过图样给你么?造东西的图样?!”
师父死的时候他还小,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本就很淡的师徒之情,早就被岁月磨得丝毫不剩。记忆里唯一觉得弥足珍贵的,就是那两年在道观里,自己每天都能吃上饱饭,并且偶尔还能喝上几口师父和-图-书剩下的肉汤。
“你,你以前做过火铳?!”朱八十一两只眼睛瞪得比牛铃铛还大,倒退了几步,哑着嗓子问道。
然而焦玉接下来的动作,却看得他的双目间隐隐有些发麻。只见此人熟练地用铁钳夹起一片大约三、四毫米厚度的熟铁皮,先放在炭炉上烧红了,然后卷在一根事先打好的铁棍子上。紧跟着,用小锤指挥着两名拎大锤的学徒,像奏乐一般“叮叮当当”在铁皮上敲了起来,只用了半柱香功夫,便敲出了另外一根铁管的雏形。
果然,焦玉的口齿瞬间就流利了起来,以连珠箭般的速度说道,“那,那都督您刚才说的,说封小人做大,大匠师的事情……”
再接下来,就是重新打磨枪膛了。以前工匠们用钻管法做火铳时,对此事最为头疼。即便有了水力钻台帮忙,废品率也一直居高不下。而新来的焦玉师父,显然并不看好水钻的用途。只见他先找了个长长的木头凳子,把半成品枪管架在了凳子左侧半段。然后再将一根冷锻出来的精钢钻头,架在了凳子右半段。拿着木块和竹条,反复调整。通过肉眼观察令枪管和钻头基本上保持了同轴。随即,在钻头后半段用皮索连上了一个带着摇柄的铁轮,拿手用力一摇,钻头就“嗡嗡嗡嗡”地向枪管内部推了进去。
而焦玉显然是个一心沉迷于机械制造的匠人,根本不清楚他的师父到底从何而来。听到朱八十一问,想都不想,就继续顺口http://m•hetushu•com回应,“没了!道观被雷劈那天,他打发小人下山去买东西。才走到山脚下,忽然听见‘轰隆’一声。再回头,整个道观都被劈塌了,火苗子窜起了三丈多高。等小的喊了大人一起回去救,师父他老人家早就飞升了。最后只在废墟里扒出一大堆废铜烂铁,抬到集市上卖了。然后村子中每家分了一点儿钱,倒也吃上了两三个月饱饭!”
“该记的你记不住,就记住这个了!”朱八十一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伸手在对方肩膀上狠狠拍了一下的,大声承诺,“成!大匠师,兼将作坊副管事。黄老歪不在的时候,这里就由你说的算!”
大伙都盯着看焦玉打磨枪管,因此谁也没注意到他的失态。醉心于手头工作中的焦玉也没听出自家都督声音的变化,兀自低着头,顺嘴回应道:“他没教,小人自己在旁边看会的。他整天摆弄这些东西,根本没功夫教我!”
“那,怎么会用这个东西?!”朱八十一却不敢相信,强压住心头的百般滋味,用颤抖的声音追问。
“你老家哪的?你师父呢?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朱八十一狠狠咬了自己舌尖一下,好让自己能始终保持清醒。
“嗯,是!”焦玉又笑着挠了自己脑袋几下,欲言又止。
说罢,看看呆若木鸡的焦玉,又狠狠在此人肩膀上拍了一下,大声补充:“以后火枪和火炮的事情,也都归你统一负责。我这就去跟黄老歪交代。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让m•hetushu•com他全力支持你!”
“归来子吧,好像就是这个。他的道观就在小人老家那边的山上。非常小的一座,后来被雷劈坏了,就废弃了!”
“没有啊!”焦玉全部精神都集中在控制钻头进程上,用力转着手轮,头也不抬地回应。
“好,好!赶紧去做,需要什么尽管说,今天这里所有人员和物资,今天都归你调遣!”朱八十一连连点头,鼻子间因为过于兴奋而隐隐有点发酸。
“哦?!”毕竟已经在生死之间走过好几遭了,眼下的朱八十一,自我控制能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微微愣了愣,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笑着冲焦玉摇头,“不用,让他折腾去吧。他和你一样,摆弄起活计来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注1:元末明初,中国的火器制造,明显有一个惊人的飞跃期。笔者考证不出到底是什么引发了这种飞跃,就简单归咎于穿越者带来的余波。当然,这是小说家言,博大伙一笑尔!
“没了!”焦玉想了想,憨憨地摇头,“基本上没有了。师父也做过一个类似的水车,就像咱们这里的差不多。不过不是自己用,是给村子里磨面,里边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飞轮儿。他飞升那会儿,我年龄还小,不太会修。结果没多长时间,水车也坏了。被村里人劈开当柴烧掉了!”
“我来,我来,焦师父,你先歇歇!”黄老歪见猎心喜,一把推开焦玉,将半成品枪管夹在原始卧式钻床上,摇动手柄继续进行内部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