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一十二章 火绳枪

……
“没炸膛,没炸膛。连变形的迹象都没有!”
“还有这里!”他蹲在地上,画了个枪管的草图,然后在顶端狠狠点了一下,“这里给我做个铁圈当准星。以后开火之前,必须用这个铁圈和后面的那个缺口铁片儿将人套在里边,像木匠画线一样,三点一线!”
“那得多沉啊。还不如每人带一块棉布呢。用的时候沾满水,随时都可以在外边擦枪管散热!”
“胡说些什么?!”朱八十一红着脸,像喝了二斤酒一般醉醺醺地说道:“枪管冷下来没有?冷下来后就继续试。其他人也别闲着,赶紧照着刚才的样子,再打出几根枪管来。然后按照刚才的过程,多试验几轮。把靶子也不断地向远了挪。三天之内,无论如何也要将最大装药量、最远射程和最大使用次数给我试出来。拿到结果之后,我请你们所有人去临风楼,酒菜管够!”
……
徐洪三也不跟他争,和善地笑了笑,与黄老大一起开始精确测量用药量,并负责调整枪口方向。刘子云见状,也赶紧去找了纸笔,亲自负责记录。四个人齐心协力,很快就开了第二枪,第三枪、第四枪和第五枪。用药量从三钱一直增加四钱,才恋恋不舍地停止了射击,开始用湿布缠了通条去清理枪膛。
“呼啦啦!”也不管朱八十一会不会生气,黄老歪带着一干工匠们,全都冲了上去。将火绳枪从木头架子上接下来,反复查验。
朱八十一却没有参与大www•hetushu•com伙的讨论,而是带着刘子云和黄老大、徐洪三等人,一起走到了靶子旁。杨木做的靶子,此刻已经彻底面目全非了。有两颗弹丸至少打进去了有一寸半深,差一点,就将靶子打了个对穿。
“药锅上面弄个盖子,大风天,省得吹散了引火药!”
“怎么不可能。你看,扳机这样伸进去,再这样横着拉出个轴来,然后再这样再连一个小齿轮,这样横着拉一个铜簧,上端……”
“是!”焦大匠无奈,只好怏怏地后退。但是这次,他却无论如何不肯再将试射交给徐洪三来完成了,而是把拉动扳机的绳子头紧紧地攥在了自己手里。
众工匠们立刻马屁如潮,把朱八十一直接捧到了天上。
按照规矩,第一次试射肯定要焦玉亲自动手。但是朱八十一却舍不得让自己刚捡到的宝贝死于一场武器实验事故,因此不顾焦玉的满脸激愤,强行命令众人将火枪绑在了一个木头架子上。然后又在扳机处系了一根绳子,剩下工作则交给徐洪三这个有过大抬枪操作经验的人来完成。
众工匠也在焦玉的统一指挥下,按照大伙都认可的方案,重新去改进火枪。又忙碌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再度将火绳枪绑在了先前的木头支架上。
“的确太烫了,都发红了!”焦玉也飞快地摸了一下,然后看着手指间上被烫黄的皮肤,大声承认。
这回,火绳枪就愈发接近朱八十一期待中的模样了和图书,虽然传动装置仍然留在枪的右侧,看起来有点儿扎眼,但扳机却完全挪到了枪杆下方,并且在外围打上了防护圈,即便不用眼睛去看,单凭一只右手,也能准确地将食指送到扳机位置。
“嗤!”徐洪三轻轻一拉绳子,末端点燃了的艾绒被火绳夹夹着,快速下压。药锅里火药立刻被点燃了,白烟跳起了足足有三寸高。紧跟着,绑在木头架子上的火枪猛地抖了一下,“呯”地一声,将弹丸喷在了五十步外的靶子上。
“都督,入木半寸。不如连哥那杆大抬枪威力大,但五十步距离,穿破皮甲应该没啥问题!”黄家老大机灵,***先一步跑上去,用铁钩子挖着陷在靶子上的弹丸说道。
工匠们又凑在一起议论了起来,群策群力,试图将这第一杆火枪调整到最佳状态。被聘请到左军将作坊之后的这七八个月,是他们这辈子拿钱拿得最多,最开心的日子,也是最受人尊敬的日子。一个工匠头拿比千夫长还高的薪俸,穿和对方一样的甲胄。这种日子以前有谁敢想过么?所以,大伙宁愿舍了老命,也得把朱都督亲自抓了这么多天的事情给办瓷实了!
一系列动作忙活下来,他手脚虽然麻利,所花费的时间也足够普通人拉五次角弓了。而他此刻却依旧不能立刻开火,把火枪重新摆平了,枪口对准靶子。然后才快速向后退了五六步,拉着绳子,回头向朱八十一请示。
“还是用绳子,慢慢加大和-图-书装药量,每次增加二分为宜!”见焦玉又亲自站到了火绳枪后,朱八十一赶紧出言阻止。
而那大匠焦玉,也天生就是一块做技术主管的料子。在朱八十一和黄老歪两个的全力支持下,拎着一根火筷子,将周围的工匠们指挥得团团转。很快,就将一把配备了药锅、绳夹和扳机的火枪给造了出来。虽然模样与朱八十一期待中的火绳枪还有一定的距离,但跟最初连老黑所造的那支大抬枪比起来,已经完全可以用“脱胎换骨”四个字来形容了。至少,在朱八十一眼里,此物已经完全可以被称作火枪!
“枪管太烫了,再打下去,三枪之内,肯定得炸膛!”黄老歪摸了一下枪管的温度,立刻得出了结论。
“夹子,这个夹子的形状还可以改一改。不能完全是直上直下的,前头拐个弯,再横过来。这样下压时,更容易找正药锅!”
此时的朱八十一,在工匠们眼里的形象半点儿都不亚于后世的私营企业老板。因此说出的话从来不会有人敢质疑,哪怕是对新来的工匠焦玉再不服气,大伙都只能捏着鼻子接受此人一步登天的现实。
“焦玉,火枪是你造出来的,你自己看着弄!等一会弄完了,咱们继续试!”朱八十一心里也非常兴奋,丢下一句话,快步走向远处靶子。
……
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了,一扇窗户被推开之后,剩下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再操心。很快,大伙就群策群力,拿出了一整套的改和_图_书进方案。
“再做个套子,里边装满水,就能让枪管热得慢一些!”
“唉,唉!我这就去,小的这就去找药秤!”黄老大连声答应着,飞速跑开了。须臾之后取来一杆非常干净的药秤,擦拳磨掌,准备大干一场。
“水袋里的水呗。实在不行,就自己撒尿。味道差一些,总比把枪管打废了强!”
徐洪三巴不得多在自家都督面前有所表现,当即爽利地答应一声,快步上前。先取了一根长长的艾绒,凑到火炉上点燃了,夹在火绳夹上面。然后按照最近几天的观摩,用木头勺子从火药袋里舀出一小勺,大约三钱左右火药倒进抢口。再将一粒事先准备好的铅弹用锉刀磨圆,从枪口塞了进去,接着再用一根通条推着铅弹入内,连同里边的火药一并压实。然后再次用勺子舀了一点点火药,轻手轻脚倒进与枪管经小孔相连的药锅里……
“那怎么可能?”
“等会儿加大用药量,再试。你负责把每次用药量给我拿小秤称一下,最低精确到分!”朱八十一有意培养这个机灵的小伙子,笑着吩咐。
“开火!”朱八十一挥了一下胳膊,随即将眼睛死死地盯在了枪管后半段。
“拿厚纸糊成筒子,事先将火药和弹丸都装在里边。然后作战时,将筒子一端拿刀子割开,把火药和弹丸一起倒进去,然后再拿通条压!”这种时候,就体现出穿越者的优势了。朱八十一虽然不懂得如何造火绳枪,却知道火器发展的大体正确走向。“http://m.hetushu.com甚至不需要刀子,在枪柄上方专门钉个铁片儿。中间打出个豁口来,一方面可以用来瞄准目标,另外一方面,就用来割火药包。反正药包也是纸糊的,很容易割漏!”
“已经超过破甲锥了,即便是咱们自己的板甲,也能打过去,直接伤到穿板甲的人。唉,就是这使用起来的麻烦劲儿……”凭着以前使用弓箭的经验,徐洪三准确地判断出,火绳枪的威力超过了常用的弓箭。只是在操作复杂程度上,依旧令人不敢恭维。
“高明,都督高明!”
“当然,都督可是佛子,佛子转世的!”
“胡扯,机关全都挪进去,那得掏多大的窟窿。枪身立刻就不结实了。不如只挪扳机,把其他零碎东西还留在侧面。”
“扳机放在侧面,容易把火铳扳歪,不如挪到下面去。然后在木头枪托上掏个洞,把机关都从洞里穿过来,跟夹火绳的夹子连上。这样,点火时肯定更稳当!”
那里是火药被压实后集中存放的地方,如果发生炸膛,也是同样的位置,所以最吸引大伙的目光。不但朱八十一在眼皮都不眨地盯着,黄老歪,连老黑和其他工匠们,也都屏住了呼吸,一起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儿处。
“胡扯,战场之上,仓促间哪里找水去?!”
“铳口也没任何变化,就是里边好像有一点儿脏。用通条裹了布擦擦就好!”
“都督英明!”黄老大喝了一声彩,撒腿跑回去,把都督大人的最新指示,传达给自己的父亲和正在摆弄火枪的工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