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一十四章 逯鲁曾之邀

“对,您老说得对。您老赶紧过去,亲自劝劝他。我们的话,未必如您老的话管用!”刘子云不愿跟苏先生争辩,只管顺着对方的话头敷衍。
“是,是您老说得是!我改,我改还不行么?!”刘子云低下头,摆出一幅躬身受教状,“您老这是准备去哪,怎么没坐轿子?!”
“在!他刚才还说起您老来呢!您老找他有事情么?!”刘子云一边扶住苏先生腋下往起拉,一边大声回应。
“行!”对于麾下将领们的力争向上想法,朱八十一向来持一种鼓励态度。笑了笑,点头答应,“那你就也去调一个百人队过来吧,一边熟悉武器的使用,一边把感觉不对劲儿的地方指出来,跟工匠们一道琢磨如何改进。”
“你还嫌动静不够大啊,还找郎中?!”苏先生没好气儿地瞪了他一眼,继续数落,“算老子倒霉,遇上你这么一个二愣子!都做千夫长的人了,还整天蝎蝎螫螫的。你跟人家徐达学学,那才叫有大将之风!”
“那破玩意儿,又闷又颠,老子坐不惯!”苏先生撇了撇嘴,满脸不屑,“只有暴发户,才弄个轿子穷得瑟!拉我起来!你刚才是不是从作坊里头出来的?!咱们家都督呢,他是不是还在里边?!”
一个工匠头儿,走到哪都有四名亲兵跟随着。这派头,比红巾军的千夫长都大!以徐洪三的眼界和人生经验,想破脑袋也接受不了这种古怪安排。
如果让火m•hetushu•com绳枪手也穿上左军亲兵和将领们一样的全身板甲,或者让他们站到刀盾兵身后的话,则可以让敌军弓箭手走到二十步,甚至十五步内才能发挥作用。从六十步到十五步这段距离,对敌军的弓箭手来说,就是一段死地。火绳枪手可以从容地将枪口对准他们的前胸,把他们当作靶子来一一射杀!
而这样装备起来的徐州左军,有三千战兵,足以在纵横两淮。有一万战兵,打到汴梁,收复北宋旧都也不成问题。倘若假以时日,能扩张到十万乃至更多,便足以横扫天下。什么探马赤军,什么蒙古铁骑,在此之前都没有任何招架之力!
五十步外羽箭根本破不了甲,而在五十步到六十步段距离上,火绳枪手可以将弓箭手当靶子打,对方穿上铁甲都无济于事!
刘子云被问得脸色微微发红,拱了拱手,坦然承认,“不敢有瞒都督,末将的确觉得这火枪兵大有可为。末将,末将原本带的掷弹兵,就是前所未有的新兵种。这大半年多来总算有了一些心得……”
“是!”徐洪三听得心中一凛,不敢再问,小跑去执行任务了。
“哎呀——!”苏先生老胳膊老腿儿,最近又一直追求文官形象,哪经得起身穿铠甲的他正面相撞?当即一个跟头滚出了五六步远,半晌都没喘过气来!
“是,都督!”徐洪三大声答应着,随即两眼瞪成了一对牛铃铛,“hetushu.com保护,保护焦大匠?!他,他……”
“那怎么行?兄弟们还都等着您老提携呢!”刘子云赶紧接过话头,笑着安慰。然后又帮苏先生拍了几下身上的尘土,继续说道:“您老找都督有事情么?要不要我跟您一起进去?!”
刘子云原本就出自苏先生门下,此刻虽然做了千夫长,依旧对老先生尊敬有加。因此挨了骂也不敢还嘴,弯下腰,讪讪地赔罪道:“该打,该打!您老没事儿吧,要不要去找个郎中过来?!”
“就没一个让人省心的。挺大个左军都督,天天跟工匠们混一起,也不嫌寒碜!”苏先生摆出一幅前辈长者模样,絮絮叨叨地抱怨。
“那就先按每天十五支火绳枪的速度造,十天之后,先给我拿出一百五十支火绳枪来,不惜工本!”朱八十一挥了一下手,非常豪气地吩咐。
连续三场胜利,给徐州军带来了丰富的物资缴获。作为其中功勋最卓著的左军,自然每次瓜分战利品的时候,都能拿到最多的一份。而左军的总兵力,偏偏又是各部兵马当中最少的一支。所以朱八十一眼下颇有财大气粗的感觉,舍得不计血本儿地把钱投入到自己认为正确的武器发展方向上。
武器研发和实际列装不一样。实际列装,刘子云刚才的建议最好,能领先对手半步。既节约了火绳枪的造价,又能保证火绳枪尽快装备到位。而研发,却需要走得更远,www.hetushu.com更有前瞻性。无疑,大匠师焦玉,是整个将作坊里最合适的研发项目带头人。在别的工匠都为火绳枪终于可以定型投产而欢呼的时候,只有此人还在念念不忘如何去继续改进枪管。而科技的进步,往往就是因为这种不肯满足的心思在推动着,并且推动着整个人类一步步走向更高。
“是,都督!您尽管放心等着瞧好吧!”焦玉兴奋地大叫一声,抄起手里被炸烂了的枪管,冲向了溪边的火炉。
“不用了,你自己忙去吧。”苏先生这才心满意足,摆摆手,示意刘子云可以自行离开了,“有人给咱们都督送了一份请柬过来,邀他明天晚上过府饮宴。我就不明白了,这不逢年也不过节的,姓禄的是请哪门子客啊?!”
“哎!”刘子云立刻喜笑颜开,向自家都督行了个礼,飞一般朝作坊大门口跑去了。掷弹兵因为手雷的性能问题,几乎成了鸡肋。但是在火枪兵身上,他却又看到了浓浓的希望。这是一个全新的兵种,虽然开枪速度慢了些,但杀伤威力和距离两项,却是压倒性的。在成排的火绳枪面前,蒙元武士手中弓箭,绝对就是摆设。
“军师,军师!”众亲兵赶紧抢上去,扶起苏先生又拍又敲。折腾了好一阵儿,老先生才终于恢复了清醒,指着刘子云,大声呵斥道:“都多大个人了,就没个正形?!走路也不看道,要是撞到了别人身上,你看老子怎么揭你的皮!”
http://www.hetushu.com是他老人家的一项业余爱好,借以彰显自己在左军中的超然地位。刘子云早就习惯了,所以也没好意思反驳。笑了笑,低声道:“还不是为了给大伙弄几样新兵器么?咱们徐州军有手雷的事情,这几仗下来,恐怕已经弄得人尽皆知了。都督不再弄些新玩意儿出来,以后怎么还能一直按着朝廷的脑袋打?!”
“整一个科学怪人!”朱八十一用谁也听不懂的话嘀咕了一句,然后将头转向亲兵队长徐洪三,“等会从亲兵队里调四个人过来,贴身保护焦大匠!”
“都督,末将,末将这几天也想留在作坊里!”站在一旁的刘子云也心有所感,想了想,斟酌着请示。
“打,打,打,就知道打。他是左军都督,又不是匠作营里的大匠!”苏先生明明知道刘子云说的是事实,却兀自摆出一幅非常不满意地模样,继续低声唠叨。“你也不劝劝他,还跟着他一起胡闹!这做大事有做大事规矩,上下得有个序,各司其职,各安其位才好。他一个左军主帅都去抡锤子打铁了,让你们这个千户、百户们该怎么办?!”
“让你去你就去,别啰嗦!”朱八十一瞪了他一眼,低声补充,“这个人的作用,至少能顶三个千人队。去吧,顺便给黄大匠也派四个亲兵过来,免得老家伙心里嫉妒。另外,再从王大胖那边调一个刚训练好的百人队来,专门负责保护将作坊。没有我和苏先生的两个的手令,咱们左军之m.hetushu.com外,连个苍蝇都别给我往里头放!”
望着他慌慌张张的背影,朱八十一有些得意地摇头。人才,不光二十一世纪最重要,十四世纪也是一样!他有一种预感,这被跟盐丁一起俘虏来的焦玉,绝对配得起四个亲兵的待遇。
“千户,千户大人!小心——!”他实在想得太激动了,以至于身后亲兵们的喊声根本就没听见。跑着跑着,一头就跟迎面过来的苏先生装了个满怀!
“什么事情都由我一个人去说,要你们这帮家伙何用?!”苏先生闻听此言,免不了又狠狠瞪了他几眼。瞪过之后,却又长长的叹气,满脸无奈,“唉——!算了吧!反正最近也没啥大事儿,就由着他去折腾吧!哪天我老人家两腿儿一蹬,就眼不见为净!”
“你那个中间夹锡的枪管,也可以继续弄。需要材料和钱,就去老黄那领,我让他必须全力支持你!”朱八十一稍加琢磨,就明白了焦玉的失望原因,笑了笑,继续补充。“夹锡、夹铜、加银粉都行。只要你能造出能打一百发以上都不炸膛的枪管来!”
“怎么,你想让手下兄弟优先装备火绳枪?!”朱八十一迅速察觉到对方的小心思,笑着追问。
六十步外用羽箭漫射,六十步到十五步内用火枪,十五步到十步这个距离,则用手雷和标枪的伺候。几个兵种只要搭配得当,看天下还有谁能靠近徐州左军的五步之内?!
“是,都督!”焦玉大声答应着,脸上的表情却隐隐透出一丝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