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二十三章 铁甲

“结盾墙,结盾墙!”更多的红巾军刀盾兵追上来,以吴良谋为中轴,将盾墙变得更宽。转眼间就完全堵死了街道的正面,就像一头刚刚醒来的洪荒巨兽,每一片鳞甲都闪着寒光。
单个人能起到的作用瞬间被压缩到最低,而配合与纪律,却一跃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几名被推着接连后退的蒙元士兵,不小心踩在自家袍泽的尸体上,踉跄着倒地。正在缓缓向前移动的盾墙,则毫无停顿地从他们的身体上推了过去,然后继续缓缓向前,看不出受到了任何影响。
抢在跟对面的重甲斧兵正式交手之前,刀盾兵中的牌子头们用肩膀和屁股,将吴良谋一层层地向后挤去。每个人的力气都非常巨大,每一个人都挤得理直气壮。
“铁甲军?!”吴良谋高高地将已经砍出豁口的钢刀举向半空,示意身边的弟兄在原地结阵,不要继续向前。同时从盾牌下探出一道目光,仔细观看。
“把盾牌举起来,跟着我!齐步,推!”吴良谋抹了把脸上的血,声音里透出几分疯狂。太过瘾了,太痛快了,原来沙场争雄竟是如此痛快的一件事。怪不得古人会说,醉卧沙场君莫笑?
“变阵,六列方队!六列方队!”吴良谋的头皮登时一麻,声嘶力竭地叫喊了起来。重甲斧兵,小小的韩信城中,居然隐藏着一支重甲斧兵。那是传说中可以正面对抗蒙古铁骑的存在,今天,居然从韩信城市易署里头冒了出来。
那陈至善却还不肯罢休,继续扯着嗓子命令www.hetushu•com道:“前三排蹲下,第四、五、六排,举标枪,正前方二十步,掷!”
“吴参军退后!”
正得意间,却忽然听见陈德在身后不远处高声喊道:“吴参军,吴参军,赶紧停下来,赶紧把队伍停下来。对面有铁甲军,对面也有铁甲军!”
“嗖嗖嗖!”又是十五杆雪亮的标枪,带着凄厉的风声腾空而起,在半空中顿了顿,一头扎进了元兵当中。
“顶上去,刀盾兵全顶上去,顶住吴参军他们的后背!”跟上来的陈德大声帮忙。虽然他也是个初次上战场的生手,然而从小在军营中的耳濡目染,却让他知道这个时候什么是最佳选择。
再没有比亲眼看到同伴躺于自己面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更打击士气了,正蜂涌着向前挤的元军士卒本能地停住脚步,倒退着向后缩去。而那些已经跟红巾军刀盾兵交上手的,则再也得不到身后的任何支援和补充,很快,就被吴良谋等人给屠杀殆尽。
直到他的身体被完全挤到了最后一排,才有人冲他笑了笑,低声安慰道:“您就站这儿吧,别搭理他们。他们都是粗人,不会说话。咱们都督曾经交代过,打仗的时候,读书人必须放在队伍最后!”
两名不甘心的元军牌子头各带几名手下,借着临街的屋檐掩护冲上前,试图给他来个左右夹击。跟在吴良谋身后的刀盾兵们立刻顶了上去,与自家记室参军并肩迎敌。入城后这短短半柱香时间里,带着两片青色护肩的吴参和图书军,已经依靠不输给任何人的武艺和勇气,彻底赢得了大家伙的尊重。刀盾兵们愿意跟他站在一起,彼此护住对方的空档,同生共死,齐头并进!
一直到城中央的市易署衙门附近,守军的颓势才稍稍缓解。这里的街道陡然加宽了数倍,为了显示官府威仪和方便将税金装车而特意修建出来的市易署前庭,为守军提供了更大的施展空间。倒退回来的蒙元将士,在一名汉军千夫长的指挥下,重新集结,排列成一个硕大的方阵。上百名弓箭手爬上府衙两侧房顶,居高临下,向缓缓推进的盾墙射出一波波箭雨。
人血顺着盾墙表面淅沥淅沥下淌,被上午的阳光一晒,很快就腾起一层层粉红色的雾气。盈盈绕绕,忽浓忽淡,仿佛一团团忧伤的灵魂,挣扎着不愿意从人世间离开。
“叮、叮、当、当”吴良谋的头盔和肩膀上,至少又挨了五箭。虽然没能破甲,却让他紧张得脸色发白。他身边和周围的弟兄们,也都被从天而降的羽箭射得烦躁无比。不得不将盾牌斜着举高,以防有流矢正好射在自己毫无遮挡的眼睛处,稀里糊涂地丢了性命。
“吴参军是文官!拼命的事情交给俺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打仗的滋味,居然如饮琼浆!把刀柄握在手里,就可以随意剥夺敌人的性命。而那些笨拙的家伙,却根本来不及招架或者反击。即便偶尔慌慌张张地砍过来一刀,也因为力道不足,或者发力方式不对,和*图*书徒劳地在自己身上留下一串火星。而那火星却远不如血光耀眼,只要你一刀剁下去,就能看到一个惊慌的灵魂跳跃着逃出躯壳,像野火一样在半空中凄厉地燃烧,燃烧,燃烧殆尽!
只见对面的敌军正中央位置,缓缓迎上来一队全身被铁甲包裹起来的壮汉。每个都足足有八尺半高,手里拎着把寒光闪闪的长柄斧子,宛若凶神恶煞。
韩信城只是淮安的卫城,主街前半段最宽处也不过是六、七步模样。十五根标枪顺着街道走向掷出去,几乎没有一根落空。登时,就把守军的队伍砸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前后裂成血淋淋的两段。
“顶上去,护住吴参军的后背!”刀盾兵百夫长易锤子大声叫嚷着,举起铁面枣木盾,推在前排袍泽的脊背上,助对方一臂之力。
“咚!”有杆长矛砸过来,被他用盾牌随手挡了一下就倒飞出去,不知去向。
“长矛手押上,护住刀盾兵两翼!”关键时刻,长矛兵百夫长徐一果断下达了命令。光凭着区区几十名刀盾兵,肯定顶不住迎面杀过来的重甲斧兵。虽然对方人数也只有七八十左右,跟左军刀盾兵的规模不相上下。
“推,用盾牌推!咱们这边人多!”吴良谋与六名刀盾兵肩并肩站在一排,大声给所有袍泽出主意。街道宽度有限,任何阵形都难以发挥出作用。而将手中盾牌并在一起,如墙而进,却是一个非常切合实际的办法。敌军只要无法突破盾墙,彼此间就无法做战术配合。而面对面你一刀我hetushu.com一刀地硬砍,穿着铁甲者却没有输给穿皮甲者的道理。
在这妖异的雾气深处,则不断有标枪投射出来。遇到大股的元兵,则将他们砸个七零八落。遇到小股的冥顽不灵者,则先将其中最勇敢的那个射翻于地。然后将剩余的人交给盾墙,倒推着他们踉跄着后退,或者转身逃走,或者倒下被铁靴子踩成肉酱!
“吴参军退后,第一排交给俺!”刀盾兵百夫长易锤子从后排挤上前,用屁股将吴良谋生生地顶到了第二排。他不喜欢争权,所以先前打顺风仗时,不介意吴良谋替自己指挥刀盾兵。而眼下到了真正需要拼命的时刻,则当仁不让地站在了整个百人队的最前方。这,是百夫长的荣誉,也是整个左军的传统。
“吴参军您后面指挥就行!”
“两排横队!”偷眼向前瞅了瞅,吴良谋果断地发出变阵命令。
死亡,突然也变成了极为简单的事情。简单得连个临终前的悲鸣都无法被人听见。那缓缓前推的盾墙,冰冷得不带任何生气。不断从盾墙后透出来的刀光,则变成了猛兽的牙齿。每一次闪亮,都是血肉横飞。
“你,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吴良谋红着眼睛大声抗议,但是无济于事。先前对他言听计从的弟兄们,都变得不安分起来,谁也不肯让他站在自己的前方。
这下,盾墙的推进速度终于出现了停滞。而被盾墙推得节节后退的守军士兵,则在羽箭的掩护下,迅速跟红巾军脱离接触。把长街的前半段完全让出来,自己则小跑着去跟www•hetushu•com市易署前的蒙元大部队汇合。
“啊——”惨叫声不绝于耳,根本没地方躲避的蒙元守军登时又被射翻了好几个,双手抱着透体而过的枪杆,在血泊当中来回打滚。
层层叠叠的盾墙迅速成形,笨重,却坚实无比。羽箭、长矛和钢刀,都对这面由盾牌组成的铁墙无可奈何。而吴良谋等人只要并肩向前推,就能令挡路的蒙元士兵节节败退。冷不防再从盾牌后刺出一刀,则收获一具尸体。
他现在越来越有当将军的感觉了,随口发出一道命令,周围的人就能毫不犹豫的执行,并且执行得有模有样。这样的军队,试问哪个人指挥起来不过瘾?!就是造价贵了些,一天一操,三餐管饱。而蒙元皇帝的宿卫,也不过是三天一小操,半个月一大操,并且还要自带干粮!
果然,当盾墙一结起来,两小股扑上前的元军立刻就抓了瞎。他们当兵吃粮的时间长,个人勇武和作战经验,也许远远超过了吴良谋和他身旁的红巾军。然而,在武器、甲胄和整体配合方面,却远远的不如。朴刀、长矛与盾墙接触,只能在盾牌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印儿。而盾墙后的钢刀刺出来,却能轻易地刺穿他们的铠甲、皮肤和肌肉,将他们一个挨一个放翻在地上,再踏上无数只铁靴子,筋断骨折。
只是半柱香的功夫,六百八十步的长街,就被硬生生推平了二分之一。鲜血沿着街道两侧像小溪般流淌。仓促集结起来的守军,则一波接一波被推垮,一波接一波地仓惶后退,谁也奈何不了盾墙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