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四十章 奇袭

“将军,将军,赶紧举火,向达鲁花赤大人求援。大伙们,大伙真的顶不住了!”敌楼另外一侧的马道上,淮安城的捕头郑万年也屁滚尿流地跑了下来,后边还跟着几十名脸色发黄的乡勇,“红巾贼,红巾贼都开始架桥了,再不求援,东门肯定第一个被攻破!”
从白天逃回来的人口中,他们已经听说过红巾军手中大火铳的厉害,所以尽力将身体藏在城垛后,以免被弹丸砸成一团肉酱。谁料这次红巾发射的弹丸,居然不再是实心儿铁球。而是一种落地后谁也保证不了会不会开花,几时开花的毒雷。不炸则已,只要炸裂,就是浓烟滚滚。周围的兵卒即便不被当场炸死,也被熏得头晕目眩,鼻涕眼泪一起往外流。
一时间,大半个淮安城的士兵和民壮,都知道了东门遇险。但凡能抽得开身的,全都被各自的百夫长带着,蚁聚一样朝东门口杀了过去。待铁金派出求救的亲兵到达府衙,险情已经被人为地放大了十几倍。变成了东门被破,敌我双方正在瓮城内死战了。
“五号,五号,马上就该轮到你们了,把炮口摆正,给我尽量往敌楼里砸!”
“轰!”又一颗毒弹在敌楼里爆炸,将黄烟滚滚,幽兰色火苗绕着柱子窜起老高。即便是再胆大的人,也没勇气于敌楼里坚持了。带着一脸的鼻涕眼泪,连滚带爬地逃了出来,趴在马道边缘大口大口地喘粗气。
那发烟炮弹原本是黄老歪总结了上次跟阿速军交战的经验,专门为了对付战马所研制。里边除了装了许多葡萄大小的铅子之外,还汲取了这个时代“毒药烟球”的优点,又专门添加了砒霜、草http://www.hetushu.com头乌、巴豆、狼毒、茱萸、花椒等物。杀伤力虽然远不如普通开花弹,然而对鼻孔的刺激性,却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注1)
话说到一半儿,他也趴在砖墙上狂吐不止。鼻涕眼泪顺着两颊成串地往下淌。
副万户铁金白天刚刚打了一场败仗,原本心里就有余悸未定。晚上又在敌楼里蹲了半宿,筋疲力竭。再经毒烟薰,喊杀声吓,即便再老于行伍也无法再保持镇定了。听门外的闷雷声越来越急,越来越急,咬了咬牙,大声喊道,“来人,骑我的马,骑我的马去向达鲁花赤大人求援。东门,贼人马上从东门杀进来了!”
“胡,胡说!熏,这点烟怎么能把人熏死!”副万户铁金用刀尖指着千夫长刘葫芦的后脑勺,大声威胁,“你,你到底上不上,不上,休怪,哇哇!”
只是谁也没想到,此物第一次投入实战,并没用在骑兵身上,而是被黄老二用来熏人。六门青铜炮,以十息为间隔,轮番发射。速度不算快,但每一次炮击,都将城头上的守军向绝望里猛推了一大步。
“他们在砸门,他们用大号盏口铳砸门!”已经退到瓮城侧墙上的守军们,扯开嗓子叫嚷了起来。有的立刻跑至城门和马道的连接处,准备下去加固城门。有的则瞪着绝望的眼睛,呆呆不知所措。
“十足十的真,小的别的不敢吹。这天文地理,阴阳八卦,却是浸淫了十数年。若是连这点儿事情都算不准,将军您……”
“东门,红巾军拿掌心雷炸门了!”
“东门,红巾军用掌心雷把东门炸开了,赶紧,赶紧过去和_图_书啊!再不过去就来不及了!”
“杀啊,活捉者逗挠,把他卖给鞑子皇帝!!”
“辅兵,辅兵。你奶奶的,给我把木头杆子架河岸上去。给我摆出个搭桥的样子来!不会搭?不会搭你不会拿着锤子胡乱敲么?想骗人也得装得像一点儿!”
“杀啊,杀进淮安城,活捉者逗挠!”
那淮安城因为府库充盈的缘故,城内的街道修得非常齐整。传令的亲兵策马一阵狂奔,很快,就把者逗挠的命令送到了其他几个城门。负责城防的守将听着东门口雷声连绵不断,喊杀声惊天动地,早就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了。此刻接到达鲁花赤的将令,岂敢再多耽搁?当即将各自麾下原本就不甚充裕士卒一分为二,捡其中精锐的,派心腹带着朝东门跑了过去。
虽然是站在城墙与马道连接位置,他也被毒烟给熏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头脑远不如白天时灵活,“都给我顶上去,谁敢再退,杀无赦!”
“真的?”海鲁丁闻言大喜,眉毛上下跳动。
而那东门的敌楼,此刻早已经被烧成了一把特大号火炬。金黄色的烈焰协裹着浓烟上下跳动,隔着几十里地都能清晰地看见。
虽然不知兵,作为一城的达鲁花赤,他身上血勇之气还是有一些的。众将士见他最后一句话说得声色俱厉,登时心中一凛,谁也不敢再多废话,纷纷答应着去执行命令了。
“顶上去,顶上去放箭,朝城下放火箭。别让他们渡河!”副万户铁金挥刀砍翻两名从敌楼中逃出来的士卒,哑着嗓子命令。
负责把守北门的将领海鲁丁是个谨慎人,听东门处的喊杀声已经响了大半个时辰,却http://m•hetushu•com始终没有减弱或者加强的迹象,那闷雷声也从始至终连绵不断。心中就渐渐起了疑,扭过头,对着自己的心腹幕僚赵秀才问道:“那盏口铳咱们这城墙上也有,就是不把药量装足,像这样连续不断地打,打上半个时辰,也早就该炸膛了。怎么今夜东门外的铳声,却是响个没完没了!”
达鲁花赤者逗挠平素长时间被褚布哈架空,连手底下蒙汉将领的名字都记不全。关键时刻,又怎么可能分辨得清楚险情真伪?见到铁金的亲信前来搬救兵,立刻慌了神。连问都不敢细问,抓起桌子上的令箭,不管不顾地派了下去,“述嗤,你带我的亲兵立刻去东门,给我顶住,无论如何顶到其他几个门的人前来支援。哈欣,你去西门,调一半儿兵马下来,立刻去东门。兴哥,纳速剌丁,你们两个去南门和北门,也让他们分一半人马去支援铁金。其他人,全都给我披甲,今天老子带着你们,与淮安共存亡。”
“胡说!连红巾贼的影子都没看见,老子怎么可能求援?”副万户铁金揪着披风抹了一脸上的鼻涕眼泪,气急败坏地回应。“即便架了桥,三丈高的城墙,他们一时半会儿爬不上来!”
“杀啊,打破淮安城,活捉者逗挠!”
“将军,将军,顶不住了,真的顶不住啊!”蒙古千夫长保力格也跑下来,胡须上淌满了白色的吐沫。“红巾贼在火雷里放了断肠草,熏久了,即便不死人,弟兄也拿不起刀来了!”
“是!”城墙下待命的几个传令兵立刻飞身跳上马背,狠狠抽了坐骑几鞭子,风驰电掣般朝府衙冲去。沿途见到惊惶不定的士兵和民壮,则毫和_图_书不犹豫地全给驱赶到了东门方向,“快,快去支援东门。东门吃紧。不想让红巾贼打进来抄家的就赶紧去。铁金大人不会忘了你们!”
正吹得天花乱坠间,却发现海鲁丁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身后,双腿和双手如抽鸡爪疯一样颤抖了起来。猛回头,只见一排浑身上下散发着臭气的恶鬼顺着马道直扑而上,所过之处,挡路者全被一刀两断。
“那依你这么说,此番淮安城岂不是凶多吉少?!”海鲁丁听得满头雾水,皱着眉头继续询问。
“大人,敌楼,敌楼里头根本站不住,站不住,哇!”恰恰跑到铁金刀下的千夫长刘葫芦将头趴在马道两侧的砖墙上,大吐特吐,“如果,如果您硬逼着弟兄们往,哇哇,往里头钻。不,不用杀,他,他们就全被熏死了!哇哇!”
“三号弹,三号弹,你不认识字,还不认识上面的红叉儿!!”城墙下,黄家老二像个疯子般,在六门铜炮之后跑来跑去,嘴里不断发出声嘶力竭的呵斥,“四号炮,四号炮赶紧点火,干了干不了?干不了下次老子换人!”
那些帮忙巡夜的民壮,都是几户大盐商的家丁,哪里见过如此场面?!听铁金的亲兵说得焦急,想都顾不上细想,立刻互相簇拥着朝东门跑来,一边跑,还不忘了一边招呼更多的人手前去帮忙,“东门,红巾贼攻打东门了。”
注1:毒药烟球,宋代发明的一种火器。用黑火药、各类毒药、发烟物品,以及桐油、沥青等物装填。点燃后向敌军投掷。据记载能直接毒死人。
“六号,六号别那么着急!六十息轮一次,这是规定!已经够六十息了,奶奶的,你喘那么快干什么?慢点儿和*图*书,跟着我,深吸气,对,这样,就这样,记住了!五号开完了十息后,才轮到你!”
仿佛是专门为了扫他的面子,“嘭!”淮安城的东门猛地发生一声闷响,被砸得瑟瑟土落。紧跟着,爆炸声在门洞内响起,浓烟顺着门缝喷涌而入。
“非也,非也!”赵秀才继续轻摇羽扇,潇洒如诸葛之亮,神秘如紫姜之芽,“咱淮安城,名字本身就带着三点水气。淮安,淮安,有水则安。而这城周围,又四面环水。那朱八十一虽然是朱砂火头金,遇上咱们淮安这水,恐怕此番也得铩羽而归了!”
炮手、辅兵、还有负责保护火炮的掷弹兵们被他催得团团转,但互相之间的配合,却明显流畅了许多。十次呼吸一发炮弹,两、三次呼吸一波手雷,将东城门上下炸得黄烟弥漫,就好像从人间坠到了阿鼻地狱当中。
“谁带着手雷。哪个带了手雷?赶紧给我整点儿动静出来!站到河边去,把手雷点着了往城门口扔!我不管你用绳子还是用竹竿子,反正得扔到对岸去!不是让你炸门!老子这边炮不够多,得拿你们滥竽充数!”
“东翁有所不知!”赵秀才立刻将羽扇摇了摇,晃头晃脑地解释道,“那朱八十一,据说是八月一日辰时出生,火头金命,偏偏他又姓朱,朱砂的朱,最助火运。这盏口铳是纯铜所造,里边又填了火药,金和火两样,也都占全了。所以落在别人手里,打上七八次就得停下来,否则就会炸膛。落到姓朱的手里,非但威力会成倍增加,铳管也会变得特别的结实。”
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就在城门对面传了过来。中间还夹着锤子砸在木头上的“邦邦”声,还有凌乱嘈杂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