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四十五章 武职

“唉!他们几个,都是没福气的!”刘魁的脸色瞬间黯淡了下去,叹息着回应,“那几个没福气的家伙。冯五在夺门时背上中了一矛,当场就没了。孙三本来好好的,就受了点儿轻伤。可破城第七天突然就发起了热来,然后眼瞅着就断了气。大夫说是七日风,神仙也救不得。韩老六本来也要归位的,亏得咱们都督请了色目郎中,许下若干好处。又派工匠连夜弄出两个蒸酒的家什,用烈酒给他洗伤口。最后命是保住了,却被郎中砍掉了一条腿,残了!”(注2)
注1:唐代武散职,类似于现代军衔制度,并且远比文中所述复杂。唐初从军,也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所以才有“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的感慨。包括房玄龄、杜如晦和魏征,从严格意义上,都不能完全算作的书生。到了宋代,从军成了下贱事,武职就彻底不值钱了。到蒙元时代,则粗犷到了按人头计数的地步。
如此一来,千夫长之下,就有了陪戎副尉到翊麾副尉九个等级,层次极为分明。战时士兵可以随时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武职最高那个人身边靠拢。而将士们立功之后升迁,也有了一个清晰具体的阶梯,便于论功行赏,鼓舞士气。
“啊——!”吴良谋身体往侧面一歪,软软躺了下去。先前因为独领一军的喜悦,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么多熟悉的伙伴,最后只剩下了自己的刘魁两个。而钻阴沟的主意却是自己出的,自己曾经殷切地希望能带着他们一道博个封妻荫子!
伙长之上的副都头为仁勇副尉,平素兼一个伙长。依旧为黑色护肩,上面http://www•hetushu.com则列三个铜豆子。若都头不幸战没,则自动接替都头,指挥本都三个伙。
想到拿下淮安之后,左军所面临的海阔天空局面。他在心中就又偷偷对逯鲁曾说一声佩服。老进士甭看制定个作战计划漏洞百出,打仗的时候贪生怕死。但在大局观方面,却着实是一等一。若不是他主动给朱都督献了东下之策,恐怕眼下左军还在继续为如何让一千多战兵每天都吃上三顿饱饭而着急呢,哪有本钱像现在,新军一建就是五支,总兵力瞬间扩大到原来的十倍?!
他的口齿远比刘魁伶俐,读过的书又多。旁征博引,很快就将几个新称呼的来龙去脉讲了个清清楚楚。
“吴永淳……”吴良谋觉得这个名字很陌生,皱着眉头打断。
旅长之上,则为副指挥使了,红色护肩上有三把金色短剑。武职昭武校尉,下面没有副尉设立。与此同级的还有一军长史,也是红色护肩上有三把金色短剑。
一半儿缴获,即便不算从富商家里抄来的浮财,恐怕也破百万贯了。也难怪芝麻李对朱都督信任有加!换了他麾下任何将领,哪怕是最为仗义的毛贵,恐怕都没有朱都督这分豪气,百万两银子随手就送了出去,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想到此节,他忍不住又皱了下眉头,低声问道:“都督在淮安推行这些,李总管那边,没说些什么吗?!毕竟咱们现在还属于李总管麾下,万一……”
原来用护肩标识身份的方法在左军中推行开后,于最近几次战斗中,都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所以此番扩军,朱八十一就跟麾下文武商量m•hetushu.com着,将护肩的标志更细化了一些,并且参照唐代武职散官的等级,做了针对性的调整。(注1)
再往上的副百户,又称副连长,武职为御侮副尉,军饷三倍半,肩牌上有两个铜条。
百户之上,副营长为宣节副尉。护肩变为黄色,上面带有一个红色月牙。
注2:七日风,即破伤风。潜伏期一般为七天左右,所以古代称之为七日风。古代基本是无药可救,死活全凭伤者体质。
“这其实也是出于唐制,只不过稍微做了一些删减而已!”逯德山立刻接过话头,耐心地向吴良谋解释。
正失落间,刘魁却突然又高兴起来,大声补充道:“不过韩老六也算因祸得福。都督见他没了一条腿,就答应等他伤好后,让他做淮安城盐政大使。专门负责掌管各地的灶头、灶户和对外输送官盐。那可是个肥得流油的好缺儿,他即便做个大清官,每年恐怕也能落到手里三、四万两银子!”
“怪不得都督喜欢你,你小子就是心思细!”刘魁笑着挥了下手,大声插嘴,“我们当初都没想到这层,只觉得以后再跟别人交手,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的情况,恐怕很难再出现了。谁也没想过李总管愿意不愿意。呵呵!”
以此类推,营长为宣节校尉,护肩为黄,上列两个月牙。副团长为翊麾副尉,护肩为黄,上有三个月牙。团长,也就是原来的千夫长,为翊麾校尉,沿袭了原本千夫长的红铜护肩,上面没有任何标记,所以被刘魁戏称为光牌。与此同列还有一军的各部门参军,也是红色护肩,没任何标记。
至于伙长,则为陪戎校尉,黑http://m.hetushu.com色护肩,上列两个铜豆子。平素领双饷,战时带领本伙奋勇向前。
能把百万两银子随手送出去的人,将来成就必定不会囿于淮安一隅!受自家都督的感染,吴良谋心中瞬间也充满了豪气,“既然咱们是新编第五军,那前四军,都归到了哪位哥哥名下?!焕吾,德山,你们两个还知道些什么,不妨都说与我听!”
到了都头,则正式迈入军官行列。武职为仁勇校尉,领三倍军饷。肩牌为白色,上有一个铜条。
“我要是李总管,也不会干涉咱们左军的事情!”刘魁的心思没有吴良谋这般细腻,兀自挥舞着胳膊,满脸兴奋地解释,“咱们都督多仗义啊!为了他,连淮东路大总管的职位都拒绝了。他知道后,还能为了这点小事儿,故意把咱们都督往外头推么?况且咱们左军强大了,对他也不无好处。这次打下淮安后,都督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府库里的缴获,封存了一半儿,算在了他的名下。”
副旅长武职为致果副尉,护肩为红色,上有一把金色的短剑。旅长为致果校尉,红色护肩,上横两把短剑。
很显然,逯德山能被派到新编第五军当长史,十有七八也是为了酬谢老进士给左军献计之功。不过,又仔细看了几眼脸上书卷气未散的逯德山,吴良谋心中突然一凛。光是一个东进之策,恐怕还不足以给禄家带来这么大的好处。屠尽城中盐商的举动,恐怕背后也有老进士的影子。从徐州到淮安,轻舟顺流而下,一天一夜足够。而盐商们造反的日子,刚好是城破之后的第三天,足够老进士派人从徐州送信过来,或者自己亲自赶过来http://www•hetushu•com
“哦!”吴良谋听到各新军主将的人选,都是平素自己非常佩服的人,忍不住轻轻点头。然而说到自家第五军的事情,却发现几个战兵、辅兵的千夫长里边,熟悉的名字只有刘魁一个。便愣了愣,忍不住低声问道:“韩老六、冯五,还有孙三他们几个呢,怎么都督没赏他们的功?”
最低级武职则为陪戎副尉。是每伙之中,最低等的武职。黑色护肩,上列一个铜豆子。平素领一份半军饷,协助伙长统领队伍,战时若伙长不幸身亡,则自动接替伙长,指挥本伙继续随同大队人马共同进退。
然后是百户,也就是现在的连长,御侮校尉,军饷为士兵的四倍。白色护肩,上有三个铜条。
至于一军指挥使,则为明威将军,红色护肩上没有短剑,只有一个偌大的金星。战时凭此可以指挥两个战兵旅和一个辅兵旅。平素营规模以下队伍,可以自行调动,无须向任何人汇报。战时则独领一军,攻城略地。所过之处,县令以下官员可以随意处置,县令及其以上,若查实有怠慢军机之举,也可以直接撤职捉拿,过后再交有司慢慢处置。
“如此?李总管真乃豪杰也!”吴良谋又是微微一愣,随即红着脸感慨。自己还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李总管既然能包容都督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就不会在乎军制上的进一步改动。况且拿下淮安之后,朱都督已经完全可以自立门户。素有气度恢弘之称的李总管,当然跟不会在左军内部的事情上,去指手画脚。
吴良谋也算是个将门之后,稍加琢磨,就将这种假借恢复唐制而推行的新式武职标准,看了个清清楚楚。比起蒙和-图-书元朝廷现行的军制,新军制精细了恐怕五倍都不止。当然,对于各级将士的要求,也提高了五倍不止。一旦推行开来,肯定会令左军再一次脱胎换骨。当然,整个左军,与徐州红巾其他各部之间的距离,恐怕也会越行越远,直到远至彼此水火难以同炉的地步。
“我就知道你会问!”刘魁刘焕吾拍了下床沿,得意洋洋地回应,“听好了,第一军,咱们都督自己兼任指挥使,副指挥使刘子云,长史逯鲁曾,就是老进士。第二军,指挥使胡大海,副指挥使老伊万,长史余常林。第三军,指挥使徐达,副指挥使王弼,就是王大胖子。长史李子鱼,就是原来那个掷弹兵副千户李子鱼。第四军,指挥使吴永淳……”
“就是吴二十二,人家现在当了指挥使,所以改名了。还请禄老夫子取了字,叫什么吴熙宇!”刘魁笑了笑,摇着头回答,“他的副指挥使是陈德,长史没找到合适的人,暂且只能空着。第五军就是咱们,你是指挥使,耿再成回来后,当你的副指挥使。小禄子当你的狗头军师。下面,战兵旅长都是指挥使自己兼职。辅兵旅长由副指挥使兼职。再往下,就是几个千夫长,现在得叫团长了。我一个,阿斯兰一个,还有一个是徐一。辅兵那边则是裴七十二,周定、储光。”
“不过,你这次担心多余了!”笑了笑,他继续补充,“咱们以前那种护肩分颜色的办法,李总管早就派人学了去。眼下他那边,跟咱们以前差不多一样,红黄青白,等级分明。所以这回都督写信跟他说明恢复唐制的事情,他立刻派人回信说,先在左军做起来。如果左军这边行之有效,他再派人过来取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