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四十四章 新军

“别去!”吴良谋一把抓住了对方手腕,急切地命令,“没事儿,我真的没事儿。你别大惊小怪的。”
“新五军?指挥使?你们……”吴良谋明显有点反应不过来,继续呆呆地看着他,满脸木然。
想到自己今后就要独当一面儿了,他立刻激动得有些无法自已。挣扎着坐起来,将身体靠在墙上,喘息着继续追问,“都督,都督交代过没。第五军,咱们新编第五军是多少兵额?具体怎么弄,有个章程没?你这个校尉和我这个明威将军,又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听起来和原来大不一样了?”
“看到没,这个,关键是这个星星!”刘魁将托盘又向前递了递,带着几分羡慕强调,“没有这颗星星,你就跟我一样,只是个千夫长。而有了这个,你就是个指挥使,可以管六个我这样的光牌儿!”
“新五军指挥使,明威将军!”刘魁将托盘重重地放在病床上,故意带着几分酸味儿说道,“吴佑图,你赌赢了。咱们都督现在财大气粗,一口气组建了五支队伍,都叫做新军,从一排到五,你是第五军的大头目,别名指挥使。咱们这些人,唔,还有逯德山,以后都得听你的了!”
“别,别多礼。赶,赶紧扶我,刘老二,赶紧扶我起来给禄兄弟还礼!”吴良谋被接踵而来的冲击弄得头晕目眩,挣扎着就要往床下爬。刚刚升任了千夫长的刘魁赶紧一把按住他,低声数落道:“找死啊你?!找死也别赶现在,等把第五军的事情弄利索了,你再去死!眼下咱们这个军,还只是个空架子呢!只有官儿,没和-图-书有兵。从百夫长以下,都得你自己去弄。赶紧好好养伤,早一天干活才是正经。多做一个揖,少做一个揖,人家小禄子还会跟你叫这个真儿!”
盐商们先动了,他们错估了形势,以为只剩四千多兵马左军,已经是强弩之末。却不知道,这四千多兵马,与他们常见的那些官兵完全是两个概念。连辅兵都能保持五天一操的他们,挟连番大胜之威,足以碾碎三倍乃至四倍于己的敌人。
淮安的盐商们必须铲除!其实即便他们不图谋造反,徐州左军也无法容忍他们继续存在。每个盐商都有数十万家财,每个盐商家里都养着两三百家丁,每个盐商跟以前的蒙元官府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而除了在表面上的这些之外,他们手中还控制着无数大大小小的煮盐灶头,每个灶头下面,又控制着数十乃至数百灶户和盐丁……
回过头,他又对逯德山大声嚷嚷道,“小禄子,你也是!能不能把读书人的斯文劲儿改改!咱们都当兵吃粮了,哪那么多穷讲究!”
“指挥使?”吴良谋抬起头,呆呆地重复。昏迷时间太长,他对最近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听到新鲜名词就满头雾水。
“呵呵,我就知道你憋不住!”刘魁裂开嘴巴,满脸得意。“还明威将军呢,一点都沉不住气!算了,我一并告诉你吧,免得你着急。咱们这个军,和其他几个军一样,都是定额六千五,三百亲兵,三千战兵,三千辅兵。另外两百定额,则是各类文职,什么明法,司仓,考功之类的。还有他们和*图*书各自手底下的爪牙。至于具体组建章程么,大体就是逢三进一。百人队改成了连,连和伙之间加设了都,据说是仿照唐制,但每个都下,只有三个伙。然后就是三个连,称为营。三个营再加上千夫长的亲兵,杂职,就是一个千人队了。朱都督图方便,改称为团。三个团,就是一个旅。三个旅,则为一军。咱们现在没那么多弟兄,也没那么多钱粮,所以都督就说,每个军下面暂且只设一个战兵旅,一个辅兵旅。等今后地盘儿和人口多了,再继续增加。至于我这个校尉和你这个将军,则更复杂了。还是让禄德山说吧,他比我记性好,知道的事情也多!”
只是,这招引蛇出洞之计,到底是出自谁的手笔?无论从阴柔性还是狠辣性角度,都与吴良谋认知里的那个朱八十一严重不符。在他的认知里,自家都督是个不喜欢用阴谋,也不善于用阴谋的人。自家都督喜欢堂堂正正,完全凭实力去碾压。就像一柄上千斤重的水锤,当它从半空落下来时,根本不会在乎底下的铁锭是方是圆,反正一锤子下去,就都砸成板了,方也好,圆也好,最后没任何分别。
“那吴某就放任一回,请禄长史谋原谅!”见二人都不跟自己讲虚礼,吴良谋只好慢慢又躺了下去,强忍着晕眩感觉补充。
“躺你的,尽管躺你的!”刘魁挥挥胳膊,大咧咧地回应,“小禄子和我才没功夫跟你计较这些呢!刚才咱们说道哪里来着?对,空架子,第五军现在还是个空架子呢!不光是咱们第五军,其他几个军其实也差和*图*书不多。原来左军的战兵,差不多都分下来给大伙做军官了。朱都督身边同样是个空架子。负责招兵的耿再成和李奇两个,已经去下面的县城了。在他们回来之前,你还可以继续躺着,用不到干任何事情!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丢给我跟小禄子去弄。他读书多,一肚子鬼主意!”
于是,盐商们毫无悬念地败了,败得连里衣都没留下。而左军将淮安城内的盐商们一网打尽之后,先前依附于盐商们身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势力,也瞬间土崩瓦解。于是,盐城、庙湾、军寨等产盐重地皆不战而定。黄河与淮河上游的泗州、盱眙、清河、桃园等地,恐怕此时也是一日三惊,淮安这边随便派员将领出去走一遭,就能尽数纳于治下了。
“那恐怕就真的不止是三百万两了!”吴良谋艰难地笑了笑,同时在心中偷偷地叹气。
“怎么了?身上伤还又疼起来了?禄德山,你过来帮忙照顾他!我马上去叫色目郎中!”见吴良谋的脸色一阵灰一阵白,刘魁吓了一跳,伸手在他头上摸了摸,撒腿就往外跑。
“我真的没事儿,就是有点儿犯迷糊。昏睡了那么长时间,听什么事情都觉得陌生!”吴良谋轻轻地摇摇头,收起纷乱的思绪,低声追问,“倒是你说的,新,新五军,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刚才苏夫子说的新军,又是怎么一个安排?”
可以说,盐商们才是这淮安城的真正官府。而蒙元朝廷派来的达鲁花赤和府尹、同知等,不过是漂在水面上的浮萍而已。以前这些浮萍背靠着庞大的蒙元朝廷,和*图*书还能跟当地盐商们之间达成一种巧妙的势力均衡,而左军背后却没有同样的支撑。所以,双方之间冲突就成了早晚的事情,区别只是谁先动手而已。
“哎,你看我这记性!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刘魁抬起左手,先狠狠给了自己脑门儿一巴掌。然后转过头来,兴奋地补充,“你还不知道吧?吴佑图,你升官了!新五军指挥使,明威将军。你松手,我给你去拿个东西!”
五军,左军被朱都督一分五,或者说,朱都督准备按照左军的模样,重金打造出五支战斗力同样强悍的队伍。而自己,正是其中一军的将主!这是何等的荣耀和信任,吴佑图,吴佑图,你不是还在做梦吧?!
不是梦,因为先前像影子一样站在窗帘旁的逯德山已经走了过来,非常郑重地向他施礼,“新编第五军长史逯梁,见过吴指挥使!”
也许都督也变了!望着顺纱窗透过来的潋滟的日光,吴良谋继续轻轻地叹气。时局在变,形势在变,自己也在变。既然大伙都在变,朱都督自然也可以变得与先前不再相同。只是这种变化到底是好,还是坏?以后大伙该如何跟他相处,把他当作主公,还是可以同生共死袍泽?他愣愣地想着,觉得自己心乱如麻。
“噢——!”吴良谋轻轻吐了口气,心里顿时觉得一片光明,先前种种担忧,瞬间就被冲散了一大半儿。红铜护肩,自己当晚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千夫长了,可以单独领兵了,不用再被别人挡在身后当读书人保护了。老爹交代的事情,也终于有了一个起步之阶。
“刘校尉说得hetushu.com是,禄某尽力去改!”逯德山一扫先前那幅清高,笑呵呵地点头。
“呵呵,那敢情好!”吴良谋长长地出了口气,轻轻点头。第五军,完完整整的一支新军。虽然只是个空架子,可毕竟是归自己指挥。并且自己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理想中的模样,来从头到脚,一点一点地打磨它。让它变得更加结实,让它在今后越来越耀眼。
说着话,用力甩开吴良谋的手臂。大步流星跑到靠墙的柜子里,俯身取出一个衬着丝绒的托盘,然后双手捧着,再度跑回吴良谋的病床前,“看,你一直梦寐以求的红铜护肩,上面还有个金星!”
漂亮,从长远角度上讲,左军这一招引蛇出洞,玩得漂亮至极!非但占足了道义上的优势,并且还彻底解决了治下的隐患。如果盐商们不自己上门找死的话,为了保持徐州红巾的仁义之师形象,朱都督还真不好现在就对他们动手。而盐商们所能使用的手段,可不只是勾结起来起兵造反。给他们充足的时间,让他们耐着性子将各自的隐藏力量完全调动起来,最后鹿死谁手,还真的未必可知。
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他几乎立刻就成熟了起来。许多以前根本不会去想的事情,现在却瞬间能看个通透。许多以前根本不会去注意的细节,如今却像自己掌心的纹路一样,只要低下头去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真的没事儿?!”刘魁挣扎了一下,没挣脱。不敢太用力,停住脚步,关切地补充,“别见外,让禄德山看顾你,我去找郎中。他现在是咱们新五军的人了,以后大伙要同,同,那个舟共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