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五十六章 工业

“他们的可怕之处就在这里!”李四想了想,郑重回应,“据几个探子的密报汇总起来,上个月,淮安那边至少向外卖出了二百五十门火炮。就算在此前有些存货,他们每个月所能造出的炮数,恐怕也在一百五十门之上。那朱屠户下手又黑,每门炮,他至少要赚一半的利钱。一百五十门炮,他至少能赚到七万五千斤铜,折钱两万余贯。长此以往,光是卖炮,他就富甲天下了!”
很多技术方面的积累,其实已经到了临界状态。只要有人能轻轻捅破那一层窗户纸,就能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而这层窗户纸,如果没人去捅破的话,却足以继续挡住人类的脚步上百年。
正如淮安军赖以成名的黑火药,从盛唐到两宋再到元末,被当作军中利器用了几百年,各类配方也是数以百计。但如果没有朱八十一的出现,要再过十余年,才能被简化为硫磺、硝石和炭粉三物混合。而被归纳出最接近于完美比例,还要再等到遥远的戚家军时代,才终于成为尘埃落定。
作为半个工科技术宅,朱八十一其实对大规模生产管理方面,懂得也不太多。然而他所知道的那些至鳞片抓的东西,在后世也许是常识,在这个时代,却是天书秘籍。稍加变通,就能给淮安军原始的工业生产带来爆炸性的影响。
再比如说,四个时辰一班,三班轮换生产。对于习惯于每天一干就是七到八个时辰的匠户们说,简直就是消极怠工。然而当http://www.hetushu.com他们真的被组织起来,开始倒班的时候。才发现这种干活的方式,可以让单日产量提高一倍都不止。而相对而言,四个时辰倒班干活,比每天熬上七到八个时辰,还是要轻松不少。
“差不多三个月了吧!”李四如果放到后世,绝对是一个超级秘书。想都不想,便给出了答案。
朱屠户向友军出售的铜炮,价格为每门一千斤红铜,或者等值的粮食、生铁。这个数字,脱脱是早就知道的。而淮安那边,每门炮的重量,已经从最初的五百七八十斤,降到了五百三十出头。这也就意味着,淮安城每向外卖一门炮,赚到的材料就差不多够给自己再造一门。按每月一百五十门炮估计,一年以后,淮安城头就能堆上一千两三百门炮。到时候甭说率军去攻城了,就是连城墙根儿,恐怕都没人能靠得近!
一个前所未有的风暴眼,在黄河与淮河的交汇点上,悄悄地诞生。
看到他一板一眼的模样,脱脱笑了笑,继续说道,“至于朝廷的下一步发兵方向,就交给老夫去跟皇上关说。咱们兄弟俩一内一外,就是拼了性命,也要撑起大元这片残山剩水!”
“也就是说,他在淮安城一安定下来,就立刻造了几百个或者上千个泥范备用。然后一批批造炮,一批批地再造泥范,已经轮换开了!”脱脱想了想,犹豫着推测。
蝴蝶翅膀的轻轻煽动中,朱八十一走到了淮安m.hetushu.com
“主要是一开始不懂得如何造,慢慢的,速度倒也能提上去!”这个问题,李四可没敢立刻回答。而是想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解释道,“军器局那边,小的曾经亲自去盯过。关键是泥模干得太慢,即便哪文火烤着,也得十天或者半个月才敢用。否则,一旦筑炮时,泥模未干,水汽就会冲进铜汁里。这样造出来的炮,根本不能用,第一次试炮就会炸膛!”
他们主仆二人,都是蒙元帝国的一流人物。看到了火炮的威力,就试图仿制,并且坚信大元朝凭借着人数和材料双重优势,能迎头赶上。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工业和科技的进步,并不是靠人头堆,就能堆出来的。人数上的优势,只是在初期,能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但规模效应发挥到一定程度,如果没有技术上的进步和生产组织水平上的提高,产品数量和质量反而呈逆向增长,让生产组织者始料不及。
“这……是!”李四愣了愣,红着眼睛点头。残山剩水这四个字,可用得实在有失妥当。然而看到脱脱才四十出头,就已经花白了的头发。忍了又忍,他最终还是把提醒的话憋回了肚子里。
比如说一个很简单的流水化作业,朱大鹏那个时代,随便找一家十个人以上规模的乡镇加工企业,都肯定自然而然地采用。谁都不觉得有什么稀奇。而稍加变通之后拿到淮安将作坊里头,却让让生产效率足足提高了三倍。以至于才用了半和图书个月,黄老歪就逼着麾下所有工头们拿各自的全家老小性命起誓,如有泄漏,可被淮安军诛杀全族,届时绝对不喊半句冤枉。
蝴蝶翅膀的轻轻煽动中,朱八十一醒来了。
蝴蝶翅膀的轻轻煽动中,朱八十一开始施展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将无一个巨大的手工作坊和无数个微小的手工作坊,缓缓推向工业时代。
“大都军器局上个月一共早了四十门。试炮时毁了五门,还剩三十五门。其他几个军器局全都加起来,差不多也是三十门左右。”李四早有准备,如数家珍般低声回应。
“英明个狗屁,守着全天下最好的工匠,拿着全天下最充裕的材料,居然造炮都造不过一个屠户!”脱脱白了他一眼,悻然回应,“咱门这边能再快一点么?虽然打仗未必完全依靠火炮,但咱们以倾国之力,却被贼人用一座城池就比了下去,听起来总是让人心里不太舒服!”
“噢!是这样啊!”对于具体铸造细节,脱脱了解得不多。但从李四的描述中,他也多少能明白问题关键所在,“那能不能一次多造些泥模,分批慢慢干着。这批用完了,下一批也就顶上来的,速度自然就能赶上淮安那边!”
“嗯,应该是这样!”脱脱点了点头,对李四的推断表示赞同。“他之所以拼了命去偷袭淮安,恐怕除了看上了城里边的盐税之外,就是冲着工匠们去的。不过淮安城的工匠数量再多,手艺再巧,恐怕也跟大都城这边没法比。你明天m•hetushu.com拿老夫手谕,把怀柔那边的铁工匠户全都调到大都城的军器局中。然后就给我盯在那里。老夫就不信,老夫集倾国之力,还造不出一模一样的大炮来!”
“是!”李四立刻躬身领命。
“嗯!”脱脱手捋胡须,再度满意地点头。然而,很快,他的思维就又跳到了对手那边,“朱八十一拿下淮安多长时间了?”
“一百二十门炮?”脱脱又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一百二十门炮,他一个月造的?大都这边呢?中书省的几个军器局加起来,每月一共能造多少门?”
正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约略估算了一下淮安军的发展速度,脱脱立刻就明白先前李四的急切心情了。咬了咬牙,低声道,“你今晚的话,明天老夫会如实向陛下转述。就是拼着被人弹劾,老夫也要劝陛下把用兵的重点指向两淮!”
“小的估计是这样。那朱八十一小屠户出身,向来懂得精打细算。而淮安城里头,又有很多做首饰和各类酒器、摆件儿的匠人。刚好都被他拉入军中,一起去铸造火炮!”
林林总总,诸如此类的东西还很多。总之,在不知不觉间,蝴蝶翅膀的煽动频率,已经逐渐加快。朱八十一肚子里那些东西,在不断改变的淮安军,改变着淮安城。而这些看似细小且凌乱的变化,又以淮安城为中心,不断向外扩散开去。影响着整个徐州红巾,影响河南江北行省的各路义军,影响着这个时代的整个中国。
“七十门!少了些,不过刚开始和图书,也算可以了,关键是要把火药配方尽早弄清楚!”脱脱闻听,安慰地吐气。然后想起淮安光是给刘福通就能提供一百二十门火炮,刚刚兴奋起来的眼神迅速又黯淡下去,“淮安那边是一个月造的么?加上给芝麻李、布王三这些人的,他们一个月,恐怕能造二百门炮吧!”
“大人英明!”李四终于如愿以偿,拉着长声,大拍脱脱的马屁。
再比如说非关键部件外包,在朱大鹏的那个时代,几乎是所有企业的必然选择。但是在这个时代的淮安,却连焦玉这种顶级大匠师,都表示无法接受。然而当朱八十一固执己见,将火枪的木托,炮车的车轮,以及板甲、胸甲上的零碎东西,都委托给城里的手工作坊之后,大伙却发现,这样做,反而会让将作坊自身,将精力全放在主要部件上。产量和质量,都得到了大幅提升。
“大人英明!”李四又拍了一句马屁,连连点头,“大人虽然没亲眼看见他们造炮,却比那些军器监,军器丞门都高明多了,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属下前几天去军器局时,也是这么跟他们交代的。他们已经照着做了,打算提前先屯几千个泥范出来,需要时,随时都可以用!”
凭心而论,蒙元帝国的野蛮统治,对华夏的人文精神,造成巨大大的破坏。但是蒙元帝国却与某个时空上的辫子帝国不一样,他们并不拒绝技术的进步。相反,他们还会将所征服地区的工艺和技术汇总起来,最大可能地应用到军事和城市建设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