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五十七章 机床

“他们敢,三号棚的王秃子,当初进作坊考试时,还是我招的他呢。按辈分,他得叫我一声师父!”刘老实把眼睛一瞪,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但是很快,他就像泄了气的癞蛤蟆一样,软了下去。又迅速四下看了看,以更低的声音询问,“我说钱匠,钱匠师,黄老歪他不会真下狠手吧。咱们可是最早跟了他的人!”
“吱——吱——!”钱十五哨子声又响了起来,命令学徒停住脚步。走上前,用手指蹭了一下台面儿上的生铁轨道,他大声命令,“老刘,滑车擦好没有,上滑车,赶紧着!”
磨石前端呈椭圆型,最大直径与炮膛相等。磨石后半段,却插在一根又粗又直的铁棍上。铁棍长约六尺左右,尾端与一根更粗的铁棍锻接在一起。那根更粗的铁棍则穿过几个精铁支架和一堵薄薄的墙壁,通向工棚外面,那辆足足有两层楼高的大水车。
四名上身精赤的铁匠学徒迅速躬下身,用杠子抬着刚刚铸好的铜炮,迈动小碎步,向不远处一个长长的石头面儿台子走去。炮身还未完全冷却,将穿过前后炮耳的铁链烫得热气蒸腾。四名学徒也是大汗淋漓。每个人却都不敢腾出手去擦,唯恐一分神,让炮身发生倾斜,碰到自己或者同伴身上。
“咚——!”炮口与铁轨尽头的挡板碰了一下,发出空荡荡的声响。钱十五脸色一喜,迅速将哨子掉了个头,从另外一端吹响,“嘘——嘘——嘘,嘘http://www.hetushu•com——嘘——嘘,嘘——嘘——嘘”
汗水像小河般,从每个人古铜色的皮肤上淌过,被火花照亮,散发出魅惑的色泽。脚下的鞋子很快就被打湿了,铺了石板的地面也开始发滑。他们却不敢停顿,不敢低头,继续用尽全身力气将滑车向前推,棱角分明的面孔上,散发着创造者特有的虔诚。
“是!”学徒们兴高采烈的答应着,在炮尾处錾上,“二号棚、十五、钱”字样,然后将炮管从滑车上卸下来,装进手推车,送往下一个工棚。工匠刘老实则把清理滑车的事情交给徒弟,自己四下瞄了瞄,悄悄地凑到匠师钱十五的面前,用非常小的声音询问,“钱匠,您说,这个月底,咱们能拿多少花红!”
六名学徒,一个工匠师傅,在他的指挥下,手脚麻利地将铜炮放进铁滑车里,用穿过炮耳的铁链,与滑车上的锁孔牢牢捆死。预先制造的三角形垫块被小心翼翼地塞到火炮前端与滑车接触处,炮口一分分抬高,抬稳,炮管与轨道尽头的磨石对成一条直线。工匠老刘再度目测了一次,确信炮管已经完全水平。深吸一口气,将大团大团的泥巴,塞进滑车与火炮之间的缝隙。
虽然做了匠师之后就行动不自由些,但你看看眼下淮安城里,花钱最大手大脚的那些败家娘们儿,有几个不是靠着当匠师的男人?就连淮安城的三姑六婆,都众口一词http://www.hetushu.com地将匠师当作挑女婿的首选。还总结出几个最让女人动心的条件,“第一,挣钱多。第二,吃穿都有作坊管着,花得少。第三,每天不是白班就是夜班,忙得像陀螺一样,绝对不用担心他们出去逛赌场和窑子……”
“那,那不是因为上夜班,不,不习惯么?”工匠老刘闪了两步,揉着被砸红的脑门儿低声辩解。“况且咱们组虽然有三根炮管被退了回来,可也比别人多做了七根呢。扣掉那三根返工的不算,还多四根呢!”
“吱——”匠师钱十五狠狠地吹响哨子,黝黑的脸孔板得紧紧,仿佛眼前正面对着千军万马。
“吱——!”钱十五的哨子又响了一声。大伙手臂同时用力,推着滑车缓缓向磨石靠去。炮口与磨石贴近,贴近,一点点贴近。突然,刺耳的摩擦声响了起来,令所有人五腑六脏搅在一起,上下翻滚。金色的火花紧跟着从炮口喷出,绚丽夺目。
“是!”工匠和学徒们都松了口气,小跑着去进行下一个环节。很快,刘老实就拿着一根牛油大蜡,和木头打造的十字架返了回来。先举着蜡烛,向炮口里反复照了几遍。然后又将木头十字架缓缓旋转着,向里探去,一边探,一边大声汇报,“表面检查光滑!前段探测没感觉到毛刺。中段也没毛刺,末段,末段靠近炮尾处,有两,三,有四处凸起。从炮口看不清楚,需要拿到外边去手工打磨。和图书
“那,那咱们,咱们就眼睁睁地让后来的人爬脑袋上去!”刘老实叹了口气,喃喃的抗议。
“就你话多!”钱十五不高兴地数落了一句,随即快速将头转向抬炮的学徒们,“赶紧把火炮放进滑车里,快。赵大赵二,你们两个固定前面的炮耳朵。张五、许六,你们两个固定后炮耳。老刘,你带着两个徒弟负责垫平车身。”
“吱——吱——吱——”钱十五的哨子声变了调子,短促而激越。一个匠师、一个工匠、六名学徒。紧随着哨子的节奏,继续将火炮向前推,向前推,向前推。全神贯注,目不转睛。
“嗤嗤嗤——!”胶泥被烫得白烟滚滚,有股畜生尿液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刺激得人两眼通红。匠士钱十五、工匠刘老实、以及众学徒们,却谁也顾不上揉眼睛。目光紧紧盯着轨道尽处的磨石。
“老刘,测炮膛。张五、许六,去给磨石浇水,顺便检查磨石。赵大、赵二,去准备印錾。”
“关键是,人家淮安招的这批,用起来比咱们更顺手!”钱十五看了他一眼,很无奈的叹气,“您老当年是打锄头的,我是跟着我爹打门环,兽头、和锁头的。咱们都不算精细手艺。而人家淮安这边,要么就是打簪子,打头花的,要么就是做金链子,银镯子,铜镜子的。最不济,也是做酒壶,银盏和青铜夜壶的。手底下的活,那叫一个细发。再用上咱们都督和焦大匠弄出来的这些水锤,水和-图-书钻,横竖磨床,你想想,做出来的东西,能差得了么?”
“好,赵大,赵二,给炮管打上咱们这个组的编号!送到下个工棚去。老刘,你带人继续清理滑车!张五,许六,你们两个去上个工棚瞄一眼,他们的下一轮炮管,什么时候开铸?”钱十五一边提笔在本子上记录,一边继续大声吩咐。
注:至少在唐代,中国工匠已经开始操纵各类原始车床。明代则有专著,记述了磨床的结构和用法。可以说一直到清初,中国的工业发展并不落后于世界太多。然后……
碰上,至少得丢半条命。铜炮的重量不大,只有五百三十多斤,哪怕完全压在一个人身上,也未必能将其压死。但铜炮的温度,却高得怕人,随便蹭一下就是一股焦糊味道,若是不小心给碰了个结实,一条小命就宣告交代了,纵使是神仙也救不回来。
“来了,来了,来了!”有名络腮胡子的老工匠,指挥着两名学徒,将一架下面带着四个轮子的铁滑车快速摆在轨道上,“擦了三遍,保证上面干净得能滑倒苍蝇!”
“我的刘大爷,跟你说多少次了,账不能这么算!”钱十五给气得两眼发黑,用力拍着自己的脑袋,大声求肯,“多做几根,只是多赚了几根炮管钱。但万一在试炮时炸了膛,你就不光把咱们这个组的饭碗,连同前一班筑炮的和后一班负责手工精磨的,都给砸了。到时候,即便我不找你麻烦,他们也得找你!”
“花红,花红,和*图*书花红,花红你个头啊!”匠师钱十五将手中账本朝他脑袋狠狠砸了一下,大声说道,“我说老刘,你多想想正经事情行不行?这个月,咱们组已经被退回来三根炮管了,再多一根,我他奶奶的就得降级当普通工匠,你老刘就得重新去当学徒。这么大岁数去当学徒,你不觉着寒碜得慌啊!”
“不想让别人爬头顶上,咱们自个儿就得多下力气!”钱十五又用账本敲了他一下,低声训斥,“平时干活认真点儿。下了班后,也别老想着到处胡混。抓紧时间养足了精神,等着接下一个班。咱们都督最公道,只要你手底下出活,他绝对不会亏待你。啊,都督。都督又来看咱们了。赶紧给我站起来,把脸擦干净了。都督朝咱们这边过来了,马上就过来了!”
众人跟着哨子声,开始推动铁车大步后退。红星还从炮口里向外冒,却比先前已经黯淡了许多。猛然,炮口处又亮了一下,窜出一条金色的河,随即,炮身与磨石完全脱离的接触,在惯性的作用下,迅速向来时的位置滑去。
光是上个月,就有六名学徒因为干活时走神被活活烫死,还有三个人没有当场死去,至今还躺在色目人开的医馆里活受罪。但是前来将作坊应募当学徒的人,还是络绎不绝。无他,这里当学徒不但管饭,而且还给工钱。待到两年学徒期结束,就可以拿到正式工的俸禄。要是不小心祖坟冒了烟,被破格提拔为匠师乃至大匠师,那可是几辈子吃穿都不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