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六十章 岔路

“是,都督!”徐洪三不情不愿地收起刀,推了朱重八一下,低声说道:“对不住了,兄弟。刚才用力大了些。不过只蹭破了一层皮,一会儿你随便抹点药就没事儿了!”
老天爷,你别玩了好不好。朱某人还打算过去抱朱重八的粗腿呢。而现在,朱某人自己的大腿,都比朱重八的顶头上司郭子兴的腰粗了。抱粗腿,抱粗腿,究竟该谁来抱上谁?!
见亲兵什长脖子上出了血,长腿女子大急,刀尖遥遥地指向朱八十一,厉声断喝,“姓朱的,你讲不讲道理?你叫朱八十一,就不兴别人叫朱六十四么?况且这个编号,也是蒙元官府给的。他当年根本做不了自己的主。”
“我,要你?”朱八十一被问得微微一愣,皱着眉头回应,“不知道这话从何而来?姑娘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我,我的名字怎么了?”对方脖颈吃痛,却不肯弯腰低头。有抹红色血迹立刻沿着刀刃快速渗出。“我就叫朱六十四啊!重八取的是八八六十四本意。这位将军千万不要误会。”
第二,此人的相貌,跟朱八十一自己家祖宗祠堂里看到的画像,依稀有几分类似。虽然后世的历史资料里,朱元璋一直被描述的奇丑无比。可朱氏子孙,却不承认那幅起源***朝的官方画像,是朱元璋本身。而同姓门在祠堂里供奉的,是另外一张。晚年的朱元璋,长得端端正正,不怒自威。(注1)
“你……”长腿姑娘本来全靠着一股无名火和_图_书才强撑到现在,却没想到朱八十一给他来了个一推二五六,杏目圆睁,立刻有泪水顺滑则眼眶涌了出来。
“不是你亲口跟孙二哥说,想要炮,让郭子兴拿他家的老婆和女儿来换的么?本小姐送货上门了,换多少门炮?姓朱的你给个准数!”
“你我两家,你们到底是哪路英雄的啊?随便来个人就说怕跟我家都督起误会,呵呵,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份资格?”徐洪三等人实在气愤不过,撇着嘴冷嘲热讽。
“敢说不敢认!原来名满天下的朱总管,也是个敢说不敢认的耸包蛋。亏了徐达还把你当个大英雄!”以为朱八十一是在故意装傻,长腿姑娘愈发恼怒,竖起一双丹凤眼,厉声斥骂。
“多谢这位将军手下留情!”朱重八依旧是不卑不亢,先向徐洪三道了个谢,然后,将目光转向朱八十一,非常坦诚地解释,“郭元帅给在下赐名时,并不知道朱都督的讳。在下今天与我家大小姐前来,也没有冒犯之意。的确是受了妄人的挑拨,想亲自来澄清一番。如果有做得不对之处,还请总管大人海涵则个!”
一句话没等说完,徐洪三已经将刀刃直接架到了此人的脖子上。其他淮安军的弟兄动作稍慢,也是纷纷举起兵器围了上去,准备将面前这对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狗男女乱刃分尸。
也就是自家都督性子绵善,若是换了个性子狠的,干脆将错就错。不管三七二十一,人先推了,再给来和-图-书个吃干抹净。过后让她哭都没地方哭去。
“孙二哥?你孙二哥又是哪个?”朱八十一又愣了愣,不怒反笑。
注1:朱元璋早年追随郭子兴,被委任为亲兵什长。马皇后是郭子兴的养女,其父与郭子兴相交莫逆。所以郭子兴给自家养女挑女婿,按照常理,不会专门挑丑八怪来做。此外,明代流传的朱元璋画像,都比较正常。到了清代之后,就奇丑无比了。
“好说,好说!”朱八十一木然的摆手,心中继续波涛滚滚。
“啊,这个啊。洪三,放开他,给他道歉!”朱八十一用力摇了摇头,终于缓过了一点神来,大声命令。
如今突然又冒出来一个姓朱的,居然大言不惭说自己叫朱重八,这简直就是登门挑衅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大伙非但要将此人剁碎了喂狗,连幕后指使他的那个家伙,也打上门去揪出来,碎尸万段。
很显然,这个腿长到嫁不出去的女子是被其父母娇惯坏了,根本没有什么是非判断能力。居然被人随便一挑拨,就带着亲兵上门来找自家都督算账来了。
“啊,啊什么啊!你倒是说话啊!我阿爷给朱重八赐名时,还不知道你叫朱重九呢?隔着几百里远,凭什么我们就要避你的讳!”
旁边的那名亲兵头目却非常机灵,赶紧闪步将长腿姑娘护在了身后。随即深深给朱八十一施了一个礼,大声解释道,“大总管见谅,我家小姐也是听了小人之言,怕贵我两家发生嫌隙,所和*图*书以才登门问个明白!”
他的亲兵队长见此,只好又给大伙施了礼,低声道歉,“实在抱歉得狠。大总管千万不要因此而懊恼。其实这事儿当面对质清楚了,比双方都一直蒙在鼓里头强。否则,你我两家信息不通,难免被小人从中上下其手!”
“小子,你是想找死么?”
“你们要干什么?杀人灭口么?有本事把朱六十四放开,咱们各自拉起队伍来,到城外见真章!”事发突然,长腿女子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迅速拔刀护住自身,冲着众人大声抗议。
“还狡辩,那朱重八,又怎么算!”淮安军弟兄根本不肯听他们俩的解释,一个个怒不可遏。
“大胆,哪来的野丫头,居然敢跟我家都督如此说话!”徐洪三等人大怒,立刻把手按到的刀柄上。
“朱六十四,你不要向他示弱。孙二哥跟我从小一起长大,怎么可能骗我?”
然而,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清晰地告诉他。这不可能是重名。第一,此人跟徐达很熟,熟到徐达肯不问清楚缘由,就替他写信,让他拿着信来见自己的地步。而朱大鹏记忆中为数不多的史料里,徐达和朱元璋恰巧是自幼一起长大的伙伴。
对面这个帅小伙子,居然就是朱重八,朱大鹏那一辈子的十六世祖宗。被他宁死也要护在身后这个野蛮美女,既然人人都觉得她脚大,想必就是赫赫有名的大脚皇后,朱大鹏同学的十六世祖奶奶。
送上门来的女子长得不错,基本上和图书符合后世的宅男审美眼光,只是这性子也实在太鲁莽了些,被人随便挑拨了几句,居然就找上门来跟自己算账。根本不考虑考虑自己跟郭子兴素不相识,无缘无故拿对方的女儿开什么玩笑。
朱八十一在举事之前,是个低贱的编户。编号八十一,根本没有名字。做了徐州军的左军都督之后,为了和其他人交往方便,才按照九九八十一的意思,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朱重九。但整个徐州军上下,包括芝麻李在内,都很少叫这两个名字。大部分人见到他,通常会尊称一声都督。一些比他职位高,或者特别亲近的人,则叫一声朱兄弟,或者朱爷,轻易不会直呼其名。
“笑什么,你们笑什么。都是成名的英雄豪杰,随便拿别人的妻女相要挟,你们不觉得羞耻么?”长腿女子被笑得头皮发乍,收起眼泪,气鼓鼓地质问。
听徐洪三等人说得如此桀骜,长腿女子的眼睛一瞪,就要拔剑挑战。他身边的那个亲兵队长见状,赶紧又抢先了一步,拱了下手,不卑不亢地回应,“其实刚才我家大小姐已经自报过名号了,只是你等没听清楚罢了。抱歉,请容朱某再说一次。濠州大总管郭公麾下亲兵什长朱重八,护送我家大小姐,前来向淮安大总管朱公问安了。恭祝大总管武运……”
淮安军虽然在众路义军中属于地盘较小的一支,兵马也只有三万出头。可论及真实战斗力,却肯定排在第一档。所以寻常三山五岳的江湖綹子,还真没资格跟http://www.hetushu.com朱八十一说什么误会。不主动上门生事,朱都督也不跟他计较。如果惹急了朱都督,随便派五支新军中的一路打过去,就能轻松荡平了他。哪管什么误会不误会?
“那是我阿爷给他赐的名。姓朱的,你到底讲不讲道理?莫非你姓朱,全天下人就全不准姓朱了么?姓朱的,朱八十一,你傻了么?你倒是说句话啊!”长腿女子性子虽然鲁莽,却不是真的笨。迅速发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跺着脚大声质问。
“敢说不敢认,耸包蛋?朱某是不是英雄,恐怕不用姑娘你来评价吧。至于你从别人嘴里听到了什么话,那可跟朱某扯不上任何关系。”虽然很欣赏对方那副英姿飒飒模样,朱八十一也被骂得有些心头火起,看了对方一眼,一个软钉子碰了回去。
“小子敢尔!”
“啊——!”听到对面有人直呼自己的名字,朱八十一这才终于回过神来,看着英俊魁梧的朱重八,心中惊雷滚滚,“重名,这一定是他妈的重名。凤阳小子朱重八这会儿该带着常遇春他们哥几个大闹元顺帝的武科场呢,否则至少也是明教的一方诸侯!怎么会在郭子兴手下,居然才混了个亲兵什长当?!”
“杀人灭口,你们两个算什么东西?值得我家都督杀人灭口!”徐洪三怒不可遏,刀刃压着朱什长的脖子微微用力,“说,到底是谁派来送死的?居然敢把自己名字排在我家都督前头!”
“呵呵呵……”苏先生、胡大海等人再也忍不住,摇着头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