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六十四章 徐达荐贤

“住口!我家都督怎么是那种人!”
不多时,二人已经走进了淮安城内。朱八十一四下看了看,主动打住话头,“重八兄就先去大食医馆把伤口处理一下吧!然后咱们再去总管府用饭。左近没多远,转过一条街便是!”
“不是我手下人不讲道理,是重八兄脖子太硬!”朱八十一自然不会跟一个被惯坏了的女人较真儿,笑了笑,顺嘴补充。“走吧,先去医馆,再去酒楼。医馆那边,我也有些日子没过去了。刚好借机过去跟伊本馆长打个招呼!”
长腿女见状,吓得轻轻吐了下舌头。赶紧东张希望,试图寻找新的话题。还甭说,这淮安城内,新鲜的风物的确数不胜数。才三两眼看过,她就又指着一个三层楼高的古怪建筑,大声问道,“那是什么,怎么上面有很多木头扇子,还不停地转啊转的!”
“小姐慎言!朱总管不是那种人!”
“怎能这样说总管?”眼见着她又要犯众怒,朱重八赶紧替她弥补,“那些神棍们,平素干的欺男霸女之事还少么?大总管早点儿跟他们脱开干系,总比一直供着他们强。否则,迟早会生出祸端来!”
“以前当小和尚四下化缘的时候,在别处曾经见过。但具体怎么做,可能需要琢磨一番!”朱重八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盔,笑着回应。
一番话,说得看似幽默,却把徐达写信的原因,以及自己跟徐达之间的关系,介绍了个清清楚楚。当然,徐达担心闯祸的肯定是另有其人,只是大伙不便当面说明罢了。
“彭和尚立了徐寿辉当皇帝,刘福通这边却在四处寻找小明王的去向。他们两家马上都要打起来了,谁还顾得上我!”朱八十一接过话头,叹息着回应。
这句话,可是又说到了点子上。最初郭子兴起事,明教在其中出力甚多。但打下濠州之后,这些教徒们,特别是一些所谓的堂主http://www•hetushu.com、香主,便开始居功自傲,光天化日之下也敢做一些欺男霸女,夺人钱财的事情。并且经常不把郭子兴这个大总管的命令放在眼里。但因为他们人多势大,占据了濠州军很多要害职位,所以郭子兴只是干生气,却拿这些人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那是风车!”朱八十一扫了一眼,低声解释。“磨面用的。风吹过来,带着底下的磨盘动,不用牲口,就能把面磨好!”
到了此刻,朱八十一才终于有了机会,向朱重八询问徐达的事情。后者立刻从怀里取出一个用火漆密封着的信囊,双手捧了起来,“启禀大总管,这便是徐将军托小可带给您的手书。小可跟徐将军乃总角之交,他根本不相信总管曾经口出恶言,又怕小可在淮安人生地不熟,闯了祸没人管,所以才假借拖小可代为捎信之名,给了小可一份护身符。如今误会既然已经揭开了,这份护身符,就请都督先收回了吧!”
“居然还收钱。你们淮安这边有很多战马么?奢侈到随便给人拉车用?”
“重八兄见识才能,胜末将十倍。故,末将斗胆,请都督收其于帐下,委以重任。末将愿以第三军指挥使之位让之,并甘为其副。末将才疏学浅,惶恐不知所言,只请都督慎重考虑,切勿错失管乐之才。顿首,再顿首!第三军指挥使,徐达。”
感激这东西,是看不见摸不到的。换句话说,这间医馆十有七八做的是赔本儿赚吆喝的生意。长腿女的眼睛眨巴眨巴,立刻就明白自己又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红着脸,低声说道,“原来是这样,本姑娘没看出来,你居然也有不爱钱的时候。既然如此,为什么五百多斤重的铜炮,要一千斤铜的价钱往外卖,并且还坐地起价?”
信囊的漆封很完整,很显然,并没有任何人在路上曾经http://m.hetushu.com试图打开过。里边的内容,则基本上跟朱重八自己所说一致,从最开始,徐达就不相信那些恶言出于自家都督之口。但是鉴于眼下鞑虏尚未被驱逐,徐达委婉地替郭子兴的女儿说了几句好话,建议无论此女做了什么出格事情,都督念在她本质不坏的份上,都尽量不要追究。信的最后,语气则变得十分郑重,很显然,这些才是徐达真正想告诉朱八十一的事情:
长腿女被二人说得一愣,想要发作,又不愿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落朱重八的脸面。被憋得脸色发黑,粗气连连。
“当初做弥勒教的堂主,只是为了纠集人手造反。实际上,我不信任何神仙!”朱八十一最不愿意人提的就是自己冒充弥勒教堂主的事情,想了想,有气无力地回应。
这时代虽然民风豪放,却也不像后世那样,女孩子可以随便到别人家里做客。更何况以长腿女和朱重八二人如今的身份,一道进了朱八十一的府邸,外界只会说某年某月某日,郭子兴的养女独自去了淮安朱总管家,绝对不会提她身边还有朱重八这个侍卫小头目。所以,为女方的名节着想,朱重八也不能接受这个邀请。
“你都先答应人家了,又何必问我!”长腿女子白了他一眼,大声数落。随即,又迅速补充道,“去,当然要去。某人手下不讲道理,害得你脖子上白挨了一刀。这顿饭,就算他给咱们赔礼了!”
“跟阿速军打仗的时候,缴获了一些。我养不起那么多骑兵,只好把多余的战马用来拉车。”
叫上逯鲁曾这老头子,凭借其当世大儒的身份,自然可以减少许多闲话。朱重八明白对方是真心相邀,想了想,再度轻轻拱手:“那小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大小姐,你看……”
“噢,原来是用过了就扔!”长腿女毫不客气地总结。
“医馆是我帮助他m•hetushu.com开的,我们淮安军总管府在里边,占一半儿的干股!”朱八十一想都没想,顺口回应。
就像个好奇宝宝般,她走一路,问一路,直到从医馆出来,也没停嘴。朱八十一开始还能硬着头皮讲解一番,到后来,实在是口干舌燥。只好把黄老歪拉出来顶缸。
“是!”胡大海拱了下手,领命而去。
如果两大红巾主力发生火并,无论是濠州郭子兴、宿州芝麻李,还是淮泗朱八十一,都不可能置身事外。真正坐收渔翁之利的,只有蒙元朝廷。所以大伙平素不提这个茬则已,提起来,就心情极其郁闷。说出的话来,也立刻没了精神。
“你不是弥勒教的堂主么?怎么准许别人,噢,还有那个色目回回在你的地盘上传教?”长腿女很是不解,继续刨根究底。
“你跟馆长很熟么?”长腿女见朱八十一说起医馆来,就像说自己的总管府一样随便,皱了下眉头,低声询问。
几乎是同时,徐洪三和朱重八开口替朱八十一辩解。
那黄老歪,只要长腿女不会嫁给自家都督当老婆,就不觉得她烦。非常耐心地接过话头,把沿途看到的新鲜玩意,向献宝一样逐个显摆。从马路上显摆到医馆,再从医馆里显摆到酒楼。直到大伙都在淮安城最大的酒馆二楼落了坐,逯鲁曾老进士也应邀出了席,才意犹未尽的停住了嘴巴。
“我不管这事儿,你得去问苏先生!”朱八十一实在被她问得有些头大,只好将祸水引向别人,“就是我们淮安军的苏长史。对外做生意的事情,通常我都交给他来管。”
“行!”朱重八想都不想,纵容地点头答允。
“这是暴殄天物!自己养不起,你不会分给别人么?”长腿女听得心疼,大声抨击。但转念一想,众豪杰跟朱八十一都非亲非故,还打过人家造炮秘笈的主意,自己这番指责,就显得半点儿道理都不占了。赶紧摇摇头,www.hetushu.com低声补充道,“我说是卖。你这里有多余的战马卖么?我们濠州那边,我们濠州那边可以按市价购买。”
“无妨!”朱八十一想了想,立刻明白了对方的难处。“通甫,你去找逯长史和苏长史来,大伙一起去城内最大的酒楼里吃上一顿便是。反正我府里厨子的手艺,还未必比得上酒楼内的大师父!”
明教乃白莲教、摩尼教和弥勒教三家合并而成,原本组织就极为混乱。眼下弥勒教在襄樊一带势力大盛,就直接立了自己的头目徐寿辉做皇帝,国号天完。比大元两个字各多出一笔。身为白莲教大头目的刘福通当然不能承认这个天完皇帝,所以发誓找遍天涯海角,也要把当年第一次起义失败时,失散的小明王韩林儿给找回来,做天下红巾的共主。于是乎,两大红巾主力在没有将蒙元驱逐回漠北之前,彼此间已经剑拔弩张。要不是前一段时间蒙元在汴梁一带陈兵三十余万,说不定两家早就打了起来。
“公共马车,是什么意思?”
“是大食人带过来的造车办法,我让人将它放大了,在城里当公共马车使!”朱八十一看了看,耐心地解释,“只能在城里跑跑,出了城,一到差些的路面上,就立刻歇菜了!”
长腿女得意地扬起头,继续左顾右盼。很快,就又看到一件新鲜事物,“那辆马车真大,居然是四个轮子!朱总管,你们淮安这边的马车,都是四个轮子么?”
“大总管赐饭,小可照理不该推辞。只是……”朱重八回头看了看长腿女,犹豫着回应。
“那是东正教的教堂!”朱八十一顺着她的手指看了看,笑着地解释。
“好说,好说,无论怎么着,我也该多谢你替徐将军带信!”朱八十一对朱重八愈发欣赏,双手将信接过,笑呵呵地回应。
“就是大伙都可以坐,只要交得起车钱就行!”
“哦!”长腿女轻轻点头,“会做就好。回和-图-书去后我拿钱,你帮我也做一个。这样,咱们濠州军再磨面,就省得让弟兄推磨子了!”
朱八十一看着有趣,摇摇头,主动解释道,“这间医馆里的郎中,大部分都是色目人。他们当初开这个医馆的目的,却不光是为了治病活人,而是为了更好的传教。朱某不能阻止他们救人,却也不能放任他们的教众在城里头一家独大。所以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出了五千贯本金,再加我淮安军独家秘制的烈酒,算作五成干股。平时施舍出的药材钱算一家一半,病人被治好后如果要感激,也算是一家一半!”
“这个东西真新鲜,重八哥,你会做么?”长腿女见猎心喜,带着几分期盼向朱重八询问。
“占一半儿的干股,敢情你这个大都督除了卖火炮之外,连病人那点儿诊金也不肯放过?”长腿女又皱了下眉,很是鄙夷地说道。
作为郭子兴的养女,马大脚对明教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好印象。听朱重八也替淮安军说话,非但不恼怒,反而立刻换了一种语气,顺着对方的口风柔柔地说道,“我不是说朱总管做得不对。只是,只是觉得他做得太干脆了些。难道,难道他就不怕彭和尚和刘福通两个,联手找他的麻烦么?”
“第一,朱某麾下的工匠也得吃饭。第二,如果别人不窥探我的造炮之法,我也不会故意刁难他!”看在朱重八的面子上,朱八十一耐着性子解释道。
“那一会儿你找个人带我去见他!”长腿女想了想,轻轻点头。很快,目光就又被其他东西吸引,指着路边另外一处建筑物,大声追问“那又是做什么的,怎么涂得比新娘子的吉服还要艳丽。旁边那那些水桶,还有竹管子是做什么的,怎么摆了一大堆?”
长腿女的面孔立刻又涨成了茄子色,哼了一声,将头扭到旁边,不敢再啰嗦。然而,很快,她又指着一栋尖尖的建筑喊道,“那是什么,怎么上面还顶了个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