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八十章 摧枯

“毛总管,请给末将一个机会!”
“不会吧,三万对五万,他们照样一点儿胜算都没有?”朱八十一想了想,轻轻摇头。
如此一来,淮东路的隐患是解除了。但五家联军,却分成了前后两段。并且行军的速度相差极大,彼此之间,距离还有越拉越远的趋势。
“是!”一名传令兵答应着接过令旗,策马队伍右侧朝运河奔去。动作干净得如同行云流水。
毫无疑问,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是个用兵的高手,特别是在战役布局方面,他比周围的蒙汉同僚都高明得多。甚至比敌军的名义主帅朱八十一都高明数分,令后者在得知有大批蒙元官兵顺着运河抢先一步开进了宝应城之后,禁不住满头雾水:这个节骨眼上契哲笃不把所有兵力收缩成一个拳头,据高邮而守。却派人前来争夺毫无战略价值的宝应,他莫非脑袋被驴踢过么?
“怎么回事?”非但是朱八十一,毛贵和傅有德二人,也被前面传来的消息弄得目瞪口呆。
“奶奶的,肯定是有人给那边通风报信,说郭子兴和孙德崖两个兔崽子掉了队!”蒙城大总管,原徐州军前军都督毛贵的反应,却比朱八十一快上许多。皱了下眉头,立刻破口大骂,“所以鞑子那边就派出三万前锋,想试试咱们哥几个的火候。他奶奶的,那两个孙子,你当初就不该叫上他们!”
正惊愕间,却见数匹战马沿着队伍外侧飞驰而来。马背上,三家个斥候兴高采烈,离着老远,就拱起手,扯开嗓子大声汇报,“报,大总管、毛总管,傅都督,敌军冲击阵地,吴指挥使命令火枪手齐射阻截。敌军,敌军随即就一哄而散!吴指挥使准备趁机夺取北门,来不及向总管请示。请总管立刻派兵接应!”
“传令给周定……”
三个人正争执不下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一阵m.hetushu.com爆豆子般的脆响,紧跟着,队伍前方,欢呼之声犹如雷动,“溃了,敌军溃了,吴指挥使,吴指挥使威武!”
一连串将令,流水般从朱八十一嘴里说出来,再流水般传到各级将领手中。从开始到最后,没有半点迟滞。把个毛贵和傅有德两人看得佩服不已,眼睛里头全是星星。好不容易待朱八十一这边停下来了,立刻争先恐后的说道:“朱兄弟(朱总管),我们呢,我们两家总不能光在旁边看热闹啊?”
“传令给裴七十二……”
“末将也只是推测!”傅有德的思维相当有条理,见毛贵开始重视自己的话,立刻低声补充,“两位总管,请恕末将再多一句嘴。如果敌军据城不出,则肯定是存心想跟我军拼消耗。如果敌军肯出城迎战的话,哪怕只是几千兵马,末将的判断就可以被完全推翻。所以,两位总管不妨继续等等,看斥候接下来带回的消息……”
先用层层抵抗的办法,疲惫红巾军。然后再凭借高邮城的城防进行坚守,进一步消耗红巾军的体力和士气。待红巾军的体力和士气都降低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由文武双全的名将董抟霄突然带着援军杀至,与城里的官兵里应外合……
“你说,他是故意拿这三万多人前来送死的?”毛贵先是眉头一皱,随即转过头,大声向傅有德请教,“你这么说,可有什么证据?或者,你手中还有什么可靠的消息来源?”
“没有!”傅有德想了想,再度轻轻拱手,“总管勿怪,小将也只是推测。据出兵前朱总管所言,高邮城原本只有一万多守军,剩下的除了盐丁,就是临时招募的乌合之众。末将如果是契哲笃,原来那一万多家底,此刻是断然舍不得派出来的。只会派盐丁和新招募的人手出战。如此,无论输得多惨,www•hetushu•com他那边都不会真正伤筋动骨。而万一派出来的人能侥幸坚持上十天半个月,他就又多了十天的准备时间,并且随时都可以再拉起三万人的队伍来!”
谁料敌军的反应,完全不合常理。而自己这边的表现,同样也有点差强人意。从淮安出发,才走第一天,孙德崖的兵马就跟不上了。那老哥麾下的弟兄,根本就没战兵和辅兵的分别。所有人,除了当官的之外,都必须自己扛着兵器、防具和被褥干粮。每走上个三五里,就必须停下来歇息一番,否则就有人因为体力不支而活活累死。虽然是在淮东路境内行军,拖拖拉拉走了一整天,居然才勉强走了三十里路。并且这还是在午饭和晚饭都由淮安军帮忙准备的情况下完成的。如果是自己走,恐怕二十五里已经达到了极限。
负责头前替大军开路的,只是吴良谋麾下直辖的一个千人队,按照淮安军这边的编制,叫做是一个步兵团。总数还不到出城应战的敌军十分之一,能控制住阵脚,避免敌军忽然袭击已经很不容易,怎么听前面的欢呼声,好像已经将敌军杀了个落花流水一般?
“传令,通知水师提督朱强,派三艘炮舰,全速驶向宝应北门。从水面上,给第五军提供火力支援。”
……
“传令给刘子云,让第一团的骑兵营去给第五军压阵!”
“传令给连老黑,让他带着抬枪连给我压上去,朝着敌军狠狠地打。谁敢阻挡第五军,就直接拿抬枪给我轰了他!”
“朱兄弟且慢,哥哥前几天白拿了你两百副板甲。这一仗,就让哥哥替你来打!算是还了你的买甲钱了!”毛贵最近一段时间正手痒的难受,岂肯让朱八十一亲自出马。当即,伸手拦住对方,就要代为开道。
五家兵马联手的消息,肯定早就被高邮那边打听了个清清楚楚hetushu.com。这一点儿,原本在他预料当中。事实上,以这个时代的保密水平和保密意识,任何两家以上的队伍共同行动,都不可能不走漏消息,更何况,郭子兴和孙德崖这二位都是绿林大豪出身,手底下三教九流人物网罗了一大堆。指望这些人能管住各自的嘴巴,还不如指望老天爷能打个响雷,直接将高邮城的城墙劈出道两丈宽的豁口来。
所以,也无怪乎毛贵觉得,契哲笃那边是因为看到了联军步调散乱,所以才壮起了鼠胆,派出三万多兵马前来试探。但他这个推论的确有点儿武断,非但朱八十一不赞同,赵君用麾下的大将傅有德,在旁边听了后也觉得匪夷所思,“按理说,两位总管议事,断然没小将说话的份!”轻轻抱了下拳头,此人很是谦虚地告罪,“但小将却认为,契哲笃此举,打的恐怕是节节据守的主意。从宝应开始,沿着运河一步步往后退。迟滞我军的进攻速度,为高邮城争取更多的准备时间。此外,如果他有援兵的话,也能及时赶过来!”
“是!”朱八十一麾下装备最精良的两个营亲兵答应着,从距离自己最近的辎重车上抄起兵器,快速由队伍的左侧,朝最前方绕去。所有板甲都留在了辎重车上,交给辅兵负责照管。
“好,辛苦了,你先下去休息!”朱八十一闻听,立刻就有了计较,挥挥手,命令斥候退下。然后将头迅速转向毛贵和傅有德,“看样子敌军并不是想着节节抵抗,或者说,契哲笃手下的人,故意违反了他的命令。无论如何,对方列阵求战,咱们不能视而不见。两位先休息,我带一万弟兄上前称称他们斤两!”
“什么!”这个惊喜来得可是有点大,吓得朱八十一差点从马背上掉下去。“第五军的,第五军其他人呢?洪三,你立刻带着两个营的亲兵上去,接应吴将军和*图*书。同时,传我的将令,让第五军便宜行事!”
郭子兴和孙德崖两个,当然觉得十分惭愧。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接受淮安军的赈济。朱八十一好说歹说,最后答应军粮算卖给二人的,折合市价,待攻下高邮之后,再从分润里头扣还。二人才红着脸接受了粮食。并且当众立誓,他们会严格约束军纪,绝对不准许扰民的事情发生。
“那轮到你,还是我来!”
“两位兄弟且整理队伍,看我淮安军先打这一场!”
“报!”话音刚落,一名背上插着旗子的淮安军斥候已经飞马赶到,远远地冲着朱八十一行了个礼,大声回禀,“报告总管,敌军出城,背靠着城墙列阵。规模一万上下,打的是河南江北参知政事的旗号,此外,高邮九虎将中的刘子仁、王克柔、邱义和张士诚四人的旗号,也同时出现在阵中!第五军的吴指挥使,已经带着开路的一个团弟兄,就地构筑工事防守了,请总管随时决定下一步作战方案!”
郭子兴的兵马表现比孙德崖稍好一些,但也强之有限。作为精锐的主帅亲兵和五百骑马步兵,素质很高,基本上和淮安军中的近卫团不相上下。但军中的其他人马,素质就有些惨不忍睹了。只能算一群拿着武器的流民,甭说跟朱八十一和毛贵二人麾下的战兵相比,甚至距离后两家的辅兵,都有很大差距。至少,后两家的辅兵,还能保证三天一操,顿顿吃上饱饭。而郭子兴麾下的大部分人,伙食标准却是一稀一干。连最基本的消耗都保证不了,怎么可能有力气进行急速行军?
万般无奈之下,从淮安出发后的第三天,朱八十一只好把吴永淳的第四军留在了后面,陪着郭子兴和孙德崖的队伍,慢慢向高邮方向蹭。同时通知留守淮安的苏先生、胡大海等人,命令他们再拨一份军粮出来,给郭子兴和孙德崖,让www.hetushu.com两支友军先能吃上几顿像样的饭。以免这二人麾下的弟兄饿急了眼,引起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那样的话,此番合兵南进的计划还没展开,恐怕就要无疾而终了!
所以在打算对高邮、扬州两地用兵之初,朱八十一就没指望能保密。内心深处,他甚至期待两地的官府能早点儿做出准备,把分散在下面县城和州城的兵马,全都集中在一处。这样,双方不战则已,要战,就每打一场都是决战。打赢了,则下面的那些州城县城就不用浪费时间了,直接派人去接管就行。
“嘶!”毛贵轻轻倒吸冷气。高邮和淮安,扬州一样,是运河上的重要货物周转枢纽。官府和民间都非常富庶,城内和城郊的人口数目,也非常庞大。契哲笃如果真的不顾名声和本钱,招募百姓当炮灰。还真能把大伙累个半死。毕竟,三万兵马也不算小数目了,蹲在城里死活不露头,谁也不敢把他们丢在身后。而攻城,向来就不是一件省力的活。即便动用火炮去轰,弹丸大的宝应城,至少也能支撑上小半个月。如果守将本领稍微出色一些,坚持一个月都没太大问题。
“是!”徐洪三答应着,干脆利落地拨转坐骑,“亲兵一营、二营,出列,急行军,去接应第五军吴指挥使!”
有道是,人一上万,成堆成片。五万大军拉开了队伍前行,从他们所处的位置,根本看不到最前方发生了什么。只是凭借经验,认为敌军不可能立刻冲上来。而头前开路的淮安军那个团,也不可能没等到后续部队开到,就主动向对方发起进攻。
“两位总管,不如让末将出马!”傅有德不甘落后,大声在旁边插嘴。“我家赵总管说,他的练兵之法,都是跟朱总管学的。也不知道学到了几分火候。因此临来之前,特地吩咐过末将,要求末将务必全力以赴,也好让朱总管能再多点拨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