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八十三章 拉朽(下)

“嘀——!”走在队伍中的第一军副指挥使刘子云立刻吹响了挂在胸前的铁哨子,将整个队伍停了下来。紧跟着,队伍中就响起了他洪亮的声音,“按原定计划,炮兵以营为单位,就地展开。”
“轰!”“轰!”“轰!”又是一排实心炮弹砸上城头,跟抬枪配合着,打得守军抱头鼠窜。很快,正对着抬枪和炮兵阵地城墙上三丈多宽位置,就再也站不住人。包括督战的将领在内,都抱着脑袋,乱哄哄地向城墙其他位置和敌楼附近逃窜,唯恐爹娘给自己生得腿太短。
“兵贵神速。你即便最后能将城墙炸塌,前后加起来恐怕也得三四天时间!”见傅有德跟自己想法一致,蒙城总管毛贵继续大声提醒,“而守军的士气如果都像这位王兄弟说得一般差,蚁附攻城,估计还会更快些。充其量过后给阵亡的弟兄家里多发些抚恤便是!”
“是,是管子和铁板!”主簿赵肖被吓得两腿发软,赶紧大声补充。“管子和铁板,管子和铁板搭在一起,可以,可盖房子。我知道了,他们,他们要,要靠近了搭箭搂。用铁管子和铁板搭箭楼,不怕火烧!”
“呼啦啦——”已经尾随着百夫长冲上这段城墙的亲兵们,又乱纷纷地转身后退。仓惶如一群受惊的野兔。淮安军的抬枪手们却从背后瞄准了他们,以缓慢至极的速度,将跑得最慢的几个人打飞了起来,惨叫着跌下城头。
“轰!”黄老二指挥着一门四斤炮,率先射出第一枚弹丸。高了,实心弹丸从左侧马脸的上空呼啸而过,吓得上面的守军手一哆嗦,将木槌砸在刚刚拉开还没来得及上弩箭的弩车上,直接放了空炮。
“喂,赵主簿,别画十字架了。那些铁管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认识么?”专门负责贴身保护盛昭的蒙古百夫长哈斯也看得满头雾水,走到主簿赵肖身边,用力推了他一把,瞪圆了眼睛追问。
“不要跑,给我……”有名蒙元将领举刀督战,刚一露头,就被数杆大抬枪同时瞄上。其中一枚弹丸正好打中了他的鼻子,将半个脑袋从身体上打飞起来,跳起到半空中,红红白白落得到处都是。
“他们,他们推的是大炮!天,他们准备用大炮将城墙轰开!”有名从淮安战场逃下来的老兵痞,蹲敌楼附近的城垛后,抱着脑袋,大声惊呼。
“啊——!”濒临死亡的伤者,拼命用手去堵胸前的大洞,却无法阻止血浆向外喷涌。转眼间就因为失血过多,一头栽倒。
两百多个装了五斤左右黑火药的长条型布包,被一个接一个塞进了钻孔。用丝绸裹着黑火药搓成的药捻从洞孔里拉出来,每十条搓成一根,拉出一丈远,又再度被捆在一起,搓成一根胳膊粗的巨大药捻,在盾牌手的保护下,向更远处延伸。
“炮兵以营为单位,就地展开。”
“轰!轰!轰!”炮营立刻调转炮口,对着床弩发射的位置展开报复性射击。庞大笨重的弩车迅速被分解成了一堆堆零件儿。周围的守军将士抱着脑袋,东奔西逃。
“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钻头高速转动,一个又一个直径在五寸上下,深达四尺的孔洞,出现于城墙表面,整齐得宛若一排排等待校阅的士兵。
别的事情他可以怀疑朱八十一,唯独制器一道,在他眼中,朱八十一绝对是天下绝顶高手。并且绝对是高到旷古绝今,常人根本无法企及的地步那种。
还甭说,他情急之下,蒙得还真有些靠谱。那些红巾军士卒扛着和抬着的,如果换成竹竿、木板和绳索,不就是搭箭楼的材料么?想到此节,县令盛昭再也不敢耽搁,立刻扯开嗓子,大声命令,“床弩,床弩准备。瞄准敌军左翼那些拿铁管子的,给我,给我射!”
“嗖!”城墙上,有守军士兵隔着城墙垛,从射击孔中射下了几支羽箭。大部分被风吹歪,飞得不知去向。只有零星一两支,射进了抬枪营的阵地里,在大伙胸前的板甲上,砸出了几串火花。
目光刚落在护卫在炮车另一侧的队伍上,他的眼睛便再也移动不开了。那是什么奇门兵器,怎么比大火铳还粗?并且长长短短的,每个人手里拿得都不一样?最令人费解的是,队伍中最前方的两排人,还抬着七八张巨大的板子。一看就是由纯铁打造,黑黝黝在太阳下泛着金属特有的冷光。
朱八十一体谅到众人的心思,便没做太多耽搁。吃完了战饭之后,也用最快速度把自家队伍拉了出来。
大队的盾牌手推着半人高的包铁巨盾,列队冲上。将铁车下劳碌了半个多时辰的徐洪三等人护住,缓缓地退离了城墙。
几名藏身在车厢下,位置稍稍靠外淮安军弟兄不幸被射中,软软地栽倒。附近的其他弟兄迅速将他的尸体推开,走上前,替他继续转动摇柄。
“炮兵以营为单位,就地展开。”
“呼——”巨弩继续呼啸着朝阵地飞来,大部分都落到空处。少部分被刀盾手用举盾挡住。只有偶尔一两支能落在大伙脚边,溅起一串串暗黄色的烟尘。
“大火铳?此物与咱们手中的大铳有何分别?”盛昭听得微微一愣,扭过头,强压着心中慌乱向此人询问。
“奶奶的,居然敢还手!各都,给我瞄准了,狠狠地打!”连老黑心中却被立刻点起了熊熊怒火。举起铁皮喇叭,大声命令。
“冲,给我冲上去扔和图书石头!点盏口铳!”又一名全身披挂的蒙古军官从敌楼里跑出来,将逃得最快的两名亲兵挨个剁翻,“大人平素待尔等不薄,需要尔等出力的时候,尔等岂能如此?冲,谁不冲,老子先砍了他!”
“是!”发现头顶的车厢板没有丝毫变化的淮安士兵们齐声答应着,继续转动摇杆,将钻头不断向城墙内推进,推进。
“应该,应该是一种秘密,秘密武器吧!”主簿赵肖一边画着十字架,一边满嘴跑舌头。“比大火铳管子还粗,就是特大火铳!诸位也知道,那朱屠户是个妖人。什么,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可能造得出来?”
“我早就说过,拿火药对付城墙很费劲!”毛贵遗憾地摇摇头,叹息着对身边的傅有德说道。
二人都不知道朱八十一准备了什么法宝,所以心痒难搔。带领各自麾下的弟兄扎下营盘之后,草草对付了一口战饭,就立刻点齐了精锐,到宝应城东侧约定的位置列阵待命。
这回,也是一样。在自豪感的驱动下,炮兵们将火炮操作得格外流畅。每当听到自家连长的喊声,就是十门炮口同时喷出怒火。紧跟着,十枚滚烫的弹丸就落在对面的马脸内外,将守军砸得鬼哭狼嚎。
火星飞溅,表面贴了青砖的城墙垛口,居然被抬枪的弹丸砸出了无数个小豁口。四下飞射的砖屑,落在垛口后的士兵脸上,迅速撕开无数道血痕。
不过涉及到具体制造方法问题,向这位赵主簿咨询,肯定等同于问道于盲。这位最擅长的是画十字架,喊上帝保佑,然后云山雾罩地瞎白活上一大通。真正本事,却是半点儿也无。想到对方平素的表现,县令盛昭无奈地叹了口气,抬起头,将目光再度转向城外。
“站住,马道上有督战队,你跑下去一样是个死!”督战的百夫长和千夫长们,则不得不用杀戮来维持军纪。然而,杀戮的效果终究有限,在留下来挨炮弹和逃走挨刀子之间,蒙元士兵明显更愿意选择后者。很快,被炮火集中攻击的城墙上,就剩不下多少人了。并且没有逃走的士兵全都将身体死死地贴在了垛口后。双手捂着耳朵,瑟瑟发抖。任军官如何督促,也不肯抬头。
这根本就是一句废话。大火铳当然比小火铳大,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见。问题是,朱屠户怎么把火铳造得那么大,那么长,用的时候还不怕炸膛?要是官军也能造出几百支来,往城墙上一架。还用再担心红巾贼的进攻么?直接用火铳从上往下轰便是,十几轮轰击下来,看红巾军有多少人命可以往里头填?
不待朱八十一解释,二人接下来又凭借各自作战的经验,大声反对,“一丈厚的土城墙,连炸十几次都未必能炸得塌。并且每次凿城放火药的时候,弟兄们都得顶着守军的滚木礌石上。整体算下来,死伤并不比蚁附低多少!”
“这个,大火铳么?就是,就是比小火铳大上一点儿的火铳。”主簿赵肖在胸前画了个十字,煞有介事地回应。
“炮兵,开炮射击!十门火炮一组,循环轮射!”刘子云兴奋地挥舞着令旗,围着炮兵阵地来回跑动。“半柱香时间,必须把两个马脸清理干净。有外人在后边看着呢,咱们不能给都督丢脸!”
“我问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没问朱屠户的事情!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蒙古百夫长哈斯把眼睛一瞪,厉声呵斥。
外人,自然指的是毛贵和傅有德两个,以及他们麾下的将士们。虽然他们是好心前来助战,但淮安军上下,还是涌动着一股和客军争一争短长的暗流。特别是最底层的士兵,这几天从行军速度到扎营时的整齐程度,再从身上铠甲,手里的兵器,到走路时的精气神儿,私下里已经不知道比较过了多少次,每一次毕竟的结果,都令大伙胸口挺得更高。
“是!”两个马脸上的守军答应一声,举起木槌,狠狠敲在床弩的发射机关上。“呼!”十几根一丈半长的弩箭带着风声,呼啸着朝红巾军队伍的左翼扑了过去,速度快如闪电。
“拆迁车准备完毕。向大都督请示,可否立刻去拆城?”第一军副指挥使刘子云则回过头,冲着身边的传令兵大声招呼。
“啪!”有具尸体贴着铁车的顶部边缘滚落,溅起一团血浆,将徐洪三的战靴迅速镀上了一层殷红。
“娘——!”有个不幸被炮弹打没了半截身体的守军,拖着长长的血迹,在城墙上绝望地爬动。
“是啊,朱总管这边,朱总管这边的炮手,操炮比我们那边高明出太多!”傅有德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个热点。用手指掏了掏被炮声震迟钝了的耳朵,回答得驴唇不对马嘴。
“是!”众炮手答应着,齐心协力,用装了土的麻袋垫高炮尾,重新压实。“轰”短短数息之后,第二枚弹丸飞出炮口,掠过二百步的距离,狠狠砸在了左侧马脸的城垛口下方二尺处,将城墙砸了个大坑,泥土瑟瑟而落。
在弟兄们的全力配合下,第三门火炮也很快调整完毕。怒吼着喷出一颗巨大的铁弹丸,在半空中拉出一道弧线,正砸在马脸中央,溅起一团凄厉的血雾。
仿佛猜到城墙即将不保一般,县令盛昭集结起麾下全部力量,一波接一波,舍生忘死,将滚木、雷石,甚至自家同伴的尸体,都当作武器朝铁车砸下。很快,铁车顶上就落www.hetushu.com满了各种重物,并且还不断有新的重物从半空中往下砸,冰雹一般,无止无休。
“大炮?”盛昭听了微微一愣,定睛细看。果然发现正在缓缓向前移动的红巾军队伍里,有近百辆样子怪异的鸡公车。每辆车的轮子都有三尺磨盘大小,上面盖着厚厚的一块麻布。被十几名身穿步甲的壮汉推着,“轰轰隆隆”地向前走。
有五十多名弟兄,却永远留下了那里。先前大伙忙着转动钻头的摇柄,没太注意到自身的伤亡。到了此刻,才发现,原来铁车也不是万能的,并没有为大伙挡住所有方向来的攻击。只是大伙当时,谁也没来得及分心而已。
“继续钻,别分神。铁车是咱们朱都督亲手打造的。有它在,谁也奈何不了咱们!”车厢内的连长,都头们,也纷纷抹了一把汗,大声给自家弟兄鼓劲儿。
“快退,快退,都督说过,所有必须退出三丈之外!”徐洪三及时地举起铁皮喇叭大吼了一声,将众人从震惊与悲伤中唤醒。然后他自己却猛然停住脚步,在三面巨盾的保护下,从腰间取出火折子,迅速打燃。
专门负责传令的亲兵则举着铁皮喇叭,将命令一遍遍地大声重复。早就跃跃欲试的三个炮兵营长听到了,立刻指挥着各自麾下的弟兄扯下炮衣,推动炮车,将整整九十门四斤炮分为前后间隔十步远的三排,对准了宝应城门东侧两个马脸,和两个马脸之间的城墙上方。
“大火铳,他们又把大火铳抬上来了!”敌楼的平台上,惊呼声一阵高过一阵。上午的战斗中,守军可是没少吃这种大火铳的亏。甭看其笨重无比,射击频率也跟床弩差不多。可威力奇大无比。所发射出的弹丸足足有核桃大小,任何甲胄都防不住。只要挨上一下,从前胸到后背就是一个透明的大窟窿。
“轰隆~”铁车被砸得发出巨大的轰鸣,震得徐洪三身体发麻,耳鸣不止。然而,钉拍的下冲力量,却被铁车上那些横横斜斜的支撑臂尽数分散,根本无法奈何车身分毫。
“嗖!”“嗖!”“嗖!”守军显然也发现了这几辆庞然大物,从距离最近的几段城墙上,将床弩不要钱般射了过来。大部分都偏离了目标,只有一两支侥幸命中,被车顶的钢板所阻挡,“当”地溅起一串火星,飞出老远。
“冲,冲,大人看着咱们呢!”众亲兵们被逼无奈,只好掉头再度冲向铁车正对的城墙。冒着被炮弹和子弹射杀的风险,将滚木雷石接二连三丢了下去。
“真的?你居然专门为炸城墙制作了神兵利器!什么东西?方便的话,赶紧拿出来让哥哥我看看!”毛贵根本没注意道“炸”和“拆”两个字的差别,愣了愣,反对的话却果断地憋回了肚子里头。
只见朱、毛、傅三家队伍在距离东门偏南,正对着两个马脸之间城墙段三百步左右的位置,摆下了三座方方正正的大阵。彼此之间还留着二十多步远的距离,界限分明。在中央方阵的最前方,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搭起了一座指挥台。有个膀大腰圆的黑脸汉子站在台子上,手里拿着令旗来回摇晃。
很快,左侧的马脸上面就再也找不到一架完整的弩车了,再也无法给进攻方制造任何骚扰。刘子云迅速指挥炮兵调整方向,瞄准右侧的马脸,再度狂轰滥炸。
“轰!”“轰!”“轰!”更多的炮弹砸在城墙内外,溅起滚滚黄烟。虽然每一轮射击所发出的大半数弹丸都没有打进城墙顶部的人群当中,但伤者和死者的惨状,却让守军们个个魂飞胆丧。趁着督战的百夫长,千夫长们不注意,撒腿就跑。
毛贵和傅有德立刻双双拱了下手,大声答应。
“是!”黄老二答应一声,撅着屁股再度冲向距离自己最近的火炮。调整射击角度和炮口指向,把城墙当作下一个攻击目标。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一连串的闷雷声中,宝应城东侧距离两道马脸之间的城墙,像打摆子一般,颤抖,颤抖,不停地颤抖。最后猛地一哆嗦,竟然以肉眼可见的缓慢速度瘫倒于地,直上直下,就像被雨水泡软了的泥巴。(注1)
“呯!”摆在最前排的三十杆抬枪,立刻齐齐喷出了白烟。将一两半重的弹丸,顺着城墙的垛口砸了进去。
“继续钻,别管他们!”近卫团长徐洪三迅速抬了下头,冲着被吓得脸色发白的弟兄们吩咐。
更多的守军却在县令盛昭的逼迫下,继续冲上城头。
见到此景,原本就士气低落的守军,更不愿露头。一个个将脑袋缩在垛口后,撅着屁股,口里大念各种编纂出来的祷告词,“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穆罕默德,上帝,大光明神,保佑,保佑,保佑信徒过了这关。信徒一定给您捐十两香油,绝不打折扣,绝不敢再拿发了臭的猪油糊弄您!”
“床弩,大人命令床弩射击。瞄准了敌军左翼,射击!”传令兵扯开嗓子,迅速将命令传遍整个东侧城墙。
铁车厢摇摇晃晃,却始终没有散架。将大部分滚木礌石都挡在了车厢之外,给里边的淮安军弟兄,撑起了一片安全的天空。
“呼——!”城墙顶端,挤得密密麻麻的守军将士齐齐松了口气,用手轻轻拍打自己的胸口。然而,没等他们www.hetushu•com将这口气吐完,天地间忽然一暗,紧跟着,又是十几枚滚烫弹丸砸呼啸着砸了过来,砸在正对炮口的城墙内外,炸起一股股暗黄色烟尘。
“炮口压低半寸!”黄老二迅速跳到最前排第二门火炮旁,大声喝令。
“打下一个!”徐洪三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将巨钻对准了距离第一个孔洞半步远,高度差不多平齐的位置,开始了新一轮打孔工作。“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钻头破土声又缓缓响起,众弟兄们藏身在铁车下,满脸兴奋,挥汗如雨。
“兄弟啊——!”数名盐丁出身的军汉围着一具已经看不出人样的尸体,放声大哭。
“我是说,用火药炸城注定事倍功半!”毛贵被气得哭笑不得,将嘴巴凑到他耳边,大声重复。
就在此时,中央方阵忽然分开,有大约两千多人马,推着车子,举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兵器,缓缓向宝应城的城墙靠了上来。
“嗤——嗤嗤——嗤嗤——!”没人再管徐洪三和那三名盾牌手如何仓惶逃命。所有人,包括炮兵都停止了射击,将目光落在了燃烧着的药捻之上。
傅有德虽然对朱八十一的话将信将疑,却也知道如今红巾军中的所有神兵利器,全是出自眼前这位朱大总管之手。所以迟疑了片刻之后,也笑了笑,拱着手说道:“原来朱总管早就胸有成竹,是末将多虑了,请大总管勿怪!”
然而,在蘑菇云被风吹散之后,爆炸点附近的城墙,却只是被烧黑了一大截。甭说出现大段坍塌了,连个像样的豁口都没能留下。
而过往神仙显然对香油不太感兴趣,没使出任何法术来阻止淮安军的铁车继续朝城墙靠近。转眼间,七辆铁车就跟城墙紧紧贴在了一起。带队的都头一声呼哨,众人迅速拆掉车轮,将铁车变成了铁凉亭,稳稳地坐在了城墙根处。
“嘶——,朱屠户真舍得下血本儿!连大火铳都弄出了几百支来!”站在盛昭身边的,是以见多识广而闻名主簿赵肖,嘬着牙花子,低声道。
“算了,不跟你说了!”毛贵气得没办法,只好策动坐骑走开,继续去观察淮安军的其余动作。却霍然发现,就在自己注意力被城头上的殉爆所吸引的时候,连老黑已经指挥着抬枪营走到距离城墙一百步位置。有条不紊地支开三角形铁架子,将一百五十杆造价昂贵,看起来又蠢笨至极的大抬枪,支了起来。
注1:多点连续爆破通常用于开采石料和旧搂拆除,爆破点和用药量都需经过严密计算。文中是小说家言,简化了步骤,并且严重夸大了效果。请读者切勿模仿,否则,后果请自负!
……
“轰!”紧跟着,又是十枚铁弹丸。或者砸在土筑的城墙表面,尘土飞溅。或者恰巧落在城墙顶上,将猝不及防的守军砸得筋断骨折。或者落进城内,砸中靠近城墙的房子,给屋顶开出一个个巨大的天窗。
血光立刻随着枪声从城墙上飞起,大抬枪射出的弹丸从背后找上他们,将他们的身体打了个对穿。
“毛总管说得极是!末将在追随我家赵总管攻打睢阳时,连续炸了二十几次都没能把城墙炸塌。最后,还是靠弟兄们蹬着云梯爬上去,才解决了战斗!那边也是这种黄土夯筑的土墙,看上去没砖面儿的城墙结实,却特别能扛炸!”
“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钻杆破土的声音继续在城墙下回荡,听起来就像一曲宏大的音乐。伴着乐声,一个又一个直径三寸左右的深孔,出现了城墙上。两个马脸之间,长两丈,宽四尺,距离地面三尺高的区域,密密麻麻排满了钻孔,远远地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蜂巢。
“嗯!”刘子云学着朱八十一的样子,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将哨子再度含进嘴里,用力吹了一下,再吐出来,扯开嗓子大声喊道,“开炮射击!十门火炮一组,循环轮射!限在半柱香时间之内,把两个马脸和城墙上的弩车给我清理干净!”
“退,退!”他挥动着火折子,大喊大叫,催促众人,继续远离城墙,远离自己。直到确定所有弟兄都退到了安全距离之外,才猛地一哈腰,将火折子狠狠地按在了药捻之上。然拉了一把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名盾牌手,撒腿就跑。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一连串沉闷的爆炸,在城墙根部响起。不是大伙预料中的惊天动地,而是略显沉闷。就像暴风雨前的闷雷,贴着地面来回翻滚。
“他们在凿城!”临近城墙段上的蒙元官兵虽然看不见徐洪三等人在铁车里鼓捣什么勾当,却本能地感觉到大事不妙。一名亲兵百户打扮的家伙跳起来,先大喊了一嗓子,然后带头冲向铁车上方的城墙段。
“通知刘子云,拆迁开始!”指挥台上,早已等待不及的朱八十一搓了几下手,咬着牙,将自己独创的恶趣味命令发了出去。
而防守一方显然不具备任何对付火炮的经验,几度被炸得抱头鼠窜。然后又几度在一名千户的组织下,再度跑回马脸,试图用床弩和强弩进行反击。但是,在二百步这个距离上,受气流和操作者水平的双重影响,床弩和强弩不具备任何准头。而淮安军射出的铁弹丸,却凭借着数量优势,每一轮齐和图书射总有几枚弹丸能够恰巧地落在目标区域,将敢于暴露出来的床弩,还有操作床弩的守军士卒,一并砸得四分五裂。
在制器一道上,朱都督三个字,就是最好的招牌。原本被头顶上的声音吵得有些心惊的弟兄们愣了愣,立刻又精神抖擞。朱都督亲手打制,城上的几块破石头怎么可能砸得烂?他那是弥勒佛的凡间肉身,弥勒佛亲手做出来的东西,那就是神器,常人怎么可能破得了。
“轰!轰!轰!”黄老二组织火炮,朝铁车正上方的城墙,和临近的城墙顶端,狂轰滥炸。将一门又一门盏口铳和大铳炸成了废铜烂铁。将守军成群结队地砸成肉酱。
更多的滚木雷石砸下来,砸在铁车顶部,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更多盏口铳和竹节大铳从侧面向铁车发射弹丸,打出一串串凄厉的血光。然而,钻孔声却始终没有停下,“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宛若猛兽在深夜里磨着他们的牙齿。
三四万人在城东列阵,宝应城的县令盛昭即便是个傻子,也猜到红巾军准备下手强攻了。赶紧敲起大鼓,把麾下所有能召集起来的力量,全都调到了东门附近。城墙城下忙了个鸡飞狗跳,折腾了好一阵儿,却发现外面没有发起冲锋。愣了愣,从敌楼中探出半个脑袋,满脸诧异地向下观瞧。
终于,最后一个孔洞被打好,塞入了火药包,拉出药捻。徐洪三抬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和血水,大声喊道,“盾牌手过来掩护。听到炮声,大伙一起后退!”
“原来抬枪可以当床子弩用,并且比床子弩轻便许多!”城墙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向前走了一百多步的傅有德看得心醉神驰,扭过头,冲着身边的空气说道。
“盾牌手,盾牌手过来掩护!”立刻有人举起铁皮喇叭,向后方发出联络信号。
“轰轰轰,轰轰轰!”数枚炮弹疾飞而至,砸在他身前身后,烟尘滚滚。这位身手敏捷且足够幸运的百夫长却毫发无伤,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目的地,钢刀猛挥,将挂在城头的钉拍绑绳砍做两段。
“轰!”一枚炮弹正好砸在了城头的火药箱子上,引起了剧烈的殉爆。巨大的灰白色蘑菇云腾空而起,扶摇之上九霄。
“末将不才,愿意带领麾下弟兄去拿下此城。请大总管派人用火炮压制一下城头上的床弩和弓箭手就行!”傅有德想了想,又大声补充。
护卫在炮车左边,则是数百名身穿半身铁甲的汉子。两人一组,肩膀上扛着根长长的管子,手里还拎着几根长长的木头棍子,看上去怪异至极。
“呯!”连老黑组织抬枪兵,来了一次齐射。将敢于将身体露出城垛的守军,连同那名不怕死的幕僚,打得倒飞而起,血浆和碎肉像雨一般四下溅落。
然而,此物毕竟不是闪电。木制的弩杆很快就受到了风力和重力的双重影响,颤抖着偏离了既定轨道,或者一头扎进了土里,或者飘起来不知所踪。只有两三支靠近了目标,却被走在队伍最前方的淮安军刀盾兵用举盾及时地挡住,“咚”的一声,矢锋入盾半尺,矢杆颤颤巍巍地来回晃动。
“啊——!”侥幸没有被波及的蒙元士兵抱头鼠窜,纷纷朝马脸两侧的城墙退去。却又被城墙上的百夫长们,用刀子直接给砍了回来,“别慌,给我射,给我用弩车射!他们不可能每一炮都打得这么准。咱们也不肯能一直射不中。给我射,快给我射!谁敢跑,老子先宰了他!”
“拆迁车准备完毕。请求对宝应城东墙进行拆迁!”传令兵立刻按照平日训练时养成的习惯,用旗帜和号角,将刘子云的请求,远远地传到了后面的指挥台上。
“来人,给我扔滚木!”勇悍的亲兵百夫在城墙上大叫,招呼手下跟自己一道去拼命。只是这一回,他的好运气终于用完了。没等手下的亲兵们举着盾牌靠近,两颗一两半重的抬枪弹丸已经打在了他前胸处,将他直接打得飞了起来,像只破麻袋一般从城墙内侧落了下去。
总而言之,他和毛贵两个,都凭着各自的实战经验,认定了用火药炸城墙这个办法不靠谱。而遍观红巾军以往的战例,除了芝麻李当初攻打宿州时,曾经用火药炸塌了城墙之外。其余,包括朱八十一在内,都没有过爆破成功的先例。
“拆迁开始!”
“朱屠户在干什么?唱戏么?”宝应县令盛昭皱了下眉,满头雾水。
不断有新的孔洞被打好,新的药捻被拉出来,与原来的药捻系在一起。不断有新的火药包被盾牌手从本阵用推车运到城墙下,交给徐洪三等人塞进新的孔洞,将蜂巢变得越来越密,越来越恐怖。
“轰!轰!轰!”已经摸索出大致射击角度的炮兵们,立刻以狂轰滥炸相还。数十枚滚烫的铁弹丸带着尖啸落在马脸和马脸前方的城墙上,砸起大团大团的血雾和烟尘。
“二位说这话就见外了!”朱八十一神秘的笑了笑,轻轻摇头,“二位也是为了咱们大伙着想。但是朱某却不愿,今后每次遇到坚城,都让弟兄们用尸体去堆。所以才命人打造了几套攻城利器。二位如果想看仔细的话,等会儿扎下营盘,用完了战饭,尽管点齐了各自麾下的精兵到距离东城门口三百步外列阵。待朱某炸开了宝应城之后,剩下的事情,也好就交给二位来料理!”
“低了,炮口向上调高一小指头!你放下,我来!”m•hetushu•com黄老二深深地吸了口气,快步跑到第三门火炮前,亲自动手调整角度。两只眼睛,就像夜里的烛火一般明亮。
“注意检查深度,到一号标记为止!”近卫团长徐洪三擦了一把汗水,扯开嗓子高喊。然后亲手抓住摇柄,逆着先前的方向倒转。粗大了钻杆缓缓从墙上退出,留下了一个四尺深,直径五寸多的浑圆型小洞。身边的弟兄们立刻从铁车中拿起一个预先准备好的细长条火药包,跟洞口比,迅速塞了进去,留在外边的,只有一条长长的丝绒捻子。
“啊!”几名蒙元士兵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光挨打还不了手的恐惧,站起来,撒腿便逃。
“拆迁开始!”命令经过旗帜和号角,迅速传到战斗第一线。刘子云眼睛登时一亮,挺起胸口,骄傲地挥动土黄色的令旗,“都督有令,拆迁正式开始!刀盾兵掩护!近卫团三营,将攻城车推进到城墙脚下,分组挖火药池!”
“愿唯朱总管马首是瞻!”
训练有素的炮兵对近在咫尺的巨弩视而不见,在每个炮长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固定炮身,装填火药,压紧弹丸。整套动作,都宛若行云流水。
“好,就如你所说,你们淮安军负责炸城,我和傅兄弟负责进去收拾残敌!”
“调整炮口,对准城墙,给我来十轮吊射!”刘子云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看向黄老二,大声命令。
“开挖!”近卫团长徐洪三大喝一声,从车厢中抄起一把巨大的钻头,奋力顶在了城墙上。
“轰!”“轰!”“轰!”几门被他安排用来校准的四斤炮率先开火,弹丸或者落在城外,或者落在城内,居然没有一枚砸在六尺宽的城墙顶端。
“什么,您说火药!”傅有德眼睛盯着城头,回答得继续不着边际,“火药各家都是一样的。城墙上守军那边的,也许配方会差一些。但咱们红巾军这边,各家肯定都是一样的!”
“继续钻,别分神!这铁车徐某先前试过,可扛上千斤水锤的重击!”徐洪三一脚踢开落在身边的残肢,扯开嗓子,继续大声招呼。
“嗤——嗤嗤——嗤嗤——!”粗大的药捻冒着滚滚白烟,朝城墙上的蜂巢迅速靠近,靠近,靠近。忽然间,分散成数百条火蛇,飞一般朝城墙上的每个深孔钻了进去。
“轰!轰!轰!”更多的盏口铳和竹节大铳喷出弹丸,砸在铁车厢顶部和侧面,砸得铁车厢摇摇欲坠。
护卫在炮车正前方的,则是数百刀盾兵,手里巨盾居然有五尺多高,下面好像也垫着两个小轮子,用手推着大步前进。
话说完了,他才发现毛贵已经不知去向。赶紧从马背上扭着头,四下观望。只见就在淮安新一军副指挥使刘子云的身边,蒙城大都督毛贵手举刀鞘,对着一个庞大的铁战车,又敲又打,兴奋得手舞足蹈。而先前拿在士兵们手中的铁管子和铁板,则变成了这辆战车的支架和车顶,被特制的铁夹子固定在一起,稳如磐石。
“呼!”重达三百余斤,表面钉满了铁刺的钉拍在重力的作用下,迅速砸落。眨眼间,就与铁车来了个亲密接触。
“轰!”有人点燃了盏口铳,将拳头大的弹丸从城头射下,打在铁车厢的顶板上,凿出一个深坑。
“是!”数百条汉子齐声答应,弯下腰,推动七辆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光泽的铁架子车,“轰隆轰隆”向前行去。所过之处,留下数道深深的车辙。
“开挖!”“开挖!”队伍中的连长、都头们大声回应,藏身在车厢内,将一杆杆七尺多长,儿臂粗,末端带着摇柄的钻头顶在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城墙上。其他近卫营的士卒则在伙长们的指挥下,以十人为一组,齐心协力转动摇柄。“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土墙被钻破的声音此起彼伏,很快,钻杆就进入了城墙半尺多深。暗黄色的泥土,像流水般顺着钻杆的尾部汩汩下淌。
朱八十一当然知道毛贵和傅有德二人都比自己的破城经验丰富,然而,若论玩火药的水平,六百年后的人类,绝对能甩六百年前的祖先好几百条街。所以,只是出于礼貌,他认真地听二人说了一阵,然后笑了笑,轻轻摆手,“二位兄弟说得都有道理,但是二位有所不知,自打上次让弟兄们冒死钻臭水沟,朱某就苦心积虑,琢磨着下一次再遇到同样情况该如何处理。并且为此专门打造了一整套家伙,用来对付各种城墙。二位不要着急,先让弟兄们扎了营,用了战饭。今天傍晚之前,朱某绝对让二位亲眼看到,这宝应城是如何被我淮安军拆掉的。”
在死亡的威胁下,众官兵又掉头逃回马脸,手忙脚乱地转同摇橹,重新拉开弩臂,装填弩箭。“嗖——嗖——嗖——!”数支巨弩落进炮兵阵地中,溅起两团血花。
依旧是胜得毫无悬念。有左侧马脸上尸骸枕籍的先例在,右侧马脸上的守军个个心惊胆战。只勉强招架了两三轮,就丢弃了造价高昂的弩车,撒腿跑向了附近的城墙。
“你想炸城?”没等王克柔把图画清楚,毛贵和傅有德二人已经猜出了朱八十一的用意,异口同声地打断。
“点盏口铳!盏口铳和大铳!”一名文职打扮的幕僚冲出敌楼,指挥着百余名守军勇士发起决死反击。
城墙上瞬间出现了大段空档,然而,很快,第四波蒙元士兵就再度沿着临近的马道冲上,一队接一队,苍白的面孔上写满了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