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八十二章 拉朽(中)

“那不是大铳,是火绳枪!朱某先前向李总管和赵总管,都曾经推荐过!”见毛贵和傅有德齐齐将迷惑的目光转向了自己,朱八十一笑呵呵地跟二人地解释。
“对,就,就是这种大铳!”王克柔可不像毛贵和傅有德两那样,把火绳枪视作鸡肋。两只眼睛望着朱八十一的手,满脸热切,“当初在军阵里一听到声音,末将就知道,肯定是和大铳差不多的东西发出来的。但是,但是没想到吴将军手里的火绳枪打得那么远,那么准。大伙还差着五十多步呢,冲在最前面的人就整整齐齐给打没了一层。再往前冲,谁敢保证吴将军手里没有第二波?”
作为刚才挨枪子儿的一方,他对火绳枪的认识,可是深刻到了极点。甚至比吴良谋这个开枪打人的一方,还要深上几分。那种眼睁睁地看着手下弟兄,忽然间就倒了下去,胸口和七窍同时冒血,却找不到是被什么兵器所杀的恐怖感觉,绝非没亲身经历过的人所能想象。所以王克柔宁愿自己以后永远做开枪的那一方,哪怕做不成千夫长,只做个牌子头,甚至普通小兵,都绝不做迎着枪口重逢的那一方。
“起来,起来,王将军不必如此!”没想到王克柔对火枪重视到了如此地步,朱八十一愈发感觉意外。先伸出手将对方从地上扶起,然后又想了想,继续说道,“你手下的弟兄,如果愿意留下来,跟你一起学着用火绳枪的话,也可hetushu.com以让他们单独编成一个营,就是三个百人队规模。你跟他们一起炼,从装药开始一起摸索。如果炼好了,你就是这个火枪营的营长,可以成建制地加入咱们淮安的五支战兵的任意一支当中。”
不过很显然,没经过后世战争场景冲击的人,很难接受火绳枪这种价格高昂,装填速度缓慢,威力仅比强弓硬弩稍好一点点的鸡肋。毛贵和傅有德两个虽然都是难得的智将,却也不能例外。虽然二人刚才几乎是亲身经历了一场火绳枪对冷兵器的战斗,并且清楚地知道双方投入的兵力对比。但是,他们两个依旧宁愿把第五军的辉煌战绩,归功于双方的军心、士气和训练程度方面,而完全忽略了武器上的巨大代差。
朱八十一的运气,在整个红巾军队伍中基本就没人能比。而他麾下的这位小吴指挥使,显然也是一位难得的福将。仓促间拿火枪去稳定阵脚,却没想到歪打正着,一次齐射就将敌军的胆子打了个粉碎,接下来事情,就只剩下追亡逐北了。
“末将,末将记得!”王克柔想了想,大声回应,“宝应城有四个门,每个门上都有一个敌楼。分三层,每层大概能站四十多个兵。城门两侧都有马脸,分别在这个位置……”
“你先去忙着!”见毛贵和傅有德两个,始终对火绳枪提不起兴趣,朱八十一也就不再努力想二人推销此物,将火绳枪交还给往吴良hetushu.com谋,笑着吩咐。
蹲下身,他一边画,一边大声讲解,“马脸处的城墙较厚,大约厚两丈半,高一丈七尺多。其他地方的城墙稍微薄一些,上面大概有六尺宽,越往下越厚,最底部看不出来,但末将估摸着,应该不会薄于一丈!这个城墙和马脸都是用黄粘土夯筑的,据说筑城的时候还放了石头籽和糯米浆……”
“是!”吴良谋答应一声,小跑着离开。很快,就又扛着一杆全新的火绳枪跑了回来,带着几分炫耀的意味,双手捧过了头顶。
“谢都督!”王克柔感动莫名,曲了双膝又要跪倒。朱八十一却抢先一步拉住了他,“你需要习惯的第一件事就是,咱们淮安军不施跪礼。特别是在军中,无论见了谁,哪怕是红巾的刘大元帅,都是拱一下手足够。”
到了此刻,新五军的获胜原因已经非常清楚了。首先,敌方根本就是一群拿钱卖命的乌合之众。其次,这群乌合之众和指挥这群乌合之众的色目将领之间,互相之间还非常不信任,唯恐作战时对方将自己卖给敌人,或者从背后给自己捅刀子。第三,乌合之众当中最胆大的一伙亡命徒,几乎在开战的第一时间,就死了个干干净净。剩下原本胆子就小,也没拼死决心的,当然立刻选择了撒腿逃跑……
“单支用,威力的确不够。但齐射时,声势和杀伤力,就非常可观了!佑图,你去娶一支来,给毛总管www•hetushu•com和傅都督看!”朱八十一摆摆手,示意二人稍安勿躁。
在大量采用的水力锻锤、钻台和缩小版的原始镗床之后,淮安将作坊的火枪生产已经达到了每日五十支上下的水平。特别是刘老实发明的镗床,其缩小版用在枪管生产中后,令枪管制造速度和成品率都得到大幅飙升。以至于眼下将作坊非但能够为淮安军自己提供足够的火枪,并且还有一定的余力来满足外销。像四斤炮一样,将前期投入的资金,连本带利翻上几番赚回来。
“是!末将,末将记住了!”王克柔力气没朱八十一大,只好红着脸,低声答应。
“当然可以,你既然决定留在淮安军中,此物就不会单独对你保密!”朱八十一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心中略微感觉有些意外,“不光是这样,如果你对火绳枪特别感兴趣的话,待你在辅兵营的训练期结束,我还可以考虑让你专门带火枪兵!”
朱八十一笑着接过火绳枪,指着上面的各个部件,详细给毛贵和傅有德二人介绍。“看,这支和我让苏先生推荐给大伙的,没任何差别。都是我淮安军最新改进过的样式,三尺半长的枪管,五尺长的枪身。机簧,火绳夹和药锅位置,也是一模一样。最大射程两百步,精确射程已经能达到七十步上下。当然,我指的是火绳枪手经历过严格训练的情况下,否则,一般人在二十步内,都很难打得准!”(注1)
“歪打正和_图_书着,绝对是歪打正着!”毛贵和傅有德互相看了看,苦笑着摇头。
“你在宝应城里做千夫长,应该记得该城在防御设施方面的大致情况吧?!”朱八十一笑着点点头,然后非常客气地询问,“能不能画张草图给我,关于城墙、敌楼、马脸,瓮城,还有城墙的具体高度和厚度。如果那个位置你觉得城墙稍显单薄一些,也可以一并告诉我!”
倒是美滋滋跑来给朱八十一献宝的王克柔,发现了徐州军的“大铳”和自己所献的那根“烧火棍”的区别之后,并没有惭愧地逃走。而是眼巴巴地站在旁边,直到朱八十一的目光又转向了自己,才结结巴巴地请求,“大总管,末将,末将如果到了辅兵营那边,想,想先学这个,这个火绳枪,不知,不知道都督可否恩准!”
“嗯哼……”毛贵和傅有德摇头叹气。朱总管没欺骗任何人,淮安军也的确没有隐藏什么秘密武器。事实上,火绳枪他们在一个月前就见到过,朱八十一手下的苏先生,从上个月起,在给火炮打七折的同时,一直很热情地向徐州军和宿州军推荐火绳枪。但无论是傅有德,还是毛贵,在检验过徐州军供的样品后,都没给出任何正面评价。首先,这东西威力的确很大,但准头基本只能保持在五、六十步。超过六十步,打中打不中目标,就全靠运气。其次,这东西虽然比大铳操作灵活些,但也灵活程度有限。有开一枪的功夫,足够拉满了和_图_书强弓,射出两支破甲锥。第三,也是最关键的问题,这东西的售价太坑人了。二十五贯钱一支,折合纯铜都二百多斤了。而淮安军打折卖给徐、宿友军的火炮,才不过七百斤铜。三支火枪顶一门炮,傻子才放着射程更远,威力更大的四斤炮不买,跟苏先生购买什么火绳枪!
然而火绳枪的质量和产量都上去了,火绳枪的战术却依旧像几个月前一样原始。所以朱八十一心里也非常希望将火绳枪推荐给友军的之后,大伙可以群策群力,摸索出一些更好,更适合火绳枪特点的战术来。
“火绳枪?火绳枪什么时候有了如此大的威力了?”毛贵和傅有德二人依旧是满头雾水,迟疑着追问。
只是,朱八十一的手下,什么时候装备了如此之多的大铳?为什么大伙先前根本没有看到,到了打仗的时候,却凭空变了出来?莫非朱八十一真的修炼了什么仙法不成,能够大白天的来一个“五鬼搬运”?
“谢,多大总管器重。末将定粉身以报!”王克柔闻听,立刻又单膝跪在了地上,朝朱八十一抱拳施礼。
“别老想着火枪的事情!”朱八十一笑了笑,继续吩咐,“也不用先回去安抚那些俘虏了。我还有另外一件要紧事问你!”
“大铳,几百支!”毛贵和傅有德两个听了,齐齐倒吸冷气。
注1:古尺,每尺大约在23厘米左右。
“大总管请问,末将必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王克柔后退半步,拱着手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