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零二章 华夏(下)

“是,丞相!”盛文郁想了想,躬身领命。然后又犹豫了片刻,用非常低的声音提醒,“以卑职观之,这篇盟书,不似出于李平章之手。”
况且这份盟约的发起人是朱八十一,而不是芝麻李本人!据特殊渠道传回来的消息,芝麻李最开始并不知情,是被朱八十一请到了淮安之后,才不得不参与了进去,并且被公推为此番会盟的主事人。
注2:文明一词,亦非外来语。元代,刘壎怀念大宋,在文章中就曾经写道:“想见先朝文明之盛,为之慨然。”
而芝麻李最近一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在盛文郁看来,应该还不算太过分。该出的;力绝不推脱,在地盘划分方面,也非常大气。从来不试图占刘元帅半点儿便宜,相反还会主动做出极大的让步。
“是今天上午刚刚到的,路上用了四天。”盛文郁想了想,快速回应,“走的是旱路,光明左使唐子豪专门派人骑着快马送回来的。同时送到的还有他给大元帅的亲笔信!”
正当他犹豫着是不是该劝一劝刘福通的时候,耳畔又传来对方的声音,“算了,不就是几个美人儿么。咱们既然要谋大事,就该有所舍弃。东民啊,回头你去后营一趟,把美人儿都遣散了吧!每个,每个发,发五吊铜钱,让她们各回各家,或者自己找人嫁了算逑。省得本大帅没吃到鱼,却无端弄了一身腥!”
“弥勒附体之说,未必为和_图_书假。三生佛子,知过去,现在,未来……嗤!”信看到一半儿,刘福通就看不下去了,烦躁地将其丢在了书案上。
注1:自由这个词,并非洪水猛兽。中国古文中,亦经常出现。到了宋代,已经成了民间俗语。比较经典的是马致远的《汉宫秋里》,汉元帝迫于匈奴兵威,不得不将昭君嫁给匈奴单于,“虽然似昭君般成败都皆有,谁似这做天子的官差不自由!情知他怎收那膘满的骅骝。”而八路军军歌里,亦有“自由之神放声歌唱”之语。
“信!”想到这儿,刘福通心中倦意全消。立刻劈手从盛文郁手里重新抢回唐子豪的亲笔手书,从上次中断处,仔仔细细地阅读。果然,情况跟盛文郁的猜测大体相差无几。据唐子豪的观察,高邮会盟的推动者和第一主事者,就是朱重九,而不是带头签署盟书的芝麻李。此外,据唐子豪的观察,盟书上所列举的几项誓言中,却并非所有都出自朱重九之手。至少,第三项,不得以下克上,篡权多位。第五项,不得加害下属,乱安罪名,都是其他几个参盟者的提议。第七项,也是最后一项,关于文明和野蛮的论述,则可以确定为逯鲁曾所加。于朱重九没半点关系。
“当然不是,芝麻李哪有如此文彩。不用问,这东西是逯鲁曾那老不死帮忙写的!”刘福通瞥了下嘴,不屑地回应。
“嗤!”和图书读到此处,刘福通忍不住又摇头冷笑。互不欺凌,众生平等,他还真把自己当作弥勒佛了!众生真的能够平等的话,谁来做官?谁负责种庄稼?谁来洒扫收拾,伺候他朱某人的饮食起居?既然人生下来,资质就有贤有愚,运气就有厚又薄,怎么可能谁都不欺负谁?只要这世界上有官民之分,有贫富之别,欺负就是必然的。只是欺负得厉害和轻微的差别罢了!
“给我!”刘福通抬手接过信函,先检查了一下上面的密封火漆,然后从书案上拿起一把象牙做的小刀子,割开厚厚的信皮,取出里边的宣纸。入眼的,是一手漂亮的行草,写得龙飞凤舞,但字里行间,却充满了困惑和感慨。
“当时丞相不在,下官就按照老规矩,给丞相放左侧书柜倒数第二个格子里头了!”参知政事盛文郁一边快速走到书柜旁取出信函,一边低声回应。
“噢!”刘福通用力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显然被盟书上的内容弄得头晕脑胀,“信呢,放哪里了。拿来我看!”
誓曰:吾等起义兵,志在摆脱外族奴役,谋子孙万世之自由。必废苛法,除恶政,还公道于民间。如有失其本心,作威作福,所行比异族还甚者,天下群雄共击之。(注1)
他号称文武双全,一眼就能看出盟书中所表现出来的文采,绝非普通人能为之。而纵观徐淮一系,文字功底能达到盟书水准,又和图书能参与决策的,恐怕只有逯鲁曾一个。其他人,要么地位不够,要么水平不够,反正是打死都写不出来。
光明左使唐子豪受打击了,在信里毫不隐晦地告诉他,朱八十一才是大元帅府最该留意的豪杰。虽然此子行事看似毫无头绪,东一锤子,西一棒槌。但此子至今为止做过的所有事情,可能都非率性而为。就像他当初费心费力去鼓捣火药,鼓捣铜炮,鼓捣武器作坊,大伙都觉得他是钱多了没地方花,事实上,最后这些东西都在战斗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且现在还给淮安军带去了滚滚财源。
虽然起兵之初利用了大光明教,随后联络天下豪杰,也没少派人去装神弄鬼。但对于鬼神之说,刘福通自己反而不怎么相信。在他看来,如果这世界上果真有神佛的话,也肯定都是一群贪官加混蛋。要不然,怎么会保佑蒙古人得了天下,并且毫无顾忌地明火执杖了这么多年?
“这……”参知政事盛文郁愣了愣,半晌不敢接茬儿。刘福通心胸并不是很宽广,这点儿他非常清楚。但刘福通这个人有一个好处,就是比较能克制自己。即便对某些人再不满,也能从大局出发,一再忍让,除非被逼得忍无可忍。
“你是说,这份盟书的发起者是朱八十一?”刘福通的眉头跳了跳,惊诧地追问。如果盛文郁的猜测没错的话,就能跟唐子豪的亲笔信对上号了。整个联http://m.hetushu.com手南下,高邮会盟,还有发布盟书的事情,都是朱八十一在暗中策划并推动的。所以唐子豪才提醒说,此人才是元帅府最大的挑战,而不是地位在他之上的芝麻李。此人一举一动,都所谋甚远。包括这份盟书,都不能只看眼前的效果和影响,必须向后,向更长远了去看。才能发觉其背后隐藏的深意和图谋!
“且住!”红巾大元帅刘福通疲倦地挥了挥手,示意参知政事盛文郁停止念诵盟书。“这东西是什么时候送过来的?路上用了几天?”
“逯鲁曾现在是淮东路的判官,隶属于朱重九帐下!”盛文郁看了看刘福通的脸色,继续小心翼翼地提醒。
“算了!”刘福通先是有些意动,随后便觉得兴趣缺缺,“你没看芝麻李弄出这个盟书来,里边整了这么几句么?失其本心,作威作福,所行比异族还甚!他是在骂老夫呢,说老夫当了红巾元帅,就忘了当老百姓时受过的罪。反而学着蒙元那些官老爷们,骑在百姓头上胡作非为了。呵呵,咱们这位李平章,可越来越有当世大贤的模样了!”
“丞相?”感觉到刘福通今天心情很差,盛文郁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替他收起书信,“需要宣几个美人儿进来给您捏捏脚么?有几个是底下人新送过来的,相貌品味肯定出挑!”
带着几分不解和鄙夷,他继续往下看信。只见信的末尾,唐子豪刻意提醒道,“余观高邮会盟hetushu.com诸军,有强有弱,参差不齐。然无一人之部属,能与淮安军相提并论。其军,非但纪律严明,仪容齐整。官职及制度,也是别出新裁。最为独特之物,乃其军之歌,俗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字字句句,皆强调军民一体。如今两淮百姓都不以淮安军称之,而取其歌中一词,‘革命’。盖为‘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之意。称之为‘革命军’。旌旗所指,蚁民赢粮而景从!”
如果那样的话,此子就太可怕了。文武双全,且老谋深算。不动声色,就把若干英雄豪杰玩弄于股掌之上!但是,世上真的有如此厉害的人物吗?他不过才十七八岁,即便是生而知之,也不可能老谋深算到如此地步,除非,除非他是个带着记忆投胎的千年老妖。
真正完全属于朱重九本人所提,并且极力推动的,只有第一,第二,和第六三项。特别是第六,当时很多人都不太明白。直到朱八十一大声问了一句,“蒙古人欺凌汉人为罪,诸位以为,汉人欺凌汉人即天经地义么?”,众人才恍然大悟,勉强同意将其加了进去!
“卑职不敢,但卑职窃以为,李平章未必能管得了朱重九的所作所为。相反,以李平章的性子,倒是很容易被朱重九影响并操控,替他出头呼风唤雨!”盛文郁的声音继续传来,让刘福通的头发根根直竖。
誓曰:吾等起义兵,志在涤荡北虏之野蛮,重振汉家之文明……(注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