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五十四章 朋友

“把他扶起来!”铁青着脸,脱脱冲着自己的亲兵们命令。随即,又咬了咬牙,翻身下马,向前走了几步,亲自拉住了李汉卿的胳膊,“刚才的话,不准再说。再说,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听明白了?”
“你等不到,永远等不到!”明白李汉卿对自己的一番苦心。右丞脱脱咧了下嘴巴,用力摇头,“你刚才也说过,本相手里,握着三十万大军,还有上百门火炮。只要这支兵马掌握在本相手里,任何人就动咱们不得。”
“大人手握三十万重兵,而大都城里的禁军,把吃空饷的数字都加上,也凑不足二十万!并且平时分别驻守在各处,仓促之间根本无法集中!”兵部侍郎李汉卿迅速向四周看了看,用极低的声音快速回应。
想到这儿,他又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劝道,“沙场争雄,大人当然不会畏惧那个朱屠户。可大人此刻离开中枢,岂不是更给了哈麻等贼机会?万一战事一时半会儿无法结束,而哈麻等人又在陛下面前进谗……”
“我不会给他们机会!”仿佛在说给李汉卿等人听,又好像在给自己打气,他咬着牙,信誓旦旦地回应,“你放心,我不会给任何人的机会。天下已经够乱了,那些造反的家伙,正等着我们蒙古人再来一次自相残杀。我不会给他们,不会给他们机会,不会给任何人!”
但是,就在下一个瞬间,脱脱眼前却又出现了大元皇帝妥欢帖木儿年青时的身影。躲在深宫当中,眼神凄凉而又无助。“脱脱,帮我,朕就你这么一个朋友!”当那双凄凉的眼睛向自己看来的时候,自己根本无法拒绝。“大元朝经不起这么折腾了,权臣杀皇帝就像杀鸡!”当那对单薄的嘴唇www.hetushu.com里吐出如是理由时,脱脱更是义无反顾,“咱们蒙古人自己都不知道秩序为何物,底下那些汉人,怎么可能不看咱们的笑话?他们说胡人无百年之运,再这样折腾下去,咱们蒙古人自己就把自己杀干净了,哪还用得着汉人来赶?!”
仿佛豁出去了一般,他冷笑着追问,“大人,你刀上不愿意染同族的血。哪天哈麻、月阔察儿他们得到了机会,他们会在乎你的血么?”
“出征就出征!”脱脱鼻孔里喷出两股白烟,赌气般说道。“你以为本相只是在等你的火炮么,本相是在努力将来自不同地方的各族勇士,捏合在一起。如今他们已经在一起训练的四个多月了,早已有了与红巾贼一战的实力。只待开了春运河解冻,咱们就立刻拔营向南。本相就不信,那朱屠户凭着一群流寇,能接下本相这全力一击。”
“小四不是在乱传谣言。小四今天提起这些,只是告诉大人,哈麻他们为了邀宠,已经不择手段!”尽管脱脱表现出了明显的拒绝姿态,李四的噪呱却依旧不止不休。
“陛下已经不再信任大人。太子和皇后,全都倒向了哈麻他们一伙。大人,难道这还不够么?难道您还要等到刀子砍在身上,才追悔莫及不成?”
而偏偏这种从外围入手,细雨润物般的方法,还是当年自己教给皇帝陛下的。当初年少的自己和同样年少的皇帝陛下,联起手来,一同斗垮了权臣伯颜和他的党羽,发誓要齐心协力中兴大元帝国。当年的陛下和自己亲如手足,曾经相约世世代代为兄弟。当年的自己和现在的李四一样,对皇帝陛下忠心耿耿,宁愿为之粉身碎骨……
真相和图书,最直接,也最简单,只是疼得人撕心裂肺!皇帝陛下早就不信任自己了,否则也不会对哈麻、雪雪兄弟如此纵容。皇帝陛下在玩帝王之术,怕逼急了自己,所以宁可主动给李汉卿连升数级,来将此人从军械监的位置上挪开。皇帝陛下根本不相信自己没有任何私心,所以才用这种温水煮蛤蟆的方式,一点点将自己的羽翼从中枢剥离,以求发起最后一击时,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反抗。皇帝陛下用同样的方式收拾了权臣伯颜,现在,他又把目光瞄到自己的哽嗓上……
然而,当看到李汉卿痛苦地捂着肚子,在雪地上翻滚的模样。右丞脱脱又瞬间恢复了冷静。李四是对的,如果自己被哈麻、雪雪这一干奸贼斗倒了,也先帖木儿他们,肯定要被清算,肯定一个都活不成。这不是同族和异族的问题,这是最基本最普通不过的权斗。胜者接收一切,败者将一无所有,包括性命。燕帖木儿,伯颜,从没给对手留过翻本的机会。自己当年也没对伯颜一系的人马留过情。假如哪天轮到自己倒下,结果不会有任何差别!
三十万精锐,上百门火炮,并且其中还有五十余门,射程和威力都远超过对方的重炮。在脱脱的率领下,李汉卿的确看不出自己这方有什么失败的可能。然而,胜负的关键,往往不在战场之上,在朝中不稳的情况下贸然领兵出击,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我会让我弟也先帖木儿,还有平章政事汝中柏看着他们!”右丞脱脱犹豫了一下,迅速给出答案。“也先帖木儿有勇,汝中柏有谋。他们二人联手,哈麻等奸佞,谅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大人,小的,小的对大人之心和_图_书,犹如这四下里的雪地一般……”李四疼得脸色煞白,像虾米般弯着腰,喃喃自辩。
“轰隆!”冥冥之中又是一记炸雷,劈在了脱脱的灵魂上,令他摇摇晃晃。三十万大军,三十万从整个北方千挑细万出来的精锐,配备着整个帝国最精良的武器铠甲,并且拥有上百门火炮的大军,就驻扎在西门外的大校场。如果自己带着他们清君侧的话,什么哈麻、雪雪,月阔察儿,不过是一群土偶木梗!
“陛下让小四替您督办粮草,明显是在催您出征!”李汉卿看了脱脱一眼,苦笑着摇头。对方固执己见,作为仆从,自己只能陪着他一条道走到黑。虽然,这条路的尽头,可能就是万丈深渊。
“大人管得了李四,管得了天下幽幽之口么?”李四抬起头,毫无畏惧地与脱脱对视。
“嗡!”刹那间,脱脱觉得有一万道霹雳砸在了自己脑门上,天旋地转。
说到这儿,他忽然觉得一阵凄凉,眼睛里不由得涌起了几点泪光。住在皇宫里的人,哪会有什么兄弟?换了自己住在里边,恐怕也是一样!有一个重臣手握几十万大军,朝廷里边还党羽遍地,试问哪个做皇上的,能真正觉得安心?寡人,寡人,他们汉人的词汇真丰富,当了皇帝的人,可不就是不能有朋友么?
“谁在乱传,老夫就杀了他!”脱脱狠狠瞪了他一眼,将头扭到了一边。
“笑话,本相怎会那么笨?本相凭什么就乖乖地等着哈麻他们动手?!”脱脱回头又看了一眼李汉卿,连声冷笑。
“时机,什么时机?”右丞脱脱根本没听懂他的话,皱紧眉头,迟疑着追问。
不是因为顾忌也先帖木儿,也不是因为自己觉得李汉卿将来还有足够的机hetushu.com会翻身。今天,导致自己没勇气开口的真正原因是,皇帝陛下对自己的信任已经不在了!自己其实早就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层,自己只是一直在自欺欺人而已!
“那大人如今在等什么?”李汉卿勇敢地抬着头,目光瞬间变得如刀子般明亮。“大人,依属下之见,现在,才是锄奸的最好时机。错过这个机会,大人就会抱憾终生!”
大冬天,丞相脱脱脑门上的汗水,却像溪流般淋漓而下。在旁边的李汉卿看得真切,抬起手来替他拉住战马的缰绳,低声说道:“大人今年一直忙着练兵雪耻,而哈麻、雪雪等人,却趁着大人无暇分心的机会,带着西域番僧伽磷真出入禁宫。那番僧不通佛经,唯善壮阳药物和男女双修秘术。陛下,皇后,还有太子,都甚敬之。传闻陛下曾经召数名宫女,以番僧所授之法秉烛夜战,通宵达旦……”
“闭嘴!”脱脱猛地回过头,眼睛对着李汉卿的眼睛,“不准说,我不准你再说。我可以不做右丞,不握兵权,但我不会再让大都城内血流成河!你听清楚了,我脱脱的刀上,绝不会再染蒙古人的血!”
没想到脱脱固执到如此地步,李汉卿愣愣地看着此人,像不认识般看着,半晌,才抹掉了嘴角上血迹,对着头顶上的天空吐出一股浓烈的白烟,“好,好,你说怎样,就怎么样。反正小四这条命是你的。你要双手送出去,小四等着那一天到来便是!”
“那又怎样?”脱脱皱了下眉头,不屑地撇嘴。
“大人!”兵部侍郎李汉卿敏锐地看到脱脱眼睛里的犹豫,声音瞬间提高,“小四,也先帖木儿,巴拉根,哈鲁丁,还有海兰、叶辛他们,性命都在大人一念之间。大人如果不当机立和_图_书断的话……”
李四说得事情,他早就有所听闻。他也清楚地知道,妥欢帖木儿因为少年时曾经遭受过大恐惧,所以对男女之事有着非常怪异的喜好。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对妥欢帖木儿的忠心。毕竟男女之事属于私德,而蒙古人对于礼教,向来又不似汉人那边看得重。
“你?”脱脱无法回答李汉卿的话,只觉得自己的心往下沉,以闪电般的速度往下沉,一直沉入十八层地狱。
“皇帝眼里之中,哪会有什么兄弟?”兵部侍郎李汉卿佝偻着腰,咬牙切齿。“他连远在千里之外的孛罗不花都不放心,你现在兵权相权尽在掌握……”
听了他的话,脱脱愈发觉得心中负疚。推开一名亲兵,将此人的左胳膊自己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我知道你的忠心,我,我刚才那一脚,刚才那一脚,实在是气昏了头。李四,先前的话你不要再说了,必须给我烂在肚子里。我,我当年跟陛下之间,就跟现在你跟我之间一样,都是拿对方当自己的亲人,亲生兄弟!”
“好,好,好!”兵部侍郎李汉卿一把推开脱脱,大步向后退,“好一个忠心耿耿的贤相脱脱,小四佩服。小四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是,大人……”
“闭嘴!”右丞脱脱突然暴怒,抬起腿,一脚把李汉卿踹了个大马趴。这个汉人,这个汉人没安好心!他居然想挑拨自己造反,挑拨蒙古人互相杀得血流成河!他该死,罪该万死,自己必须亲手剥了他的皮!
“住口!”没等李汉卿说完,脱脱愤怒地打断,“这些话,你都从哪里听来的?无稽之谈,简直是无稽之谈。咱们做臣子的,怎能如此诽谤陛下?!赶紧给我把它给忘了,要是再敢于老夫面前提起,休怪老夫对你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