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五十三章 忠犬

“大人这是哪里话来?”兵部侍郎李汉卿笑了笑,脸色看起来非常憔悴,“是小四没把事情做好,辜负了大人您的信任。所以咱们主仆才有今天的麻烦!”
“老四啊,今天的事情,做兄长对不住你了!”中书省右丞相脱脱没有回头,背对着李汉卿,幽幽地说道。
相比之下,朝廷花费重金造出来的青铜大炮,就彻底成了笑柄。丑陋、笨重,并且容易出事故。弄得原本应该最安全的炮手位置,现在人人敬而远之。在战场上挨上一刀,至少还能剩下个全尸。万一火炮炸了膛,周围五步之内,可是都会被撕得支离破碎。弄不好,连骨头渣子都捡不回来。
但是,脱脱却没有说话。不是因为没有能力庇护李汉卿,而是因为他看到了自家亲弟弟,也先帖木儿畏缩的目光。在河南一战,丢尽了三十万大军的责任,朝廷一直没有追究。如果他今天替李汉卿强出头,恼羞成怒的雪雪等人,保不准就会把仇恨转移也先贴木儿头上。那可是他根本无法保护的软肋,即便是天底下最不要脸的家伙,都无法将死人说活,将溃败说成转进。而如果也先帖木儿不是他脱脱的弟弟,按照大元朝的律法,早就该斩首示众了。家人和直系亲属,都会被流放千里。
“大人,小四是您的书童!”李汉卿毫无畏惧地仰起头,看着脱脱的眼睛,继续低声补充,“没有您,小四什么都不是!皇上对您起疑心了,大人,难道您一点儿没感觉出来么?以您的睿智www.hetushu•com,应该早就感觉得到。只是,只是您一直拒绝相信而已!”
“你说什么?你敢离间……”右丞脱脱猛然惊醒,一肚子负疚,瞬间转为无名业火。
“你……”脱脱身体颤抖了一下,咬着牙摇头,“你小子还是这幅样子,不肯拿我当亲哥哥。今天的事情,明显是冲着我来的。你只是不幸,做了我脱脱的挡箭牌而已!”
注1:海津镇,就是现在天津一带。元代海运相对发达,海船可以从南方直接抵达直沽(大沽口)
“大人今天不保小四是对的!”李汉卿却永远是一幅清醒理智的模样,拉着战马向前走了,在脱脱的脚边说道,“小四说得不是客气话,大人应该知道,小四跟您,早就不用再说什么客气话了。军械监的位置,小四早晚得让出来,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大人,您现在手里可是握着三十万精锐,并且一直驻扎在大都城边上。而小四在军械局,掌握得则是最犀利的火炮和最结实的甲杖。”
李四越是表现的豁达,他心里头越觉得难过。按照道理,今天在朝堂上,他这个中书省右丞应该带领麾下爪牙,替李汉卿遮风挡雨才对。然而,当看到整个朝堂上将近七成的官员都红了眼睛时,他自己却退缩了。从始至终,没有鼓起勇气替自己的心腹说一句话。
这让他事先准备的所有补偿计划,都彻底落了空。并且还要随时面对李汉卿,面对他眼睛里的幽怨和不解。所以,此时此刻,www.hetushu.com脱脱真的没勇气回头,看着李汉卿的眼睛,坦诚地告诉曾经的书童兼好朋友,我今天是因为要保护也先帖木儿,才不得不牺牲了你。真的没勇气告诉对方,虽然我一直说过,要拿你当亲兄弟对待,但在我心里,你依旧,并且永远,比不上也先帖木儿一根汗毛!
这些事情说起来简单,实际折腾结束,也到了中午时分。妥欢帖木儿又说了一些慰勉的话,然后宣布散朝。
但是,他却万万没想到,李汉卿非但没有被群臣击倒,反而因为皇帝的主动出头,向上连跳数级。更没有想到,刚刚升任正四品兵部侍郎的李汉卿,会立刻被皇帝委以重任,来和自己搭档,替自己的南征大军督办粮草物资!
中书省右丞脱脱没有心思跟众人凑热闹,出了皇宫之后,就飞身跳上了坐骑。新上任的兵部侍郎李汉卿则骑上了另外一匹黑马,不声不响地跟在了他的身后。主仆二人在侍卫的簇拥下,沿着长街一路跑出了大都城,直到远远地看见了西门外的大校场,才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缓缓地拉住了坐骑。
“我是您的书童,替您挡箭,不是应该的么?”李四疲惫地笑了笑,翻身跳下战马。“再说了,这一百五十多门炮,已经是我能使出的最大本事了。继续赖在军械局里,也不可能做得更好。如今能够急流勇退,倒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众大臣齐呼万岁,拜舞而出。来到了皇宫之外,则迅速分成了几波。有的是相约一起和*图*书去寻欢作乐,有的是凑在一起商讨发财大计,还有的,则是明显从今天的廷议中,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的地方,悄悄地凑在一起,交头接耳。
所谓贤能,自然得由朝中几大势力的共同选择。毕竟这个位置上,以后每年都有几百万贯铜钱过手,随便在上面抹一把,都能富得流油。于是乎,又是一番明争暗斗,最后达成妥协,让天竺人哈三脱颖而出。至于李汉卿,在荣升了兵部侍郎之后,也立刻就被安排了一个重要任务,替南征大军筹备粮草辎重,随时准备追随丞相脱脱一道去征讨各路反贼。
脱脱知道自己今天为何软弱,不光是由于李汉卿督造的火炮,质量比月阔察儿从黑市上买来的差距太大。那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因素,影响其实并不大。凡是头脑清醒的人,在最初的羞怒之气过去后,都会清醒的意识到,自己会造,和黑市上购买,有着本质上的差别。特别是火炮这种镇国利器,自己只要会造,哪怕是消耗大一些,卖相差一些,却意味着想要多少,今后就能有多少,不会受制于人。而买,则完全看卖家的心情。况且不是所有红巾贼,都会短视到连火炮都倒卖。当交易引起了朱屠户的警觉之后,那些胆大的卖家,也会本能地收手。
反复权衡之后,脱脱只能暂时牺牲掉自己曾经的书童李汉卿。毕竟群臣对后者的指责没有丝毫依据,并且即便能鸡蛋里挑出一些骨头来,也罪不至死。只要李汉卿不被人整死,过后,他就有的是办http://m•hetushu.com法,凭借中书省右丞的权力,令其东山再起。有的是办法,补偿后者的委屈,并且让后者对自己感激涕零。
大元朝的高官们通常都不相信儒家那一套,但是却对商业数字极为敏感。因此月阔察儿事先安排的言官还没得及开口,军器局汉人主事李汉卿,就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几乎所有非脱脱派系的人,包括一些平素跟脱脱关系不错的勋贵,都恨不得立刻将李汉卿按在地上,从头到脚扒个精光,看看他到底把三百万贯给藏到了哪里?!
笔直修长的炮身,光洁如镜的炮膛,三百五十步的射程,持续二十炮不炸膛的质量。如此神兵利器,却只有五百多斤重,并且下面还带着一个铁架子木轮车。两个身体强壮的汉子抓住车把,就可以轻松的推着走。
“你?嗨!”脱脱闻听,又是一声长叹。吐出的气息,在空中形成一道白雾,经久不散。
四百万贯啊,四百万!那可是足色的铜钱,而不是朝廷滥发的纸钞!要知道,大元朝的国库收入,可是七成以上来自南方几个行省。而自打闹了红巾之后,湖广与河南两大行省的税赋,就一文钱都没向朝廷输送过。江浙和江西两大行省的税赋虽然勉强还可以走海路,可最近海上却非常不太平。不是风高浪急,就是海盗捣乱。江浙和江西每向海津镇发送一万贯财货,沿途竟要被“漂没”四成以上。再加上沿途人吃马嚼,各种不可预估损失,最后能进入国库的能有一半就不错了。害得国库里边现在都已经和_图_书跑了耗子,连给京官的年俸,都得东拼西凑才能拿出来。(注1)
有道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凡是见过朝廷所造火炮的人,再见了月阔察儿买来的火炮,难免就觉得面上无光。特别是当听闻每门炮翻了十倍高价,才不过一万多贯。而朝廷这半年多来已经在火炮上面投入了四百万贯的消息后,一个个个更是怒不可遏。
就在这么窘迫的财税情况下,军器监李汉卿,居然花掉了四百万贯才造出了一百多门火炮。平均每门炮造价比黑市上买来的还要高出三倍!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有至少三百万贯本来该发给官员们的俸禄,被浪费掉了,或者说被收进了私人的腰包!
第二天早晨,月阔察儿花费重金从黑市上收购的火炮,就吸引了所有前来上朝大臣们的目光。
此外,眼下能够制造丑陋的火炮,将来就能制造可与南方货一较高下的成熟品。从有到精,只需要个时间。而从无到有,却是质的飞跃。上午廷议时,只要自己能站出来,把其中道理讲清楚,相信朝堂上绝大部分文武官员,不会继续被哈麻、月阔察儿等人牵着鼻子走。
李汉卿虽然能言善辩,这种情况下,也是众口铄金。好在大元朝皇帝陛下妥欢帖木儿“重瞳亲照”,知道他是被冤枉的。先大声呵退了围攻李汉卿的群臣,然后又将当事者温言抚慰了一番。最后,则采纳了中书省平章政事哈麻的提议,升李汉卿为兵部侍郎,以酬其造炮之功。把军械监的位置腾了出来,由朝廷另选贤能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