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六十六章 水浒

所以,淮安军只有不断提高自己,不断提高自己的武器质量和将士战斗能力,永远领先对手一步,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必须舍得下本钱,不惜任何代价继续大步前进,否则,结果可能就万劫不复。
施耐庵哪里知道自己在后世那么有名!见朱八十一居然激动到如此地步,不觉心中暗暗生疑,“施某何德何能,居然让名满天下的朱屠户如此失态?这朱屠户,不会真的有疯病吧?如果那样的话,施某这次,可是白跑一趟了。”
“臣怕他们打扰到主公,特地让人陪着他们先在花园里赏梅!”罗本看了一眼连老黑、焦玉还有地上的新武器草图,小心翼翼地回应。
“江湖豪客列传?”朱八十一又愣了愣,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水浒眼下还不叫水浒,并且还是个烂尾书,看来施耐庵要再经历许多风浪,才会领悟到招安就是死路一条的道理。才会把一幕宏大壮丽的悲剧写完整。只是不知道,在眼下这个时空里,谁的影子是那个宋江,谁是他心中那个吴用?蓼儿洼位于何处,林冲和花荣又在哪里?几百年后,自己,和自己身边这些人,将留下怎样一部传奇?
然而想到四斤炮那鸡肋一般的射程,朱八十一就立刻豁了出去。前一段时间淮安军之所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方面是占了对手不熟悉火器的便宜,另外一方面,却是因为蒙元朝廷的精兵大多数都驻扎在北方,淮扬各地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敌人。
“嗯和-图-书!”朱八十一想了想,轻轻点头。把钢铁厂放在江畔,非但可以利用水路运输的便利。其他需要大规模运用水车的武器作坊也可以集中在临近区域,形成一个半封闭的军工基地。这样一来,无论是保密,还是基地护卫工作,都会变得简单许多。毕竟蒙元朝廷一向不注重发展水师,而安装了六斤炮的淮安战船,在长江上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任何试图靠近的敌舰,都会在一百步远之外就被打个粉碎。
“江都东边有一处地段,扬子江在此向北凹进了大约十里长的一段。水面在此比其他地方也宽阔了无数倍。如果把武器作坊和炼钢铁的炉子都集中在那,只要于左右两岸各起一座炮台,把咱们这边最大的火炮架在上面。就可以让任何船只都无法靠近!”不肯让罗本一个人出风头,连老黑斟酌了片刻,也小声提醒。
“是!”众人答应着,分头去做准备。朱八十一自己则迈开发麻的双腿,一边来回走动,一边努力调整呼吸,好让自己的头脑恢复清醒。每天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一件接着一件,根本没法忙得过来。特别是在科学技术和工业发展方面,除了焦玉、黄家老大等寥寥几个奇才之外,几乎没人能跟得上他的思路。即便是大匠师焦玉,主要能力也集中在实践方面,理论水平,连另外一个时空中的小学生恐怕都有所不及。
“用钢就用钢,只要你能把线膛炮给我造出来!”朱八http://www.hetushu.com十一想了想,咬牙切齿地说道。
“清源,你替我去请你的老师,还有那位准备给咱们捐献粮食的贵客。洪三,你去厨房找人烧壶茶来。顺便准备一套茶具!”朱重九一边用鞋底儿擦去地上的铜胎铁芯炮草图,一边继续吩咐。“魏丁,你也跟着去,端一些点心!韩四,杨七,你们几个将这里收拾一下,弄整齐些,别让客人笑话!”
“是,都督!”连老黑和焦玉二人,站起身,拱手告辞。
“臣,遵命!”扬州知府罗本站直身体,肃立拱手。
大神,这是绝对的大神。四大名著之一《水浒》的作者,字里行间劝人造反,连书名就起得无比桀骜。自己在另外一个时空的灵魂,从小到大追看了各种版本,对作者佩服得五体投地。没想到今天在家中,居然见到了一个活的!
“噢!”朱八十一低声回应着,魂不守舍。施耐庵原名不叫施耐庵,罗本会不会就是罗贯中吧?只是因为自己这只蝴蝶翅膀拍了一下,才使得他不再改名去当作者,而是成了一个“职业反贼”?
朱八十一迅速理解了罗本的真实意思,嘉许地点点头,笑着吩咐。“老焦,老黑,你们两个先回去继续琢磨火铳和火炮。需要钱直接去找苏长史领,就说我答应的,不惜任何代价!”
“眼下朱重八所占据的和州,自古便盛产铁矿!”不忍见自家主公为钢材为难,扬州知府罗本大声提醒,“从水路运矿石顺流而下,一m.hetushu.com天就能抵达江都。如果在靠近江畔的位置起几座高炉,办一个灌钢作坊,就又能安置下好几千人!”
今后,恐怕就没这么多便宜好占了。拿下扬州之后,淮安军无论地盘还是影响力,都已经不在刘福通部之下,必然会引起蒙元朝廷的重点关注。此外,以这个时代人的保密能力和保密意识,火炮和火药制造技术被蒙元朝廷那边掌握是早晚的事情,根本没有什么侥幸的可能。
注2:施耐庵与罗贯中的师徒关系,出自明代淮安王道生《施耐庵墓志》和清代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等书中。真实性存疑。但从二人的年龄,以及水浒与三国演义的成书时间推断,施耐庵是罗贯中老师的这一传说,有可能成立。
“什么?”朱八十一身体晃了晃,飞扑上前,双手拖住施彦端的胳膊,“你就是施耐庵,你是罗本的授业恩师?”(注2)
然而,他却不敢当面儿给朱八十一脸色看,顺势站起身体,笑着说道:“劳大总管问,施某本名耳,字彦端。因为招惹了一些麻烦不想牵连家人,所以改了名字叫施耐庵。当年在苏州,的确给罗知府开过蒙。至于授业恩师之称,实在愧不敢当。”
那样的话,三国演义估计是彻底消失了。水浒弄不好也得成为太监!一翅膀把中华四大名著扇没了两个,朱某可真是千古罪人!
注1:新洲,即现在的扬中。在宋末开始加速成形,元末明初位于江道正中,将长江一分为二。徐http://www.hetushu.com达曾经在岛上练兵。清代,淮河北归,扬中岛日渐向南增大,才形成现在的轮廓。
想到这儿,他赶紧收拾起纷乱的心思,伸手拉起满脸困惑的沈富。然后又笑着对施耐庵说道,“先生请原谅朱某刚才失态。朱某以前在酒肆里听人说平话,好像,好像就耳闻过先生的大名。只是不知道,先生是否写过一本专门劝人造反的书,好像,好像是什么水泊梁山之类的。”
“是斜对着运河的那一段吧,我记得江面上还有个小岛,再往下,就是新洲!”朱重九每到一地,都会以最快速度熟悉地形。因此脑子里的画面立刻就跟连老黑所说的地方对上了号。
如今淮安军武器作坊所炼的精钢,是采用生熟铁同炉的灌钢技术所炼。性能远远超过其他地区所产的钢材,但价格也同样居高不下,并且产量非常有限。如果采用钢芯来造火炮的话,恐怕每门炮的成本将比原来高出至少一倍以上,并且材料供应也未必能得到保证。
的确是个非常好的选择,特别是江心一大一小两个沙洲。目前还都是荒岛,根本没有人在上面居住。如果让朱强的水师把营盘扎在岛上面,就可以为扬州再增加一道屏障。所有来自南岸的敌人,将会第一时间受到水师的阻截,然后才有机会登上扬州的土地。(注1)
“不是铁芯,是钢芯!”焦大匠看了自家都督一眼,毫不犹豫地反驳,“生铁硬而脆,熟铁软且受热后极易走形,都不是做炮芯的好材料。想要造炮和-图-书芯,只能用钢!”
他不知道水浒眼下是否叫水浒,但书名可以变,地点却未必会挪动。果然,施耐庵闻听,立刻恍然大悟,笑了笑,带着几分得意回应,“大总管居然也听过施某所改写的平话?江湖豪客列传!施某就是因为本书,惹恼了官府。所只写了一半儿,就不得不改了名字,四处避祸!”
“你,你的老师已经到了?”朱八十一这才意识到,罗本是为何来找自己。讪讪地笑了笑,用力拍打自己的脑袋,“看我这记性!一忙起来,就什么都记不住了。客人在哪?赶紧请他们进来。”
“铜胎铁芯炮!”猛然间,朱重九的脑海里电光一闪,有个名字脱口而出。铜胎铁芯炮,这就是另一个时空的铜胎铁芯炮!在朱大鹏的记忆中,此物就摆在某旅游点的城墙上。据说只是能节省一部分铜料,工艺非常复杂。所以他先前带领着工匠们研制火炮时,就直接忽略了过去。此时此刻,经焦玉提醒,才猛然领悟到,铜胎铁芯并非单纯是为了节约成本,而是充分利用了两种金属材料的不同性能,将火炮的耐久度,推上了一个全新的台阶。
正疲倦地走动着,施彦端和沈富两人已经被罗本请到。远远地看见朱八十一,就将膝盖弯下去,作势欲拜,“草民施耐庵(沈富),叩见大总管。祝大总管武运昌盛,每战必克!”
想到这儿,朱八十一再度轻轻点头。“清源回去后找人去画一张详细的地图来,明天早晨议事时,咱们大伙一起商量具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