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六十五章 名人(下)

“嘶,也是!”朱八十一轻轻倒吸一口冷气。光想到提高射程了,却忘记了自家现在所造的火炮,还存在一个最要命的风险,炸膛。而眼下淮安军的造炮技术,显然已经卡在一个瓶颈处。想要在不提高炮身重量的情况下大幅度提高射程,恐怕需要更多的经验和技术的积累才成。
“恩师没听过他酒后作的那沁园春么?非大英雄大豪杰,谁可能写得出来?!”罗本立刻接过话头,满脸崇拜地炫耀。
而刘福通和赵君用两个,前者心胸狭窄,无丝毫容人之量。后者,则外示宽宏,内里阴柔,可共患难不能共富贵。只剩下这个杀猪出身的朱重九,听人说起来还颇具几分雄主之相。只是不清楚传言能不能当真,是不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把靶子再挪远些,再挪远些。看最远到哪里还能打得准……”
注1:早期前装线膛枪,也是用圆型弹丸。射程虽然比线膛枪远,但具有比滑膛枪装填困难,容易炸膛等若干弊端。直到法国上尉米涅发明了米涅弹,才让滑膛枪彻底退出了舞台。
勾结地方官府巧取豪夺肯定是不成的,那朱屠户自己就是淮扬商号的大东家,肯定不会割自己的肉去便宜外人。而派家族中养的死士前来偷师,恐怕也未必现实。最近一段时间淮安军四处抓奸细,城内城外弄得鸡飞狗跳。贸然派个说外地口音的人过来,估计没等探听到水泥的机密,就会被抓起来活活打死。而此刻自己身后站着的那位靠山,估计也没勇气跟朱屠户放对。万一得知自己招惹了淮安军,弄不好根本不用朱屠户上门问罪,就直接把沈家几百口子全都绑上船送了过来……
“小人,小人当初比较两种铳管,发现,发现用铁板卷的双层管,虽然比钻出来的容易炸膛。但子弹却能m.hetushu.com打得远一些,并且准头也高出许多。”大匠师焦玉还是那幅上不得台盘的模样,用手不停搓着自家衣服下摆,结结巴巴回应。“后来,后来听都督,听大都督说,如果能给铳管里头刻上膛线,就可能提高弹丸的射程。于是,于是就先用精钢钻了一根铳管,然后再仿照卷铁铳管内部的纹路,做了一根精钢棍子。然后把管子烧红了,套在棍子上,反复打压出膛线。原本只想试试看,却没想到,没想到真的能到起大作用!”
才进了跨院,就看见朱八十一手里拿着一根崭新的火铳,正在跟抬枪营营长连老黑、大匠师焦玉三人比比划划。而徐洪三等近卫则在周围眼巴巴地看着,仿佛那根火铳是纯金打造的一般。
“一百五十步,可破甲!连老黑,从此之后你的大抬枪可以歇菜了!”
“估计够呛!”大匠师焦玉想了想,迅速摇头。“都督手里这支火铳的管子是精钢所造,不太怕子弹磨。炮管都是青铜所造,韧性有余,刚性不足。如果刻上膛线的话,太浅,用不了几次就可能被弹丸磨平。刻得深了,火炮就容易炸膛,反而是得不偿失!”
一边感概着,一边思量自己今后的去处。这些年来,走南闯北,他倒是也见过了不少英雄豪杰。但这些英雄豪杰要么打下块巴掌大的地盘,就忙着做皇帝选妃子,要么杀人放火只是为了日后受招安,除了刘福通和赵君用二人之外,竟没有一个真正见识长远的。
按照眼下江南的正常米价,一石米差不多能卖到三百文,十万石米,就是三万贯足色铜钱。如果能从朱屠户这里换来一些特权,三万贯钱就是开路费,今后本说收回成本,三十万,三百万也能会源源不断地赚回来。
走在二人前面的沈富,注意力和*图*书却不在朱重九读没读过书,是不是雄主这方面。作为一个豪商,他关心的是自己那十万石粮食砸下去之后,到底能起到什么效果?花费多少时间和气力,能不能从淮扬三地收回成本。
施彦端比他稍微拘谨些,但也是走南闯北,见过一些大世面的人。想了想,也跟着他进了门。然后回过头来,用极低的声音对罗本说道,“你常来这里么?看样子,大总管对你好像颇为倚重!你带两个陌生人去见他,居然连搜身都不用!”
“一百五十步,果然能打到一百五十步。焦大匠你果然厉害!”
“如此,倒是文武双全了!”施彦端想了想,低声赞叹。
“倚重不敢当!”罗本被夸得有些脸红,摆摆手,低声回应,“大总管虽然出身寒微,却饱读诗书,礼贤下士。对于弟子和其他前来投奔他的读书人都信任有加。以前在淮安那会儿,大伙要是有正事儿找他,无论多晚了都可以出入总管府,从没见他给过谁脸色看。至于搜身,以他的本事,甭说咱们师徒三个,就是在来上七个八个,恐怕也抵不住他一刀之威!”
“恩师和沈兄在此稍待,刚才估计是大总管在和焦大匠试射新火铳。待本先过去跟我家总管亲自禀报一声,然后再回来请二位进去!”扬州知府罗本也被枪声与喝彩声给吓了一跳,赶紧把客人引到花径旁的石头凳子上坐下,又招手喊来一名总管府亲兵相陪,然后整理了下衣衫,小跑着去查看究竟。
为了尽可能地将水泥推向民间,在废墟上重建起来的扬州官府衙门和各级官员的宅邸,都尽最大可能使用了水泥。所以一路行来,新材料的应用实例随处可见。豪商沈富起初还是随口夸赞,口不对心地拍此间主人马屁。到后来,却发现水泥的用途越来越多,越和-图-书来越广,甚至连池塘上的桥面也能用水泥加了什么筋骨直接压制而成时,却忍不住暗自思量,“此物虽然卖得极贱,运输起来也颇为费力。不过一旦流传开了,用量却是极大。如果能买下个配方来到当地去开作坊,省去运输费用,倒也不失为一个日进斗金的好买卖。只是不知道那朱总管好不好说话,肯不肯将方子转让出来!”
这么简单?施彦端和周富互相看了看,满脸难以置信。以他们两个的经验,以往送上厚礼拜见个县令,对方有事没事儿还会拿捏一番架子,直到把客人等得都心里头都发了毛,才会派人从后角门传进。如今朱重九贵为淮扬大总管,他们两个却通报都不必便可以自行入内,这分礼遇,可着实令人受宠若惊。
“嗯,你能触类旁通,非常难能可贵!”朱八十一激动地摆弄着这时空中第一杆线膛枪,同样有些语无伦次。“还有,还有这个弹丸上裹一层软铅,也称得上是神来之笔。就是不知道同样的膛线,能不能用镗床刻,刻在炮管里。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四斤炮,就不再像鸡肋一样了!”
而一旦朱屠户也如徐寿辉那样贪得无厌的话,这三万贯就算打了水漂。今后沈家名下的船队商铺,也要尽量避免跟淮扬都督府产生任何正式瓜葛,以免赚不到任何利润,反而惹了一身麻烦。
“也不是不可一试!”大匠师焦玉却是天生的科技狂人,摆摆手,皱着眉头回应,“眼下咱们作坊里炼制的精钢,可比当初品相强了数倍。用来造炮的话,嘶,可是比青铜贵多了,并且韧性未必够。不过……”
“受惠的岂止是江南百姓?”罗本心里被拍得心里头这叫一个舒服,点点头,继续得意洋洋地补充,“我家总管之所以造出此物,当初为就是让扬州人能早日http://www.hetushu.com重建家园。而水泥贩售之利,也尽数换成了米粮,进了扬州军民之口!”
想了想,他迅速蹲下身子,用树枝在地上勾勾画画,“这样,像枪管那样,两层套着用。里边先铸一门钢炮,用镗床拉出膛线。外边再套上一个铜套。都不用太厚,用精钢炮芯来弥补青铜的硬度不足,用青铜外管来弥补钢的韧性和排热。造得好了,重量未必会增加许多,射程和连续发射数量,恐怕至少能增加一倍!”
正闷闷地想着,耳畔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呯!”。紧跟着,就是一片山崩海啸的喝彩声,“打中了,打中了,一百五十步。”
“沈兄请走这边,往右拐,过了前面那个月亮门就是了。注意脚下,脚下的石砖,也是水泥和砂石所做。多少有些滑,小心别摔跟头!”罗本毫不怀疑地点点头,然后打手势给客人指引正确方向。
“这院子是半个月前才刚刚盖起来的。用的是从废墟里扒出来的旧砖,粘合之物则是官窑自己烧制的水泥。”有客人在,罗本当然不能光顾着跟自己的老师闲聊,快走几步,一边打手势给沈富引路,一边自豪地介绍。
朱屠户又弄出了什么神兵利器?不约而同,沈富和施彦端两人都停住了脚步,扭过头来用目光向罗本请示。未经允许偷看军中机密,可是杀头的罪名。他们两个在扬州无凭无根,可不想自己找死。
“你怎想到的,你怎么想到用镗床在里边拉这种螺旋线的?我原来还以为圆型弹丸,只能用滑膛枪。没想到你居然凭着我几句话,就将线膛枪给研制出来!”朱八十一显然极为兴奋,根本没有注意到罗本走近,只顾不停地对着焦玉发问。(注1)
他能以白丁之身,能在一个朝廷之末赚到百万家资,头脑必然一等一的活络。当即,便看出了水泥里m.hetushu.com头所蕴含的巨大商机,偷偷打起了配方的主意。
“如此,罗某就进去了!”扬州知府罗本冲着李进拱了拱手,让开门口,请自己的老师和姓周的胖子入内。
“草民在江南,已经见到过了此物。的确非常神奇,有了它,一夜之间垒百丈长堤,都不费吹灰之力!”沈富非常会做人,立刻顺着罗本的口风,大声恭维,“更难得的是,此物即便在阴雨天气里,也能慢慢凝结。并且干了之后就不再怕水。将来江南各地百姓永离水患之苦,当以大总管为万家生佛!”
“怪不得,怪不得大总管两年不到,就成了雄踞一方的诸侯。果然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沈富立刻回过神来,感慨着迈动双腿。
“大总管有如此仁心,何愁天下不定!”沈富假模假式地冲着跨院方向拱了拱手,大声祈颂。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彩,唐宗宋祖,稍逊风骚……”施彦端点点头,随口轻吟。“为师在江南的时候,耳朵灌满了这首沁园春。很多人都试图唱和,结果都是力不从心。想来不经历过一番金戈铁马,怎可能养得出如此霸者之气?那些混迹于秦淮河上的人,书虽然没少读,眼界终是小了!”
罗本最开始进入大总管幕府时,也很不习惯自家主公的随意。但在里边做得久了,潜移默化,也慢慢变得洒脱起来。见恩师和客人都不敢挪步,笑了笑,低声解释道:“老师,沈兄,两位只管往里边走就是。大总管一向这般随和,只管别人肯不肯用心做事,不在乎一些繁文缛节!”
……
“那,那能不能用精钢来铸炮呢?”罗本在旁边听得入神,忍不住张开插了一句。话说完了,他才意识到自己失了礼。赶紧抱拳躬身,低声道歉,“大总管,大匠师,二位勿怪,本对制器之道一窍不通。刚才,刚才纯属信口雌黄。”